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招之即来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二章

第一章

作者:丞邪 更新时间:2020-10-19 04:25:59

刚从民庭出来,戎毅就接到了恩师图文殊的电话,寒暄询问了她的近况。戎毅自从进去广华律师事务所之后就一直忙于实习忙于打官司,的确今年问候图文殊的次数一只手数的过来。如今图文殊亲自给她电话关怀,也让戎毅颇有些愧疚。

“最近忙不忙?”图文殊问。

“刚结束一个庭审,最近应该不会那么忙,正好我也应该登门去探望一下您和师母的。”戎毅毕恭毕敬地回答。

“不忙好,不忙的好,你师母前两日还提说你体质不是很好,连轴转要扛不住。”图文殊说着,终于是转到了正题上:“对了,你师母有个外甥,前两天遇到个事,想找你帮个忙。”

戎毅自然不会拒绝,也没问清楚是什么事,就给一口应下了。

第二天去到和师母侄子约好的地方,就在他经营的酒吧里。

因为正处在特殊期间,所以酒吧暂停营业了。到的时候,整个酒吧还是灯红酒绿的光线,只是没了服务生和客人,震耳欲聋的音乐也停了。

戎毅抬手看了看手表,正是下午六点欠三分,她比约定的时间早了的刚刚好。

环视四周,戎毅没能一眼看到人,便拿出手机拨了手机号。

手机嗡嗡震动的声音,在空荡荡又极其安静的酒吧内显得格外突兀和清晰。戎毅寻着声音找过去的时候,那人正躺在犄角旮旯的一个卡座那儿,扯下覆盖了整个上半身的黑色西装外套,拿起手机时,手机的震动停了。

“你好,傅先生,我是你的代理律师,戎毅。”

傅招因为前一夜跟胡烈他们几个通宵打麻将,下午在酒吧等自己的代理律师过来,迷迷瞪瞪就睡着了。这会儿被手机吵醒,睁开眼就是一个穿着黑色职业套装的短发女人,站在自己面前作自我介绍。

戎毅看着傅招眉眼略显憔悴,还以为他是被缠身的官司搞得夜不能寐,便对他说:“你先去洗把脸醒醒神,我在这里等你,时间还早。”

傅招挑起一边眉毛,看着戎毅那一副故作亲和体贴的模样,觉得有些可笑地起身,手一划示意她坐,然后转身往吧台那儿走去。

“喝些什么?”

“不用客气,我不喝。”戎毅说着,就看到傅招倒了杯冰水送到了她面前。

等傅招坐下后,他又从西服口袋里掏出一包烟,弹出一根叼到嘴里点燃,再舒展开双臂,身体向后靠着卡座椅背,身体呈现出一种极其自然放松的状态。

等傅招这一系列动作做完,戎毅也看出来了,这人,根本没把这次的麻烦当回事。

“人就死在舞池那儿,打起来的时候我不在店里。你想问我什么,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当时的情况。”

“死者家属来过几次,抱着遗照拉白横幅,让老天开眼,说什么人死的不明不白,死也不瞑目。”

傅招说了几句,冷笑起来:“我特么还想找人说理去,好好的死个人在这儿,晦气得很,我还营不营业了。”

戎毅想着傅招也确实无辜,但这种倒霉轮到他头上,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所以戎毅努嘴,尽力表示出她的一点同情。

傅招看穿戎毅其实是个内里有些冷漠的人,但他也不在意。只要能摆平那几个闹事家属,他也不介意多给这个律师一点律师费。

“傅先生原本是想给多少了事?”戎毅问。

“至多十万,不过那家人太贪了,张口问我要七十万,拿我当冤大头我能乐意吗?”傅招讽刺一笑。

戎毅刚要点头,那外头就起了咋咋呼呼的响动了。

“……人呢?别以为关了店就没事了,今天不给个说法,我们是不会离开的!”

傅招半点没反应,坐在那儿就看着门外乌央乌央进来一群人挤进来,个个胳膊上还别着黑纱臂章,拉着一面白底黑字的横幅,写着“黑心酒吧,杀人偿命”的字样。

戎毅转过头去看,正好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怀里抱着一个黑白遗照往地上就这么一坐,然后所有人就嚎开了。

“没天理啊!我儿子年纪轻轻就被人打死在这儿,现在人都烧成灰了,那些个杀千刀的杀人凶手还好好活在这世上,可怜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就连赔偿金都要不到,这世界上没有王法啊!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这场面,戎毅半点没反应。

律师嘛,啥鸡飞狗跳的场面都是多见少怪了。

傅招正想着要不要继续报个警把他们赶走时,戎毅已经起身往那拨人那儿走过去了。

“阿姨,有事说事,你这么闹,解决不了你想解决的问题。”戎毅站在那儿看着坐在地上的妇人说。

“你又是谁?我们是找这家店的老板,你是哪儿冒出来的根葱,还想替凶手出头不成?”那坐在地上哭嚎的妇人没说话,进门就嚷嚷的那个中年男人一步上前,说话时唾沫星子乱飞。

戎毅冷不丁问:“谁是杀人凶手?”

