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终有成圣时[洪荒]
上一章 打脸帝俊 主目录 下一章 元凤托孤

魔祖罗睺

作者:白衣淡墨痕 更新时间:2020-10-19 07:26:32

白若先前指点了红云,这下又为女娲解惑,加上之前传道授法,镇元子和西王母等人都认为白若开宗立派不成问题。

现在还没有什么因果之说,等到鸿钧讲道,宣扬万法明了因果之后,女娲红云等人才会发现欠了白若多少因果。

虽然白若是有意为之,想和这几位先天大能结个善缘。但是这因果欠就是欠下了,日后自有了因结果的时候。

看着红云和女娲一脸明悟之象,白若心知肚明,对着二人温和道:“此去之后,两位道友大罗可期。”

随后又对着镇元子几人道:“三族祸患又起,诸位道友宜闲居洞府参悟大道,以免身入量劫、道心蒙尘。”

众人俱称善。

之后,西王母带着伏羲和女娲返回道场,镇元子也护送红云返回火云宫。女娲和红云都要静心参悟,以求得证大罗道果。

却说另一边东皇太一终于找到了兄长帝俊,帝俊对白若破口大骂,言辞之恶毒让东皇太一都有些皱了眉头。

帝俊却也知道咒骂已无意义,也只能在发泄心中怒火之后,和东皇太一返回太阳宫。好歹不是还有一个葫芦,也不算是无功而返。

而白若也继续游历洪荒,为三族调停。在白若的调解之下,三族之间总算没有出现大的伤亡。

经过白若的传道授法,已经有不少妖族修炼有成。不说多么厉害,在面对三族时起码有机会逃命,便已然十分不错了。

而不周山脚下的巫族也开始繁衍生息,渐渐有了自保的能力。

而白若心知这只是治标不治本罢了,只要三族存在一日,只要魔祖罗睺存在一日,三族之间就永远不会有平静之日,她只是做到了自己问心无愧而已。

三族不识因果、屡造杀孽,退出洪荒舞台已是大势不可逆。巫妖二族逐渐兴起,虽然现在苗头很小,不过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已经是止不住的势头了。

就在白若游历洪荒之时,已经有人将目光放在了白若身上。

就在白若返回长白山的途中,被人拦下了。

白若看着面前断口整齐的巨木,头一次皱起了眉毛。方才要不是她躲得快,被切成两半的,可说不好是什么了。

“不知哪位道友有何指教,大可现身来说,何必这样藏头露尾。”白若朗声道,一遍把灵龟甲拿了出来。方才那一下她虽然躲开了,可直觉告诉白若,下一次能不能躲开可就说不准了。有灵龟甲相护,总会有些底气。

其实白若大概能猜出来是谁在偷袭自己。凭着巨木断口处森涌的黑气,来人的身份呼之欲出。

魔祖罗睺!

至于这位对自己出手的原因,白若心知肚明。无非是因为自己调停三族,让这位挑动三族大战引来杀劫的时间延后了。

开来人冷笑一声,缓缓道:“没想到你还真有些本事。”暗处偷袭的自然是罗睺。自己这精心一击的威力有多大,他自然是知道的。然而这个白若却能躲过去,倒也不算是沽名钓誉之辈,勉强也算有几分本事。

罗睺这才正视起白若来。

天知道,一个准圣中期巅峰的存在,在罗睺这里也只是勉强算是有几分本事。不过罗睺也有说这话的资本,其自身便是准圣圆满的强者,又有凶煞异宝弑神枪和极品先天灵宝十二品黑莲镇压气运。资质跟脚早已经在第一梯队的顶峰,自然有傲视群雄的资本。

