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柱吃了烫嘴
上一章 27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 29 章

第28章 第 28 章

作者:听涧 更新时间:2020-02-15 14:50:23

“血没了?”愈史郎皱眉,“你不会在瞎说吧?”

“我体质比较特殊,被我血液排斥的东西最后都会被消化掉。”有栖川郁时斜了愈史郎一眼,“骗你的话我跟你姓。”

“谁想要你跟着我姓?”愈史郎一瞬间露出了嫌恶的表情来。

有栖川郁时刚想怼他两句,话没出口就憋在了喉咙里。三花小猫迈着猫步走过来,亲昵地用脸蹭了蹭有栖川郁时的脚踝,冲着他软绵绵地喵了一声。

有栖川郁时的手指微微动了动,然后没忍住,伸手在猫猫的脑袋上撸了一把。毛绒绒的触感让他立刻放弃了怼两句愈史郎的想法。

珠世眉间微微蹙了起来“这是真的么?”

“是真的,我没有必要骗你。”有栖川郁时点头,“实在抱歉,如果你想要鬼舞辻无惨的血的话,我确实帮不了你。”

“没事,”珠世虽然看起来有点失落,但随后就调整好情绪对他微微笑了笑,“药还是给你,滴一滴在身上就可以了,能掩盖住你稀血的味道。”

“……谢谢。”有栖川郁时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接过了珠世给他的药水。

他不是喜欢占别人便宜的人,占鬼的便宜也不行。

但是紫藤花御守这东西给鬼是没用的,反而会让鬼觉得厌恶,当然不可能送这个东西给珠世了。

眼下他也没什么可送人的东西,血偿吧他的血中看不中用,鬼舞辻无惨的血他又给不出来,最后有栖川郁时有点不好意思“我不会白拿的,如果你们需要帮助,可以随时联系我。我的名字是有栖川郁时。”

“谢谢。”珠世用袖角掩住下半张脸,轻轻笑了笑,“对于鬼舞辻无惨来说,你是除了继国缘一之外第一个能威胁到他的人,帮助你,也等于在帮助我。”

“既然你是鬼,”有栖川郁时感到有些费解,“为什么要杀了鬼舞辻无惨?”

“……”珠世微微沉默了一下,眉目中一片沉静。

愈史郎皱眉呵斥他“喂,你这家伙!”

“没事,愈史郎。”珠世伸手轻轻拦了一下,“关于这件事情……我不知道变成鬼之后会是这样的。”

“很早之前,我得了绝症……无法治愈的绝症。那个男人出现了,他许诺我,只要变成鬼,就能继续活下去。我还有丈夫和儿子,我想继续和他们一起活下去……所以,我受到了鬼舞辻无惨的诱惑。”

珠世慢慢地说。

“我变成了鬼。”

“我亲手杀死了我的丈夫和儿子,毁掉了我的家。”

“我一定会杀了鬼舞辻无惨。”

珠世说的时候神色平静,就连语气都像是在说一件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一样。但是有栖川郁时能体会到那个时候的她有多绝望和无助。

完全就被欺骗了啊。

“抱歉,”有栖川郁时干巴巴地说,“提起了你的伤心事。”

“没事,如果你也想要杀了鬼舞辻无惨的话,”珠世轻轻笑了起来,“就是我的友人了。”

讲道理,有栖川郁时其实是从来没有想过要杀掉鬼舞辻无惨的。他当然也认为鬼舞辻无惨这个家伙十分可恶、就算被杀一千次一万次也死不足惜。

但是他并没有感同身受。

有栖川郁时从未经历过被鬼毁掉整个家的痛苦,没有感受过家人被鬼杀死的绝望,所以他很难对鬼舞辻无惨产生那种强烈的仇恨感。

他也不觉得有朝一日,会轮到自己去讨伐鬼舞辻无惨。

他只是想在鬼殺队安安静静拿工资混口饭吃而已,这种大事一看就跟他这种底层小队员没有关系吧?

——但是现在有栖川郁时改变了想法。

鬼舞辻无惨毫无疑问想杀了他。

而有栖川郁时并不想再过上曾经那种东躲西藏的黑暗日子,所以他想要光明正大地生活在这个时代的话,要么他死,要么鬼舞辻无惨死。

有栖川郁时显然是死不掉的,那去死的那个就只有鬼舞辻无惨了。

“鬼舞辻无惨手下最强的鬼是十二鬼月,他们的身体里有很浓的鬼舞辻无惨的血液。”珠世从抽屉中拿出了一盒针管交到他的手上,“如果你打败了十二鬼月,就请帮我取一些血吧。”

“要这些血有什么用?”有栖川郁时有点好奇。

“目前已知的杀死鬼舞辻无惨的办法,就是让他变成人类。”珠世微微笑了起来,“而我正在研究能让他从鬼变回人类的药物。鬼说到底也只是人体异变的一种形态,既然这样,那么就可以再次改变鬼的异常形态,让鬼再变成人类。”

……可以,这很科学。

有栖川郁时没想到听到的会是这样一个违和至极的回答,他自从遇到夜斗、做了审神者之后就完全抛弃了唯物主义的世界观,而身为鬼的珠世居然拥有这么高的觉悟……他不服不行。

“那我要怎么分辨十二鬼月呢?”

