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柱吃了烫嘴
上一章 第 31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 34 章

第32章 第 32 章

作者:听涧 更新时间:2020-02-15 14:50:27

有栖川郁时现在只想骂娘。

他这是什么运气?之前遇到鬼舞辻无惨也就算了,现在又自己送上了鬼的老窝。

这个鬼还是鬼舞辻无惨相当看重的员工,一看就是战斗力很高的类型,有栖川郁时可不敢保证自己打得过。

但是还好,有一点是比较幸运的。

这个被称为“教祖大人”的鬼,应该没有见过他的长相。

在鬼舞辻无惨的宅邸的那短暂两天,有栖川郁时并没有随意走动,基本只待在自己的屋子里休息养伤。

他能知道那座宅邸的具体地形、发现“鬼”的存在,全都是得益于他的黑色幽灵。

能跟亚人共享视觉的黑色幽灵,拥有人和鬼都无法看见的优势,当然也能看到很多阴私和隐秘的东西。

有栖川郁时记得清清楚楚,当时就是这个有着七彩眼睛的鬼,给当时正在养伤的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

不管是谁,在看到一个满脸带血、若无其事地咀嚼着人的手臂的怪物回过头来时的样子,也会被吓一跳吧?

他通过ib的眼睛,才得知那个装神棍还搞传销的鬼嘴里说出来的“无惨大人”是“藤原秀明”的真名。

有栖川郁时尝试过对这个名字施下“术”,但“术”只尝试到了最开头的地方就宣告了失败。如果要诅咒这个人的话,有栖川郁时不知道要死上多少次才能付清诅咒所承担的能量。

而这个诅咒,还不一定能杀死鬼舞辻无惨。

有栖川郁时让自己镇定下来,不让自己露出慌乱的神情。

“教祖大人,”青年在看到鬼的一瞬间就露出了相当狂热的神情来,“有新的信徒来向您祈求了。”

“……?”他什么时候变成信徒了?你这个被传销洗脑的人不要随便乱讲啊!

有栖川郁时一瞬间露出了有点微妙的表情来,教祖大人手中拿着展开来的金色折扇,扇柄垂下了绿色的流苏。展开的扇面挡住了半张脸,只露出了那双流光溢彩的眼睛。

身为剑士,有栖川郁时当然能看出来——“教祖大人”手中的折扇,实际上是足以取人性命的凶器。

不同于普通用纸或绸布制成的折扇,舒展开的金色扇面甚者反衬着冰冷的光,钢铁制成的扇面上镌刻着精致的华莲纹路。扇叶极薄,就连薄到一定程度的纸张都轻而易举地割开皮肤,更不用说钢铁了。

“呀。”教祖大人挑起了眉,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

“去吧,你可以进入内室向教祖大人诉说你心底的痛苦。”青年轻轻推了有栖川郁时一把,等他迈入了房间内,就阖上了门,“我先告退了,教祖大人。”

有栖川郁时眼睁睁地看着大门在自己身后合拢。他顶着紧紧合上的门缝,几秒之后缓缓转过了身。

“教祖大人……您好,”有栖川郁时镇定自若地说,“初次见面,我只是路过这个城镇而已,并非信徒,是刚才那个人误会了。为了不浪费您的时间,我这就告辞。”

现在是休假时间,他完全不想打架。

更别说在对方的大本营里打架了——这一架打下来,他不知道会不会又死一次。还是先跑路为好。

“我是万世极乐教的教祖,童磨。”教祖大人收拢了折扇,对他露出一个微笑来,“不要这么着急走嘛,不是教徒也没关系,你可以从现在开始变成我的教徒哦。”

“……”有栖川郁时僵着一张脸。

不好意思,我拒绝传销。

这个名为童磨的鬼不想放走他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毕竟有栖川郁时身上还穿着鬼殺队的队服呢,要是放走了这么一个鬼殺队的队员还得了?

