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招之即来
上一章 第五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七章

第六章

作者:丞邪 更新时间:2020-10-19 04:26:03

戎毅很快就打车到了环南山水,到的时候,她从梅航义脸上那有些斑斓的脸上看出,梅以东已经收拾了梅航义一顿。

此刻的梅航义毫无当天一审判决下来后的得意忘形。

“你给我好好想清楚了,到底是谁还知道你要去废邓出腿的事,想不出来,老子今天就打死你算事。养你这么个废物,做事手脚这么不干净!”梅以东指着满脸狞色的梅航义,有两次还要动手,最后当着戎毅的面还是忍了又忍。

“你平时不管他,现在出了事你就知道打就知道骂,有什么用?那有心的人想要害他,这怎么防得住?”梅太太坐在沙发上还是一味护着梅航义,然后低头问:“你好好再想想,到底还有谁知道,二审前找不出来,你这才多大,要是真留了案底怎么办?”

“戎律师你先坐。”梅以东对戎毅说。

戎毅点点头,就着边上的沙发椅坐了下来。

“要是邓出那边真有人证证明……二审推翻一审判决的概率有多大?”梅以东也坐下来,正对着戎毅问。

“要是证明了梅航义是蓄意致残,梅先生可能要做比较坏的打算了。即便是因为梅航义未满十六从轻判,也不大可能像一审那样全身而退。”戎毅回答。

梅以东脸色有些难看,对着梅航义呵斥:“你给我在家仔细想!好好的想!”

在梅家待了一上午,梅航义都没想出个什么来,戎毅见梅以东又要动手,忙就从梅家出来了。

回到事务所就听宋晋跟她说,晚上整个事务所同事一起去吃火锅,戎毅想想自己也没事就应下了。

晚上在火锅店,宋晋看着自己那群准备屠掉他一层皮的同事点菜那架势,额角上不停冒汗,咬牙明里暗里地示意他们差不多得了。

“你说你入行工作也挺多年了,又没女朋友,攒那么多钱干嘛?吃你点儿东西跟吃你身上的肉似的。”夏雯刺他几句,又给划上了一盘特级牛肉卷。

“我倒是宁可你吃我身上的肉了。你一女的哪儿懂男人的难。你们女的嫁人要车要房要存款,上下嘴皮子一碰,我们这种没钱没家世的,不就只能是抠搜省出来了吗?”宋晋理一把抢过夏雯手里的菜单送到了戎毅手中:“他们都点了,你也点你喜欢的,你喜不喜欢吃羊肉?那青虾?”

夏雯对着殷勤起来的宋晋就是一个白眼。

戎毅随便划了冻豆腐和土豆片就把菜单推回给宋晋了。宋晋一看直乐:“还是我们家戎毅人美心善。”

夏雯怼过去:“人戎毅姓戎,跟你宋晋有屁关系,什么你家他家的。”

眼看着夏雯又要和宋晋斗嘴起来,戎毅拿上手机就借口上厕所出去了。

等戎毅从火锅店旁边一个蛋糕店里买了个十二寸生日蛋糕拎回来,迎面就遇见了图文殊和吴蓉。

“哎戎毅,你今天……过生日?不对啊,你生日不是十二月份吗?”吴蓉说的话,倒是让戎毅有些许触动。

其实除了她自己亲妈记着自己生日,别人还真没记得的。吴蓉跟自己毫无血缘却记得她生日的大致时间,就真的很难得了。

“是有个同事今天过生日在三楼吃饭。师父和师母也是出来吃饭的?”戎毅这话刚问,那后头傅招就拿着一个纸质购物袋跟出来了。

吴蓉笑呵呵说是今天懒了一下,傅招带她跟图文殊出来吃的。

傅招站在吴蓉身边还是一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听着图文殊关心她最近的工作,瞧她穿着职业套装毕恭毕敬的样子,又想到上次她穿t恤运动裤去给他送饭的场面,比这可有意思的多。

吴蓉那精神力全在戎毅和傅招两个人身上,眼睛在他们俩身上一遍又一遍地扫过,最后分别了,吴蓉才问傅招:“你最近跟戎毅联系了没有?我看你们俩从头到尾都没说上一句话不说,戎毅连看都不看你一眼的。”

傅招当然知道戎毅为什么不看他,只是嘴上却要说没有的事,前些日子戎毅刚给他做了栗子烧肉。

吴蓉顿时来了精神问:“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这哪儿能什么都跟您说不是?那我成什么了?”傅招开了车门护着吴蓉的头让她坐进车里,图文殊听着他们俩说的话,欲言又止的。

吴蓉撇了图文殊一眼,她哪儿会在意图文殊啥想说不敢说的,只跟开着车的傅招说:“你可抓紧点儿,原先我还想着等傅禹部队上休假了把戎毅留给傅禹看看的。你要是在傅禹今年来s市探亲前和戎毅还是没戏,我就着手安排傅禹了,他们俩人年龄还差不多。”

