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这个A他以下犯上
上一章 11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13 章

第 12 章

作者:鱼曦草 更新时间:2020-10-19 05:54:26

那个alpha的淘汰没有在众人心中留下什么痕迹,这本就是一场残酷的竞争,去留各凭本事。比起这个,大家更惊奇于他们的教官竟然可以在那个alpha的信息素下毫发无损!

众人又刷新了对楚玦的认识,如果说先前还有人质疑楚玦的能力,那么现在这种心思已经一点都不剩了。

楚玦将这群人的心思看得一清二楚,但他一点都不在意这些人怎么看他,他从一开始就说得相当明确:他只在乎他的队友,而这里最终能成为他队友的人屈指可数。

这一点,时钊也很清楚。他是这个选拔营里最清楚这一点的人。

正是因为清楚这一点,他从来不抱怨训练,也不会去倾听其他人的怨言。他与其他人格格不入,进来选拔营这么久,他甚至连其他人的名字都没认全。

正如楚玦只会在意他未来的队友一样,时钊也只在意楚玦对他的评价。

所以他每一次都要做到最好,再难再累的项目都要做第一名。

吃饭的时候,有人聊着聊着就会聊到时钊,无一不为他的拼命感到震惊。

“时钊简直恐怖……”

“疯了疯了,他这么强让我感觉这场选拔可以直接内定了。”

“他真的只有十八岁?年轻真好啊。”

“今天测试。”楚玦甩下这么一句话就背过手走到一边去,剩下的交由任星蓝全权负责。

测试内容简单粗暴,就是把前几天颠来倒去练的东西挑几个再来一遍,及格标准比平时稍稍提高一些,不及格者淘汰。

这一次的测试还算手下留情,及格标准只是稍稍提高了一些,大多数人咬咬牙还是能够留下来的。当然,这毕竟是一场选拔性质的测试,仍然会有人淘汰。

前几天的项目基本上是体能方面的,例如负重五千米限时完成。

有了前几天的基础,大家都已经熟悉这些,知道抱怨也没用,都非常顺从地配合测试。

他们测试的时候,楚玦和任星蓝就坐在飞行器上观察,飞行器上的信息屏可以投射出每一个人的状况,从他们的角度,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表现。

测试开始十几分钟后,任星蓝突然开口说:“时钊挺好的。”

任星蓝向来实事求是,从不过分夸大或贬低,有什么就说什么,虽然话少,但可信度高。

楚玦往下一看,时钊一骑绝尘地在最前面,他的速度很快,神情也很坚定,那是一种不会为任何人任何事停留的坚定。

楚玦盯着时钊的身影足足看了几秒,若有所思地敲了敲桌案,“是挺好的。”

……

测试内容在三十分钟后全部结束。

终点处记录着每一个人的结果和排名,在最后一名通过后一并传讯到楚玦的通讯器上。楚玦身边跟着一个任星蓝,他走到每一个人面前,挨个宣布测试结果。

“这个,不及格。”

“这个也不及格。”

楚玦弹指间就让几个人淘汰出局,简单得就像在掸衣服上的灰。

“这个,”楚玦站到一个beta面前,“勉强及格。”

虽然“及格”前面还有两个字“勉强”,但能留下来就已经是非常不错的结果了,这个beta对自己的结果还算满意。

走到唐泽面前时,楚玦停顿了一下,难得说了句不一样的:“你留下来了,真让我惊讶。”

时钊就站在不远处,听到这句不一样的,不由得侧目过去,想看看让楚玦惊讶的是何许人也。那是一个alpha,他大概知道这个人的名字,叫唐泽。

结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唐泽似乎还没完全恢复过来,头上满是大汗,可以由此窥出他是尽了多大的努力才将自己的成绩擦边在及格线上。

“我会,”唐泽气还有些喘,“尽力留多几天的。”

楚玦笑笑说,“那就祝你能留久一点了。”

他最后才来到时钊面前。

楚玦倏地凑近几分,食指轻轻撩过时钊额前的碎发,“这个……”

