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招之即来
上一章 第二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四章

第三章

作者:丞邪 更新时间:2020-10-19 04:26:00

等一桌子菜端上来后,戎毅脱了围裙坐在了吴蓉身旁。

一张不大的圆桌,图文殊坐在上首,戎毅不可避免就和傅招坐的近了。

吴蓉一双精明的眼睛就在戎毅和傅招身上徘徊。

傅招那时不时落在戎毅身上的眼神,看在吴蓉眼里是男人对女人的喜欢和欣赏,落在一脸板正地图文殊眼里,那就是不怀好意。

“吃饭吃饭。”图文殊招呼着,试图搅散吴蓉和傅招心里的成算。

戎毅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拍黄瓜进碗里,图文殊就问:“戎毅的律师事务所里不少青年才俊,有没有你看对眼的啊?”

戎毅笑了笑摇头:“人青年才俊都是有对象的,而且我这才工作两三年,不急。”

“是不能急,找对象是一辈子的大事,是要睁大眼看清楚,千万别上当。”图文殊完全是一副老父亲的口吻对戎毅,说着说着,就被吴蓉扔了个白眼过来,讪讪闭了嘴。

傅招尝了一口戎毅做的板栗烧肉,这味道的确是一绝。

吴蓉留神看傅招接连吃了好几块肉,一碗饭下肚又去盛了满满一碗米饭,光是就着那板栗烧肉他就干了三碗饭。登时更加觉得,这戎毅要是真能给傅小二当媳妇儿,真是傅小二的造化。

“好吃吧?”吴蓉问。

傅招没说话,就笑了笑。

戎毅一直静静吃自己的,刻意放慢进食速度,等图文殊和吴蓉吃的差不多了才放下筷子。

用饭过后,戎毅跟着图文殊进书房聊天,吴蓉就让傅招去帮她洗碗。

“小二,你是不是看上戎毅了?”吴蓉撇了一眼厨房门口,小声问。

傅招笑着说:“小姨在说什么?”

“你少跟我装。这戎毅家庭不太好,但是为人勤奋又上进。虽然说是曾经的学生,可是你姨夫真把她当半个女儿待。要不是……”吴蓉听到书房里传出图文殊爽朗的笑声,不由自主又往外看了一眼,然后接着说:“要不是你弟找了个德国老婆,戎毅指定留不到今天给你看上眼。”

“姨夫怕是不乐意。”傅招接过吴蓉手里洗干净的盘子放到沥水架上。

“你管他,真要是戎毅自己也乐意,他还能拦着不成?”吴蓉越想越觉得戎毅跟傅招这事儿靠谱,之前自己怎么就没想着撮合他们两个的。

傅招面对吴蓉的积极实在有些好笑。

自己什么时候就成这幅德行,好像是个正经女的能同意跟他处一块儿去,家里就要烧高香了。

“再说吧。”傅招原本对戎毅也就是生了点儿兴趣,远不到非要追到手的意思。

吴蓉被傅招这可有可无的态度弄得十分恼怒,一拳头捶在他肩膀上恨说:“戎毅你追不到,我看你找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能进的了家门的!”

戎毅和图文殊聊了半个多小时才从书房出来。

吴蓉端着水果还要再留戎毅玩一会儿,戎毅抬手看看表说明天早上事务所还有事给婉拒了。

“那让小二送送你,傅小二!你也别待着了,看着你都烦人!”吴蓉的嘴上骂着,还要叮嘱傅招开车小心。

戎毅不好再拒了吴蓉的好意,就和傅招一同从图文殊家出来进了电梯。

戎毅按下一楼键,傅招看了一眼,按了负二楼的按键,还顺带按掉了一楼。

“我送你。”傅招单手插在休闲裤口袋里,看着电梯门里照出来,已经回归古板的戎毅,却不由得视线下滑,落到戎毅唯一露出来的纤细笔直的小腿。

就冲这腿,傅招就给戎毅又往漂亮的更高一个层次美上划了过去。

这是戎毅第二次坐傅招的车,还是一路无话可谈。

“介意我抽烟吗?”傅招右手从裤兜里翻出半盒烟,虽说是询问,其实压根儿没等戎毅回答。

戎毅坐在副驾驶也没有表示。

等傅招一根烟叼进嘴里,又再次试图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未果,按开手套箱,也依旧没有,只能暗骂一声:“完球。”

这时只听得“噌”一声,就见一个银白色金属材质的打火机已经擦亮一束黄色火苗,直接将他叼着的那根烟点燃了。

傅招垂眼看了看,那握着打火机白皙而骨节分明的手,真是格外觉得对胃口。

等傅招送了戎毅到小区门口,傅招对着解开安全带就要下车的戎毅说:“改天请你吃个饭。”

