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柱吃了烫嘴
上一章 25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27 章

第 626 章

作者:听涧 更新时间:2020-02-15 14:50:21

有栖川郁时又不是聋子,他听见鬼舞辻无惨说的“我去找他叙叙旧”之后掉头就走,毫不留恋。

开玩笑,他又不是找死,留在那里干什么呢?乖乖的待在原地给鬼舞辻无惨当待宰的肥肉吗?还是闻起来又香又甜,长了脚主动送上门给他吃的那种。

而且鬼舞辻无惨嘴上说的倒是很好听,但此时来找他叙旧准没好事儿——说不准他就得死个好几次。

看鬼舞辻无惨的那双眼睛,已经从最开始伪装人类时的圆形瞳孔变成了野兽一般的竖瞳,那是野兽即将捕猎时的危险的标志。

他被鬼舞辻无惨当做了猎物。

而鬼舞辻无惨也并不着急的样子,他看着有栖川郁时掉头就跑,完全没有想要急着立刻追上他的意思。

在他看来,就算有栖川郁时跑得再快再远,对他来说也不过只是猫捉老鼠一样的游戏而已。猫捉老鼠只是消遣,而大象踩死蝼蚁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鬼舞辻无惨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小老鼠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那是在他化名为藤原秀明的时候暂时居住地方,住宅之外不远的距离有一大片农田。而他就是在那片田埂子上发现的有栖川郁时。

那个时候有栖川郁时穿着样式暴露又奇怪的衣服,浑身都是被时空乱流搞出来的大大小小的伤口,浑身都是血,却意外顽强地还留着一口气。

鬼舞辻无惨当然不可能随便捡人,就跟人类不会在外面的地上捡一块看起来脏兮兮的食物一样。

但实在是有栖川郁时闻起来来太香了。

这股香味比他接近千年来活的时间中品尝的任何味道都要诱人、比任何稀血的香味都要芳香和甜美,就连鬼舞辻无惨也抗拒不了这样浓郁的香味。

他在闻到诱人香味的一瞬间,蓬勃的进食欲就让他想要立刻把眼前这个美味的人类给吞吃干净。

这是绝无仅有的美味。

鬼舞辻无惨理所当然地想吃了他,只是在野外像野兽一样粗鲁地品尝这样高等的美食不太符合他的观念,于是他干脆就将这块毫无还手之力的待宰肥肉带回了住宅之中。

等到了只有他一个人独处的私密的房间里,他才准备好好品尝面前这个难得的美食。

就算不受伤,有栖川郁时的味道闻起来也是格外的香甜,而受了伤之后就更不用说了。血液顺着伤口涌出来,没了皮肤的阻碍之后,浓郁的香味让整个宅子的鬼都骚动了起来。

这样香甜的味道直接翻了好几番,甚至能把鬼给逼疯。

在鬼舞辻无惨带着食物回到宅子的时候,宅邸内部的充作仆人使唤的鬼就算明明知道那是他的猎物,也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一个个都忍不住露出格外垂涎的表情来。

如果那个将美食据为己有的鬼不是鬼舞辻无惨的话,这些鬼大概早就按捺不住,想要立刻扑上来一起分食这个人类了吧。

在装修精美的房间里,鬼舞辻无惨在最开始只是用手指沾了一点有栖川郁时的血液。

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品尝,有栖川郁时身体中与灵力混合在一起的血液就做出了令他出乎意料的反应来。

几乎在鬼舞辻无惨碰到血液的那一瞬间,血液就腐蚀了他的皮肤,发出轻微的腐蚀声来。

鬼舞辻无惨盯着自己指尖被腐蚀的皮肤,微微眯了眯眼睛。

他当然不可能看错。

鬼舞辻无惨能够确信,有栖川郁时确实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他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了,身上没有任何奇怪的东西,只有一层薄薄的肌肉。

就这个身体强度,大概连鬼杀队最低级的成员都不如。也完全没有修习过呼吸法的痕迹,手指上甚至没有操劳和锻炼之后流下来的茧。

如果说有什么特殊的话,除了那股很好吃的味道,大概也只有这张脸能拿的出手了。

虽然鬼舞辻无惨并不关注食物长什么样——毕竟人类也不会在意被他们吃掉的猪牛羊生前是不是长着一张清秀的脸一样,所以有栖川郁时的这张脸就算闭着眼睛也美的惊心动魄,鬼舞辻无惨也依旧内心毫无波动。

所以,就这样一个除了脸之外普通到不能更普通的人类,凭什么能伤害到他这个最强大的鬼呢?

