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柱吃了烫嘴
上一章 23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25 章

第 24 章

作者:听涧 更新时间:2020-02-15 14:50:16

“唔,”炼狱杏寿郎凑近了看了看有栖川郁时腹部的伤口,“这个伤势……你恐怕得回蝶屋修养一下了。”

鬼的利爪比刀刃都要锋利,俯冲借力抓伤他的那一下又毫不留情,伤口处的皮肉都翻卷起来,还在不停地往外流失着鲜血。

有栖川郁时的脸色肉眼可见地泛着一种不健康的苍白,他察觉到了伤口之后就慢慢地感受到了延缓的疼痛。

虽然这种疼痛是可以忍耐的,但他又不是没有痛觉神经的人,怎么可能感受不到痛苦呢?

“你现在的状态很不好,”富冈义勇伸手扶了一下有栖川郁时,“不知道鬼造成的伤口中有没有毒,这里没有齐全的医疗手段……总之,你还是先止血再回蝶屋吧。”

帮忙包扎伤口的活被热心的炼狱杏寿郎代劳了。

有栖川郁时脱掉了上半身的和服,腰带松松散散地垮在胯部,散下来的头发落在少年圆润而白皙的肩头,明晰的蝴蝶骨像是即将振翅欲飞。

少年胸膛上的肌肉很薄却相当匀称,完全没有女孩子的弱气。

但即使他脱掉了衣物,也依然显得身材有些过分纤细了——当然,这是在面前炼狱杏寿郎的对比之下。

炼狱杏寿郎即使只穿着鬼殺队的立领队服,也能看出来被队服之下被衣料包裹的肌肉紧绷蓬勃愈发的好身材。

炼狱杏寿郎倒是觉得没什么,有栖川郁时这副并不弱气的身体在他看来就显得有点白斩鸡了,但那张脸过分漂亮,让人觉得要是有一副肌肉兄贵的身材才是真的不搭。

他就近买了一些能止血的药膏和纱布,还有能起到消毒作用的高纯度烈酒。

用烈酒来给伤口消毒是能起作用的,但也特别疼。

炼狱杏寿郎本来已经准备好了有栖川郁时会哭着喊疼的准备了,但他用烈酒毫不手软地浇在伤口上的时候,精致又纤细的少年仍旧是一张神色平淡的脸。

有栖川郁时脸上看不出来任何反应,他没有喊疼也没有颤抖,但炼狱杏寿郎能从他嘴部的肌肉看出来他其实咬着牙绷住了。

炼狱杏寿郎一顿,继续低头给有栖川郁时消毒。

那些不会喊疼的孩子并不是不疼,只是习惯了而已。只有习惯了一个人受伤、一个人忍受疼痛的人,才能忍着不叫出声来,也不露出软弱的样子。

炼狱杏寿郎也是有弟弟的人,他也被弟弟撒过娇,弟弟受伤的时候也会撒娇喊疼,他哄孩子倒是得心应手了。

但是有栖川郁时没有。

明明这个少年只比他的弟弟大不了几岁,却能够忍耐到这种地步……不知道他曾经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伤,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炼狱杏寿郎一边为有栖川郁时忍受痛苦的能力而惊讶,一边又觉得有点无奈。

不能说是同情,也不是为他难过——一定要说的话,大概是对于过去无法改变的苦而感到有些无奈,只觉得眼前这个忍耐疼痛的少年从前大概活得很辛苦。

有栖川郁时从前活的何止是辛苦?

那是被束缚起来任人宰割、被当作怪物杀死上千次的人生。

换作任何一个人,都会在无穷无尽的死亡之中崩溃疯狂的吧。

消完毒上药的时候,炼狱杏寿郎的指尖碰到了有栖川郁时腹部的肌肤。

青年手指的温度和他所使用的炎之呼吸一样温暖,但有栖川郁时的身体一片冰凉。

连烈酒浇灌伤口的疼痛都没有颤抖一下的有栖川郁时,在炼狱杏寿郎的手指不慎碰到他时却略微瑟缩了一下。

最后用纱布包扎完伤口时已经接近天光破晓的时候了。

富冈义勇用鎹鸦联系了后勤部队「隐」的队员,他还要奔赴去往下一个目的地灭杀恶鬼,而同样身为炎柱的同僚炼狱杏寿郎也不是没事干,所以就只能摆脱「隐」的成员送有栖川郁时去蝶屋了。

有栖川郁时很想说不用那么麻烦,你们谁给我一个痛快就成了。

然而他没法说出来,最后只能不甘不愿地跟「隐」一起启程了。

时隔两个月,蝴蝶忍再一次在蝶屋见到了有栖川郁时。

跟上一次不同的是,有栖川郁时穿上了鬼殺队的队服,并且不再是完好无损地竖着进来的了。

——他是横着进来的。

有栖川郁时来的时候不仅伤口疼,还吐了好几回。

这跟伤口倒是没什么关系,主要是蝶屋的位置不能轻易暴露,他一路上都是被「隐」的成员用最原始的方法人力抗过来的,恰好就被顶着了胃,刚落地就开始呕吐不止,直接吐到了虚脱。

这场景差点让蝴蝶忍以为有栖川郁时的伤已经严重到快死人了。

早知道这次会受这种堪比晕车的罪,有栖川郁时肯定说什么都要找机会自杀的。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他宁愿死一次,反正也就是眼睛一睁一闭的事,他早就习惯了。

况且死一次之后伤口就能立马愈合,他还用得着来蝶屋受罪么?

