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招之即来
上一章 第八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章

第九章

作者:丞邪 更新时间:2020-10-19 04:26:05

傅招开着车在高铁站外找到戎毅的时候,她正在盯着手表给他掐分计秒。

车鸣两声后,戎毅抬起头,看到傅招的那一瞬间,她的表情从惊愕到触动再到平静,转瞬即逝的变化,甚至让傅招都要以为刚刚自己是不是眼花。

等戎毅上了车后,傅招说:“说说吧。”

戎毅刚扣好安全带抬眼看着傅招有些紧绷的下颚,也为自己刚刚的蛮横感到理亏心虚。

“一时冲动。”戎毅的解释很简洁,傅招却不咸不淡地说:“什么事让你一时冲动的,说给我听听。”

戎毅深呼一口气,没有应答。

傅招开着车停到了路边,熄了火。

“怎么不走了?”戎毅问。

“你给我说说,怎么你就作起来了。是我哪儿做的不好,对不住你了?威胁我说不处了又是怎么个意思?”傅招侧过身,表情严肃地问。

戎毅也没想过傅招会这么执着于她偶然作起妖来的这一回。

“没有。”戎毅也不看傅招,只直视着车前方,被傅招的质问弄得一时无言以对。

“你这时候光会说个没有有屁用?等会儿我还得去交罚款,别耽误我事儿,你之前不是挺有事儿说事儿的吗?”

傅招的刨根问底让戎毅很是受不了,解了安全带就要开车下去,却被傅招中控给锁了。

“去哪儿?话没说清楚你想上哪儿去?”傅招面色冷淡,坐正身体后,也不管戎毅怎么去拉扯车门。

戎毅被傅招这副架势搞得气恼起来,探过身试图解了车门锁,却被傅招架着她的腋下,在戎毅的惊叫声中,将她整个人拖过来锁抱在自己腿上。

“放开我。”因为方向盘的缘故,戎毅不得不整个人趴在傅招身上,这姿势从车外看,实在很容易让人遐思。

因为不是工作日,所以戎毅今天穿的是一件低领碎花短衬。

就这么纠缠了几下,那短衬的领口就被拉了下来,傅招一低眼,就看到了一片从胸衣里挤出来的白花花鼓鼓囊囊的风光。而他的手也扣在了戎毅的腰臀那儿,摸了一手弹性。

戎毅自然也发现了自己走光还被占了便宜,情急之下捂不住自己的,就直接捂住了傅招藏着精光的眼。

“放开我!你变态吗?”戎毅真的怒了,傅招却说:“没听说过抱自己女朋友就是变态的。戎毅,你今天必须告诉我你怎么了,否则咱们俩就这么耗着,无非就是我再被贴个罚单。”

戎毅知道单从力气上来说,自己肯定不是傅招的对手。两个人在逼仄的驾驶座上僵持了很久。傅招极其有耐性。最后还是戎毅卸了力气,平静地说:“我就想看看,你说的话,到底算不算数。”

“我说什么了?”傅招一手拿掉戎毅遮着自己眼睛的手,一手又去给戎毅扯下露出腰背的短衬下摆。

戎毅羞于启齿,觉得自己之前大喊大叫让傅招来接自己,就好像偶像剧里非要男朋友以她为生活重心的作精女主一样,这一点都不像她自己,太作了。戎毅自我厌弃了片刻后说:“我做错了,今天的事对不起。”

傅招没想到戎毅会为这种事道歉。他虽然觉得戎毅的脾气来的很莫名其妙,但为了这种事跟自己这儿道歉倒也大可不必。

“我是在问你原因,不是要你道歉。”傅招说。

“傅招,你为什么莫名退伍你没有给我确切的原因,为什么要逼着我解释清楚我的反常?我现在都道歉了,还不够?”戎毅在情绪化过后,理智恢复得很快,说话也似在谈判。

傅招被戎毅的话怼得一时找不到应对的话语,反而好像今天蛮横不讲理的是他一样。

等傅招渐渐松开手后,戎毅又重新跨坐回自己的副驾驶上,理好自己的衣服然后问:“可以走了吗?”

