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这个A他以下犯上
上一章 16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18 章

第 17 章

作者:鱼曦草 更新时间:2020-10-19 05:54:30

十分钟过去后,预想中的激烈交锋并没有到来。

恰恰相反,一切都很宁静,仿佛什么都不曾开始。

楚玦他们走得很彻底,半点痕迹没留,直接把他们抛在了这个荒凉的地方。

接下来的一切都要靠他们自己。

他们寻了一个藏身之处,稍稍商讨了一下可能出现的情况及对策。

“他们怎么还没动静?”其中一个人问道。

话音刚落,远处便传来一声轰鸣。他们纷纷往那边眺望。

紧接着是一道强光劈下来,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那边就传来坍塌的声响,随后阵阵青烟散了出来。

“是那边的响声……”

“怎么回事?”一个alpha疑惑地问,“难道是他们出错了?我们根本不在那个地方啊?”

“他们在干什么?”

“难道是要诈我们?”

“这样也诈不出来吧……”

“不,不可能出错。”唐泽拧起眉头,楚玦如此精明,绝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

时钊迅速反应过来:“那边是能源补给站。”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反应过来。

“什么?!”刚刚说话的alpha大惊失色,“这也太损了!”

“靠!这是人吗?一上来就把能源点炸了?!”alpha的语气已经有些愤怒,他攥紧拳头,用力地锤了锤眼前的遮挡物。

唐泽拉了拉他,“算了,现在生气也没用。”

“先看看我们还剩多少。”

测试开始前,每个人都配发到一个基础的背包,里面有能源石、营养液、求救装置,以及一些其他的东西。

里面东西不多,补给站点被摧毁后,即使他们竭尽全力节俭资源,他们所剩的东西也只够他们撑到第二天。

他们清点了一下各自的物品,长远来看,情况不容乐观。

“除非我们能找到新的能源补给点,否则我们剩下的这点根本撑不到第五天。”

他们已经陷入僵局,走入一个极其为难的境地。

现在他们只有两条路可以选:一是不依靠能源型器械撑过这五天,二是寻找新的能源补给点。

如果选择前者,没有能源补给,他们这五天会过得相当艰难。

他们不仅可能因为能源缺乏而陷入绝境,而且可能会遭受到来自a方的突然袭击。

但如果选择后者,他们同样会步入艰难险阻的困局。

他们很清楚,不在a方阵营内的能源补给点有且仅有被炸掉的那一个。

楚玦给他们抛了一个选择题,区别只是守株待兔和瓮中捉鳖,就看他们选择做“兔”还是选择做“鳖”。

两个选择都不算上策,但楚玦偏偏就是没给他们做“人”的选择。

七个人的脸色不约而同地沉下来。

“先走着看吧。”其中一个alpha说,“静观其变。船到桥头自然直。”

指挥舰里,楚玦倚靠着桌沿,看着他们的部署地图出了神。

就在这时,他感到热流自身体深处钻出,熟悉又陌生的燥热感涌了上来,这一次比以往更加汹涌。他低下头来,看见自己的指尖在微微颤抖。

“队长?”任星蓝还未走近,便发现他脸色不对,出言询问道,“你怎么了?”

楚玦不着痕迹地将指尖往桌上按了按,“没事。”

楚玦说着“没事”,却迅速走到内间去,打了一支抑制剂。

他不在发热期,本不应使用抑制剂,但他感觉自己的状态,或许很快就跟发热期没什么区别了。

楚玦算算时间,距离他上次发热期去医院检查,已经过去两个星期了。

他联想到上回医生跟他说的“真性发情”。

医生说真性发情的到来时间因人而异,有的人是十年,有的人只要短短两个月。

问题是,他甚至还没到两个月,才短短两个星期,t值就已经回升到这个地步了吗?

楚玦抬手揉了揉眉心,他不能再拖了,等到选拔结束,他必须要再去一趟医院。

或者,还有可能,他要去一次配型中心。

他简单地压下自己的思绪,走出来,突然想起了什么,问任星蓝:

“你有信息素覆盖剂吗?”

