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柱吃了烫嘴
上一章 第 32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 35 章

第34章 第 34 章

作者:听涧 更新时间:2020-02-15 14:50:28

“我……”

我妻善逸被有栖川郁时一个“你谁啊”打击地原地自闭,眼泪唰的一下就下来了。

“我是善逸啊!善逸!”他用不可置信的语气指着自己的脸,“你的师弟我妻善逸啊!只是头发换了个颜色为什么你就不认识我了啊?我的脸就这么没有辨识度吗?这种话实在也太伤人了一点吧?”

有栖川郁时在听到金发少年说自己是“我妻善逸”时露出了十分微妙的表情。

他迟疑了一下才开口“你是……善逸?”

等眼前这个金发少年自己确认了身份之后,有栖川郁时就能将这个人的脸跟名字对上号了。

标志性的眉毛、熟悉的清秀的五官轮廓,因为年龄的原因,脸颊上甚至还带着一点不太明显的婴儿肥。

但原本黑色的头发此时却变成了耀眼的金色。

只是换了个头发的颜色而已……为什么这个人的变化就那么大?

有栖川郁时忍不住问“你该不会是为了逃跑而特地去染了头发吧?”

虽然这种事情听上去十分无厘头,但如果那个人是我妻善逸的话……好像也并不是不可能。

毕竟他天天都在哭着想要逃跑、逃避训练、更不想和吃人的恶鬼进行战斗。

为了跑路而给自己染头发、以免在逃跑的过程中被桑岛慈悟郎认出来这种事情,有栖川郁时相信我妻善逸完全做得出来。

我妻善逸沉默了一下,整个人的气势都变得萎靡了起来“……才不是因为那种事情才会让头发变色的啊。”

“那是因为什么?”我妻善逸的否认反而让有栖川郁时有些好奇了。

我妻善逸似乎是觉得事情的缘由有些难以启齿,脸上的神情阴阳变化了几番。

这个表情让有栖川郁时更加确定了——我妻善逸会变成这样绝对没有什么光明正大的原因。

“你说啊?”他催促。

“就是……跟着爷爷修炼的时候,因为太害怕了不想训练,爷爷又拿着刀在底下守着我……所以我就爬到了树上。”我妻善逸断断续续地说,忍不住用手指搔了一下脸颊,“突然有雷劈了下来……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所以你为了逃避训练爬树,反而被雷劈了——”有栖川郁时整理了一下我妻善逸的话,“然后就被天然染发了?还染成了这么……”

他斟酌了一下用词。

“这么刺眼的金色。”

“……”我妻善逸羞于承认,脸色迅速涨红,“变成这样我也不想的嘛!你想说的明明就是很辣眼睛吧!”

有栖川郁时大大方方地给了师弟会心一击“你知道就好。”

被有栖川郁时这一击给沉重打击到的我妻善逸露出了一副泫然欲泣的神色“连你也这么说……”

“噗。”有栖川郁时忍不住笑了出来,他伸出手摸了摸我妻善逸的发顶,语气温柔下来,“这不是很好嘛,善逸也长大了。”

摸头杀!

我妻善逸心中立刻开始兴奋起来,之前因为被嘲笑而产生的不满和委屈立刻烟消云散。

他转头看向有栖川郁时,透过桃树树叶的缝隙洒下来的阳光斑驳交错,少年的眼瞳跟太阳一样有着耀眼的金色。

“欢迎回来。”

“嗯。”

“我回来了。”

桑岛慈悟郎此时并不在木屋里,他去了后山。

在半山腰的木屋之中就只有我妻善逸和有栖川郁时两个人。

身为鬼殺队的预备役成员,我妻善逸当然对他今后将要任职的岗位十分好奇——当然,更多地是害怕地好奇。

“鬼殺队的工作真的有那么可怕么?”我妻善逸很紧张,“那些鬼不会都是特别强大的类型吧?像我这种弱小的人一定打不过他们的……”

“那倒没有吧。”

有栖川郁时想了想,除了鬼舞辻无惨和童磨,他目前还真没有哪只鬼是打不过的。

鬼舞辻无惨是原初之鬼,所有鬼的鬼王,他打不过是很正常的事情。至于童磨……那就是个变态啊,作为鬼舞辻无惨的得力员工,他的实力可想而知。

所以有栖川郁时并不为自己打不过这两个鬼而感到羞耻,他才修行了几个月啊?那两只鬼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都活成精了,要是输给他的话……

那也太菜了一点。

“连不会呼吸法的我都能够轻轻松松杀死那些鬼,善逸的话一定可以。”他神色相当认真。

“我……”我妻善逸神色委顿,低声自语,“我真的不行的啊,我这么弱一定在最终试炼就会死掉的!说到底,搞不懂为什么爷爷一定要让我学呼吸法啊,明明我弱成这个样子,就算学了一年也只学会了一之型而已……”

有栖川郁时打断了他“那不是坏事。”

“虽然你只学会了一之型,但这么长时间,你每天都在重复练习一之型,而别人却要把练习的时间分给很多别的招式——在一之型上,善逸肯定已经比大多数人都要厉害了。”

有栖川郁时从来不认为“专精”是什么坏事,虽然技多不压身,但有一门学的最好、最通透的技术才是最重要的。

我妻善逸眨了眨眼睛,刚想说点什么就噤声了,顿了两秒之后他才悄声说“我听到声音了,爷爷回来了。”

“那个,爷爷要是知道我刚才没有好好挥刀的话一定要骂我的……”我妻善逸的神情高度紧张,“所以师兄一定要帮我劝一下爷爷啊!我不要被爷爷教训……那样太可怕了!”