“不了,我不信教……”有栖川郁时还想继续拒绝,就被童磨打断了。

童磨从坐着的软垫上起身,踩在铺满柔软绒毯的地面上缓缓朝他走了过来“只是倾诉也不愿意么?”

随着童磨的逼近,有栖川郁时的手指动了动,暗中握住了日轮刀的刀柄。他整个人的身体都紧绷起来,只要童磨有一丁点想要对他动手的意思,他就会立刻暴起。

童磨察觉出了眼前这个人类衣服下紧绷着准备爆发的肌肉,他安抚性地笑了出来“没事的,我不会对你怎样的。”

他停在有栖川郁时身前一米的距离,微微弯腰直视着他。

童磨那双七彩琉璃般的眼瞳中流光溢彩熠熠生辉,眼底深处浮动着意味不明的暗光。他微微笑了起来,用合拢的折扇轻佻地挑起有栖川郁时的下巴。

他舔了舔唇。

“你身上有股很香的味道。”

童磨向来对女性有特殊偏好。

相比男人,女人的身体要更为柔软纤细——这并没有什么别的方面的特殊含义,是确实如此。

女人的身体柔软,肉质也更为细腻紧致,皮肤光滑白嫩,吃起来的口感都要好很多。与之相比,大部分男人的皮肤粗糙地像鸡皮,皮肤上布满毛发,让鬼看着就没有食欲。

但是在大门打开、少年出现的那一刻,童磨觉得吃男人也并不是那么倒胃口了。

姑且不谈论容貌,只说纤细的身体和纤细细嫩的皮肤,就算这个少年穿着他讨厌的鬼殺队队服,也阻挡不了他从胃中爆发的蓬勃食欲。

他就是馋人家身子。

隔的越近,他就越能够闻到有栖川郁时身上隐隐约约的香味。

这股味道很熟悉,可以说是熟悉到了骨子里。

童磨第一次闻到这股味道是在鬼舞辻无惨的宅邸里,那个稀血的人类的味道香的让人发狂。

他并没见到过那个人类的长相,这个人类显然被鬼舞辻无惨当成了私有物,他当然不会在鬼舞辻无惨的眼皮子底下去窥探。

只可惜到了后来,他也没有悄悄窥探的机会了。

宅邸被鬼殺队袭击,所有人都死了,想必那个人类也死了。

闻到过那种极致的香味的童磨,在回去之后顿时觉得此前吃过的都是黑暗料理,一时对于吃普通女人的肉失去了兴趣,看着都觉得有点倒胃口。

但他现在,又闻到了那股能让他整个人在一瞬间就兴奋起来的味道。

鬼的五感灵敏地很,对于童磨这种等级的鬼来说,障眼法也不可能完全发挥得了作用。他能闻到那股就算被掩盖、只泄露出一点、也好吃到让人光闻就想流口水的香味。

这个人类的味道,不管是哪只鬼闻到都会为之发狂。

不管有栖川郁时今天来这里是想干什么,童磨都不可能放他走了。

——更别说他还是鬼殺队的队员了,放走一个,恐怕立马就会引来别的柱吧?

童磨还不打算放弃万世极乐教。虽然他对这个神教一直持有一种无所谓的心态,但是既让能持续不断地给他美味的食物的话,他当然乐意保下了。

在靠近有栖川郁时,说出那句与痴汉无异的“你很香”时,童磨就近距离欣赏到了有栖川郁时骤然变化的脸色。

有栖川郁时确实没想到童磨还能闻到他身上的味道,明明之前用过之后,就再也没有鬼在深夜中夜袭他了……难道说药水对于高等的鬼没用么?