傅招伸过手,用力拉过戎毅的手握住不让她抽回。

“我说疼你,不开玩笑。”

把戎毅送到小区找了停车位停好车,傅招就跟着戎毅从车里下来了。

“你干嘛?”戎毅看着跟上自己的傅招问。

“你还有做女朋友的自觉吗?这都几点了,我饿了,你不做饭给我吃?”傅招相当理所应当地说。

戎毅抬手看表,七点三十二分。于是戎毅就默认了傅招去她租屋吃午饭的事。俩人上楼时还遇到了一个瘦削的老阿姨,眼神不大友善地盯着傅招上下打量着,又对着戎毅不高不低地哼了一声。

“你得罪那女的了?”傅招问。

“她住我楼下,说我在楼上走路声音太响,她神经衰弱听了头疼睡不好。”戎毅简单解释了一下,然后就领着傅招进了门。

傅招瞧着那地上堆了一堆蔬菜问:“你一人住买这么多菜屯着过年?现在是六月往七月奔,这么多吃的完?”

戎毅也没理会他,换上拖鞋系了围裙就往厨房走。

傅招自顾自的从地上捡了根黄瓜,跟着戎毅就进了厨房。狭小老旧的厨房里,烟熏火燎的痕迹很重。

傅招自己洗了黄瓜一边啃一边看戎毅做饭。

戎毅简单弄了三个小炒菜和一碗蔬菜汤,吃饭前戎毅又抬起手看表,八点四十。

傅招吃饭的速度很快,戎毅原以为自己进食的速度算得上快的了,可她看傅招吃完,也才八点四十六。

这让戎毅很是怀疑是不是自己做的不好吃,可看那桌上菜也没剩多少,她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吃完饭戎毅洗了碗擦了桌子问:“你还不回去?”

傅招摆出一副玩赖的样子,坐在沙发上说:“不回去了,都这么晚了。”

戎毅走过去,双手叉腰:“快走,我要休息,明天还要上班。”

傅招摇摇头,向沙发靠背上躺去,结果这刚靠上去没两秒钟,沙发后背就塌了下去。傅招倒是身手敏捷,立即起了身,转头就看到那老旧沙发瘫倒的“残躯”了。

戎毅看傅招跳起来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实在可笑,用手背捂住自己弯起的嘴脸,然后故作严肃:“把沙发修好了再走。”

傅招看着戎毅脸上忍不住留下的笑意,自己解了衬衫袖口翻到了臂弯处说:“拿我又当车夫又当修理工,一顿饭就打发了我,我还真是便宜又好用,你个没良心的还笑。”

要说这傅招修理沙发还挺有一手,拿了螺丝钉和螺丝刀随随便便绞了几下,那沙发按着都比戎毅刚租的时候还牢固点儿。

“你这沙发破什么样了,里头那弹簧都坏了一个,坐都得挑地儿,你就不能换个?”傅招问。

“我是想换,我还想卖了这套房换个新小区呢。”

“卖呗。”

“我想得是美,可人房东不同意。”戎毅对着眼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傅招递过去一个白眼。

俩人正说这话,那外头有人拍了门。

“谁?”戎毅警惕地问。

没人应答,还是继续拍门。戎毅走到门边又问谁,终于是有人应答:“警察。”

戎毅脑子里迅速过了一遍自己近来接的案子,也没什么刑事方面的,怎么就来了警察。于是有些犹豫着要不要开门,傅招走过来,拉开她,然后自己开了门。

还真是两个穿警服的警察。

“我们接到举报,说有人在这里卖yin。”

戎毅&傅招:???

等接受了警察一系列详细的盘问检查,确认没有卖yin行为发生后,警察就离开了。

“你,平时生活,就这么刺激?”傅招收起自己放在桌上刚刚被检查过的身份证,笑说:“我以后跟着你混吧,肯定日子比较精彩。”

“连累你了。我也没想到楼下那老阿姨能想出这么个损招。”戎毅说。

傅招半点儿不在意这个,反而问她:“要不——你搬我那儿住?我那儿你就是穿了高跟鞋跳绳蹦迪都没人找上门的。”

戎毅对着傅招笑了笑,那难得一现的笑容,让傅招看得有一丝晃神,接着他就被戎毅推着到了门口,就差一脚蹬出去了。

“再见。”

然后门就相当无情地关上了。

傅招直到下楼,只一想想刚刚被警察“扫黄”的场面就觉得无比可笑。上了车刚开到小区门口,就见到晚上遇到的那个瘦削老阿姨正把孙子送上一辆黄色polo。

傅招看了一眼那车,冷笑一声。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八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