有栖川郁时生无可恋地躺在床上挺尸,神崎葵在准备药物给他处理一下伤口。

这样的小伤当然用不着麻烦蝴蝶忍亲自来处理伤口了,神崎葵就很很好地为他进行治疗。神崎葵解开他的衣服,看了一眼腹部的伤口之后就皱了皱眉。

“这个伤口……”神崎葵有点犹豫,语气却很严肃,“绝对会留疤的哦。”

如果换了个普通的鬼殺队队员,留疤也就留疤了,神崎葵才懒得说。

但是长得好看的人就是有特权,就连在治疗上说一不二的神崎葵也觉得在这样的人身上留下疤痕是一件令人惋惜的事情。

“留疤就留疤吧,”有栖川郁时一点都不在意,“没关系,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我又不是在乎留疤的小姑娘。”

留不留疤对于有栖川郁时来说是毫无意义的,就算他浑身都是疤,只要死一次立马就会就会跟刚剥了壳的鸡蛋一样白白净净,绝对看不出一点瑕疵来。

“绝对要记好哦!”神崎葵叉着腰严肃地看着他,“这几天不要剧烈运动,伤口裂开的话反正疼的是你不是我。”

有栖川郁时觉着神崎葵这样子跟一期一振一样老妈子,忍不住笑了笑“好,我记住了,谢谢你。”

神崎葵得到了有栖川郁时满意的答复之后才放心地离开了。

神崎葵前脚刚走,蝴蝶忍后脚就来了。

“还好么?”蝴蝶忍座在他的床边,微笑着问他。

有着渐变蓝紫发色的娇小女性面容秀美,精致的蝴蝶发饰束住了头发,只留下了耳边的鬓角。

有栖川郁时伸手轻轻碰了碰缠绕着绷带的腹部“啊,没事,这只是小伤而已啦。”

“确实是小伤呢,”蝴蝶忍也认同,“不过担心有毒是正常的,现在看来……你很幸运哦,有栖川君,袭击你的鬼是无毒的呢。”

“那可真好。”有栖川郁时干巴巴地说。

鬼是没毒,有毒的那个人其实是他才对。

这么一对比,明明是那个被烧穿了喉咙和肚子的鬼比较可怜吧?

“还有一件事情,”蝴蝶忍顿了顿,凝视着有栖川郁时那双璨金色的眼睛,“你可能是稀血。”

“嗯?”有栖川郁时愣了愣。

“稀血”?如果只是按照字面意思来理解的话,大概就是“稀有的血”吧?像他这种血里有毒的,可能确实是比较稀有……

蝴蝶忍为他解答了疑惑“虽然富冈先生本人没有回来,但是他拜托「隐」和鎹鸦大概告诉了我一点事情的经过。那个袭击你的鬼是冲着你来的,对吧?”

有栖川郁时点头“对。”

他清楚自己对于鬼好像有种特殊的吸引力,但原因是什么他也搞不清楚,想来大概是他闻起来比较好吃吧。

可惜吃了烫嘴。

“你们所在的地方是歌舞伎街,那里来来往往的人很多。那只鬼既然知道你是鬼殺队的队员,就不必往刀口上撞。鬼明明有很多选择,他大可以去吃那些弱小的普通人,那样的话还可以继续潜伏下去。”

蝴蝶忍仔仔细细地分析。

“可他不管不顾地选择了袭击你——一个鬼殺队队员。除非你对鬼的吸引力超过了对死亡的恐惧,否在在同等条件下,鬼是不可能选择袭击你的。”

“所以,有栖川君,”蝴蝶忍用微妙的语气说,“你很大可能是稀血。鬼只袭击你一个人的情况,之前有过么?”

“有过。”有栖川郁时没有隐瞒自己在藤袭山试炼时发生的事情,“之前在藤袭山最终试炼的时候,有些鬼会盯着我一个人袭击。”

“那大概就是了。”蝴蝶忍说,“不知道你是幸运还是倒霉呢……对鬼来说,稀血可是很有吸引力的,吃掉稀血的话会让他们变得更强大,比吃几十个人还要有用。”

“说起来,风柱就是稀血哦,他的血可是能够令鬼都沉醉的美酒啊。”

有栖川郁时一时半会没法将有着刀疤脸的不死川实弥和美酒挂钩。

倒是他自己,如果稀血是美酒的话,那么他大概就是鹤顶红。

——他是甜美的毒药。

吃一口要人命的那种。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有栖川郁时对于当初自己没有被鬼舞辻无惨吃掉也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大概他并不是没有被吃掉,而逝不能吃吧。

也许鬼舞辻无惨尝了一口发现这血烫嘴,然后就没吃了他呢?