有栖川郁时没有多犹豫,几乎是童磨的话音刚落,他就拔出了日轮刀朝童磨刺了过去。

金色的折扇抵住刀刃,童磨的脸上露出了遗憾的神色“你要是不拔刀的话,我可以让你死的快乐一点。”

“我觉得你死了我才会比较快乐——”有栖川郁时咬牙切齿地回怼了过去,他左手勾到背后,拔出了一期一振。

太刀出鞘的那一刻发出了轻微的嗡鸣声,刀刃注入了灵力之后爆发出金色的光芒,刀锋直指童磨的脖颈。

童磨并不知道那种金色的光是什么东西,但是作为鬼的直觉告诉他——那绝对是对他来说会非常棘手的东西。出于对于自己直觉的信任,童磨侧过头翻身闪避,但仍然没躲过一期一振的刀锋。

刀剑割断了童磨白橡一般的发尾,在脖颈上留下了一道深刻的痕迹。血液立刻从伤口中溢了出来,伤口处发出了灼烧一般的嘶嘶声,被刀剑割开的皮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被腐蚀。

童磨伸手碰了一下被灵力腐蚀的伤口,脸上的笑容渐渐扩大了起来。

他没想到这个人类还有这样的能耐,靠着那种奇妙的力量,竟然能造成和阳光一样的效果——怪不得鬼舞辻无惨没有直接吃掉那个人类。

金色的折扇在童磨的手中展开,他挥舞金色扇子的一瞬间,血鬼术也一起发作了。棱刺状的冰晶蓦然出现,破风般朝有栖川郁时袭了过来。

靠着引以为豪的速度和柔韧的身体,有栖川郁时躲过了大部分的冰晶,但仍然不可避免地受伤了。

冰晶割破了鬼殺队的队服,在身体上留下数道血痕。流出血之后,那种有人的香味就爆发了出来,在狭小的空间中显得相当浓郁。

“你的能力很有趣哦。”童磨笑了起来,“我还没有在人类的身上见过呢。”

“现在你见到了。”有栖川郁时神色冷凝,他现在必须要立刻走才行。

“但就算这样,对于我来说——”话音落下的一瞬间,童磨就来到了有栖川郁时的跟前。

看着那双近在咫尺的彩色眼瞳,有栖川郁时呼吸一窒,下意识地挥出了日轮刀。在日轮刀刺入童磨身体里的一瞬间,鬼的利爪也刺入了有栖川郁时的腹部之中。

“也不算什么。”

只要不砍到脖子,对于童磨来说,就算日轮刀刺在身上再多次也无所谓。他拥有强悍的再生能力,只是刺伤的话在一瞬间就能够完全愈合。

童磨的另一只手握住有栖川郁时的手腕,纤细的腕骨被他捏到了骨折,日轮刀还卡在他的胸膛之中,从伤口之中不断地流出血来。

失血对于鬼来说完全没有问题,借由这个距离极近的机会,童磨一低头,直接一口咬在了有栖川郁时的肩膀上。

有栖川郁时能感受到肩膀上被尖利的利齿刺入时的触感和疼痛,他体内大量的鲜血直接被童磨吸收走,整个人的脸色瞬间因为失血变得苍白起来。

吃不死你!有栖川郁时心中暗骂。

这话立刻就应验了。

有栖川郁时身体中带有灵力的血液被童磨一次性吸收了太多,庞大的血液在童磨的身体之中开始了反噬。

因为浓度太高,从舌尖、喉管、五脏六腑就开始如同火一般在童磨的身体内部开始灼烧、腐蚀,体内的器官如同雪花一般逐渐开始消融,最后不仅仅是器官,连其他的肌肉组织都没有放过,鬼污秽的身体全都被灵力所腐蚀。

那张鬼的皮囊之下在瞬息之中几乎就只剩下了一层空壳,内里只剩下少的可怜的血肉和不断反噬的有栖川郁时的血。

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打了童磨一个猝不及防,他一低头,神情惊讶地看着自己已经被腐蚀掉的腹部的皮肤,甚者还自己伸手拨开伤口看了一眼乱七八糟的身体内部。

“真是想不到啊。”

他用一种惊喜的语气赞叹。

被腐蚀确实很痛苦,但是血液在他唇舌之上爆发的美味也令人着迷,让他激动到连灵魂都为之颤抖的地步。

“你想不到的……”有栖川郁时咬着牙根说道,“多着呢!”

