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这个A他以下犯上
上一章 17 章 主目录

第 18 章

作者:鱼曦草 更新时间:2020-10-19 05:54:31

“这、这太猛了吧?”

众人为时钊的大胆想法倒吸一口凉气,如果只是想获取新的能源和资源,a方阵营里也有其他可供补给的地方。

指挥舰向来是腹地一样的存在,怎么可能轻松潜入?而且听时钊的意思,他不仅是想要潜入,他还想“借用”!

“你疯了?那可是指挥舰。”说话的人头有点晕,也不知道是被冻的还是被时钊的话震惊的,“教官他们都在里面。你被冻傻了吗?”

“不。”时钊沉思几秒,说出自己的判断,“他不在那里。”

那人愣了愣,问:“你怎么知道?”

时钊的把握并不是百分百,他还需要一点其他的事情做旁证,所以他暂时没有说得太笃定,只说:“等明天就知道了。”

这个夜晚相当寒冷,但他们不敢放松警惕,轮流放哨,以防突发意外。

等到天渐渐放亮,气温也跟着开始回升。白天虽然比夜晚温暖许多,可白天也比夜晚更难隐藏。他们几乎是刚一动身,就被发现了行踪。

这次突袭比昨天来得更猛烈,毫不留情地步步紧逼,目标直指他们胸前的芯片。

“靠!”有人用气音咒骂了一声。

很快,他们连咒骂的时间都没有了,对方穷追不舍,完全不给他们喘息的间隙。不仅如此,其中一个人的准度高到可怕,只要出手,必然没有空回。

顷刻之间,三个人胸前的芯片熄灭了光亮。

七人变四人,仿佛也就是眨眼间的事情。

就在这时,一个红点出现在脚边,时钊警觉地抬起头来,在激光点中他的芯片前躲闪过去。

时钊用倍数瞄准镜去看,看见一个身影,离他不远。

时钊谨慎地走近,打算抓个活的过来问话。他们的距离变近,远程的武器反而起不到什么作用,时钊一点儿也没含糊,直接上手。

然而,就在时钊几乎要碰到那人时,那人却像后脑勺长了眼睛似的,意识到时钊的走近,迅速闪身就地一滚,不多时便消失在视野之中。

就刚刚稍稍靠近的瞬间,时钊感觉到一丝淡淡的薄荷味,他在任星蓝身上闻到过类似的味道,但这两种相似又不尽相同,这个人的更独特一些,好似还掺杂着别的味道。他很确定这个人不是任星蓝。

这个人是谁?

一下子少了三个人,这次突袭显然比昨天的刺激不少,让剩下来的四个人心有余悸。

如果说昨天晚上他们还有所犹豫的话,那么这一刻,他们什么犹豫都没有了——多次突袭已经能够说明,躲藏并非上策,靠躲藏通过测试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楚玦给他们选的这条路,他们不想走也得走。

“我们现在怎么办?”

“去a方阵营。”时钊沉思几秒,说,“他们是想引人入瓮。”

看得出来,楚玦本就打算“瓮中捉鳖”,只是原本的方式比较温水煮青蛙,先抛选择再玩突袭,而现在直接剥夺他们的选择权,甚至在诱导逼迫他们做选择。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数,让他调整了计划,使得整个计划都变得比原本冒进许多。

“陷阱?”唐泽疑惑地道,“那我们还去?”

“去。”时钊坚决地说,“因为他们给我们准备的‘瓮’,不是那艘指挥舰。”

剩下来的四个人简单地分了工,时钊去找楚玦,其他人去劫持星舰,必要时呼应。

“队长,他们几个进来了。”通讯装置里传来任星蓝的声音。

“他们去的方向好像不是我们先前预测好的那几个点。”

“哦?”楚玦来了点兴趣,“他们在往哪走?”

“是我们的指挥舰。”

他们着陆后,指挥舰一直停在原处。

楚玦稍稍有些惊讶,“他们谁会开?”

绝不可能是时钊,楚玦很清楚,因为他从没教过时钊这个。但纵观剩下这几个人,他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到谁能开这艘星舰。

而开星舰的唐泽本人也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进到驾驶舱开星舰。

按照时钊的计划,他们的任务是将星舰开起来,吸引a方成员其他人注意力的同时,由于一直悬在空中不易击落,他们还能较大程度上保证名字芯片的存活。

唐泽说的是“只能保证不死”,可等大家上了他的贼船之后才发现,“不死”的同义词未必是“活着”,甚至离“活着”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唐泽说他没操作过,这话真没谦虚。他的操作又猛又莽撞,跟新手小白的操作如出一辙,一艘本该平稳航行的星舰被他开得像在表演特技。

指挥舰猛烈地桶滚而下,失速,尾旋,在离地几千米时才堪堪稳住舰身,剧烈颠簸几下,星舰里的东西被震得颠来倒去。

“我操!你稳一点我要吐了!”

“我还活着吗?我死了吧?我好晕……”

“兄弟,我看不到你加入银翼舰队的那天了,走好……”

“唐泽啊啊啊!我——”

此人本也想说“我真要吐了”,奈何话还没说完,就“哇”地一下吐出来,狼狈至极。

唐泽本人其实也不怎么好受,他遭受着生理和心理的双重压力,紧张得肾上腺素狂飙,要是后面那些alpha没有被他的猛虎操作弄得晕头转向,只怕都能注意到他其实是一个omega。

但他顾不了那么多了。

他手心全是汗,一半是紧张一半是兴奋,他相信时钊的能力,他相信着,只要他从这里冲过去,他就能成为银翼舰队的新成员了!

他启动指挥舰的传讯功能,只要一按下按键,他说的话就会传到所有人通讯耳机中。

“a方成员,你们的指挥舰已经被我们劫持。”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届真是够大胆,以前从未有过新人劫持指挥舰!

有人忍不住回复他们:“嘿新人,你们不会忘了吧,这场测试的胜利条件是抓到我们队长。”

唐泽的声音还在抖,语气却有一种得逞的兴奋:“时钊去找他了。”

楚玦也收到讯息了,他沉默着盯着悬停在上空还能摇摇晃晃的指挥舰,半晌才有些好笑地赞叹道,“头一次见到有人能把星舰开成这样,人才啊。”

“队长,机甲上的激光炮已经对准指挥舰盲点,要击落那艘指挥舰吗?”

楚玦意味深长地往其中一个方向看去,“不用了。”

“他已经发现我了。”

“谁?”任星蓝问。

“时钊。”说完,楚玦扯掉通讯耳机,专注地往一个方向看。

像是要印证楚玦的话似的,下一秒,一道激光倏地擦过颊侧。

“找到你了,教官。”

瞄准的红点正中楚玦眉心,红点缓缓下移,落到唇间,划过喉结,接着倏地向左偏移。

红点停在了楚玦的后颈。

“下次记得藏好一点。”时钊指尖轻动,落在楚玦后颈的红点顺势轻轻晃动两下,就像是他的指尖在上面点了点,“我闻到了。”

柏木香侵袭而来,对其他人来说极淡的味道,对楚玦来说却仿佛是致命的诱惑。

躁动的信息素欢腾无比,燥热感大有愈演愈烈之势,楚玦越是去压制,它就越是反叛,就像在按压弹簧,越往下按,它弹得越高。

要怎么藏?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17 章 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