任星蓝不太喜欢自己信息素味道,平时会用覆盖剂掩盖自己信息素的味道,这样即使在有必要使用信息素时,释放出来的也是覆盖剂伪装的信息素的味道。

“这个?”任星蓝递过来一支药剂。

楚玦接过来,道了声谢。

任星蓝有些奇怪地问了一句:“为什么要用覆盖剂?”

他不担心其他人,但他必须要小心时钊。发热期发生的事历历在目,时钊是个聪明人,而且对他的信息素具有敏锐的洞察力。在他竭力收敛信息素的情况下,如果还有人能察觉到他的信息素,那这个人一定是时钊。

楚玦没瞒着他:“时钊能闻到。”

任星蓝略微有些惊讶,楚玦收敛信息素的能力他是知道的,即使是在发热期期间,在使用抑制剂的情况下,他也很难闻到楚玦信息素的味道。

楚玦隐隐有种预感,他的信息素状态即将达到一种,不可控的境地。

他必须在这种情况发生之前,完成选拔任务。

任星蓝的覆盖剂是薄荷味的,楚玦将一支覆盖剂直接用到底,确保原来的味道被彻底掩盖。

“不等了。”楚玦将用空的覆盖剂扔进一旁的垃圾回收箱,“放下着陆器,我们速战速决。”

楚玦每次计划调整必有其用意,任星蓝没多想,照他的旨意放下了着陆器。

荒星非常大,他们七个人行走在这片土地上,渺小得就像瀚海中的一叶扁舟。

他们能用设备搜寻到的地图信息全部被屏蔽了,只能凭借感官和直觉来辨别方向,他们很快就迷失在这片荒野之上。

通过测试的方式有两种,一是藏五天不被发现,二是抓到楚玦本人。

目前来看,方式一成功的可能性比较大。

所以他们小心翼翼地行进着,一路都很小心隐蔽。

可惜的是,他们想得很好,却还是在第二天下午被发现了行踪。

最先发现这一点的人是时钊。

一道激光挑衅似的擦过时钊的颈侧,随后又向下移动。

幸好时钊反应快,迅速闪身躲开。胸前的记录芯片碰到激光,就会熄灭光亮,他差一点就淘汰了!

“有人。”时钊简短地说了一句。

其他人立马警觉,拿起激光武器,摆正姿势,随时准备瞄准。

许久都没有动静。

久得几乎要让人放松警惕。

然而确实什么都没有发生。

a方就像在打游击,玩的是心理战,时不时给他们来一下,势要把人玩得身心俱疲。

没过多久,他们又迎来下一次突袭。

a方将楚玦的性格贯彻得彻底,突袭想怎么来,什么时候来,全是未知数,仿佛全凭指挥者心情。

“嗖嗖”两道激光穿透林叶间隙直奔而来!

他们连忙去护住自己胸前的芯片,生怕闪着光亮的名字就此熄灭。奈何他们动作太快,压根没有预判清楚对方的目的——

对方本来就不是打算将他们标记出局,而是唰唰两下,利落地卸了他们装备上的智能芯片。

这意味着,他们不仅面临能源短缺的境地,而且面临着装备毁坏,赤身肉搏的危险。

——楚玦已经不是在让他们做选择了,他是在替他们做选择!

a方用几次精准的突袭,明明白白地告诉众人,靠躲藏撑过这五天,可能性极低。

时钊伏在一个隐蔽处,沉静地从瞄准镜望出去,他想看看对面这人究竟何许人也。

仿佛是发现有人在瞄准他,对面那人玩味地晃了晃手上的武器。

时钊目光一沉,没有理会,用瞄准镜扫视一圈观察。

“先走。”时钊发现他们的情况极其不利,对方对他们的一举一动了若指掌,而他们对对方的信息仍然知道得不够全面。

听到时钊的指令,其他人也不再恋战,迅速跟着时钊离开。

荒星昼夜温差极大,一到夜晚,气温骤降至零下。他们身上除了衣服,就只有一层轻甲,不足以抗寒。

今天突如其来的袭击让他们的装备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伤,最明显的地方在于轻甲上的调温装置,它已经被毁坏,无法再启用调温功能。