蝴蝶忍嘱咐他要好好养伤之后就走了。

有栖川郁时安安分分地躺在蝶屋养伤,每天都快要闲出屁来,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和别的病号队员一起聊天说八卦。

果然,人类对于八卦的热爱是刻在骨子里的天性。

有栖川郁时这时听到了不少关于柱的八卦——

比如霞柱是个天才少年,学习了三个月的剑术和呼吸法就当上了柱。有栖川郁时必须得说霞柱是真真正正的天才,他只学习了两个月也只是成为了鬼殺队的队员而已,而这两个月里还有神明给他开付费外挂。

而霞柱确是完全靠自己的天才。

再比如,这些柱一个赛一个的能吃。这有栖川郁时是信的,他见识过了富冈义勇和炼狱杏寿郎的食量,堪称两个饭桶。

再再比如,蛇柱大人和恋柱大人貌似是一对。但根据有栖川郁时在上一次柱合会议时的观察来看,明明八字都没一撇。

等到再也没有什么八卦可以闲聊的时候,有栖川郁时终于好全了。

他盘腿坐在床上,自己给自己拆纱布的时候,有人在他的病房门外敲门。

有栖川郁时头也不抬“请进。”

进来的人是富冈义勇。

他结束了任务之后就是一段时间的休息期,他毕竟是个人类,就算是实力强大的柱也不可能无缝连轴转,总要有一段时间用来休息。

富冈义勇自认为得对后辈负责,结束任务之后第一时间就来了蝶屋看望他。

他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少年正在低着头拆纱布,白色的绷带一层一层地解开,露出了皮肤上狰狞的疤痕。那里已经完全愈合了,新长出来的皮肤泛着淡淡的肉粉色。

疤痕的颜色其实很淡,但是放在有栖川郁时白的过分的皮肤上就显得非常碍眼,像是完美的璞玉上多了一道丑陋的裂痕一样。

有栖川郁时拆完了纱布才发现富冈义勇来了,他抬起头来对富冈义勇笑了笑“富冈先生,您结束任务了么?”

“嗯。”富冈义勇点了点头。

他不擅长安慰别人,更不要指望他去说一些漂亮的场面话了。所以面对这样的场景,就算连富冈义勇都觉得有点遗憾,他嘴里也吐不出来什么好听的话。

他犹豫了一下之后说道“既然你是稀血,就要更强大,否则只会死的更快。”

……你咒我呢?

有栖川郁时脸上的笑容微微僵了一下。

好在他已经习惯了富冈义勇的说话方式,听得出来这句话其实是对他的关心,不然他得被富冈义勇给气死。但凡富冈义勇会说点话,也不会被柱给集体讨厌了。

大家都排挤老实人。

“嗯,我会继续努力的。”

“那就好。”

除此之外,富冈义勇就没多说一句话了。

而这种没有一个人说话的气氛只让有栖川郁时感到一阵令人窒息的尴尬,跟富冈义勇单独共处一室真的是一种相当可怕的体验。

还好没多久之后富冈义勇就离开了,有栖川郁时才松了口气。

休息了一两天之后,鎹鸦的到来结束了有栖川郁时在蝶屋的咸鱼生活。

这次依然是灭杀恶鬼,只不过变成了有栖川郁时单独执行任务。

他找到地图看了一圈,根据目的地画出了一个路线来。在沿着线路图一路看过去的时候,有栖川郁时的目光顿了顿。

他这么走的话,必然要经过一个地方——狭雾山。

有栖川郁时的记忆力很好,他当然还记得是谁提过这个地名。

那是富冈义勇说起过的地方。如果有栖川郁时没记错的话,富冈义勇的老师鳞泷左近次就在那座山上当一个培育师。

当然,他也就只是想起来了而已,根本没想过去山上瞅瞅。

毕竟他又不是吃饱了没事干,怎么可能还专门跑到人家培育师的地盘去溜一圈呢?

作者有话要说赶上了!

四千四!我是不是变肥了!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应该会在周四入v,有万字更新掉落,希望大家不要抛弃我呜呜呜呜呜

评论区随机发红包

——————————

感谢在2019122317:51:44~2019122423:56: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桃桃糖兔、f是兔子君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永痕18瓶;慕子、白猫的爪子5瓶;有只兔子有只猫、风漠晚3瓶;饭团乖2瓶;doyizi、银戒指、时流、瓶邪and黑花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23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25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