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招之即来
上一章 第三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五章

第四章

作者:丞邪 更新时间:2020-10-19 04:26:01

傅招倒也没含糊,上来就一手握住那人的手腕向后拧了过去。

“疼!疼!”男人立时整个身体向后顺过去,五官都褶到一起去了。

“怎么样啊戎律师,报警吗?”傅招单手制住那人气定神闲地问。

戎毅右手揉着自己被那人拉扯疼的胳膊,看了看那人最后还是没有选择报警。

“傅先生你放开他吧。”

“你确定?”傅招询问。

“是。”戎毅点头,傅招立时手一松,那男人就差点儿失重跌坐到地上去。

可那男人虽然吃了苦头,却还是没有立即离开,仍是开口苦求戎毅帮忙。

戎毅也很直接,再次拒绝了他。

男人失落之下,扶着自己扭伤的手腕一步步离开,背影远远看去透着一股无助的萧瑟感。

戎毅并没多留意那个男人,就要蹲下身去捡地上的东西,却被傅招率先蹲下替她捡起,起身还拍了拍文件夹上肉眼并不可见的灰尘。

“谢谢。”戎毅从傅招手里接过文件夹就揣到了公文包中。

“戎律师真要谢谢我,不如赏脸吃个饭。”傅招顺势说。

戎毅深看了一眼傅招,然后说:“今天真没空。我这会儿要赶着去见客户。”

“这么不巧啊,那正好我送你。”傅招嘴角带笑,一副你今天怎么都甩不开我的模样。

戎毅抬手看表,算计了一下自己被那人纠缠,已经错过了一班地铁,等自己再过去,就得等十分钟左右,换线又不赶趟,于是接连三天她又一次上了傅招的副驾驶。

在去往客户住宅的路上,戎毅还是不主动说话。傅招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摸了摸嘴唇,然后问:“戎律师平时有什么兴趣爱好?”

这话忒俗,傅招都觉得自己是不是这几年熬夜打牌打多了,脑子里就没点儿更新换代泡妞的话。

戎毅目不转睛看着前方说:“看书。”

“都看些什么书?我也很久不看书了,戎律师给推荐推荐呗。”傅招何止是最近这几年不看书,他打从娘胎出来,就是那沾书就睡的命,如今为了泡妞,倒是美化起自己的形象了。

戎毅挪过视线撇了傅招一眼:“宪/法。”

傅招顿了顿,然后问:“戎律师平时都这么跟人聊天的?”

戎毅扯扯嘴角并不回答这个问题。

“得,地方我给你送到了。”傅招刹车一踩,停在别墅区门口,见戎毅张口又要说谢谢,他就堵了戎毅的话:“别老是光嘴说谢,有点儿实际行动啊戎大律师。”

“有空请你吃饭。”戎毅这话也是客气话,自己都不当回事,解了安全带要下车,傅招却按住她的手说:“上回那个栗子烧肉我很喜欢,你做那道菜谢我就行。”

戎毅低头看着傅招握着自己手背的手,眉头一蹙,傅招紧接着在她开口之前就松开了她。

“戎律师可不带忽悠人的。”

戎毅看着傅招驱着他那辆雄赳赳的路虎离开后,只觉得手背上似乎还覆着些不属于自己的温度,让她忍不住用另一只手用力抹了一把。

等她到了客户家中时,接待她的是女主人,一个标准的闲散富太,坐在家中等律师上门,穿得一身精致妆容也一丝不苟。

“小义,小义!还玩儿?律师都来了,你就不能把你那平板给放下?”富太对着坐在不远处餐桌边,抱着平板按个不停的高个男孩喊了几声,就得了一句反问:“你烦不烦?”

富太叫不动儿子只能转过头来跟戎毅说:“具体的你问我也一样。也不是多大的事,就小孩子在学校打打闹闹,就那穷疯了的人家无非就是要多讹些钱。”

戎毅看着那富太面带讽刺的表情,猜测事情恐怕没这么简单。

经过一个多小时仔细询问,戎毅差不多了解了她这次要接手的案子。就是几个高中男学生,看不惯另一个体育生就合起伙儿来把人围堵在厕所里打了一顿。结果吧,下手重了,把人体育生一条腿打折了。

把一个体育特长生踝关节给打骨折了。

戎毅觉得这一家子怪厉害的,也亏得他们还能这么心安理得地坐着。

“你们去看过那孩子伤势如何了吗?”戎毅问。

富太嗤了一声说:“哦呦,你是没看到那家人什么德性哦。之前去了一次,我这刚开口他们就扑上来好像要生吞活剥了我们似的。我要是再留久一点,恐怕真要把命丢那儿了。”

“梅太太,我的建议还是尽可能的私下和解。毕竟,你儿子以后,也不想背上案底不是?”戎毅尝试劝说:“你们确定是意外失手导致而不是蓄意,对吗?”

