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招之即来
上一章 第十一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三章

第十二章

作者:丞邪 更新时间:2020-10-19 04:26:08

胡烈下来后,就听傅招问他:“我女朋友在这儿吃饭,多少钱?”

胡烈通透,只看了那包厢里坐着的那些人,就大致猜中了其中的那点弯弯绕绕,对傅招笑说:“傅老板又开玩笑了不是?你女朋友来这儿,就跟自己家一样,收什么钱?这个包厢今天免单。”

戎毅看着傅招伙同眼前这个西装笔挺的男人替她把场面亮亮堂堂撑起来,就是从前没有的虚荣感,今天说什么也得有。

等胡烈走后,傅招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扔到桌上,手又伸进去翻找什么,旁边就有个陌生男人伸出手想要给他点烟。

戎毅觉得这画面真是太有意思了。

“干什么?吃饭这地儿能抽烟吗你就给我点?”说着,傅招又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扔到了烟旁,而那个想要奉承的男人也只能是尴尬到极点地缩回手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这顿今天就算我请的,你们还是该吃吃,该喝喝,不用客气。”傅招招呼着,胳膊撑在桌面,右手食指轻点着自己的鼻梁,又补充一句:“狗男女除外。”

吃完饭从酒店出来,戎毅只一想到管艳艳和赵跃离席时煽动那些老同学一起走,结果无一人响应后面目黑到能滴墨的样子,就觉得比自己打赢一场难打的官司都通体舒坦。

“你是不是偷看我手机了?”可痛快归痛快,戎毅可还记着原则性问题。

傅招一脸无辜:“你也忒把人看猥琐了。你那手机自己跳出来的消息,我就是想不看也难。”

戎毅倒也接受了这样的说辞。

“小花,这名字,挺好。”傅招笑着,好似叫上了瘾,反反复复琢磨:“戎小花,戎花,绒花……”

戎毅听着傅招玩儿似的花式叫自己的曾用名,忍不住问:“有意思啊?傅小二?”

傅招说:“你这名字,可比戎毅好听多了。戎毅戎毅,别人听了,多是当你是男人吧。”

戎毅懒得跟他解释女性,而且还是年纪偏轻的女性在职场上受到的偏见,虽然只是改个名字,但对她的工作来说是绝对有益无害。

傅招开着车把戎毅刚送到家,忽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戎毅一边解安全带一边接起,就听到一个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说:“戎律师,孩子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没了。”

戎毅心里莫名颤了颤,停下手中解安全带的动作,不过片刻就将安全带又别了回去。

“去市医院。”

傅招见戎毅神色陡然凝重,立即开车送戎毅去了市医院。

产妇人还在妇产科,孩子都没活过产妇出院。

戎毅站在门口就听见了产妇一家呜呜咽咽的哭声。

握着门把,戎毅犹豫了。她有些不想在这种时候,面对一个刚刚丧女的母亲。

可再不愿意,戎毅还是深呼一口气推门进去了。

产妇躺在床上,哭得昏天黑地,产妇的妈也伏趴在产妇身上,嘴里劝慰着,自己却也哭的厉害。

整个病房里都充斥着一种极度悲痛的压抑气氛,戎毅无法开口,只能站在一旁看着。

产妇的丈夫眼眶泛红,却是在场唯一还能正常交流的对象。

“戎律师,我们出去说吧。”产妇的丈夫对戎毅说。

戎毅点点头,刚要跟产妇丈夫一起出去,就听到产妇沙哑着的哭腔问:“我的孩子没了,那个畜生是不是要偿命?”

戎毅抿了抿嘴,在四周的瞩目之下,简洁回答:“不能。”

“为什么?!我的孩子死了!就是被他害死的!他撞了我,又不顾我倒地出血,开车跑了!如果不是他撞了我,如果不是他肇事逃逸,我的孩子怎么会早产又怎么会生下来还没等看清这个世界就走了?他为什么不能偿命?你到底会不会打官司?”产妇穿着一身浅色病号服披头散发,直接推开所有人冲上来就要和戎毅纠缠。

虽然产妇及时被家人拉开,但戎毅脸上还是被产妇的指甲划出两道红痕。

“我们出去说。”产妇的丈夫也有些心有余悸,和戎毅急忙从病房躲出来,可产妇的痛哭声完全控制不住,没多久医生就赶了过来,直到注射了一管镇定剂,产妇才渐渐安静了下来。

戎毅看着产妇的丈夫站在门外,透着玻璃看着自己终于昏睡过去的妻子,低头双手死死压着眼眶。

戎毅看着这种场景,心头泛出点点酸涩,更多的还是一种无力。

“我们都以为,她都生下来几天了,应该不会出事,没想到,还是说没就没了。”产妇的丈夫虽然比产妇理智很多,但到底是自己一直期盼着出世的孩子。惊险出生,又突然猝死,这样的大起大落,再坚强也不过是没找到合适痛哭的时候。

