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柱吃了烫嘴
上一章 24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626 章

第 25 章

作者:听涧 更新时间:2020-02-15 14:50:20

有栖川郁时并不急着杀鬼,他虽然挺想慢慢悠悠地散步的,但是鎹鸦催他就跟催命似的,他只能被迫赶路。

鎹鸦的灵性确实很高,甚至能跟有栖川郁时吵架。

譬如现在。

“喂,都是你说要让我赶路的吧?”有栖川郁时压抑着怒气,“你让我现在上哪睡觉去?我又不是纸片人,我也需要休息的好不好?”

有栖川郁时放眼望去,四周除了田埂就是数不尽的山,完全没有一点有旅店的样子,更别说找人家落脚了。

他现在气地想红烧这只不知道是八哥还是乌鸦的鸟。

“今天我要是找不着地方睡觉,我就把你拔毛烤了当夜宵吃掉。”有栖川郁时冷酷地说。

“你这是虐待动物!”鎹鸦气的嘎嘎叫,伸出鸟喙来啄他的脑袋。

有栖川郁时伸手一兜就掐住了这只烦死人的鸟的脖子,鎹鸦喊不出来,挣扎着拿翅膀试图扇有栖川郁时的脸。

有栖川郁时当然只是嘴上随便说说,他怎么可能真的烤了鎹鸦吃掉。

如果是只不会说话的野味的话,他吃了也就吃了,但是能说话的动物在他看来就不一样了。

吃掉的话他绝对会有一种心理上的负罪感。

现在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有栖川郁时算了算进度,再拿出简易版的地图看了两眼——如果没走错的话,他们现在应该正在狭雾山的山脚下面。

有栖川郁时停住脚步,看了一眼眼前这座山。

他寻思着自己怎么说也跟富冈义勇有点交情,而富冈义勇又是鳞泷左近次的学生……这样的话,鳞泷左近次应该也会卖给他一个面子,让他这个无辜又可怜的普通队员借宿一晚的吧?

有栖川郁时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山的时候,听到了狭雾山上的树林间一阵响动。

那不像是风吹过的声音,更像是人或者野兽在山林间横冲直撞而发出来的声音——树干被撞动之后树叶的沙沙声、踩在落叶上疾跑的响动,以及大概是出发了什么陷进而造成的巨大的坍塌的声音。

有栖川郁时还没做出反应,就看见从山林间轱辘轱辘滚出来了一团人形。

为什么要说是团呢?要不是这一团东西上还看得出来穿着的羽织的花纹,有栖川郁时都没认出来这是个人。

一团人形轱辘轱辘滚到了有栖川郁时的脚边之后停了下来,然后舒展成一个呈大字状的人形。

那是个有着深红色头发的少年,额发全都向后拨去,额角还有着狰狞的疤痕。少年的脸显得有点青涩,至少年纪大概比他要小,耳边还带着有太阳纹案的耳饰。

深红发色的少年看起来有点狼狈,头发上和衣服上都沾着不少从树林中带出来的落叶和泥土。

少年抬起眼睛,一下子就正对上了有栖川郁时的眼睛。

他第一眼看到的是那双在黑夜中也璀璨如萤火的金色眼瞳,第二眼是那张昳丽如霁月的脸,第三眼……是有栖川郁时一手提刀一手捏着鎹鸦的奇怪姿势。

有栖川郁时若无其事地松开了捏住鎹鸦脖子的手,鎹鸦气愤地嘎嘎叫了两声之后飞走了,大概是怕有栖川郁时一言不合就烤了他吧。

有栖川郁时懒得管鎹鸦,他微笑着向少年问好“你好,我是路过这里的鬼殺队队员,我的名字是有栖川郁时。”

“啊,您、您好!”少年被有栖川郁时提醒之后才注意到了他身上穿着的是鬼殺队的队服,神情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我是灶门炭治郎,目前正在努力修行中!”