鬼舞辻无惨这次没有选择直接用手指触碰,他随手拿过一个容器接了一点有栖川郁时的血液,盯着鲜红而毫无特色的血之后看了看就喝了下去。

不得不说,这血液的美味确实美味。那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美妙的味道在他的舌头上泛滥爆炸开来,比他从前吃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要美味无数倍。

这是能让鬼上瘾的毒药,在他的血肉面前,所有人的肉质都只能被贬低为如同嚼蜡,是只有别无选择时才会吃的用来充饥的柴肉。

这味道确实很非常美味,但毒药的副作用也确实非常之大。

就在这血液接触到鬼舞辻无惨的口腔内部的一瞬间,混合着灵力的血液就开始腐蚀他的身体内部了。

从舌尖到舌根开始一点一点的腐蚀,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舌头在被腐蚀之后渐渐消失,在这之后接着就是口腔粘膜、然后是喉部的食管、最后一直延伸到身体内部的胃袋以及肺腑。

这些对于人来说颇为关键的部位全都开始被逐渐腐蚀。

但凡是个人,这个时候就已经死翘翘了。

但这点小伤而已,对于身为最强之鬼的鬼舞辻无惨来说,当然算不得是什么大事,也只是给他挠痒的程度罢了。

他再生的速度都要比在血液侵蚀身体的速度快的多。

虽然这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但意义却完全不同。

如果有栖川郁时是个修行过呼吸法的强大见识的话还好说,但问题的根本在于有栖川郁时就是一个普通人。

——一个什么都不会的普通人却能对他造成伤害。

这是鬼舞辻无惨近千年来,第一次见到这么一个特殊的人类。

就算是数百年之前的日之呼吸的使用者继国缘一的血液,对他来说跟普通人的血也没什么两样,根本对他造成这样的伤害。

而有栖川郁时这个人是特殊的、绝无仅有的个例。

众所周知,鬼舞辻无惨怕死的很,怕到了甚至不愿意听任何一个人对着他说“死”的地步。

所以他对于任何能够威胁到他生命的东西,采取的都是宁可错杀一万绝不放过一个的粗暴策略。

但是既然有栖川郁时已经在他的掌控之中,且他本人又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根本没有可能逃跑。所以在这些前提条件之下,鬼舞辻无惨当然不急着杀了他。

他想把这个人留在他的身边做一些实验看看,最好能再探索出更多的可能性,这样也好让他再为保护自己做出一些措施来。

鬼舞辻无惨想知道这个人还能对他这样的鬼造成什么样的伤害,研究清楚了这一点之后,再把这个人杀掉也不算太迟。

如果就这么杀了他的话,以后要是再出现这种特殊的例子该如何?

鬼舞辻无惨甚至有过别的想法——如果把这个人变成鬼会怎么样呢?

这个美味的食物被他圈养在宅邸之中,他并不是不想直接就上手把人给仔细研究一遍,实在是有栖川郁时太过虚弱,一副好像随时都能断气的样子。

然而还没等这个人类稍微恢复一点,仔细研究这件事情都还没来得及开始实施,就已经再也实施不了了。

只能怪他所居住的那座宅邸里的鬼都太过废,他只不过是出门了短短一段时间而已,回来时连家都被抄了。

都不知道是从哪里泄露的消息,大概有可能是宅子里的哪只鬼在吃人时被别人看到、进而告知给了鬼杀队,总而言之,鬼杀队的队员袭击了这座宅邸。

而最后不知道从哪儿放出来的一把火把他的宅邸全都烧干净了,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鬼逃的逃死的死,鬼杀队的队员当然也不可能活下来,而他抓回来准备当作小白鼠好好研究的有栖川郁时也没了踪影。