他松开握着日轮刀的手,从袖管中滑出了被贴身藏住的护身刀——乱藤四郎。

有栖川郁时的手腕骨折,没有办法继续挥刀。他用完好的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夹住乱藤四郎的刀柄,一刀直接插进了童磨的脖颈之中。

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童磨完全没有机会和时间闪躲,乱藤四郎浸满灵力的刀刃直接一刀刺穿了他的脖颈。

这并不能怪童磨大意,谁能想到这个人身上带了一把刀也就算了,还他妈有好几把呢?这人难不成家里卖刀的啊?

但短刀的刀刃面积并不宽,无法一刀割断成年男性那么粗的脖颈。毕竟一般人要是被一刀刺穿脖子的话早就死了,哪里用得着割断脖子呢?

趁着童磨的身体被灵力腐蚀、无法再生,有栖川郁时的食指和中指并拢,灵力汇集到了指尖。

“缚布!”

这是他从夜斗那里学习到的第二个术。

顾名思义,仅仅从字面意思就能知道这个术是用来绑人的。

童磨被“缚步”暂时束缚了行动,有栖川郁时当机立断,立马就跑。

“缚布”只是最基础的术,跟“一线”差不多。像童磨那样实力强大的鬼,最基础的术是没办法起太大的作用的,只是因为灵力对鬼的侵蚀作用而能够短暂地束缚他们。

有栖川郁时简单粗暴地一脚踹开了门,灵活地踩着庭院的布景就冲出了这个万世极乐教的大本营。

童磨因为缚布而暂时无法追上去,因为动静过大而慌忙赶来的教徒在还没来得及出声的时候,就维持着一张惊讶的脸四分五裂了。

童磨甚至没有施舍给教徒们一个眼神,金色扇面的锋利边缘就收割了他们的生命。

童磨望着有栖川郁时离开的方向,绮丽的七彩眼瞳中蕴含着异样的光。

他微微笑了起来。他笑起来的样子,像是发现了有趣新玩具的天真孩童。

有栖川郁时现在这副尊容到大街上去得话也太过显眼了一点,只能选择荒郊野岭。

他用尽力气不知道跑到了哪里的山上之后就停了下来,现在是白天,跑的远一点的话,童磨是不可能追出来的。

而失血过多的身体状态并不容许他的体力继续支撑下去。

就算是亚人,他在不死亡的状态下也跟普通人无异。再强大的人在失血过多的状态下也不可能发挥出全盛的实力,更别说有栖川郁时不止是失血过多了,他手腕骨折、身体上遍布擦伤。

他蹒跚走了几步,觉得靠着自己撑下去有点不太现实。

正好这里没有别人、也没有鎹鸦,就算刀剑付丧神出现也没有问题。他手中金色的光芒一闪,伴随着樱花的飘落,显现了两个人形。

一期一振在现出人形的那一刻就立刻一把抱起了他。

乱藤四郎小心翼翼地托住了有栖川郁时断掉的手腕,不敢多加触碰。

“主君大人……”乱藤四郎心如乱麻,他不知道这时候该说些什么好。

主君受了伤,比他自己受伤要更让他觉得痛苦和自责。明明是保护主人的刀剑付丧神,却完全没有尽到护主的本职,反而让主君反过来保护身为刀剑付丧神的他们……

这样,也太痛苦了。

有栖川郁时其实觉得没什么。

他已经习惯了,这种程度的疼痛完全可以忍受,只是失血让身体变得虚弱了起来。不过好在灵力对于他自己来说,也有治愈的作用。

只不过比不上自杀一次恢复的要快,在紧急时刻,有栖川郁时当然还是选择自杀——但那是之前的事了,他现在倒不会一言不合就自杀了。

好比现在,有栖川郁时也没打算自杀,就算不拿一期一振或者乱藤四郎自杀,用日轮刀自杀也不再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他不是没想过自杀然后再生,只是想一想他的刀剑付丧神露出的那种难过的表情,他立刻就会心软下来。

