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柱吃了烫嘴
上一章 第 29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 31 章

第30章 第 30 章

作者:听涧 更新时间:2020-02-15 14:50:25

“你的伤好了?”

富冈义勇感到有点困惑,蝴蝶忍的医术是毋庸置疑的,她会出错的可能性很小。但有栖川郁时本来也不是什么普通人,他还拥有灵力那种神奇的东西。

“嗯?”有栖川郁时从鼻腔里发出疑惑的音节来。

“腹部的伤口。”富冈义勇说的具体了一点,“现在已经没有痕迹留下了。”

——糟了。

这是有栖川郁时的第一反应。他已经习惯了死亡和重生,死亡的次数太多、他已经习惯地没有更多的在意了,所以自然而然地就忘记了之前还受过伤。

现在富冈义勇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有栖川郁时才想起久远的之前还发生了这么一档子事。

“这个嘛……”有栖川郁时神情镇定地开始胡说,“我有灵力嘛,这个……有温养皮肤的功效,所以疤痕什么的都会消失掉的,很不错对吧?”

“原来是这样。”富冈义勇得到了解释之后就没话说了。

他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拥有灵力的也就只有有栖川郁时一个人而已,当然是有栖川郁时说什么他就只能听什么了。

反正蒙混过关就差不多得了,按照富冈义勇的个性,想必也不会太过计较是真是假,就算他觉得有地方不对劲,大概也不会一定要去深究。

然而本来一个人泡温泉的愉快之旅变成了二人行,另一个人还是富冈义勇这种不会说话的话废——太难了。

有栖川郁时咕噜噜把自己跑进温泉里,只露出鼻子和上半张脸浮出了水面。感受到身体的毛孔都在温暖的泉水中缓缓舒展开来,他靠在石壁上放松了身体。

俗话说祸不单行,碰到一个富冈义勇他已经觉得运气很不好了,几分钟之后就来了另一个人——这个人给他留下的印象还相当之差。

不死川实弥也来了。

白发青年裸,露在空气中的胸膛上都有无法消除的疤痕,却使肉,体有种狰狞且荷尔蒙蓬勃的美感和爆发力。

有栖川郁时在听到脚步声时就坐直了身体回过头去,一下就和不死川实弥对上了视线。

不死川实弥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富冈义勇和那个奇奇怪怪的有栖川郁时。

他走到鹅卵石地面的尽头时,朦胧如纱雾般的白色雾气在他面前缓缓散去。

第一眼就是跟他关系并不十分良好的富冈义勇,其次才是有栖川郁时。

少年侧对着他,从不死川实弥的角度,可以看到有栖川郁时浮动在水面上的长长的黑发。

浸湿了的发梢紧紧地贴合在少年的身体上,他肩头莹润,背部明晰的蝴蝶骨展翅欲飞,微侧的鼻尖和下颔线条优美至极,是天上人间都绝无仅有的完美之作。

少年被打湿的眼睫浓密而卷翘,末梢缓缓凝聚出一滴水珠,顺着他脸颊和下巴的轮廓滑落,从天鹅般的脖颈一路落进了锁骨,蓄在了深邃的锁骨中央。

这副少年的身体充满着介乎性别之间的美,修长纤细却并不女气。

不过就算有栖川郁时长得再好看,不死川实弥也不会就此对他改变看法。

对美色不为所动的不死川实弥先生冷酷又无情,他衡量一个鬼杀队队员纯粹是靠战斗力。

像有栖川郁时这种,不会呼吸法、身体柔弱、而且还是稀血的鬼杀队队员,就属于送人头的那一种。

他根本就不该不自量力地选择加入鬼杀队。

所以不死川实弥在看到有栖川郁时之后就心说,废材弱鸡。

有栖川郁时看过去的第一眼,眼睛里就是不死川实弥那结结实实的几块腹肌。他看看富冈义勇,在垂下眼睛看了看自己——腹肌的轮廓跟没有差不多。

他面无表情地在心里骂不死川实弥是双标刀疤脸。

两个人谁都没有打招呼的意思,尴尬的气氛一时弥漫开来。

富冈义勇是个气氛绝缘体,他就更加感受不到尴尬了。

如果说不死川实弥和有栖川郁时是因为彼此都有成见,所以才拒绝问好的话,富冈义勇纯粹就是觉得没必要问好。

——所以他的人缘才会在柱里显得并不那么好。

完全就是富冈义勇活该。

“你来这里,是要打造日轮刀?”富冈义勇问,“你应该不久之前才拿到了刀吧。”

“上一次任务的时候不小心弄断了……”有栖川郁时笑了笑,“所以就来了。”

不死川实弥虽然没有出声,但立刻笃定了自己的想法——有栖川郁时就算通过了鬼殺队的考核,也是个菜鸡。

他从一开始就不认为有栖川郁时能成为一个合格鬼殺队队员。并非他纯粹以貌取人,只是连呼吸法都学不会的人,与鬼战斗的话根本就不占任何优势。

“以后的战斗不可大意。”富冈义勇点点头,用教训弟子的语气说道,“日轮刀是你最重要的武器,刀等同于生命,失去了日轮刀,你会陷入很危险的境地。”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有栖川郁时的态度诚恳,语气敷衍。

这要是遇到别的鬼,当然不可能把刀给折了,可问题是他遇到的是鬼舞辻无惨——那个说不定可以一个人单挑好几个柱的原初之鬼。

并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的富冈义勇开始思考起来,他没想到有栖川郁时弱成了这个样子,第一次个人任务就能把日轮刀给弄断……他要不要对他来个特训呢?