鬼舞辻无惨本来以为这只特殊的小白鼠已经死掉了。

而这个人不仅没有死,现在甚至还穿上了他最为讨厌的鬼杀队的队服。

多么可笑又讽刺?当初是鬼舞辻无惨没有直接杀了他,而这个念头的差异就直接导致这个人成为了他的威胁。

不过对于鬼舞辻无惨来说,杀死一个普通人是那样简单而又轻而易举的事情。就算是鬼杀队的柱,于他而言也只不过是一眨眼就能杀死的弱小的人类。

鬼舞辻无惨千年来所惧怕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继国缘一。而这个人早就已经死了,除了继国缘一,就没有人能令他感到恐惧。

既然有栖川郁时已经加入了鬼杀队,那么对鬼舞辻无惨来说,就只能直接杀掉他了。

他会杀了这个弱小的人类——绝不会留下任何后患。

鬼舞辻无惨能闻到有栖川郁时的味道。

他随着有栖川郁时留下来的浓郁的香气,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

他穿着的是相当高档的西装,做工精良的手工皮鞋的鞋跟敲击地面的声音十分清脆。而这声音对于有栖川郁时而言更像是死亡的丧钟。

要说害怕的话,有栖川郁时确实是有那么一点害怕的。

但这个怕并不是对死亡的恐惧,毕竟他并不可能死掉,就算鬼舞辻无惨杀死他再多次、就算把他嚼碎了吞下去,有栖川郁时也是不可能死的。

所以要说害怕,对于有栖川郁时来说更多的应该是没有做好准备的底气不足。

毕竟他刚刚成为鬼杀队队员,根本就没有做好直面鬼舞辻无惨的准备,一上来就遇到最后充当关底boss的那个最强大的原初之鬼——这什么运气?

有栖川郁时能够很轻易的杀死别的鬼,他依靠的是自己的灵力、亚人的ib、夜斗教给他的剑术以及他的刀剑付丧神。

可是那些他能够轻易杀死的鬼,对于鬼舞辻无惨来说,杀死它们根本不需要动手指,他只需要心念一动,那些鬼就会顷刻而亡。

他根本没有把握对上鬼舞辻无惨之后能够全身而退。

虽然有栖川郁时任务自己其实已经很强了,但他也并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可以一上来就正面杠鬼舞辻无惨。

那可是柱都没有办法打败的鬼。他跟富冈义勇之间尚且相差着一段很大的距离,而富冈义勇可能在鬼舞辻无惨的面前撑不了多久,换作他就更不可能撑下来了。

他唯一的倚仗就是亚人的不死之身。

这是好处,当然也是有坏处的。

今天最好的结果就是,他成功逃走,最坏的结果就是他亚人的不死之身被鬼舞辻无惨发现,然后他大概就会被鬼舞辻无惨抓走。

之后的生活可以想象,很可能会又开始重复他曾经在研究室里的生活。被当成可以反复使用的实验动物,一次又一次的死亡、复活、死亡。

现在甚至可能更恐怖一点。

他现在并不厌恶自己的亚人身份,虽然仍旧会觉得自己是个异类,但也并不认为这是什么坏事。可这也不代表有栖川郁时就很喜欢死亡了,更不代表他享受死亡的过程——开玩笑,他又不是什么受虐狂。

不管在什么时候,死亡都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而鬼舞辻无惨这种非人类的鬼,想要用什么手段折磨他的话可就太容易了。有栖川郁时一点都不想经历那种生活,所以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逃走。

