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这个A他以下犯上
上一章 12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14 章

第 13 章

作者:鱼曦草 更新时间:2020-10-19 05:54:26

“出阴招啊。”楚玦被摔在地上,虽然时钊用力的同时也伸手护住了他,没让他摔得太狠,但还是有些疼痛。他没有生气,就躺在地上似笑非笑地仰头看时钊,“刚刚故意走神?”

时钊张了张嘴,没否认。他拿先前楚玦诈他的话堵回去:“兵不厌诈。”

楚玦听着这话相当熟悉,不由得挑了挑眉:“你还学到精髓了。”

说完这句话,楚玦单手撑着地板重新站起来,拍了拍衣服,“我去那边。”

“对了,你没收信息素吗?”走之前,楚玦状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

“我收了。”

自从发生上次易感期的事情,时钊就将信息素收敛得很好,一般人基本闻不到。即使现在在重力场内,他也会抽出一些精力来收敛信息素,效果当然没有重力场外好,但足以让周围人闻不到。

听到楚玦这个问题,时钊迅速反应过来,“你能感觉到?”

楚玦没当回事,摆了摆手:“一点点。”

正准备走人,时钊又抓住了他。

“教官。”时钊拧紧眉头,一字一句地说,“你发热期要到了。”

他说的是一个陈述句,口吻相当笃定。

“我知道。”楚玦说。

“别去那边。”时钊眉头拧得更紧了,那边alpha很多,重力场作用下,鲜少有人能像他一样分神收敛信息素。

时钊没有见过楚玦在发热期是什么样子,但他记得上一回他易感期第一天醒来,看见的那个凌乱又极具美感的楚玦。他不想让其他人看到。

“没事。”楚玦猜出时钊话中的关心意思,不由得调侃道,“这里到处都是alpha,你让我防谁?”

“再说了,待在这里,”楚玦侧头含笑道,“你不也是alpha?”

时钊想说“我跟他们不一样”,但楚玦像是能猜出他的心思,拍了拍他的脑袋,“你和他们一样,别总把自己当异类。”

“我走了。叫任星蓝跟你练。”

……

时钊说的没错,大概只过了一两天,楚玦的发热期如约而至。

相较大多数omega而言,楚玦以往的发热期都过得比较平淡,这次也不例外。他就像例行公事一样,熟练地给自己打了一支抑制剂,平静地等待情潮下去。

期间他想起先前体检时医生说的话,让他在发热期期间再去检查一次信息素。

于是楚玦给任星蓝传了一个简讯:“我要去医院检查信息素,他们先交给你,有事直接通讯。”

任星蓝迅速回复了一个“好”字。

楚玦来到医院,提取信息素做了几项常规检查,随后又被送进特定的检查舱中。

这次检查比较细致,时长也比上一次长上不少。等到结果出来,楚玦被医生叫到办公室去。

“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医生问,“或者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

“好像……”楚玦仔细地感受了一下,沉吟几秒,“跟以前差不多。”

“嗯,说明暂时还算稳定。”

医生从一旁抽出检查单,往他面前推了推,“我跟你说说你现在的情况。”

“我比对了你先前的信息素数据,”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严肃地说,“可以确定,你的信息素确实出现了异常波动。”

“而且这种异常波动一直存在,没有消散的趋势。”医生顿了顿,将手上的钢笔放在桌上,“我们临床上一般认为,极有可能——”

“这意味着,你之前经历的,都是假性发情。”

楚玦微微颔首,却又突然听到“假性”两个字,这才反应过来:“什么?”

医生指了指检查单上的其中一项数值,“你看这个t值。t值与信息素敏感程度息息相关。你的t值一直很低,这也是你先前发热期都比较平淡,且对其他alpha信息素没有感觉的原因之一。”

“现在我们检测到的信息素异常波动,”医生说,“主要表现就是这项数值在上升。”

医生说得简洁明了,就是再迟钝的人也能听懂。楚玦很快便明白他的意思,冷静地跟他再次确定:“所以这个意思是,我可能会出现真性发情的情况?”

医生看向他的眼睛,如实相告:“不止。t值回升,会引起一系列反应。包括但不限于非发热期期间的敏感度上升,而且,如果你发生真性发情,那个时候你的反应可能会比一般omega还要剧烈。”

楚玦面色无常,依然保持着冷静,继续问道:“按照您的推测,真性发情会是什么时候?”