“你不用太紧张,我只是普通的队员而已,灶门君。”有栖川郁时看着紧绷的灶门炭治郎觉得有些好笑,“你是在这座山上修行对吧?”

“是的!”像是被老师问好一样,灶门炭治郎中气十足地大声回答。

“如果可以的话,我能在山上借宿一晚么?”有栖川郁时问。

“啊,这个的话没问题!”灶门炭治郎答应之后又稍稍犹豫了一下,“不过……我得问一下老师的意见才行。总之,请您先跟我一起上山吧?”

“好,”有栖川郁时微微笑了笑,“那就麻烦你了,谢谢。”

“不不不,”灶门炭治郎摆了摆手,“一点都不麻烦,这只是小事而已。”

有栖川郁时跟在灶门炭治郎身后上山,他一路走过去,发现这座狭雾山上遍地都是各种奇奇怪怪的机关,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在这座山上生活的话,就算没有紫藤花大概也会让那些鬼脱一层皮。

这训练方法可不是一般的凶残。有栖川郁时看着满地的机关陷阱啧啧了两声,相比之下,桑岛慈悟郎的修行训练就要温和多了。

起码不会这样一言不合就被弄到半死。

要是我妻善逸被鳞泷左近次给捡到的话,大概就不只是像在桃山的时候一样嘴上哭着喊喊而已了,他可能会拼了命也要逃出狭雾山的吧?

狭雾山上接近山顶的位置有一座木屋,想必那就是他们平时休息的地方了。

灶门炭治郎拉开木门,“请进。”

鳞泷左近次听出来灶门炭治郎带了人回来,转头看向他“你带了外人?”

“那个,”灶门炭治郎变得有些紧张,“是路过这里的鬼殺队的队员,他想在这里借宿一晚上,所以我就带他上来了……”

有栖川郁时进屋之后对鳞泷左近次鞠了一躬“鳞泷先生,初次见面,我是有栖川郁时。”

“有栖川?”鳞泷左近次愣了一下之后就想起了这个熟悉的人名,“我知道你,义勇来信跟我提起过。”

“诶?”灶门炭治郎显然还在状况之外,“原来你和老师认识么?”

“也算不上认识啦,我只是认识富冈先生。”有栖川郁时微笑着回答。

“原来是这样。”

鳞泷左近次从上至下地打量了一圈有栖川郁时,最后在他腰间的两把刀上停留了一下目光“你是要来借宿么?”

“对,”有栖川郁时说,“可以么?”

“自便。”鳞泷左近次倒没有不同意,只是借宿而已,他很乐意帮一把鬼殺队的队员。

木屋的室内,本应在安静的沉睡之中的黑发发红的少女睁开了那双眼睛。她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圆形的瞳孔缓缓收缩成了竖瞳。

她悄无声息地坐了起来,扶着门走了出来。少女的脸在室内的灯光下半明半暗,粉色的竖瞳紧紧盯着有栖川郁时。

她闻到了一股诱人至极的香味,这股味道的诱惑力强大到能够直接将她从沉睡之中唤醒——胃部开始一阵剧烈的蠕动,咬着竹筒的犬齿下开始分泌出唾液来。

好香,好饿。

好想吃了他。

有栖川郁时成功地从少女盯着自己的眼神中读出了她把自己当食物的想法,他心下一沉,手指已经握住了一期一振的刀柄。

他更习惯的果然还是陪伴自己更长时间的一期一振。

不过有栖川郁时也不太紧张,既然这个一看就是鬼的少女是从鳞泷左近次的木屋中走出来的,说明这位前任水柱一定知情。

“祢豆子!”灶门炭治郎扶住少女,神情变得担忧起来,“你怎么醒了?”

鳞泷左近次看了一眼灶门祢豆子,又看了一眼有栖川郁时,表情终于变得惊讶了起来,“你是稀血?”