“那是当然!他只是个孩子,怎么可能会蓄意!”富太忙答。

“如果能私下和解,那就再好不过了。”戎毅说这话其实她自己都不大信。

体育特长生,骨折。毁了人家前程,哪儿那么容易跟你和解。

但该做的,戎毅还是会尽量去尝试。

过了两日,富太终于想通,同意和戎毅一起去医院探望伤患。

市医院住院部十一楼是骨科,戎毅陪同富太进了病房,就见到病房里那打着石膏,高高悬挂着一只脚的男孩,正在病床上,喝着一碗有些清的骨汤。

病床旁是一个肤色黢黑的中年妇女,刚刚在卫生间里洗了衣服正准备晾晒。抬眼见到富太和戎毅,显然愣了一下,然后就拿着手里挤干水的衣服直接抽向了富太:“你还敢来!你们这一家子丧良心的,竟然还敢来!来干什么?来看你家养的那个畜生干的什么好事吗?”

富太抬手尖叫,躲闪,但是因为自己穿着高跟鞋,行动没有那穿布鞋的女人来的敏捷,还是被结结实实抽了两下。来时她原本盘得服服帖帖的发型此刻也乱了,抱着头,富太就从病房跑出去了。

戎毅也没料到这话还没说,局面已经是鸡飞狗跳了。

“女士,这位女士。我是梅航义先生的代理律师,我叫戎毅。你先冷静一下听我说。”戎毅两手拉住还要追出去打的那个中年妇女,语气相当客气。

“你叫什么?”那躺在病床上的男孩儿突然死死盯着戎毅问。

等戎毅被那家人叫骂着“滚”,然后又被扔出来的营养品砸背后,梅太太就站在外面愤愤地说:“你看清楚了,这不是我们家不想和解,是他们这家子就是精神病,你跟他们讲道理是根本行不通的。”

戎毅看了看脸色极差的梅太太,又看了看那被紧紧闭合上的病房门,知道今天是不会有什么结果了,于是说:“先去问问邓出的主治医生他的病况。”

“我不去,这还不够丢脸的吗?要去你去,反正案子已经是交由你负责的,总要客户给你做这么多事干什么。”梅太太用力撩开自己散落在眼前的头发,转身就往电梯那儿走。

戎毅抬手掐了掐眉心,捡起地上的几盒营养品往医生办公室走去。

从医院出来,戎毅手里还拎着没送出去的礼,直接就打了车回了事务所。

“这是哪个客户给你送的?壮骨粉?你吃这东西干嘛?”宋晋闲来无事,凑过来拿起戎毅桌边的礼盒就问。

“这是客户暂时放我这儿的,别乱动,坏了你赔?”戎毅坐在办公椅上不咸不淡地说。

“瞧你小气那样儿,我赔就我赔呗,你要乐意,我把我自己都赔给你。”宋晋有些无赖地跟戎毅这儿油腔滑调。

戎毅无语地看向宋晋,而后透着玻璃窗,又看到同事夏雯不时朝她办公室里瞥,于是对宋晋说:“你上次不是说过生日要请吃饭吗?”

宋晋以为戎毅答应了和自己约会,忙不迭点头说:“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就什么时候过生日。”

宋晋话刚结束,戎毅就起身走到办公室门口对着事务所里的几个同事还有实习生说:“宋晋说生日那天请大家吃饭!”

宋晋这拦都拦不住,只能听着外头同事们的欢呼,然后痛心疾首地对戎毅说:“戎毅,你可太狠了!”

戎毅耸耸肩摊手:“你自己说要请吃饭的。”

梅瀚飞回来时正好听见同事们跟他说起宋晋请吃饭的事,揶揄了宋晋铁公鸡也有拔毛的一天后,就敲了敲戎毅的办公室门。

戎毅对着电脑一顿忙,抽空抬了个头看了一眼梅瀚飞说:“你那堂弟一家不肯好好配合,受害者也不给和解机会,要是闹大了,这案子未必不留案底。”

“你尽力就好。城中花苑的房子二期要开盘了,这官司打结束,你就去那儿挑挑房型和楼层。”梅瀚飞说。

戎毅微微摇头说:“首付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你不知道城中花苑开发商姓梅啊?”梅瀚飞意有所指地说。

戎毅听了后顿时来了精神:“什么价给我?”

“这就要看你这官司能给他打出个什么价了。”梅瀚飞挑眉一笑走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三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