灵力从完好的那只手的手掌中溢出,有栖川郁时选择了先给自己止血。血继续这么流下去的话他就得挂了,骨折到是不用着急。

等血开始止住的时候,有栖川郁时松了口气。

他一抬头,就看到了树林中隐隐约约立起的朱红色——那是鸟居的样子。

刚刚误入了谋财害命的传销,现在总算让他给遇到真货了。

有栖川郁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真是让他心情复杂。

有栖川郁时叹了口气“一期,麻烦你抱着我去那边的神社看看吧。”

确认了主君没有大碍之后乱藤四郎也松了口气,帮有栖川郁时抱着日轮刀和加州清光,跟着一起走向了鸟居的方向。

这个神社看起来并不是香火旺盛的样子,但也并非没有人供奉——大概大多数人都被那个什么鬼万世极乐教给忽悠走了吧?

有栖川郁时看着距离越来越近的神社,忍不住开始期待起来。

不管什么神明,只要能够出现就好。

大概是因为与神明结缘的关系,有栖川郁时经常能在神社里见到别的神明。而普通人却是无法看到神明的。

因为这样的原因,有栖川郁时才会选择去找神社碰运气——他能见到神明的概率大概在六七成,说不定撞了大运一次就中奖了呢?

可能是因为霉运刚刚过去的原因,有栖川郁时的好运立刻就来了。

刚刚进入神社,有栖川郁时就感觉眼前一花,随后在柔和的光芒之中出现了两个人。

青年穿着华丽的狩衣,面容俊秀之中带着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圣洁。他华丽的衣摆用青色的丝线绣着繁茂的草木,连发色都是温柔的天青色;少女有着跟青年肖似的面容,唇边带着温柔的笑意,华丽的草色和服的下摆长长地拖拽在石质的地面上。

“你好,有缘人。”青年微笑起来。

“我是生野神。”少女也笑起来,“这是我的兄长,角栈神。”

少女看清了有栖川郁时这副虚弱的样子“咦?你受了伤?”

出于对好看外貌的喜爱,生野神轻轻抬手,金色的光芒落在了有栖川郁时的身上。他身上的伤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连苍白的脸色也变得有血色起来。

“神明大人,好厉害……”乱藤四郎有些惊讶。

除去夜斗那样不靠谱、完全不像神明的神明,这是乱藤四郎第一次见到正儿八经的神。

身体恢复的有栖川郁时当然不需要一期一振再抱着他了。

他站直了身体,深深地对着生野神和角栈神深鞠躬“神明大人,感谢您治愈了我的伤势。”

一期一振和乱藤四郎跟着鞠躬“感谢您治愈了我们的主君大人。”

“不用谢,”青年温和地说道,“你很特别……你跟神明结下了缘吧?只有与神明结缘很深的人类,才能够呼唤神明现世。”

“我们现世,是因为你的呼唤。”

“那样的话……”有栖川郁时并不知道还有这种事,他长长地舒出了一口气,“可以拜托您帮我修复一把刀剑么?”

“嗯?”生野神有些好奇,“只是为了修复刀剑而已,你就这么大费周章地呼唤神明么?”

有栖川郁时从乱藤四郎的手中接过了加州清光,生野神微微低头,看清了这振刀剑上的裂痕。

“这振刀剑,可以修好么?”他问出口的时候有些紧张。

他害怕。

害怕就神明也无法修好加州清光。

生野神和角栈神对视了一下,温和的角栈神遗憾地摇了摇头。

“抱歉,我们无法修好你的刀。”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 31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 34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