戎毅听出来这不是询问,而是定论。

“再说。”戎毅用上百试不爽的囫囵回应,不得罪人也不应承事。

回到租屋里,戎毅踢了她穿了一天的高跟鞋脱了外套就进卫生间冲澡去了。

等她擦着半干的头发出来后拿起桌上的手机,看到七八个未接来电和四个未接的微信视频。

有她妈的,也有她哥的。

戎毅看这时间不早,直接就回了电话给她哥。

没响几声,电话就挂断了,接着就是她哥的微信视频发了过来。

戎毅按下接通后,手机屏幕里是她一对刚上小学的双胞胎外甥。

“姑姑!姑姑!”两个侄子在视频里争先恐后地叫唤,戎毅撑出笑脸应对着,然后就听两个侄子说起他们在学校别的小朋友都会下围棋弹琴画画的事。

戎毅有些头疼地掐了掐自己的眉心,耐着性子对他们说:“让你们妈接电话。”

这话刚落下,那手机就被人拿了过去。

“花儿,最近工作忙不忙啊?”戎毅的嫂子牛丽偏黑的一张圆脸就这么放大在戎毅眼前。

“还好。嫂子急着找我有什么事?”戎毅面对牛丽都“关怀”已经全然免疫,因为总逃不过个要钱这件事。

果不其然,牛丽絮絮叨叨了些话,最后才奔了主题,就是找戎毅要些两个孩子上特长班的费用。

“我寻思着学别的不出面子,学钢琴或者小提琴是最好的。”牛丽没有半点不好意思地说:“不过就你哥在厂里那点工资,哪儿够交这个钱的。”

戎毅想她这嫂子心够大的,学什么不好,非要学钢琴小提琴。这俩东西学都是按课时缴费,合着全把她当提款机,想要多少有多少。

“你先带孩子们去试听一下再说,别花冤枉钱。”戎毅说。

“这怎么能说是冤枉钱呢?这还不是为了你们老戎家面上有光以后能光宗耀祖的?你这当姑姑的,怎么就一点儿不为自己侄子的前途着想呢?”牛丽翻着白眼相当愤慨。

跟我有屁关系。戎毅心里这样骂,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说:“年前我在老家取了三万块给妈,你可以先跟妈借。”

戎毅这话是故意说的,她妈跟她这儿放不住话,上次来s市看她就说了那三万块被她嫂子连哭带闹要走了的事。她不说破,不过是不想自己妈跟那儿住着不自在。现在倒是正好拿这事敲打敲打牛丽,做人不要太贪心。

牛丽那脸色果然变了几变,最后直接挂了电话。

躺到床上,戎毅又拿起床头柜上被她叠的整齐的房型图,看了又看,最后抱着那图纸,也不知什么时候睡着的。

早上闹钟一响,戎毅就条件反射从床上弹坐了起来。

她鼻子堵了。

去律师事务所前,戎毅到街对面的药房里开了一盒感冒药,正准备走人,身旁一个面色暗黄的高瘦男人走近了她急问:“你是戎律师吗?”

戎毅闻见那人身上有股汗味,再看他眼球发黄,面颊发褐,猜测这人可能身体不大好,忍不住双手抱紧公文包向后退了一步。

“你是?”

那人面露喜色,拎着药房塑料袋,双手握紧,几次想上前又都止住脚步,然后说:“我听,听人说你打官司很厉害,我儿子在学校被人打伤,但是人人都说就算是起诉,胜率也很低,我就想来找你看看能不能帮我们打这个官司。只要拿到赔偿,律师费我们会一分不少地支付给你的”

戎毅挑眉,自觉这是趟非常不划算的浑水,她也不愿意画饼充饥,于是借口说她近来工作很忙,让他再找别人。

可那人还是纠缠不休,戎毅加快脚步,从斑马线过了马路直接跑进事务所,那人也终于是被事务所所在的写字楼保安给驱赶了。

等到了事务所,梅瀚飞就把她叫进办公室跟她简单介绍了一下这次的未成年人伤害案,是他家里亲戚的一个孩子,失手打伤同学捅出来的篓子。

具体的事,就让戎毅直接按他给的地址过去当面谈就行。

“只要那孩子没事,这个——你也能小赚一笔。”梅瀚飞对着戎毅食指和拇指相互搓了搓。

戎毅点头一笑,梅瀚飞这个老板,还是很了解员工要的是什么的。

下午五点半左右,戎毅收拾了东西下楼,正准备去当事人家里,傅招突然给她打来了电话,说要接她去吃饭。

戎毅觉得傅招就是典型的闲着没事干的二世祖,不知那根神经搭错了,给他解决了个麻烦,倒是给自己惹上麻烦了。

“不去,我今天很忙,没空。”戎毅一边挂了电话一边往门外走准备去地铁口。

这手机刚挂断,戎毅只觉得眼前一花,陡然刹住脚步,就看到一个陌生男人猛地出现在自己跟前,并且紧紧攥住了她的胳膊让她躲都躲不开。

“戎律师,我等了你一天了,你能不能就帮帮我们家,我们家孩子真的很可怜,你帮帮我们吧……”

戎毅惊魂未定地看着那攥着自己胳膊的男人,是今天上午在药房遇到的那个。

“你先放开我,你松手,你再这样我要报警了……”戎毅踩着高跟鞋,被他拉扯得站不稳,用手推也推不开,原本夹在腋下的文件散落一地。

正在戎毅准备报警之时,一辆黑色路虎停在了路边。

戎毅瞥见傅招从车上下来忙喊:“傅先生救我!”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二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