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柱吃了烫嘴
上一章 第 39 章 主目录

第40章 第 40 章

作者:听涧 更新时间:2020-02-15 14:50:38

“你是……”有栖川郁时愣了一下,“灶门炭治郎?”

有栖川郁时感到有些意外,他并没有想到灶门炭治郎也会出现在这里。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里的确就是珠世小姐和愈史郎的家吧?他应该没有来错地方才对……但是这里怎么会有一个活生生的鬼杀队剑士在?

有栖川郁时往地面上看了一眼,鬼的尸体已经化作飞灰消失了。

但地面上全是战斗之后留下来的痕迹,还散落着一件空空荡荡的明黄色和服。

夜晚的微风吹动了婆娑的枝叶,落下斑驳的树影,手球被风吹动着骨碌碌地滚到了有栖川郁时的脚边。

有栖川郁时低头看一下停在自己脚边的手球,他在那上面感受到了鬼的气息,这应该是那个和灶门炭治郎战斗过的鬼的遗物吧。

“有栖川先生……为什么会在这里?”灶门炭治郎也很惊讶,他犹豫着说,“难道您是来执行任务的吗?可这里的鬼……并不是那样的……”

他大概是怕有栖川郁时误解珠世和愈史郎,手忙脚乱地想要解释。

“我来这里是有别的事情,不是来猎鬼的,放心吧。”有栖川郁时笑了笑,“灶门君来这里是干什么的呢?真是意外啊。”

“那个……因为珠世小姐和愈史郎先生他们两位帮助了我,所以就来到这里了。之后……碰到了鬼舞辻无惨派来袭击珠世小姐的鬼。”灶门炭治郎摸了摸后脑勺。

鬼舞辻无惨……

有栖川郁时心下一沉。鬼舞辻无惨那家伙果然还没有走。

“啊,你来了,有栖川君。”珠世抬手扶了扶额头,站直身体后看向有栖川郁时,“你来这里,难道是因为……”

她的神情有点惊讶。

“对。”有栖川郁时点了点头,“就是珠世小姐您想的那样,我带来了血。”

“哎?十二鬼月的血吗?”灶门炭治郎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有栖川先生好厉害啊!”

单纯少年的赞叹好不作伪,真诚又崇拜,这种“好厉害”的语气让有栖川郁时不太好意思。

珠世松了一口气,她抬眼望了一下已经隐隐约约有着泛白的迹象的天空,轻轻叹了口气“快要天亮了。我和愈史郎先将祢豆子小姐带下去,你们二位也跟着过来吧。”

有栖川郁时走近了一点,朝灶门炭治郎伸出手。

灶门炭治郎愣了愣,将手放在了有栖川郁时的掌心中,被他一把拉了起来。

有栖川郁时笑了一下“走吧,先下去看看。”

灶门炭治郎连忙应答“啊、好、好的!”

等到有栖川郁时和灶门炭治郎一起穿过长长的黑暗笼罩着的楼梯之后,就来到了珠世的地下室,那里同时也能称作诊疗室。

穿着粉色和服的祢豆子小跑了两步,冲上来抱住了灶门炭治郎。

被妹妹抱住的灶门炭治郎有些手足无措,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妹妹的脑袋,语气温和“怎么了祢豆子?有哪里不舒服吗?”

珠世微微笑了起来“祢豆子小姐从刚刚就开始这个样子了,我想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她并没有受伤。”

“还有……有栖川君,你是已经收集到了十二鬼月的血了吗?”

“对,我这次来找您,其实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有栖川郁时点了点头,走近两步,从鬼杀队制服的口袋中取出了那个装有下弦之二辘轳的血液的针管,“这是上次执行任务时,我从下弦之二的鬼身上抽取的血,应该能派上用场吧?”

“当然,非常感谢,有栖川君。”珠世珍而重之的接过针管,她略微停滞,又露出了一个歉意的笑容来,“抱歉,因为没有想过你这么快就能取到十二鬼月的血,所以上次忘记告诉你了……以后,如果还要再送血过来的话,就不用麻烦你亲自过来了,可以让我用血鬼术驱使的猫送过来。”

“毕竟……这个城市里还有鬼舞辻无惨在,而且你……“

珠世说到这里就收声了,她知道那是属于有栖川郁时的秘密,不是能对其他人宣之于口的。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有栖川郁时松了口气,露出了一个轻松的表情来。

他本来还在想,如果每次送血都要来这个城镇一趟的话该怎么办才好。这么频繁的造访,万一运气不好,哪一次就被鬼舞辻无惨给发现了呢?

但是,现在既然不需要他亲自来的话,问题也就不大了。

“那个,有栖川先生……”灶门炭治郎脸上的神情有点犹豫,“您也碰见了鬼舞辻无惨吗?”

“嗯,只是上次在这个城镇的时候,凑巧被他看到了一眼。大概是因为我穿着队服的原因吧,他倒是派了鬼来杀我,但是我已经解决掉了。所以问题不大,只是如果再被发现的话就有点麻烦了。”有栖川郁时淡定的撒谎。

“原来是这样啊!有栖川先生下次要小心一点才好。”灶门炭治郎毕竟涉世未深,心性比较单纯,轻而易举的就相信了有栖川郁时的满嘴谎言。

有栖川郁时心说这孩子比小田切还要好骗。

珠世抿唇轻轻笑了一下,随后祢豆子松开了灶门炭治郎,哒哒哒地跑回去挂在了珠世的身上。

被抱住的珠世有点惊讶,旁边的愈史郎倒是一瞬间就妒火中烧“喂!你这样很失礼!快放开珠世大人!”

弥豆子没有愈史郎的大喊大叫,伸出手摸了摸愈史郎青灰色的头发。

头一次被人摸头——而且是被年纪小的少女摸头的愈史郎神色抗拒“不要这样!不要摸我的头!”