可惜有栖川郁时不知道富冈义勇的想法,更不知道富冈义勇对他有着这么强烈的责任心。

不然他肯定立刻马上就要离开锻刀人的村子,以免活受罪。

泡完了槽心的温泉,有栖川郁时带着并不怎么愉快的心情回到了居所。

通过玄关、走到大广间的时候,有栖川郁时看到大广间内坐着一名身材矮小的老人,脸上同样也带着火男的面具。这毫无疑问也是一位锻刀人。

处于对于长者的礼貌,有栖川郁时停下脚步,礼貌地向戴着火男面具的老人问号“您好。”

“你是剑士吧?”老人的声音很温和,“我是这座村落的村长,铁地河原。”

“铁地河原先生,我是有栖川郁时。”他报上了自己的姓名。

村长微微笑了起来“我知道是你,我的儿子就是你的锻刀人,今天接引你的人就是他。”

“哎?”有栖川郁时愣了一下,“原来那位先生就是我的锻刀人么?”

“花林糖,要尝尝么?”语气温和的铁地河原村长从随身携来的口袋中拿出一叠手帕,干净的手帕上放着花林糖。

有栖川郁时没听说过这种糖,想必是锻刀人村落的特产。花林糖跟金平糖很相似,像是蜂蜜和白砂糖浇制而成的。

“谢谢。”有栖川郁时拘谨地从村长的手中接过花林糖,想了一秒钟之后用询问的语气问老人,“那个……我可以去看看我的日轮刀是怎么打造的么?”

“当然可以。”村长有点意外,一般的剑士都不会对锻造刀剑感兴趣的,他们向来只等着锻刀人直接给他们成品。

他有点不太好意思“不会打扰到锻刀人先生吧?”

好像这类工匠都是有点怪癖的,有一部分人就很讨厌其他人在工作时间打扰到他们。

“不会,”村长的话安下了有栖川郁时的心,“你要去的话,就跟我来吧。”

大概是身为审神者的原因,有栖川郁时对于锻刀这件事充满了兴趣。只不过比较可惜,他并没有机会锻造刀剑。

他的本丸没有刀匠,就算有资源,也根本没有办法进行锻刀。现在能有机会看看顶级锻刀人锻造日轮刀是什么样子的,他当然很感兴趣。

村长在引领他走到木屋外时就停了下来,“就是这里了。”

“谢谢您,村长先生。”有栖川郁时微微鞠了个躬。

有栖川郁时敲了好几次门,才得到了木屋里锻刀人不耐烦的一声“请进”。

木屋的门只推开一条缝隙,有栖川郁时就能感觉到铺面而来的灼热的温度,与裹挟着热气的夏夜晚风一起扑面打在他的脸上。

屋内的锻刀炉里是烧的正旺的火光,有栖川郁时进来还没有一分钟,脸和整个身体的皮肤都因为火光和高温而发红。

锻刀人铁地河原先生没有理会他,正在挥舞着手中的钉锤,在炙热的火焰中为尚且显露出一个雏形的刀胚锤炼。铁地河原先生的全身心都放在了眼前的刀胚上,认真的程度仿佛刀胚是他老婆。

沉重的钉锤在铁地河原先生的手中轻地像是羽毛,束起的衣袖下手臂肌肉隆起。有栖川郁时看了锻刀人先生的手臂两秒,默默收回了视线。

不如富冈义勇和不死川实弥也就罢了,毕竟那两人是柱,但他看样子甚至连个锻刀人都比不过……

太伤人自尊心了。

打造完一轮的铁地河原终于有空理他了“你怎么来了?”

“想来看看,”有栖川郁时环视了一圈室内,堆放的材料中有一大部分是他没有见过的,“日轮刀是用什么特别的材料做成的么?”

“对。”铁地河原指了指那几堆材料,“那个是猩猩绯砂铁和猩猩绯矿石,都是吸收了阳光的材料。用这两种材料打造成的日轮刀,才能杀死鬼。”

“原来是因为这样。”有栖川郁时懂了,阳光能杀死鬼,所以用吸收了阳光的矿石打造的日轮刀,同样也能杀死鬼。

他动了动,不慎碰到了脚边堆积起来的一堆刀剑,堆成山的刀剑轰的一声就倒塌了。

“抱歉……”有栖川郁时讪讪地道歉。

“没事,”铁地河原不以为意,“那些基本都是从外面收来的,大多数都是损坏了的刀剑,只能当作废铁用。”

有栖川郁时闻言,低下头看了一眼脚边散落的被称为“废铁”的无用刀剑。

只一眼,他的全部注意力就全都被吸引过去了。

他看到了一振意料之外的刀剑——应该说是,已经折断了的刀剑。

那是一振打刀,代表着刀纹的刀锷像是绽放的金色花朵,刀刃隐隐约约映出红色的火光,却折去了刀尖。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 29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 31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