像是故意吊人胃口似的,楚玦话说半截,沉吟了好几秒。直到时钊抬眼看他,深邃的眼睛中隐隐有不满情绪了,他才收回手站直起来,淡淡地道:“这个不错。”

楚玦经常夸人,只要是合适的时候,他从不吝啬他的赞赏。但自从选拔营开营以来,他就再也没夸过人,旁人要得到他一句正儿八经的夸奖,难于登天。

而时钊现在就得到了。

实际上,自他们认识以来,楚玦不止一次夸过时钊,以往时钊都没什么感觉,但他现在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感觉很好。

那句夸奖本身没有什么,他喜欢的是楚玦夸他时,看向他的那双眼睛。

里面装的是认可,是期待,是邀请。

测试结束后,又淘汰了八个人,留下来的顿时只剩二十几人,与一开始的41人相比,少了不止三分之一。

“好了,暂时恭喜留下来的人吧。”

楚玦的目光在剩下的人脸上梭巡一圈,颇为遗憾地说:“还剩了这么多人啊。”

“我知道,你们一定都在私下里团结起来说我坏话,对吧?”楚玦绕着他们踱步一圈,拍了拍其中一个人的肩膀,“别不好意思,这很正常。玩了大家这么多天,我也有些过意不去。”

楚玦一句“过意不去”偏偏说得像“我玩得很开心”,在场所有人都觉得他欠揍,又没一个人敢动手,只能干瞪着眼,等楚玦下一句说他准备玩什么花样。

“所以我们今天来点轻松的。”

楚玦所谓“来点轻松的”,不过是换一个新玩法。

所有人被带到重力训练场。

进去前,楚玦说出他们今天的训练内容:“今天就练个普通的格斗吧。”

底下的人不约而同地露出怀疑的表情,楚玦说的“普通”那该是个什么程度?

“别这样看我。”楚玦无奈地眨了眨眼睛,“真的是普通的格斗。两人一组,匹配信息已经发到诸位手上的信息接收器上了。”

重力训练场是封闭的大型训练室,最左侧的机器可以调控重力指数,重力指数越强,处于其中的人就越难行动。

等到大家走进重力训练场时,才明白楚玦这些天的体能训练很有必要。体能稍差的人,走进重力训练场,甚至没有办法保持直立状态,连简单的移动都很艰难,更别提精准地做出格斗动作。

众人走进来,顿时被压弯了脊梁,直想吐血。他们早该想到的,楚玦说的“轻松”跟他们想象中的“轻松”完全不是一个量级!

仿佛有千斤巨石压下来,连呼吸都有些艰难。

大多数人都很狼狈,不过几分钟就汗流浃背,模样看上去极为辛苦。

楚玦和任星蓝倒是在这个环境下行动自如,仿佛这里跟外面没有任何差别。

唐泽也是极为狼狈的一员,刚经历过测试,本就还没缓过来,又进了重力训练场,这会儿更难受了。

旁边的人拉了他一把,唐泽这才勉强站稳,小声说了句“谢谢”。

唐泽为人温和却不温吞,鲜少有alpha是这样的性子。人人都喜欢跟他待在一起,因为跟他在一起总是很舒服。他是选拔营里的吊车尾,实力不强,随时都有淘汰的可能,大家都不会把他当成潜在的竞争对手,把他当吉祥物一样的存在。

照唐泽自己的话说,那是“撑一天就捞多一天,能捞一天是一天”,时至现在,他已经被记了四次名,已经是在淘汰悬崖边上摇摇欲坠的人了。

“你不会动不了吧,唐泽?”楚玦来到他面前,食指轻轻点了点他的肩膀,“我还没有把重力指数调到最高呢。”

被他说中了,唐泽还真动不了。他轻轻这么一碰,就像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唐泽艰难地喘着气,身体晃荡两下,又痛苦地定在原地。

“为什么要勉强自己?”楚玦觉得这个唐泽有点意思,跟他聊起来,“我看过你进来之前的成绩,更适合做机械师吧。”

唐泽仍然很辛苦,但教官问话总不能不回,他尽量精简自己的话语,只说了三个字:“我喜欢。”

“那就给你五分钟收拾好。”楚玦说,“我不会对omega放松标准,因为我只要能在战场上活得下来的人。”