只有稀血才会让灶门祢豆子馋成这样。

“抱歉,不过你不要害怕,这是我妹妹祢豆子,我妹妹虽然是鬼,但她不吃人的!”灶门炭治郎将妹妹护在身后,生怕有栖川郁时拔出刀来,只好又一次强调,“真的不吃人的!”

“嗯嗯,我知道。”有栖川郁时有些好笑。

他记得富冈义勇提过这对人与鬼组成的奇怪兄妹,虽然知道这只妹妹鬼不吃人,但谁能保证妹妹扛不住他的血的吸引力呢?

灶门祢豆子会在此时醒来完全是个意外,等到鳞泷左近次和炭治郎让灶门祢豆子再次入睡,有栖川郁时才问出自己好奇的事情。

“虽然灶门祢豆子现在不吃人,但您也不能保证她以后不吃人吧?”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人都抵挡不住各种各样的诱惑,更逞论鬼呢?饥饿带来的痛苦要比受伤和挨打更可怕。

灶门炭治郎已经入睡了,累极了的少年守在妹妹的身边,发出轻微的呼噜声。

“之后的事情,要靠他们自己去走了。我没办法一辈子守在他们的身边,如果有一天祢豆子真的吃了人……”

室内的光很昏黄,鳞泷左近次垂下眼睛,看了一眼放在身旁的日轮刀。已经满头白发的老人声音沉静又悲伤,就算带着滑稽的面具,也只会让人觉得那像是哭泣的小丑。

“那样的话……”

他缓缓地说。

“我将切腹谢罪。”

借宿了一晚,有栖川郁时本来想跟灶门炭治郎道个别再走的,但是灶门炭治郎起床开始修行的时间要比他早很多,所以到最后他也没跟人碰面。

毕竟有栖川郁时惫懒到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肯从被窝里爬出来。

散发的少年一边打呵欠一边睡眼朦胧地穿衣服,从窗外透出来的阳光落在他的肩头,肌肤在日光下有了透明的质感。

穿完衣服之后有栖川郁时就完全清醒过来了,洗簌完毕之后他只向鳞泷左近次道了个别,然后就再次开始伴随着鎹鸦的催命声赶路。

相比上一次和富冈义勇一起执行任务的地方,这次有栖川郁时的目的地就要显得繁华许多。

他到达的时候已经入夜了,这座城镇的夜晚比起歌舞伎街要更加热闹一点,宽阔的街道上开着夜市,店铺中灯火通明,整个街道有如白昼。

街道上还有警察巡逻的岗位亭,晚上的夜市甚至要比白天都热闹一些。

在到达了目的地之后,鎹鸦也不着急着找他催命了,现在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有栖川郁时也没管鎹鸦去哪野了,反正肯定不会丢了。

他从摊贩那里买了一个裹着金黄色糖液的苹果糖,一口咬下去之后蜂蜜的甜味和苹果的清香融化在了唇齿之间,吃到甜食的有栖川郁时整个人的气场都变的满足起来。

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夜市的人流量这么大,不可能人人都是良善之辈,总有那么几颗老鼠屎。

有栖川郁时开始执行任务之后就没再待过遮掩容貌的斗笠了,实力强大之后,干什么还要为招摇的外表而感到担忧呢?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把每一个不轨之徒给揍的妈都不认。

长相猥琐而油腻的中年男人趁着挨挨挤挤的人群贴在有栖川郁时的身后,心痒难耐地想摸一把少年的腰——那里被腰带勒地极细,细到让人忍不住心神晃动。

只可惜这个猥琐的男人还没碰到他心想的细腰,手就被有栖川郁时给捏住了。少年转过头来,那双璨金色的眼睛深处一片凛然。

猥琐男人压根不觉得这细瘦的小身板能把自己如何,他油腻一笑,恶心的话还没说出来就顿住。

有栖川郁时拔出了日轮刀,锋利的刀尖抵在了男人的喉管上。

“滚。”他冷冷地说。

猥琐男人后退一步之后直接腿软,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

然而帅了还没有三秒,值班的警察就跑了过来“喂!那边的少年站住不要动!你违反了禁刀令!”