“嗯?”我妻善逸的话音刚落,木屋的门就被推开了。

室外的阳光透过木屋敞开的缝隙落进了室内,恰好照亮了有栖川郁时转过来的侧脸,明暗交织成异样的美感。

“郁时……”桑岛慈悟郎愣了一下,随后一向严肃的老人也不免流露出了惊喜的神色来,“你回来了?”

“嗯,”有栖川郁时从榻榻米上站了起来,穿着鬼殺队队服的少年身型挺拔而修长,“我回来了,爷爷。”

“鬼殺队没有任务么?”短暂地流露了高兴之后,桑岛慈悟郎脸上的神情又严肃了起来。

有栖川郁时的回归当然令他感到高兴,但不管如何,鬼殺队的任务才是应该始终放在第一位的——灭杀恶鬼是比生命还重要的事情。

“暂时休假了,没有任务。”有栖川郁时说,“因为马上就是新年了,所以就想回来看看了。”

“嗯。”桑岛慈悟郎点了点头,却在视线触及我妻善逸的那一刻就发怒了,“善逸!你又偷懒了吧!”

“呜哇!”我妻善逸吓得一激灵,“师兄!”

他下意识地就拽着有栖川郁时的衣服往后躲,有栖川郁时只能无奈地挡住这个爱哭鬼师弟。

“不要纵容他!”桑岛慈悟郎沉着脸,拎住我妻善逸的后衣领把人给揪了出来,劈头盖脸一顿臭骂,“马上你就要去藤袭山参加最终试炼了!现在还偷懒的话像什么样子?不想死在最终试炼的话,就更要好好练习了!”

有栖川郁时本来还想帮着劝两句,但在桑岛慈悟郎说出“最终试炼”几个字的时候,他就歇了心思。

他也是参加过“最终试炼”的,当然知道这个“最终试炼”有多严格。那不是说着玩玩的,跟平时的训练也完全不一样。

在“最终试炼”中,一不小心就会丢掉命的。

他那一次参加选拔的有二三十人,可最后活下来的也就十人左右。剩下的那些人……全都丧命于恶鬼之手。

桑岛慈悟郎现在对我妻善逸严格一点,我妻善逸活命的可能性就会更多一点。

我妻善逸向有栖川郁时投来了求救的目光,有栖川郁时和我妻善逸视线交汇了两秒,随机他残忍地扭过了头,假装自己什么也看不见。

我妻善逸一副天崩地裂惨遭背叛的不可思议的表情。

他在被桑岛慈悟郎拖着后衣领子拉出门外加训的时候,还徒劳地伸出手想要向有栖川郁时求救。

然而他的手最后只能无力地挥了两下,最后咸鱼一般被桑岛慈悟郎拖走了。

有栖川郁时淡定地坐在榻榻米上喝了口茶。

大过年的,多不好啊,所以他就只能假装自己什么都看不见了。

一直等到了入夜时分,我妻善逸才精疲力劲地拖着木刀一瘸一拐地走了回来。

“啊,你回来了啊,善逸。”有栖川郁时打了个招呼。

我妻善逸侧过脸看了他一眼,满脸都是被压榨干净地倦怠,仿佛连灵魂都从身体里飘了出来。

有栖川郁时心说看起来他被折磨地有点厉害。

我妻善逸爬上榻榻米,盘膝坐下来之后才松了口气“还好结束了……生气的爷爷太可怕了。”

“嗯。”

沉默了短暂的时间之后,我妻善逸低声问他“你什么时候走?”

有栖川郁时是鬼殺队队员,能有两三天的休息时间就是谢天谢地的事情了。他们的日常就是不停地从一个任务地点奔赴至另一个任务地点。

“不知道,”有栖川郁时很诚实,“什么时候有任务,就什么时候走吧。”

“那个……”我妻善逸的语气有点紧张和不安,“在你走之前,我有一样东西想送给你。”

“嗯?”有栖川郁时愣了一下,“礼物?”

我妻善逸这短暂的人生之中,除了早亡的父母之外,最感激的人应该就是桑岛慈悟郎和有栖川郁时了。

爷爷给了他家、教会他剑术、让他能够生存,给他来自家人的关心和温暖,严厉的语言下都是对他的担忧。

而有栖川郁时——

无关容貌。

有栖川郁时在他在苦难、最潦倒、满心绝望的时候对他伸出了援手。那一日的阳光和白纱、少年伸出的手和微笑,对我妻善逸来说都是珍贵的宝物。

我妻善逸从藏地很深的口袋中拿出了一条金色的发带。

那是他自己做的,虽然手艺算不得太好,但起码针脚整齐不歪曲,废了他好几个晚上才笨手笨脚地做出来。

倒不是没钱买贵重的东西,只是一向会琢磨小心思的我妻善逸觉得,送礼物还是送自己亲手做的比较用心。

金发少年挪了几步,伸手捞起有栖川郁时解开的长发,长发的触感柔软而细腻,黑如云墨。他手指灵活地用发带束起有栖川郁时长长的黑发,在末端还打了一个绳结。

黑发间垂下了金色的发带,每一根丝线在灯光下都熠熠生辉,像是流动的鎏金和揉碎的星光。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 32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 35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