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柱吃了烫嘴
上一章 18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20 章

第 19 章

作者:听涧 更新时间:2020-02-15 14:50:07

我妻善逸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哎?”

“哎??”

“哎??!!”

有栖川郁时心里有一种微妙的情绪逐渐开始蔓延。

过了这么长时间,有栖川郁时也没瞧出来我妻善逸到底是真瞎还是假瞎。

有一说一,他自从上了桃山之后就换上了男装,不管从言行举止还是穿着打扮来看,都是百分百的男性,就差没脱了衣服和他俩一起泡温泉了——所以我妻善逸到底为什么一直坚定地认为他是女孩子啊?

“不,这不是真的!我不信!”我妻善逸整个人都惊地掉了色,“那种事情我才不要相信啊怎么可能嘛?骗人的吧?绝对是骗人的吧?长的那么漂亮又温柔的郁时怎么可能是男人呢?那可是男人啊!硬邦邦臭烘烘的男人!”

虽然但是,你自己不也是硬邦邦臭烘烘的男人么?

“这种事情绝对是假的吧!你们都要联合起来骗么?你们看看这张脸、这腰这腿,男人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弱不禁风的小身板啊?!”

很好,他捏了捏手指,现在的他比较想痛击一下这个小聋瞎队友了。

有栖川郁时觉得这段话里充满了槽点,但我妻善逸这种崩溃的样子他倒也不太忍心揭穿他的梦了——好好的一个小伙子,非要自欺欺人。

有栖川郁时反正是不相信我妻善逸是真瞎的,这人大概只是单纯地不愿意面对现实而已吧。

狯岳就很直接了当了“蠢货睁大眼睛好好看看,这家伙根本就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啊!”

“嗯,”有栖川郁时叹了口气,“是男人——也就是说,我是你师兄啊,善逸。”

“我……我……”我妻善逸克制不住地后退了两步,手中紧握的刀因为情绪剧烈起伏而颤抖、哐铛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之后这个年仅13岁的小少年因为漂亮大姐姐的幻想破裂,捂着脸落荒而逃。

本来是来帮师弟出头然而主角确先走一步、只留他一个人和狯岳面面相觑。

有栖川郁时“……”

他转头,璨金色的眼睛看向狯岳,少年的嗓音温和又冷淡“欺负师弟这种人品败坏的事情被发现的话,桑岛老师会把你逐出门下的吧?”

他玩味地笑了起来,“那样的话,你在鬼殺队可就是臭名昭著了。你这么强的功利性,以这种方式出名的话应该也不错吧?”

有栖川郁时就是在威胁他。

目前两个孩子年岁都还小,但狯岳——他早就发现这个人的品性不好,今天真刀实枪地对我妻善逸出手就更能说明这一点了。

但狯岳目前还没有对我妻善逸做出什么有实质性伤害的事情来,所以有栖川郁时觉得有些事情倒也不必做到那么绝。

他只是给了一个小小的警告而已。

没有去管陷入自毙的我妻善逸,有栖川郁时去找了桑岛慈悟郎。

“很不错。”桑岛慈悟郎沉稳地点了点头,“你能通过最终试炼在我的预料之中,你的刀打造好了么?”

“还没有,”有栖川郁时回答他,“大概过个一两天就会送到桃山来吧。”

桑岛慈悟郎正视他,缓缓地说“等拿到了刀,你就是鬼殺队正式的队员了。”

“从今往后,你将一直处于生死无论的境地。”

“你一生都将毫不停歇地奔走在灭杀恶鬼的道路上。”

“你要不惧死亡、无畏牺牲。”

桑岛慈悟郎说起这些东西来的时候神色很沉重。

他身为为鬼殺队培育剑士的培育师,已经不知道带出了多少弟子、又送走了多少弟子了。

大多数人连最终试炼都没有撑过去,而剩下那一小部分人,也在成为正式队员之后没多久,就死在了恶鬼的手下。

在身为鸣柱的时候,他见到了太多队友惨死于与鬼的战斗之中;作为培育师的桑岛慈悟郎,是亲手送这些年轻到还是孩子的剑士们走上一条不归路的。

“你做好心理准备了么?”

桑岛慈悟郎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怅然又严肃,每次有剑士通过试炼踏上旅程,他大抵都会在临行前这样询问。

“当然,”有栖川郁时认真地说,“恶鬼灭杀,这是我的责任。”

——每一个弟子的回答都与有栖川郁时相差无几。

桑岛慈悟郎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呼出了一口气“你在剑术上的天分,比我所有的弟子都要强。”

“如果是你的话,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比他们都走的更远、更广阔。”

说起剑术,有栖川郁时就觉得有点心虚。

那些超常的剑术才不是他靠自己的天分领悟出来的,而是他从神明身上薅下来的羊毛——那可是武神所登峰造极的剑术啊,当然要比这些普通人类所创造出来的剑术要强的多。

要是随随便便一个人类的剑术都比他强的,夜斗这个祸津神的脸面往哪搁?

夜斗可是能够斩断「缘」的神明啊。

在结束了和桑岛慈悟郎之间普通师徒的交谈之后,有栖川郁时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他在桃山所熟识的人也只有那么几个而已,桑岛慈悟郎已经见过了,我妻善逸自闭了,狯岳跟他本质不熟且互相看不顺眼,而夜斗……

夜斗还是一个居无定所的流浪神明,他现在大概早就离开去接新的委托了吧?