罗睺走的是以杀证道的路子,和盘古的以力证道有相似之处。不同的是盘古只是杀三千魔神,对有些神魔却手下留情。而罗睺则想杀尽洪荒生灵,由自己重开天地、定地水风火,繁衍魔族。这两者有本质上的区别,盘古不得不杀,不杀三千魔神无法证道,也就没有之后的开天辟地、创造洪荒。而罗睺唯恐洪荒生灵除之不尽,能不杀却非要赶尽杀绝,已然不是我道中人。

“前辈道行高深,晚辈自愧弗如。”白若谦虚道,只是这话中之意有多少讽刺就不得而知了。

罗睺被这么不轻不重地顶了一下,反倒笑出声来。“你这人倒也有趣。”罗睺语气竟和缓起来。旋即又冷声道:“你可是坏了本座大事,汝可知罪?!”罗睺声音冷厉,有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肃杀之意。

白若仍然一脸云淡风轻,手上却抓住玄元控水旗,“吾若有罪,而洪荒生灵何罪有之?”

罗睺微微一震,又听白若说道。

“前辈身为万魔之祖,魔之源首,亦是万千生灵之一,何以威逼至此?”

和罗睺讲道理是没有用的,白若也没打算和罗睺这种人讲道理,她只是另有所图罢了。

想来这一句“万魔之祖,魔之源首”让罗睺感到愉悦,随即在白若面前现出身形。

罗睺黑发张扬、眉目英挺,黑色的眼眸透露出一股妖异之感,真是一个邪异的俊美男修。

“我魔族天之所钟,岂是其他生灵可以比拟?”罗睺直视白若,目光之中威势甚重。

白若丝毫不怯场:“同为洪荒生灵,纵有资质福缘之分,然焉知天意所在,谁为日后天地主角。”白若的意思说白了就是谁都有可能是天地主角、为天道所钟爱,并非他魔族一家。况且现在三族才是天地主角,可见罗睺之言只是在给魔族抬身份罢了。

罗睺眉头一挑,黑色的眸子中透露出一种危险,“本座欲行杀伐之道以证那无极大道,汝几次三番坏我大计,真的不怕本座降罪吗?”

毫无疑问,罗睺是极其自大的,然而罗睺的自大和帝俊的自大又有些不一样。前者趋于平淡,好似他生来就该如此,自大只是他的一种常态,让人不由得去相信他能够这么做。而帝俊的自大则好似没有底气只是强装出来,为了达到恐吓别人的目的,让人从心底里就重视不起来。

罗睺给白若的感觉很危险,这种危险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并不是因为罗睺手上的弑神枪而让人感到危险,是他这个人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危险。

就算白若发动灵龟甲,又手执玄元控水旗,自身还是准圣中期巅峰的存在,还是没有多少底。自保应当是没有问题,但想要占到几分便宜,还得看罗睺给不给面子了

“前辈行己道,晚辈顺本心。前辈若要怪罪,晚辈无话可说。”白若依然一脸淡然,只是已经做好生死搏斗的准备。再不济,也能逃走。

白若并不视逃跑为耻辱,只是她有自知之明罢了。明知自己打不过还要硬撩,这是蠢货才会有的行为,她可不是帝俊。白若对自己有清醒的认识,并不会因为自己知道一些洪荒的大事便自以为无敌。就算她以前知道这些人这些事,但此刻她身在洪荒,便受此方世界管束,行悖逆之举,无异于引火烧身。

每走一步白若都要思量很久,她没有轻视任何一个生灵。面对帝俊是这样,面对罗睺还是这样。

许是看出了白若的应对,罗睺竟然哈哈大笑起来,“可惜你不是我魔族中人,真是可惜!”旋即罗睺又说道:“你若能接本座一招,之前种种便一笔勾销,如何~?”最后一个字罗睺尾音上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撩人。

罗睺是骄傲的,一招便是他给白若,也是给自己划的界限,不会越过雷池一步。不然他就不是罗睺,对不起白若称他的那一句万魔之祖。

白若依然恭敬:“请前辈赐教。”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打脸帝俊 主目录 下一章 元凤托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