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招之即来
上一章 第七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九章

第八章

作者:丞邪 更新时间:2020-10-19 04:26:04

市公安局——

戎毅在傅招的陪同下在公安局做完笔录,然后提出要去看一眼那个泼她硫酸的孩子。

邓出双手被铐着,低着头坐在审讯椅上,就如二审那天,败诉后颓丧阴郁的样子。

旁边一个面生的年轻男警正在一旁跟戎毅说里面那个是未成年,这件事对他的处罚至多是行政拘留。

“你跟她解释的,你说的,她都比你清楚。”一个年纪稍大的男警察走过来说。

年轻男警愣了一下,然后说:“那荆队我先去忙别的了。”

戎毅听着身后的声音并无反应,直到那荆善对她说好久不见,她才淡淡应声:“嗯。”

傅招站在门口那儿,听戎毅和他的对话,就嚼出了不对味儿。

“你今天,没被伤到哪里吧?”荆善有些局促地问。

“伤到哪里,我就不是在这里了。多谢荆警官关心。”说完戎毅看也没看身后的荆善一眼,直接走到门口推着傅招的背就离开。

傅招有话要问她,便随她先出去。刚走到公安局门口那儿,戎毅就看到了闻讯从乡下赶来的邓出父母。

邓出父母脸上皆是焦灼急切,并没有注意到戎毅,反而是追出来的荆善被拦住询问后,又提醒他们:“那位是苦主,你们应该向她道歉。”

邓出的父母转过头跑到戎毅面前,等看清苦主是谁后,脸上表情又各种错杂扭曲在了一起。

那声道歉,他们堵在喉咙里,实在说不出。

戎毅有些厌烦这样的境况。

“这声道歉你们对着我说不出口,那就跟这位傅先生说。毕竟你们儿子泼的硫酸没有伤到我,但是伤到了他。”戎毅举起傅招在医院处理过的手背说:“该赔偿的费用,你们得如数赔偿,否则我也会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邓出的父母现在对戎毅已经是又恶又怕,听她这样说,忙就给傅招弯腰致歉,并且询问了医疗费用后承诺一定会承担所有。

“戎毅。”荆善看着戎毅走出公安局,自己追上后,看了看站在她身边的傅招,清了清嗓子然后说:“嘉嘉那件事,是我误会你了。”

戎毅平静的脸上没有一点波澜,只说:“过去的事了,不重要。荆警官要是没什么别的事,我就先回去了。”

“戎毅。”荆善看戎毅又要走,急忙又喊了一声,只是这次戎毅没有再停下,而傅招也把手揽上了戎毅的肩膀,回过头来威胁性十足地瞪了荆善一眼。

“你跟那警察怎么回事?”因为傅招手被硫酸烧伤了一块,所以就由戎毅开车,他坐上了副驾驶。

戎毅打着方向盘,转了弯后回答:“之前有跟他处下去的计划,后来没了。”

“为什么?”傅招以为戎毅会支吾遮掩,没想到戎毅还是直来直去,简明扼要。

“他女儿不喜欢我。”戎毅的回应更是让傅招有些吐血。

“他一拖儿带女的还想得挺美。”

戎毅却认真思量后回答:“其实他人不错,就是太疼他女儿,这点从父亲的身份上来说,他做的很好。”

傅招稍一琢磨这话,然后问:“你爸不疼你?”

戎毅默了片刻回答:“我没爸。”

“你……”

“我爸在我小学的时候死的,在矿上打工,坍塌了就没了。”戎毅说的轻描淡写,傅招听着有点儿不大自在。

“我就随口一问。”

“我也就随口一答。”戎毅说:“你那手这会儿还疼吗?”

傅招伸手去揉戎毅的头发,揉完说:“我手不疼,以后我只疼你。”

戎毅相当不适应,一把打掉傅招作恶的手。

彻底解决了梅航义的案子后,戎毅休息了不到两天,就接到她哥的消息说她妈连夜坐火车来s市了。

“你也不拦着点。”戎毅气恼之余,只能赶去高铁站接人。

到的时候,余桂兰已经下了车,手里提着大包小包,还挎了一网袋鸡蛋。

“花儿!”余桂兰如今有些老花,但看远处眼神儿还是挺好。

戎毅被自己亲妈大庭广众这么喊她小名,实在是有些扶额。

“妈,不是上次跟你说过了,别带鸡蛋过来,也别带这些土产。我在s市,什么东西买不到的?你来看我人来就行,带这么多,自己也不嫌累。”戎毅打了车,司机给帮忙拎了一个编织袋扔进后备箱都忍不住咋舌:“好家伙,这一袋东西看着不大,少说二十来斤。”