他不是没有想过把刀剑付丧神召唤出来帮助他一起逃跑,但那样的话,他就得做好失去自己的两振刀剑的准备。

“啧。”有栖川郁时摸了摸藏在羽织下的刀剑,心下一沉。

从遇到鬼舞辻无惨开始,他的刀剑付丧神就开始不断地发出嗡鸣,他知道自己的刀剑在说些什么——他们希望他能召唤他们。

但是有栖川郁时绝对不会那么做。

刀剑付丧神跟亚人并不一样,对于刀剑付丧神来说,死了就是碎刀、消失了。

乱藤四郎就不用说了,他是这个时代真正的本体。就算有栖川郁时给他装上了御守,那也仅仅只能保护他一次。一期一振确实只是分灵,在时之政府不知道还有多少“一期一振”。

可那不一样。

刀剑付丧神死了就是真正的碎刀,而这个世上不可能再有第二个乱藤四郎和一期一振了。

就算有,那也不是属于他的那一振了。

所以有栖川郁时根本就不可能召唤他们,让他们牺牲而保护自己逃走。

他死了可以复活,而刀剑付丧神不能。

有栖川郁时撒开丫子飞速逃命的时候跑的很快。

多亏了夜斗,他倒是知道了不少对于灵力使用的心得,他现在已经能够使用灵力为自己加速了。

当然,这个速度绝对是比不过鬼舞辻无惨的。

夜斗之前跟他说过,如果有危险的话,可以呼唤他的名字,他就会来救他。

可神明也是会死的。

神明的重生会从最幼小、最初的状态开始。他知道夜斗就算在这里死一次也不会消失,可是跟刀剑付丧神一样,死亡一次之后重生的夜斗,就不是他想要的那一个夜斗了。

那无数年间所有的经历、所有的际遇才造就了现在的夜斗,现在这个对他来说独一无二、从黑暗中将他拯救的夜斗。

如果可以,他更想选择保护夜斗,而不是一直让夜斗保护他。

——虽然他现在还比较弱,就连开挂都是找夜斗给他开的。

有栖川郁时一边飞奔逃跑一边还有空在心里开始吐槽。

他觉得自己心是真的大,这种人命关天的时刻还能若无其事地自嘲两句。然而一秒钟之后,他就吐槽不起来了。

因为鬼舞辻无惨已经追上来啦。

“你跑不掉的。”

鬼舞辻无惨的声音很沉静,一点都不慌不忙。

当然了,他也不需要慌忙。毕竟大象一脚就可以踩死蝼蚁,蝼蚁就算跑得再快也比不上大象迈出一步。

有栖川郁时知道自己这次是跑不掉了,他也干脆不跑了。

他缓缓停在原地,慢慢地转过身来对他笑了笑。

“晚上好。又见面了,秀明先生。”他顿了顿,唇边的笑容浅浅消失,“或者说,我应该称呼您为鬼舞辻无惨先生才对。”

在听到自己的真名的时候,鬼舞辻无惨的脸色沉了沉。他的声音像是淬了冰“是鬼杀队的那群家伙告诉你的吧。”

“我没想到……当初一直没有杀你,而你现在竟然已经站到了鬼杀队的那边,想要反过来杀我了。”

“你是鬼,吃人的恶鬼。”有栖川郁时反问道,“难道我不该杀你吗?”

“你们太弱了,是杀不死我的。”有栖川郁时的话到底还是稍微激怒了他,“你们这些人类过于自大,我只用一根手指就能碾碎你们。”

“而你……今天就会死在这里。”

他微笑。

“被我杀死。”

“到底弱不弱这种事情……就来试试看吧。”

有栖川郁时的手按在日轮刀的刀柄上,拇指一推就将日轮刀拔了出来。

灵力通过他的手指注入了日轮刀的刀刃之中,刀刃一瞬间绽放出及其耀眼的金色光芒,在黑夜中昏暗的长街上显得格外显眼。

鬼舞辻无惨就算隔着一段距离,也能感受到那股金色的光芒所散发出来的令鬼不适的感觉——就跟紫藤花一样。

他眯了眯眼睛,心中的杀意愈发旺盛。

这个人果然不能留,他必须杀了这个人。

留下他夜长梦多,还是现在就就地杀死他最好,不留下任何后患。

对于有栖川郁时来说,这是生死关头。逃过去了,他在强大起来之前就躲着鬼舞辻无惨走,逃不过去那估计就是被鬼舞辻无惨囚禁,重复死亡的黑暗生活吧。

有栖川郁时握紧了日轮刀的刀柄,先下手为强,他脚尖顶住地面,腿部一瞬间爆发出极强的冲击力,眨眼间便冲到了鬼舞辻无惨的身前。

他的速度足够快,冲过来时只剩下了一点残影。好歹在速度这一点上,他是得到了桑岛慈悟郎的真传的。

而鬼舞辻无惨眼皮子都没动一下,他能清楚地看到有栖川郁时行动的轨迹。他的手臂朝着有栖川郁时冲过来的方向随意挥了一下,凌厉的风刃袭来,有栖川郁时猛的低下头来,被刀刃割断了束发的布条,黑色的长发倾泻而下。