戎毅踩着高跟鞋的脚因为站立时间过久,脚趾指节已经开始顶得发痛,可她又不能在这种时候去打断别人的伤心难过。否则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不是个东西。

傅招远远见戎毅一身黑色连衣裙站在医院的白炽灯下,衬得她浑身皮肤白得胜雪,裙下笔挺的小腿却隐隐有些颤动,甚至不时交换起自己穿着黑色细高跟鞋的脚,单脚支撑。

挑了挑眉,傅招转身下了楼。

产妇的丈夫扶着门把,弓着身无声哭泣。

戎毅看着他的佝偻下来的背,静静地又等了一会儿,实在是脚痛得撑不住了,便向后走了几步。两手正准备撑着身后的墙面时,傅招一手扶住了她。

“换了。”

戎毅惊讶地看着傅招给她放在地上的一双红色塑料拖鞋,眼神之中难掩嫌弃。

“脚不疼你就别换。”傅招说。

“那也太丑了,你这买的什么呀。”戎毅小声埋怨,却还是扛不住脚疼得都要抽筋,当下就把自己的一双脚从高跟鞋里解脱出来送进了塑料拖鞋里。

这一穿,戎毅整个人都舒服得松了一口气。

“脸怎么了?”傅招注意到戎毅左边面颊上有两道鼓起的红痕立即就问:“谁抓的?你在里面挨打了?”

戎毅摇摇头,然后推搡着傅招走远点。

傅招深看了那背对着他们的男人一眼,然后就两指勾起戎毅换下的那双高跟鞋又走回了护士站对面的等候椅那儿坐下了。

等产妇的丈夫擦干了脸上的眼泪,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后,就跟戎毅绕到了医院此刻不会有什么人经过的开水房聊起了自己家的案子。

戎毅也很想帮这家失去孩子的人讨回公道给那个肇事逃逸者更加严厉的处罚,可法律法规在大方向上是定死的,对于那个肇事逃逸者,怎么样也不会以故意杀人的罪名去起诉,所以弹性内的处罚,就是再重,也不能让这家人满意。

“我的孩子,就算是白死了是吗?我们家遇到这种事,就只能自认倒霉,你说的是这个意思吗?”产妇的丈夫红着眼,压抑着情绪质问。

虽然戎毅很不想承认,可这就是残酷的事实。

“你们想要他偿命,想要他牢底坐穿,这两种都是绝对不可能的。他酒驾出车祸的时候,你的孩子还在你太太肚子里,那就不能算自然人。以你太太被撞后的身体状况,也无法构成那个人在判刑上达到你们想要结果。”

产妇的丈夫站在开水房里,反倒像是被人当头浇了一盆冰水,好半天都说不出话。

“那最多能判多少年?”产妇的丈夫声音忽然变得干涩,神情也很苍白。

戎毅并不想往自己的当事人伤口上再添一刀,可她也无法信口开河,所以如实相告:“七年以下。”

“七年以下,七年以下。我女儿的命,就值那个王八蛋坐这么几年牢是吗?”产妇的丈夫显然是有些崩溃,一双手撑着开水房的墙,头深深低了下去,然后又用力捶了两下墙面。

其实,如果那家人足够有关系,轻判到缓刑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戎毅将对于她的当事人来说的最坏结果提前设想到,只是这样的可能性,并不需要告诉她的当事人来雪上加霜。

产妇丈夫失望至极地从开水房出来,戎毅也紧随其后。

“谈完了?”傅招双臂交叉在胸前,右手两指还勾挂着戎毅换下的那双黑色高跟鞋。

戎毅点点头,伸手就要去接自己的高跟鞋。傅招并没有把高跟鞋还给她,反而顺势握住了她的手,牵着她走出住院部大楼。

坐在车里,傅招突然状似无意地问:“法律真的是公平公正的吗?”

戎毅想了想回答:“法律原则上是平等的,也一直在追求公平公正。”

傅招无声一笑:“你这回答,属实太油滑了。”

“我就当你是在夸我。”戎毅说着,低头看起自己脚上那双红色塑料拖鞋。“真的好丑。”

“红鞋与黑裙,这样的配色不要太经典。我还没从医院超市给你拿那双绿色的你就知足吧。”傅招对自己的选择十分满意,还要觉得是戎毅鸡蛋里面挑骨头。“明天陪你去逛街买双平底鞋,你那脚上水泡都磨出来了,也不知道你买的什么破鞋这么磨脚你还穿。”

戎毅看着傅招随手把自己那双高跟鞋扔到后座,情急之下握拳捶了他肩膀一下:“这鞋是我买的最贵的一双了,你别给扔坏了。”

“再贵也就是双鞋,还能有你脚金贵?”

戎毅面色一红,抿嘴看向车前方。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十一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