“不是吧小姨,我可是你亲外甥,那傅禹那是您表外甥,你这亲疏不分啊。更何况那戎毅,就这么好,该是我们老傅家随她挑的吗?”傅招有些好笑地问。

“戎毅除了出身普通,别的,你还真配不上人家。”吴蓉非常理智地告诉他:“有了傅舜和你那些个破烂事儿,你妈跟傅禹的妈可都不介意出身这一块儿。”

“戎毅性子稳当,做事有条有理,生活也简单纯粹,我觉得还是跟傅禹合适些。”图文殊憋了一路,终于找着个机会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了。

“别介啊姨夫,你这怎么一点儿争取的机会都不给呢,晚上带您和我小姨出来吃饭的可是我,那傅禹您一年到头儿才见几回啊?”傅招开着玩笑,心里倒是真盘算上了。

晚上到家,傅招就给傅禹发了消息问他今年什么时候回s市探亲,隔了十来分钟傅禹才简短回应:国庆后。

行,还有四个多月。

傅招两手交握枕到自己后脑勺上,想着怎么着他也得在四个月内把戎毅弄家来给他洗手作羹汤,不能便宜了傅禹那厮。

戎毅自然不会知道傅招在家怎么算计着自己,晚上吃了火锅回到租屋里,她又忙着一些鸡零狗碎的民事案件一直忙到凌晨四点多。

因为是周末,所以戎毅也不用去事务所,躺床上迷迷糊糊睡到早上□□点,就听到门被敲得乒乒乓乓的声音,然后还有人叫:“有人在吗?有人吗?我是小区保安!”

戎毅一把掀开被子,头发都睡得起飞,满脸厌烦地走到大门那儿拧开门锁,隔着防盗纱门就见到熟悉的小区保安……和傅招。

三分钟后,傅招就和戎毅面对面,坐在了她租屋的白色方桌旁。

戎毅晨觉被吵醒,心情不大好,哪怕傅招是带了早饭过来的,她也是不痛快。

“傅先生……”

“叫我傅招就行,不然你就跟你师母一样,叫我傅二。”傅招在戎毅住处待着,没有一点儿不自在,跟自己家似的,二郎腿翘着,环视这整个屋里的环境,然后说:“你这家收拾的倒是挺干净。”

“你有什么事?我记得上次我已经谢完你了,你骗保安说是我男朋友一整天找不到我人是要干嘛?”戎毅避开傅招的提议问。

“我不这么说,怎么找到你住哪儿,再说,打你手机关机,这不也是担心你吗?”傅招全然不觉得自己撒谎有什么不对。

戎毅默了会儿,然后心平气和地问傅招:“你是觉得我哪点儿好?”

傅招原本以为,戎毅应该会在这件事上矜持一段时间,然后在跟自己装装糊涂,在没得到自己的确定回应前,她也不会直接以免显得自己自作多情。

但显然,戎毅聪明,且直接。

“你怎么就觉得我是在追你,而不是为了答谢你上次帮我解决那个麻烦的?”

戎毅鼻子里全是傅招带来的早饭的香气,勾得她嘴巴里的馋虫很亢奋,于是问傅招:“边吃边聊。”

傅招头一次见一个女人把吃饭放得比处对象这件事重要些,甚至有吃早饭顺便一聊的打算。

不过傅招并不制止,甚至把生煎推到戎毅面前,还替她拆了一次性筷子。

“喝豆奶还是酸奶?”傅招问。

“豆奶。”戎毅回答。

等戎毅吃掉两个生煎后,便问傅招:“你喜欢我什么?我想听听理由。”

傅招刚喝的酸奶“咕嘟”一声咽下去,有些好笑地反问:“你说话这么直接,以前的男朋友都怎么受得了的?”

戎毅直勾勾看着傅招,并不答他的话。

“行吧。”傅招淡笑着说:“可能就是觉得你漂亮,栗子烧肉也合我口味,我不把你追到手,改明儿你那手艺就要便宜别人了吧。”

傅招这回答说认真也不认真,他做好了被戎毅骂一顿的准备,但你让他说别的好听浪漫的理由他也找不到编不出。

没想到戎毅并不觉得傅招的理由很敷衍,更没让傅招想到的是,戎毅竟然对他说:“三个月时间吧,要是三个月内我觉得不合适或者你觉得不合适,都可以单方面不接受把关系继续下去。”

傅招有些懵头转向地等着一双眼看着戎毅,就,就这么简单?他昨晚绞尽脑汁准备好的一系列追女大计,今天刚一顿生煎就给解决了?

“这就答应了?理由呢?”傅招觉得自己这话问的下贱,但他真的太好奇了,之前那戎毅可一次好脸没给过自己,怎么可能三言两语就打动她了?

“理由?”戎毅冷呵一声:“可能就是觉得你长得漂亮,又比一般人有钱吧。”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五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