金色的瞳光在黑发遮掩下一闪而逝。

他丝毫没有停歇,日轮刀一横,直接对着鬼舞辻无惨的脖子砍了过去。

突然从鬼舞辻无惨的身上长出来了触手状的异常肢体,肢体的尖端有着尖利的锯齿。触手肢体卷住了日轮刀的刀刃,啪的一声,刀刃应声而断。

有栖川郁时心中一凛,立刻闪退。

然而鬼舞辻无惨的反应要比他更快,触手肢体将他的肩膀和大腿处都给捅了个对穿,他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脸上全都是在地上被擦出来的细小的伤口,另一条腿被摔断了骨头。

肩膀和大腿上的那个圆形的大洞在不停地往外汩汩的流着血。

因为大量失血的原因,有栖川郁时身上对于鬼来说有着致命诱惑的香味一瞬间充斥了整个长街,甚至远远地扩散开来。

这种味道怕是会引的这附近全部的鬼都骚动起来。

鬼舞辻无惨皱了皱眉,他虽然不太在乎手底下这群废物员工,但也并不打算一次性就杀那么一大群——也不是心疼,纯粹是麻烦。

他今天只是想杀了有栖川郁时而已,必须得速战速决,他可不想浪费掉现在这个伪装的身份。

有栖川郁时在地上抽搐了两下,鬼舞辻无惨缓缓地朝他走了过来。

他忍耐住肩膀处的疼痛,握紧了手中还剩下半截的日轮刀。以日轮刀为媒介,他用力将日轮刀朝鬼舞辻无惨投掷出去,灵力化成的刀光从日轮刀中脱离,斩断了鬼舞辻无惨的几条肢体。

被弱小人类伤害到的感觉让鬼舞辻无惨立刻就恼怒起来。

“你这家伙——”

有栖川郁时食指中指并拢划下来一条“一线。”

金色的光芒冲天而起,形成了一道屏障。

他的日轮刀断了,现在已经没有别的刀能使用了,一期一振和乱藤四郎就在他的身上,可他绝对不会使用这两把刀。所以,现在他只能赤手空拳的使用灵力来短暂的抵抗一下鬼舞辻无惨。

“你看,弱小的人类还是能伤害你。”他笑地咳出了血,“你也是能被杀死的,鬼舞辻无惨。”

——而我不会,我可比你牛逼多了。

对于这道冲天而起的金色屏障,鬼舞辻无惨微微一惊。他能感觉到灵力屏障散发出来的那股压制他的感觉。

在眼前的这个屏障看起来只是薄薄的一层,但是却相当危险,他光是靠近都觉得厌恶。

鬼舞辻无惨毕竟是很惜命的,所以他只用身上长出来的触手状肢体伸过去试探了一下。触手状肢体在经受住极大的阻隔之后才缓缓地穿过了金色的屏障。

不出他所料,触手状肢体上的皮肤完全被金色屏障所腐蚀掉,但是这样的伤害尚且在他能接受的范围之内。在确定了这个屏障能对他造成的威力之后,鬼舞辻无惨就选择直接穿过屏障。

他穿过屏障的时候,皮肤确实被腐蚀了一层,但那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灵力腐蚀的速度还赶不上他再生一层皮肤的速度。

鬼舞辻无惨站在有栖川郁时的身前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完好无损的样子——除了刚才那些被灵力刀光斩断的肢体没有长出来之外。

鬼舞辻无惨有趣的看着他,像是在看奋力挣扎的蝼蚁。

有栖川郁时腿骨断了、大腿和肩膀都有血洞,完全没法动弹。他只能躺在地面上看着鬼舞辻无惨好整以暇地微微笑着说,“如果我把你变成鬼,会怎么样呢?”

有栖川郁时也微微笑了一下“我不会变成鬼的,死都不会。”

他也没说错,他死都不可能变成鬼。毕竟他死了之后,复活一次又是一个活蹦乱跳的人类了。

“你这么说的话,我倒是真的很想把你变成鬼,再看看你的表情了。”鬼舞辻无惨其实也不能确定有栖川郁时到底能不能成为鬼。

毕竟他身体里的血可以腐蚀鬼的身体,对于鬼的血液想必也完全不能相容。

这两种互相排斥的血液如果留在有栖川郁时的身体里的话,不知道会发生怎样有趣的反应。

眼前这只弱小的人类,会不会在他的血液流进身体之后,就因为血液的碰撞而爆炸成一团血块呢?