灶门炭治郎微微笑了一下,“我想……祢豆子大概是把你们二位当成了人类吧。”

“人类……吗?”

被口衔竹筒的鬼少女抱住的珠世低声说道,她的脸上露出了静默的表情。随后眼泪就从那双漂亮的紫罗兰色的眼瞳中缓缓地凝聚成泪珠,顺着脸颊的轮廓滑落了下来。

“……太好了。”

有栖川郁时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这个世界上,也并不是谁都是自愿变成鬼的……也不是所有鬼,都对这样的身体心甘情愿的。

珠世用手抚摸了一下祢豆子的长发,最后微微笑了起来。

“我想了一下,如果继续和人类有紧密的联系的话,我和愈史郎的真实身份可能会被发现,小孩子和老人的直觉有时候是非常敏锐的。”

“所以……我和愈史郎决定搬离这座城市。这里离鬼舞辻无惨太近了,而且他既然已经发现了我,就必然不会放过我这个从他身边逃离的叛徒的……”

珠世轻轻叹了口气。

——逃离的叛徒。

有栖川郁时察觉到了珠世话语中隐藏的意思。

这么说来,她大概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中,都是跟随在鬼舞辻无惨的身边的吧?只不过她最后逃离了那个男人。

“有栖川君,我有事情想跟你说。”珠世向他招了招手,她松开祢豆子,向有栖川郁时走近了一点。

珠世低声说道;“既然有栖川君你能取到十二鬼月的血,那么想必已经拥有了成为柱的资格了吧?”

“没错……确实是这样。”有栖川郁时怔了一下之后才点头,他感到有点疑惑,“不过,珠世小姐你为什么知道的那么清楚?”

“鬼杀队一直都是这样的传统。”珠世用袖掩唇笑了一下,“而我一直都和鬼杀队有来往。准确地说……是和鬼杀队的主公产屋敷家族一直有来往。”

“这两百多年来,我和产屋敷家族一直都在为彻底杀死鬼舞辻无惨而努力。”

“但我也很长时间没有见过鬼殺队的当家人了。等你成为柱后,麻烦代我向这一代的鬼杀队主公问好吧?希望在我的有生之年……可以看到彻底杀死鬼舞辻无惨的那一天。”

她的语调越来越低,最后成了呢喃的自语。

将所有话说完之后,珠世微微松了一口气。

“那么,有栖川君、灶门君。”

“就此别过了。”

离开珠世的宅邸时,已经是天亮了。

灶门祢豆子被灶门炭治郎装在一个小巧而密不透光的箱子里。

天亮的时候,有栖川郁时就不怕会碰上鬼舞辻无惨了,反正那个惜命怕死的老鬼是绝对不敢出来的。

“对了,有一件事情,其实我一直很想问……”灶门炭治郎摸了摸鼻子,“因为我的嗅觉其实比较敏锐,从一开始,我就一直有闻到有栖川先生身上的一股很浓的香味。”

他大概是意识到这么说话的有歧义,显得自己很像个变态一样,急急地补充了一下。

“怎么说呢?并不是女孩子那种香薰的味道……就是、一种很吸引人的香味,可能我这么说有点奇怪?但是、现在香味没有了,所以……我有点好奇。”

“啊!你说那个啊,”有栖川郁时友好的笑了笑,“因为我是稀血,你闻到的是稀血的味道。”

“稀血对于鬼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如果你能通过嗅觉闻到鬼的味道的话,那么闻到我的味道也就不奇怪了。至于能掩盖住稀血的味道……那是因为珠世小姐帮助了我。稀血会不断地吸引鬼来袭击我,那样就太烦人了。”

灶门炭治郎明白了“啊……原来是这样。”

“稀血是很少见的,而且相对于吃普通人来说,吃拥有稀血的人类能让鬼增长很多实力,抵得上吃十个普通人类了。所以发现稀血的话,那些鬼大概会疯狂的吧。”

有栖川郁时说出这话时是带着厌恶情绪的。

虽然这些鬼不死和再生的特性跟他相似,大家都不是人,但他十分讨厌这种将人类列为食谱的丑恶物种——再说了,这些鬼长得也十分的不符合他的审美,丑的那叫一个千奇百怪。

灶门炭治郎的鎹鸦在天空上吱嘎乱叫“下一个地点是南南东!南南东!南南东!”

“我知道了!”灶门炭治郎有些烦恼,“我知道了!所以请不要再叫了!拜托了!”

鎹鸦嘎嘎地飞下学着他说话“拜托了!拜托了!”

“拜托了!”

这一声出来之后,灶门炭治郎和鎹鸦都愣在了原地,那并不是他们俩说出来的话。

有栖川郁时也愣了愣,他下意识的觉得这声音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经常听见过一样。

不会吧?他心说。

有栖川郁时朝路前方看过去,穿着三角纹明黄色羽织的金发少年跪在地上,正大声哭闹地纠缠着一个穿着和服的少女。

他哭的抽抽噎噎十分丢人“拜托了!请和我结婚吧!我不想到死都没有结婚啊!”

这个语气,这个背影,身上穿着的羽织还有这个金灿灿的头发——都像极了他那个爱哭鬼小师弟。

灶门炭治郎想要上前为那个被纠缠的少女解围,有栖川郁时伸手拦住了他。

“让我去。”

有栖川郁时缓缓地走了过去,轻轻拍了拍跪在地上的我妻善逸的肩,在我妻善逸不耐烦地转过头来时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

穿着浅月色羽织的少年笑起来的那一瞬间,比人间至景都要绮丽,辉日与霁月都无法与这份惊心动魄的美相比肩。

我妻善逸却在一瞬间露出了惊恐至极的表情。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 39 章 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