有栖川郁时回来的时候是午间,见过桑岛慈悟郎之后就已经临近了傍晚。近来都是好天气,就连傍晚都是艳丽的火烧云,金色云朵的边缘都染成了热烈的橙红色。

等到黄昏真真正正地落下来之后,就是所谓的「逢魔之时」。

那是彼岸与此岸的交际线,是妖魔现身、最为活跃的盛宴之时。

有栖川郁时本人当然是看不到妖怪的,最起码在他成为审神者之前,他只能通过ib的眼睛看到妖怪——而其他亚人的ib却从来看不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直到有栖川郁时知道了灵力这种东西,从前的怪异现象才得到了解答。

夜斗是他最黑暗的时光中给予的一束救赎的光,即使在那一次之后,这位神明也一直在庇佑他。

有栖川郁时和夜斗一起送过外卖、修过水管,也一起淋过神社的水、蹭过学神的神社过夜;一起在夏日祭典上看过灿烂的烟火,也分享过一个浇满金黄色糖汁的苹果糖。

但是没过多久,他就成了审神者——然后到了大正这个鬼地方。

还真是个鬼地方,这地方的鬼到处都是,食谱还异于常人。

讲道理,人类对于任何食肉动物来说都是相当难吃的食物,难道这些鬼就这么喜欢吃人类这种在某些方面可以称之为垃圾食品的食物么?

不过好在,就算在大正,他也见到了夜斗。

本来有栖川郁时都做好了就此别过再不相见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缘分这个东西,大概就是没有办法能够被轻易斩断的吧。

“夜斗……”

有栖川郁时心里想着夜斗的事情,不自觉就下意识地念出了夜斗的名字。

他反应过来之后很快就住了嘴。名字是最短的咒,更不要说有栖川郁时还具有灵力,这样叫出了神明的名讳的话,神明也会有反应的吧?

夜斗那个流浪神明,不知道现在是不是正在做着帮人家找猫找狗的工作啊。

有栖川郁时靠着窗户坐在榻榻米上,他枕着窗檐抬头去看天色渐渐黯淡下来的天空,黑色的额发因为姿势而微微滑落,露出少年光洁的额头来。

“呀!”窗户的外面猛地倒吊下来了一个头,猝不及防间吓得有栖川郁时狠狠地颤抖了一下。

他悚然一惊之后差点就拔出了放在手边的一期一振,定下心神来看清之后才发现那个突然出现的脑袋就是他刚刚一直在念叨的夜斗。

神明的黑发高高束在脑后,那双苍青色的眼瞳中清晰地倒映出少年容色昳丽的脸。

发梢轻轻搔在了有栖川郁时的鼻尖,夜斗的眼神不由自主地聚集在少年白皙的鼻尖上,忍不住心神微微一动。

他保持着倒吊的姿势,戏谑地问“叫我的名字,你身为信徒是在思念神明大人我么?”

有栖川郁时一本正经“信徒思念信仰的神明大人,那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么?”

“……”他这么正经,夜斗的调笑反而不太好意思继续往下说了,“那、那当然了。”

有栖川郁时在心里啧啧了两声,大正时期的夜斗还是太年轻了,根本没有一百年之后的夜斗那么厚脸皮又油嘴滑舌啊。

他问“你的委托结束了么?”

“结束了,”夜斗咂了下嘴,“很无聊的工作,就是帮人当几天护卫的武士就没事了。”

“喔。”有栖川郁时干巴巴地应了一声,“你现在也是什么工作都接么?”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吧?”夜斗翻了个身,轻灵地从屋顶上翻了下来,靠在窗檐上看着有栖川郁时,“不接委托的话……”

他说到一半就不说话了。

但是有栖川郁时能知道是为什么。赚香火钱用来给自己造一个神社什么的,其实只是次要的。

夜斗不停地接委托,收取少得可怜的五円,其实只是为了自己不要被人忘记而已。

神明是在人的信仰之中诞生的,如果没有一个人再信仰这个神明、没有一个人还记得这个神明的话,这个神明很快就会消失。

真正的消失,将不再存在于这个世界、乃至高天原。

夜斗不想消失,所以他一直都很努力。

“没事的。”有着璨金色眼瞳的少年低声说,“我不会忘记你的,我是你的信徒不是么?”

夜斗愣了一下,垂下眼睛就直直地望进了那双璨金色的眼瞳的深处,那里仿佛有流动的萤火和炽云,漂亮地不可思议。

有栖川郁时又认真地重复了一次。

“我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忘记你的。”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19号的更新,20号的今晚还会更qq

郁时和夜斗本质是相互治愈,大概就是未来的我陪伴了过去的你,未来的你拯救了曾经的我。

评论区随机发红包

——————————

看到有小可爱在问我的猫猫情况如何,是这样

猫猫还没去复查,但是一周观察和询问其他医生已经传腹猫的家长之后,大概能确定我的猫猫不是传腹了!

所以应该就只是肝有点小问题,这个已经在吃护肝药治疗啦,为保险还是下周带猫猫去复查一下,谢谢小可爱关心

——————————

感谢在2019121900:01:14~2019122001:46: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小月月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紫罗兰公爵40瓶;骚年,我是你的男盆友10瓶;小月月、暮寒5瓶;时流、时光泅渡者、长歌、西尼斯、jh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18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20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