有栖川郁时已经把制作好的紫藤花御守捏在了手心里。

他确实不能动了,但是鬼舞辻无惨还能够走动。体内磅礴的灵力通过他的指尖,被尽数压缩进紫藤花御守之中,被他藏在了身后。

等到鬼舞辻无惨进入他的安全距离之内的时候,容纳了庞大灵力的紫藤花御守就被他登头砸了过去。

虽然鬼舞辻无惨的反应非常及时,身上长出来的一些肢体在他面前挡成了一个屏障,但是容纳了庞大灵力的紫藤花御芍发生灵力爆炸的范围足够大,光是触手肢体完全做不到抵挡。

灵力爆炸使他全身都变得残缺不全,灵力造成的腐蚀让他身上的皮肉已经完全溃烂,露出了内里红色的血肉。

连那张脸脸都变得狰狞起来。

浓度极高的灵力爆炸所造成的腐蚀不是鬼舞辻无惨一时半会儿就能够立刻恢复的了的。而这一下确实把鬼舞辻无惨彻底激怒了。

要说之前他还想把有栖川郁时变成鬼试试看的话,现在他已经完全没有这样的闲心了。

鬼舞辻无惨现在只想杀了有栖川郁时——立刻杀了他!

有栖川郁时是除了继国缘一之外,第一个能把他伤成这副狼狈样子的普通人类,这种对鬼来说简直就是天敌的人,他绝对不能够让他继续活着。

他倒是想直接把这个人切片解气,但是有栖川郁时的身上有一层灵力所附着的屏障,他根本没法立刻切片了他。

鬼舞辻无惨身后长出的异形肢体前端的锯齿嘴巴张开,浓度极高的鬼的血液通过肩膀上的血洞涌入到有栖川郁时的身体之中。

高强度的鬼的血液一时间稍微抵消了伤口处的灵力附着,进入到有栖川郁时的身体之中。

他注入的是绝对致死量的血液,不可能有任何人类在这种浓度的血液之中存活下来——就算是鬼,也绝对承受不住。

对于除了鬼舞辻无惨以外的任何鬼和人来说,这都是致命的毒药。而对于眼前的这个人类来说,大概就是毒上加毒。

被排斥的血液和他自己的血液混在一起,血液间互斥的反应会把他的身体搅合成丑陋不堪的样子。

有栖川郁时整个人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发生异变,他自己的血液和鬼舞辻无惨的血液在体内冲撞,通过五脏六腑,带给了他极大的痛苦。

这些血液冲撞之间正在肆无忌惮地破坏血管,他的皮肤下的毛细血管已经开始泛红出血。从眼眶、鼻子和唇角都流出了血液来。

他的生命气息没一会儿就渐渐的低微了下去。

鬼舞辻无惨感受了一下有栖川郁时最后已经几乎降至零点的生命气息,基本可以确定这个人今天是必死无疑了——今天就算有神明也救不了他了。

确定了这个危险人物的死亡成为必然而无法扭转的结局之后,鬼舞辻无惨就离开了。

听着鬼舞辻无惨离开的脚步声,有栖川郁时喘了口气。

他只剩下了最后那一口气,亚人就算受了再重的伤,只要他没有死亡,这个伤口就不能复原。

之前他不敢使出自己的ib,是怕鬼舞辻无惨察觉到黑色幽灵的存在,从而发现他不死的特殊性,直接将他给抓走。

而现在ib就派上用场了。

现在的状况他只用死一次就能够解决,可问题是他的日轮刀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他也不可能用刀剑付丧神来自杀。用他们的本体弑主,对于刀剑付丧神来说大概会造成非常大的心理阴影。

他并不愿意让他的刀剑付丧神感到痛苦。

而他自己现在这个状况,更加不可能自杀了。所以能够杀死他的只有他的ib了。

左手成长刀状的ib站在有栖川郁时的身前,刀形的左手干脆利落的刺入了他的胸膛,直接捅穿了心脏。

有栖川郁时的生命气息在顷刻之间就断绝了。

要等他自己失去生命气息死亡的话,还得好一会儿。他才不想白疼那么久,还是早死早死早超生的好——这是他死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他终于逃过了一劫。