“我预测不了。”医生摇摇头,“我只是告诉你有这种可能。这个数值确实在上升,但速度不可控。我们不能准确预测它什么时候会到极值。可能短短一个月,可能数十年,这很难说。”

医生迟疑了一下,又说:“不过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发热期本就是正常的生理现象,只不过你可能会比较特殊——当然,我猜测的这种情况,也不一定会发生。所以不要有心理负担,平常心对待就好。”

楚玦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无奈地耸了耸肩,“那也只能这样了。”

“如果你有需要的话,”医生随手撕下一张纸,在上面写下一行数字,“可以去我们医院隔壁的配型中心,寻找与你契合度比较高的alpha。联系号码我写在这张纸上了。——有固定的伴侣,会好过一些。”

“你的信息素类型比较罕见,可能比较难找到契合度比较高的,你最好要求不要太高。一般来说,70%以上的契合度也差不多够了。”

“谢谢。”楚玦没有拒绝医生的好意,将那张纸接过来,揣进兜里。

走出医院时已近黄昏,楚玦坐在长椅上抬头放空了几分钟,只稍稍收拾了一下自己凌乱的思绪,便乘坐汽车回到基地。

任星蓝见到他,迎上来问:“队长,你检查怎么样?”

现在情况仍不明晰,所谓真性发情也还没到来,没必要引起不必要的担心,所以楚玦没有告诉任星蓝具体情况,只含糊地说了一声:“没什么事。”

说完,楚玦就走进了自己房间。

他没开灯,径直在床上躺下来,眼睛盯着天花板看。

楚玦已经注射过抑制剂了,但仍然有些轻微的反应。联想今天医生的话,会出现这样的反应似乎也不奇怪。

“t值回升,会引起一系列反应……”

医生的话又在脑海浮现出来。

与此同时,难以抑制的热意涌上来,顺着血管爬遍全身。

楚玦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呼出,翻身从床上起来。

他走进浴室,解开扣子脱下衣服,随后按下墙壁上的智能出水键。

水流缓缓流出,淋湿他的黑发,落在他的流畅的肩颈线上。热意并未因此消散,反倒因为水流的触碰而泛起细碎的痒。

楚玦低下头来,咬了咬牙,沾着水珠的手指缓缓下移……

楚玦今天一天都没出现,全程都是任星蓝带的训练。任星蓝的手段不比楚玦温柔多少,而且他的那张面瘫脸就没变过表情,楚玦好歹还愿意当个笑面虎说两句好话,任星蓝是完完全全的铁面人,让人心生畏惧。

一天下来,这群人居然还有点想念楚玦。

时钊也一天没看见楚玦了,但他无处可问,也没有时间问。训练时间安排得很紧凑,他找不到机会。任星蓝又不是一个嘴碎的,只跟他们说了一句“今天队长有事不在”便没了下文,也不会告诉他们楚玦去了哪里。

晚上就寝时间,时钊没有跟其他人一样早早睡去,他走出房间门,来到隔壁,轻轻敲了敲楚玦的门。

敲门没有得到回应,仿佛里面没有人。但房间里有灯光,时钊肯定楚玦就在里面。

因为他闻到了楚玦信息素的味道。

时钊又耐心地重复了一遍自己的敲门动作,“教官?你睡了吗?”

“我可不可以进来?”

依然没有得到回应,他又敲了两声,这一次只是通知:“我进来了。”

时钊轻而易举地推开门。

楚玦不会锁门,他说过有事随时可以来找他,锁门会影响传达效率,况且他房间里没什么不能让人看的东西。

时钊走进来,左右望了望。

床上没有人,倒是浴室传来了响动。想来是楚玦在浴室,没有听到他敲门。

时钊往浴室看去,门虽然是透明材质,却看不清里面的光景,只能看见一个朦胧的剪影。

“嘶……”

浴室里传来细微的喘声,与流水声交织在一起,听得不太真切,却仿佛在时钊耳朵里放大了无数倍,清晰得仿佛就在他耳边。

喘声有些急促,带着轻微的颤抖。时钊抑制不住地去想象声音的主人在做什么,想象氤氲雾气下那双迷离又泛红的眼睛,想象流水顺着颈侧一路流经结实的腰腹,想象修长的手指在隐秘而不可言说的地方流连。

时钊知道这样不对,他不应该想这些,也不应该这样想。楚玦将他带出研究所,教他变强,像对待正常人一样对待他,却绝对不是让他来想这些东西的。

可他闻到了久违的樱桃白兰地的味道。

诱人的甜香与细微的喘声一同撩拨着他的感官,他几乎要在樱桃白兰地的气息下沉溺,让人忍不住想要就此一醉方休。

他一步一步地朝浴室走去,每一步都挣扎又迟疑,好像在跟自己作斗争。

时钊就快要走到浴室门口,忽然又被桌上多出来的一张纸条吸引了注意力,他逃也似的折返回去。

楚玦向来是内务表率,宿舍相当干净整洁,不会放多余的纸张——尤其是像这种,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撕下来的,边缘十分不规则的纸张。

纸上写着一串数字。

时钊盯着那串数字看了足足十秒,判断出这是一串通讯号码。

他垂下眼睫,只犹豫了一瞬,便鬼使神差地拨通了这串号码。

两声响后,一个甜美的声音传出来。

“您好,欢迎致电信息素配型中心。”

“您可以前往本中心进行信息素匹配,当天即可出结果。若您不便出面,请您告知我们您的第二性别,并就近提取信息素萃取液后送到本中心,我们将为您优选出契合度较高的伴侣,并将结果发到您的个人终端。”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12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14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