糟糕。

有栖川郁时一愣,随后收回日轮刀转身就跑——开玩笑,谁会傻傻地站在那里等着被警察抓啊?不跑的都是脑子抽了。

有栖川郁时早就忘了还有禁刀令这么一回事了,不过好在被警察追他也不是第一次了,21世纪的警察他都能轻松甩掉,更别说大正时期的警察了。

他在人群中穿梭几次,很快整个人就淹没在了大街上的人群之中,警察自知肯定是让人给溜掉了,只能一边骂娘一边转身回去。

有栖川郁时看到警察走掉之后就松了口气。

鬼殺队的队员难当啊,不仅要猎鬼,还得躲着警察,面的哪天一言不合就进了局子——那多丢人啊。

他将刀塞进羽织里绑住藏好,继续往前走。在大正时代已经有汽车了,但这个年代买的起汽车的人家其实并不多,有栖川郁时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大正时代的汽车。

样式古老而别致的汽车缓缓在街边剧院的门口停下,先从汽车中下来的是司机,随后是打扮的一身贵气的贵妇人,脖子和烫成卷的发间都点缀着圆润的珍珠。

随后下来的是一个年轻的男人——带着圆顶的礼帽,略微卷曲的鬓发垂了下来,带着笑的面容俊秀非常,有着宝石一般的梅红色的眼睛。

有栖川郁时屏住了呼吸,他当然认得出来这个人是谁。

这标志性的卷发和梅红色的眼睛,可不就是被他白吃白喝白住的冤大头鬼舞辻无惨么?

鬼舞辻无惨亲昵地扶着贵妇的肩,在察觉到有栖川郁时的视线之后抬起了梅红色的眼睛。他根本没有关注周围和其他任何人,一眼就看到了有栖川郁时。

所有人在这个昳丽的少年的面前都黯然失色。

“怎么了?”贵妇轻声催促他,“话剧要开始了。”

“你先进去吧。”鬼舞辻无惨松开搂住贵妇肩头的手,“我很快就回来。”

他微微笑了起来,瞳孔变成了危险的竖瞳。

“我遇到了一个故人,去和他叙叙旧。”

作者有话要说郁时“你不要过来啊!!!”

——————————

祝大家圣诞快乐!!!

会在周四凌晨入v,也就是今晚2400过后会掉落三合一的万字更新3

看我这么可爱这么勤奋就不要抛弃我嘛qq!!!

评论区随机发红包

以及,因为晋江新规定综漫文不能使用[综xxx]的原因,所以我现在文名是个光秃秃的被迫拔刀。

感觉被迫拔刀没有[综]的话就像是武侠文一样,所以想再改个文名……

1永生之刃

2你爹男刃多的很

3穷审被迫兼职当柱

4这个柱他不香吗

5兼职当柱养男刃

6文名不变

7都不行,我给你整一个

——————————

今天推一下我自己的预收

《[综鬼灭]你爹在天上飞》by听涧

文案

宫崎渚是个魔法师。

对,就是那种骑着扫帚满天飞的魔法师。

——原本他应该是个传女不传男的魔女的。

但是生下来的时候似乎搞错了什么,他继承了一向只有女性才能拥有的魔女血脉。

十三岁那年,按照魔女一族的惯例,宫崎渚被赶出家门自立门户。

他第一次骑着扫帚出远门,一头扎进了紫外线过敏的红眼男的屋子,给人家的房顶开了个洞。

第二次被风刮进了全是鬼的紫藤花山,他莫名其妙就被迫上岗鬼杀队。

第三次被某个传销组织当成了天上降临的神子,而传销头子看他的眼神像是在看注水猪肉。

宫崎渚“你不要过来啊!!!”

——————————

感谢在2019122423:56:16~2019122517:18: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永痕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宗宗40瓶;慕子、暮寒5瓶;喵喵喵2瓶;楼兰月瑾、凰小胖、时流、312153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24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626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