然而有栖川郁时没有想到的是,竟然还有来捡尸。

是的,没错,就是捡尸。

珠世和愈史郎就居住在这座城镇里,作为医师给人看病。同时也借这样的机会来谋取生活所需要的少量血液。

珠世当然知道鬼舞辻无惨也在这一带出没,但是她早就已经逃出了鬼舞辻无惨的掌控,只要她不主动现身,就算是鬼舞辻无惨也找不到她在哪里。

而珠世会这样出来,也完全是一个意外。

有栖川郁时的血的味道扩散到周围,珠世身为鬼,虽然已经不需要在吃人肉,也同样受到了这样的诱惑——那可是连鬼舞辻无惨都抵挡不住的美味。

但珠世好不容易逃脱出了鬼舞辻无惨的掌控,当然不可能就这么出现在他的面前。

通过她的小猫和血鬼术,珠世能够观察到鬼舞辻无惨和有栖川郁时的这场单方面吊打的战斗。

当然,她最关注的还是鬼舞辻无惨往有栖川郁时身体里注入的血液,鬼舞辻无惨的血液是她最需要的研究材料。

等鬼舞辻无惨离开之后,她就和愈史郎从暗处现身,缓缓走了出来。

有栖川郁时刚刚才断气,珠世将手指轻轻搭在他的脖子上,感受了一下毫无起伏的脉,轻轻叹了口气。

她不知道有栖川郁时的特殊性,当然理所当然的以为是鬼舞辻无惨的血液过于强大,破坏了身体才让有栖川郁时死亡的。

毕竟那种强度的血液,灌注到任何人、乃至十二鬼月的身体里都只有死亡这一条路可走。

“愈史郎,”容色秀美绾起长发的女人抬起眼睛,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的少年,“你把他抬回去吧。”

珠世想把有栖川郁时带回去倒不是为了吃掉他的尸体。

现在有栖川郁时刚刚死亡,身体里一定还残留有鬼舞辻无惨留下来的血液,而她的目的就是从他的身体中提取这些血液。

这种难得一见的高浓度的鬼舞辻无惨的血液,对于她的研究来说十分重要。

珠世已经很久没有得到过鬼舞辻无惨的血液了。普通的鬼的身上是根本就没有鬼舞辻无惨的血,就算有也只是非常非常稀少的一点,根本无法提取。

只有十二鬼月的身体中才能提取到鬼舞辻无惨的血液来——而她的战斗力并不强,十二鬼月也不好碰上,所以研究至今都没什么进展。

而眼前这个被鬼舞辻无惨注入了大量血液的人类就是意外之喜。

虽然珠世不知道这个人凭什么能让鬼舞辻无惨这么大动干戈的对他动手,但是这对她来说无所谓,她只要能提取到鬼舞辻无惨的血液就足够了。

“好的。”愈史郎刚准备伸手将躺在地面上失去生命气息的少年抱起来,就尴尬地顿在了半空中。

在两只鬼的眼皮子底下,那个少年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再生,肩膀上大洞中的血肉几乎是以瞬息的速度就恢复成了原本完好无损的样子,就连被割断的长发都长了出来。

这是比鬼还要快的再生能力……快到了可怕的地步。

可这个人……他分明已经死了才对!

珠世不可能在这一点上出错,这个少年在刚才绝对已经死掉了才对。

这种意料之外的事情让两只鬼全都猝不及防地愣在了原地。

随后,少年睁开了那双有着璀璨金色的眼睛。

作者有话要说珠世血呢???我血呢???

愈史郎诈尸???

——————————

三合一啦!

周五周六都是晚上零点更新,周日晚上九点左右更六千!

下周就还是按时每天下午六点更新!

看到这里的小可爱挨个吧唧啵!

——————————

关于文名的问题,因为去掉了[综]之后,基友觉得被迫拔刀看起来像是武侠文,所以我才想着改文名……

根据上一章评论我筛选了一下↓

1不死之刃永生之刃

2穷审被迫兼职当柱

3这个柱吃了烫嘴

三选一叭

评论区随机发红包

——————————

感谢在2019122517:18:46~2019122600:42: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红了阿郑、伽洛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uuu1234525瓶;月彦、宅貓10瓶;糖炒栗子6瓶;时光泅渡者4瓶;有只兔子有只猫3瓶;蘇先生2瓶;312153、狮藕藕●︿●、打宰狂魔、时流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25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27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