唐泽是他们这里最懂机械的人,他细细观察轻甲上的调温装置,翻看了好几遍,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

他摇了摇头,说:“救不了。完全坏掉了。”

众人丧气不已。

他们不可能采用像生火这样的传统方式取暖,因为这样被发现的几率很高。他们在明,a方在暗,轻举妄动并非良策。

他们唯一可行的御寒方式,就是靠自己的一身正气硬扛过去。

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他们的营养液在下午那场袭击中散落,现在已经过去6个小时,他们腹中饥饿,但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果腹。

“靠,这他妈的……”

直到现在这一刻,他们才真正明白楚玦先前跟他们说的“把它们都丢掉”是什么意思。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根本没有闲心去想那些天真又不切实际的东西。或者说,楚玦给他们看了现实中残酷的冰山一角,现实与幻想往往截然相反。

这里没有瑰丽的幻想色彩,只有冰冷,饥饿,以及望不到头的静谧荒野。

所有人都很冷,他们蜷缩成一团,连呼吸都刻意减缓,仿佛是想将身体内部的热度留久一些。

时钊坐在角落里,眼睫上结了一层薄薄的霜,他轻轻动了动,白霜似微尘般落下。

他比其他人稍微好点,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低下头,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瓶子,收拢五指,握在手中。

那是一个比尾指稍小的玻璃瓶,里面盛着信息素萃取液。

是上回楚玦给他的那一瓶。

他的指尖缓慢地摩挲着瓶身,仿佛是在从这个毫无温度的玻璃瓶上汲取温暖。

为了转移注意力,大家开始聊天,东聊一句西聊一句,漫天瞎扯,不讲逻辑。

“你们说,他们现在在干什么呢?”

“应该在躲着吧,有种怎么不出来。这鬼测试。”

“就是说啊,整天玩损招,”他朝着空旷无人的地方叫了一声,“出来啊!”

话虽如此,他不敢太大声,他担心a方的人真的藏在那里。

“我猜他们现在正坐在星舰里呢,靠,就把我们扔这荒郊野岭。”

时钊沉默寡言地坐着,没有加入他们的聊天,他似乎在思索些什么,在听到“星舰”二字时才投了一眼过去。

“说起来,我还真坐过几次星舰,”alpha被冻得有些发抖,他颤抖着唇,就像圣诞夜里划火柴看幻象的小女孩,“里面东西还挺多的……”

时钊突然开口问道:“你会开星舰?”

“怎么可能,我顶多坐过。”alpha接着又说,“星舰又不是简单的按按键就行了,我学不来的。——不过时钊,这是你开的玩笑吗?有点冷。”

“一点都没学过?”时钊没理会他的后半句话,简单地说,“我需要一个会开星舰的人。”

“不是吧?你居然不是在开玩笑?”那个alpha看见时钊认真的表情,不由得震惊了,“我怎么可能……况且这里哪里有星舰?”

时钊没解释,直接换了个人问:“你会吗?”

被他问到的唐泽迟疑了一下:“我只学过理论,没上过几次手。”

唐泽的机械学得很好,自然也研究过星舰。理论知识学了不少,就是没怎么具体操作过。

唐泽这么一说,其他人的注意力纷纷转移过来:

“厉害啊唐泽,从来没听你说过!”

“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

“太强了太强了。”

唐泽被这突如其来的彩虹屁弄得有些不知所措,赶紧摆手,“我不会实际操作……”

“你会多少?”

时钊给出先决前提:“开星舰,载人。”

唐泽咽了一口唾沫,尴尬地笑了笑,艰难地吐出一句话来:“我只能保证人不死。”

这话说得实诚,他能保证的只有不死,至于会不会发生一些其他事,他也说不准。

“足够了。”时钊说。

其他人看时钊的样子不像在开玩笑,纷纷收起玩笑的面孔,正色道:“你想做什么?”

时钊将手里的小玻璃瓶收好,掀起眼帘,只说了几个字:“借指挥舰。”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16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18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