“你是……怎么发现的?”唐泽问。

“很好发现的,”楚玦含笑说道,压低声音说,“都是同类嘛。”

唐泽没再就着这个问题继续下去,他知道楚玦总有神通,他瞒得了所有人,瞒不了楚玦。

或许楚玦早就发现他是一个装alpha的omega了,只是最近才说。

楚玦和唐泽说话的时候,时钊正在他们不远处。

他看见楚玦低下头来,笑着跟唐泽说话,声音很低,是两个人才能听到的音量。

他皱了皱眉,走上前去,巧妙地隔在他们之间,轻轻勾了勾楚玦的手指。

“教官,我没有匹配到人选。”

时钊本就是41个人里落单的那个,现在走了那么多人,剩下的仍然是单数,时钊再一次被剩下来。

楚玦回头看了时钊一眼。

时钊果然是这些人中出类拔萃的其中之一,这种重力指数程度对他来说轻得就像不存在,他也可以轻松移动。

“等你能动了就过来。”楚玦朝唐泽挥挥手,跟时钊走到另一边去。

时钊故意走到离唐泽最远的一端,然后再回头去看刚刚唐泽在的地方,被中间稀稀拉拉的人挡住,已经看不见那边的全貌了。

“我跟你打吧。”楚玦说。

时钊点头应承下来,却仍然在想一些其他东西。

时钊对唐泽抱着没由来的敌意,这种没由来的敌意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无理取闹”,他就像被迫与客人分享糖果的小孩,即使因为这点小事不开心也无处可说。他的优势在于他比真正的小孩理智,他知道这种心思滑稽又荒诞,说出来还会讨来一顿骂。

更何况,没有人不喜欢唐泽,他与时钊截然不同,他是最受欢迎的alpha。

他知道自己不是最特殊的,以往他对自己绝不特殊这一点没有太过明显的认知,而如今他鲜明地体会到了这一点。

——楚玦的队友可能是任何人。

没由来的危机感让时钊心中警铃大作。

他敬重教官,但越是这样,他越想让教官看着他。

或者说,只看着他。

时钊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易感期期间,他就隐隐有过这种类似占有欲的想法,那时他可以说是信息素作祟——但现在呢?

时钊在格斗的时候走了神,很快便被楚玦撂倒在地,重重地摔在地上。

“你不专心啊。”楚玦俯下身来,低头看他,“你在想什么?”

他们现在的距离很近,近得能在这样喧闹的环境下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原本不易察觉的柏木香一点一点侵袭而来,极淡,又极具侵略性。

这点微薄得几近没有的信息素,楚玦不仅闻到了,而且隐隐有些兴奋。

没有人注意到这里的动静。

没有人像他一样能感觉到时钊的信息素。

楚玦猜测这与他即将到来的发热期有关。

他本能地被这极淡的alpha信息素吸引。

空气中淡淡的柏木香勾人而不自知,让人下意识地想离它更近一些,再更近一些。

指尖接触到的肌肤散发出淡淡的热意,像细小的电流窜入血液,流经全身。

楚玦略微有些不自在地收回手,侧过头,又抬手摸了摸后颈,“我先去那边。”

“唐泽能动没有?”楚玦抬眼往唐泽那边瞥,跟旁边的任星蓝说,“能就让他过来。”

话音刚落,一股强劲的力道攥住他的手腕。

与此同时,时钊的呼吸落在他的颈侧,信息素宣誓主权似的缠绕上来。

楚玦一个没防备,在时钊的力道下猛然前倾,一只有力的手顺势拦住他的腰,将他摔在地上!

刚刚楚玦试图逃避的问题又重新浮上来,他们之间的距离重新变近,只不过这回上下倒转。楚玦躺在地上,撩拨的柏木香再度萦绕在他的鼻尖。

“你不是问我在想什么吗?”

时钊想起先前他与楚玦的约定,那条任凭差遣的规矩,想起又甜又烈的樱桃白兰地,想起初遇时接过的半截烟……他在想的东西有点多,却只吐出两个字来:

“想赢。”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11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13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