等戎毅带着余桂兰回到租屋,余桂兰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带的那些个土产全部拿出来,找合适的地方放置好以免来不及吃就坏了。

“妈你怎么还杀了只鸡带过来了?”戎毅解开那编织袋,看着里头又是土豆又是大白菜的,还有只去了毛的生鸡,戎毅顿时不知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这是老家我自己养的,一点儿激素饲料没吃。你这吃多了那些激素长的鸡,身体怎么能好。”余桂兰唠唠叨叨,看着戎毅这住的地方又忍不住说:“回回来你都把家里弄得跟狗窝似的,以后哪个男的娶了你,真是回家都找不到个干净地界躺下的。”

戎毅一听这话,还在心里嘀咕,前些日子傅招还刚夸过她把家里收拾挺干净的,怎么到她妈嘴里,跟到了垃圾场似的。

余桂兰天生是劳碌命,来了戎毅这里,做饭拖地洗衣服晒被,就没一刻闲下来的,戎毅看着都累。

“你不来我不也照样过了,行了你歇歇吧。”戎毅说着就拉着余桂兰坐到了沙发上。

“牛丽让你来的时候交代你什么事了?”戎毅问得很直接,好在是余桂兰自己亲闺女,她也早就习惯了。

“还能有什么事,还不是为了大宝和小宝那什么兴趣班的事。成天搁家说张三家学了这,李四家学了那。你哥也不同意去报那钢琴什么班的,你嫂子在家就没个消停的。”余桂兰说着又忍不住去小心观察自己女儿的脸色。

“戎大伟要能制得住他媳妇儿,你也不用跑我这儿来了。”戎毅说:“我准备买房了,自己首付还不知道跟谁借。牛丽想让她儿子多才多艺,她就自己想办法去。”

余桂兰听戎毅说要买房,一时又犹犹豫豫了。

“你这,刚工作还没多久,这么急着买房干什么?再说你一个女孩子,最后嫁人那男方不给买婚房吗,你自己买了干什么,还要还房贷的,也不嫌累。”

戎毅却对着余桂兰突然冷笑:“是啊,你也知道我累。牛丽带着她两个宝贝儿子在我身上吸我血的时候,妈你怎么不说我累呢?”

余桂兰看着突然冷脸的戎毅,当下就嗫嚅着不敢再吭声。

“我就想有个属于我自己的家,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不用担心回去后自己的东西全被扫出门,不用听任何人说我是占了谁的便宜借了谁的光。妈你对我的那点疼爱,不过是在你疼完儿子和孙子后,多余剩下来给我的而已。”戎毅看着地上摆放得整齐的土豆和大白菜,满腹还有更多难听刻薄的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她不想伤她多年守寡拉扯她跟她哥长大的妈。

余桂兰自那晚被戎毅说了一通后,倒也真的不敢再提俩孙子学钢琴什么的事了,安安静静地给戎毅做了几天饭,就被牛丽催促着回老家带孩子了。

戎毅也知道自己妈在老家和哥嫂住,日子有些寄人篱下不好过。之前她也说过让余桂兰来跟自己住,哥嫂不说,就连余桂兰自己都不同意,因为她舍不得儿子和孙子。

送走余桂兰的那一天,戎毅还是从银行卡里转了一万两千块到余桂兰唯一的一张银行卡里。

余桂兰起先知道后不肯要,说让她留着好好攒着以后买房还房贷。可戎毅却说:“牛丽知道你带这么多东西过来看我,你不带点儿什么回去,交代不过去。回去自己钱取出来,也别都给她,留两千你自己开支,也少受点脸色。”

余桂兰眼看着要掉眼泪,戎毅却冷脸说:“没事你少往我这儿跑,我也少花些钱。”

从高铁站送了余桂兰出来,戎毅站在人来人往的交汇处,突然想起傅招那天说的那句土味情话——我手不疼,以后我只疼你。

“傅招,你来接我吧,我在高铁站。”戎毅站在那儿,周围的嘈杂的人声和此起彼伏的车鸣,让手机那头的傅招听得有些模糊。

“你说什么?你那儿太吵了。”

“傅招!我要你现在来接我!立刻!马上!”戎毅发泄似的大喊大叫从手机里传出,震得傅招抬眼和韩少杰他们面面相觑。

“你在哪儿啊?”傅招一手推了已经做到大半的牌,起身就问。

“高铁站,从现在开始,我给你一刻钟的时间,过点了,我就不跟你处了。”

傅招听着手机里一阵忙音,拿上车钥匙就走了。

韩少杰有些怀疑:“就这刁蛮的架势,跟沈央措算是有的一拼,这傅小二怎么就好找虐这口呢?”

“你少在傅招跟前提这三个字,找削的。”牧野警告一声,韩少杰哼笑着闭口不提。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七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