“……”戎毅的问话,让那个中年男人滞了滞,然后又粗声粗气咧咧起来:“这家店老板!开了店看到有人打架不知道阻拦,人倒地了也不进行抢救,他就是故意拖延救治,他不是凶手谁是?”

“你有证据证明你所说的这些话吗?有直接证据证明,我的当事人是杀人凶手吗?你能对你自己说的这些话,还有你们今天拉横幅过来上面写的这些字负责吗?”戎毅连声反问。

那些人被戎毅的发问,问的有些懵在那儿,嘀嘀咕咕了半天,才有人混在里面质问了一句:“你到底谁啊,少特么管闲事!”

“我是这家店的老板傅先生聘请的律师,你们有任何话和要求,都可以直接跟我说。”戎毅一脸严肃冷漠地看着那群人,显然也没太拿这群人当回事。

“律师……他请律师了……”

“请律师又怎么了?大不了我们也请……那律师费才几个钱,人死在这里,这家店老板脱不开干系,我们占理……”

……

傅招还是那副悠闲散漫的姿态坐着,他从后面看着戎毅有些纤弱地背影站在那群人面前,仿佛替他阻拦了所有琐碎麻烦。傅招支胳膊撑着额头,忽然来了兴趣想看看这个戎律师到底要怎么替他解决这些贪心不足的“苍蝇”。

“你是律师又怎么了?律师了不起?你就是律师,他该赔偿还得赔偿!”

那群人合计了会儿,气焰又涨了上来。

“你们这可不是想好好协商的意思。拉着横幅抱着遗照来闹事,张口闭口杀人凶手,知不知道有个罪名叫诽谤?法院判了吗?警察抓人了吗?空口无凭就乱扣罪名,毁人清誉我的当事人随时可以对你们提出控告。”戎毅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些人又是一连串地质问,在她面前站着的人全都面面相觑,他们压根儿没考虑到还会有诽谤这条罪名出来。

而原本坐在地上哭嚎的妇人这会儿也站起来了,一点儿声不出,直往刚刚叫嚣半天的那个男人后面躲。

“还不把横幅收起来!”中年男人低声呵了一句,原本拉横幅的两个小年轻就胡乱卷起了横幅。

“怎么样?能好好谈谈了?”戎毅双手抱臂地问。

“我们也不是非要闹,家里死了个劳动力,人孤儿寡母的,往后要怎么过下去?我们也不过是为家里死去的人讨公道,跟诽谤什么的,又能扯上什么关系。”中年男人的态度可以说是一百八十度转变,看着戎毅准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人死在这里没错,但主要死因还是因为死者和他人打架斗殴意外死亡的,跟我的当事人可没什么关系。你们得搞清楚情况。”戎毅冷言冷语,显然并不被那男人的话打动。

“怎么能说没关系?人可是死在这家店里!”其中一个年轻人喊起来。“我算看出来了,这个律师根本就是要替这个店老板脱罪!她根本就不想赔钱给我们!咱们还跟他们客气什么?”

那年轻人冲上来的太突然,谁都没料到。戎毅眼看着年轻人拿着满瓶的矿泉水对着自己就扔过来,躲闪不及,还是被那玻璃瓶身的矿泉水砸中了肩膀,然后掉到地上一声巨响,碎了。

紧接着那扔矿泉水的年轻人就被人一脚踢翻在地了。

戎毅看着不知何时冲过来的傅招,正脸色阴沉地站在自己身旁,戎毅刚要张口,就听到傅招冷冷地说:“跟谁在这儿不客气呢?”

“你!你个狗日的,你还敢打人?”躺在地上的年轻人说完这话,看了蹲下来扶自己的中年男人一眼,突然就捂着肚子蜷缩在地上哀嚎:“哎呦,疼啊,疼死我了!这家店老板要杀人了!我这浑身都疼啊,要死了我啊……”

傅招也不是真拿这些个讹钱的没办法,可他就是将视线转向了戎毅,想要看看,这个戎毅要怎么替他解决眼下所有的麻烦。

戎毅站在那儿,脸色一点儿没变化,居高临下地望着躺在地上撒泼耍无赖的年轻人平静地说:“寻衅滋事,损坏店内私人财物,我会保留我和我的当事人对你的诉讼权利。”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