“十二鬼月分为上弦和下弦。上弦六个,下弦六个。十二鬼月很好分辨——他们的眼球中,都刻有数字。”

——好中二。

“好的。”有栖川郁时将针管收好,答应了下来,“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有栖川郁时可不打算在鬼的老窝里过夜。

“愈史郎,”珠世看向臭着脸的少年,“去送一送客人吧。”

“……是。”愈史郎答应地很是不情不愿。

有栖川郁时从珠世和愈史郎居住的洋房中出来之后,看了一遍自己就叹了口气。

现在他身上的鬼殺队队服就没有一块完好的,羽织也破破烂烂的,衣服上还有着大块的血——就这副尊容,走在大街上大概会被警察当作不法分子抓起来吧?

他这几天大概得躲着走了,谁知道鬼舞辻无惨会出现在哪里呢?虽然这个城镇还挺大,但是他还有灭杀恶鬼的任务要完成。

可恶,他还真的挺想立刻马上就离开这个鬼地方的。

有栖川郁时正想着该怎么办,一期一振和乱藤四郎就开始躁动起来。

“怎么了?”有栖川郁时伸手按住躁动地最厉害的乱藤四郎。看这个反应,他们好像也并不是想要从刀剑中现身的样子,反而比较像是……

在警示他有危险?

在有些时候,有栖川郁时还是十分相信自己的刀剑付丧神的,比如侦查相当高而且适合夜战的乱藤四郎,有栖川郁时就觉得还挺靠谱。

这种时刻他当然也相信自己的刀剑付丧神。

有栖川郁时缓缓转过头去,长相可怖的深红色妖魔只有一只大如篮球的眼睛,张开的长满利齿的嘴中不断地溢出垂涎的口水,而妖魔此时正蹲在十米开外的墙壁上,紧紧地盯着他。

这不是鬼……这应该是妖魔吧?

他愣了一秒。

随后有栖川郁时食指和中指并拢,当机立断地在空气中划下一条浮动的金色的线。

“一线!”

金色的屏障冲天而起,有栖川郁时放完术之后转头就跑,压根没看那只妖魔有没有追上来。

他也——太不幸了吧!!!

先是遇到鬼舞辻无惨之后就死了一次,尸体还被别的鬼捡尸,槽心的事好不容易过去了,结果他又惨遭出没的妖魔。

看看,这是人过的日子么?

“夜斗夜斗夜斗夜斗夜斗!”有栖川郁时一边跑一边悲伤地呼唤夜斗的名字,“快来救救你的信徒啊!”

妖魔这种东西,他用灵力对付的话也不是不行,只是当然没有神明斩杀妖魔那样轻松。所以这种事情……还是放着他的付费神明大人来帮他解决吧。

毕竟夜斗可是武神,随随便便一刀就能干掉这个妖魔了吧?

然而有栖川郁时想错了。

夜斗来的很及时。多亏于神明的特性,在有栖川郁时呼唤他的时候,他就能够直接在半空中出现,方便又快捷。

“哟,晚上好,呼唤神明大人是有什么事情……”夜斗刚和有栖川郁时打完招呼就正对上了妖魔的血盆大口,“么……?”

他呆呆地说完。

“啊啊啊啊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只的妖魔啊!!!”夜斗的选择跟有栖川郁时一样,他转头就跑,跑的比有栖川郁时更快。

有栖川郁时“???”

不是,你好歹是个神明吧?不然我喊你来干嘛?跟我一起上演速度与激情么?

“不是吧?夜斗你是神明吧?”有栖川郁时有些崩溃,“你要杀了那只妖魔难道还不简单么?”

“杀了那只妖魔当然很容易啦!”夜斗也显得很崩溃,“可问题是我没有神器啊?没有神器我怎么杀掉妖魔!”

“你的神器又辞职了?”有栖川郁时一阵无语。

早知如此,他就不该叫夜斗过来的。叫了这个神明过来有毛用?陪他一起逃跑么?

“那我不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么!”夜斗和有栖川郁时一起拐了个弯狂奔起来,在跑过路灯的时候,他急急停了下来又掉头跑了回去。

“你干嘛?”有栖川郁时很莫名其妙。

“无主的灵魂!”夜斗喜极而泣,“现在这个无主的灵魂就是我的神器了!”

“……”这个无主的灵魂真可怜。

“不管是什么年龄,现在也只能是他了——”

夜斗站在魂灵的身前,他的身后浮动出无数闪烁着灿烂金光的古老文字,指尖也涌动出金色的光。

“给予流离失所归去无定的你归定之所。”

神明苍青色的眼瞳浮现着光,长发和衣摆因神性而微微漂浮。他的语气低沉而凌厉。

“吾名夜斗,获持讳名,止于此地,假名已称,为吾仆众,从此遵命,其皿以音,谨听吾命,化吾神器。”

“名为缘,器为缘。”

他指尖涌动的神力在空气中勾画出古老的「緣」字,「緣」字符印爆发出苍青色的光芒,与魂灵融为一体。

“来吧,缘器!”

随着夜斗的话音落下,光团一般的灵魂化作了一把长刀——长刀的刀刃是华美的黑红色,刀锷是黑色的阔十字形,刀刃的根部印有深刻的“滅”字。

手持长刀的黑发神明借力跃起,苍青色的眼瞳中含着凌厉之意。

“丰苇原中国,在此引起骚乱之者,吾夜斗神降临于此,臣服于缘器之危,拂除种种污秽障壁。”

“斩——”

随着最后一个字音的落下,巨大的深红色妖魔在绚烂无比的刀光中湮灭,化作了漫天的萤火。

夜斗轻轻落在地面上,被他赐名为「緣」的神器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在一片温暖的光中化为了人形。

那是一个有着深红色长发的青年,额角有着火焰状的斑纹,风吹起他耳边日轮花的花札耳饰。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27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第 29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