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这个A他以下犯上
上一章 10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12 章

第 11 章

作者:鱼曦草 更新时间:2020-10-19 05:54:25

楚玦说自己跟以前不一样了的话并非虚言,他是真的将这句话贯彻得彻彻底底,他的变化仿佛就是一夜之间的事,犹如突袭一般,完全不给人准备的机会。

他比以前更狠、更严格,他的及格标准提升了不止一个层级,手段也比以前无情不少,而他的训练“心情”,也跟着更加变化多端起来。

单是最基础的体能训练,楚玦仍然能弄出很多新玩法。比如他心血来潮的时候就让大家来个负重五千米,偶尔还加点挂钩梯铁丝网来个豪华组合套餐。

参加选拔营的人不是没有经历过体能训练,但绝对没有经历过如此变化多端的极限体能训练。

刚来的前几天,几乎所有人都无法适应这种高强度的训练,几天后,大多数人都被迫强行适应了这样的训练节奏。

他们起床后的常规项目是负重越野五千米,要走几个来回。这项训练项目对于别的而言已经算简单轻松,但对于一些体能比较差的人来说,这个项目足以让人生不如死。

开始三十分钟后,一个人倒在了地上,姿态相当狼狈。

楚玦走过去,脚尖踢了踢地上趴着的人,“咦,这有个死人。任星蓝,过来看看他是谁。”

这意思就是要记名了,地上趴着的人咬咬牙,在任星蓝走过来之前竭尽全力地爬起来,狼狈得踉跄一下。

“原来不是死人啊。”楚玦侧身闪开,看他站稳之后才慢悠悠地道,“没死趴在地上干什么?看小蚂蚁搬家?”

“不是……”他声音有些虚,显然是累得有些走不动了。

楚玦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认出此人是第一天在队列中说话被记名的人之一。

“这就不行了?你不是alpha吗?”楚玦见他还不动,又补充了一句,“我以为这点程度对你们alpha来说还不够看。你说是吗——”

楚玦的目光落到此人胸前的信息芯片上,瞥了一眼上面的编号,比对了一下脑中的数据,准确地念出他的名字:“唐泽?”

楚玦鲜少叫他们的名字,几乎从来没有。唐泽知道,只有那个叫“时钊”的,楚玦会叫上几次,原因楚玦也大大方方说过,因为觉得时钊这个名字好听,一直很想让任星蓝多写几遍。

至于是真是假,没人知道。

所有人都怕被楚玦点出名来,因为这很有可能意味着记名。

“平时看书吗?”楚玦像是突然来了点闲聊的兴趣,问他,“都看什么?”

唐泽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开始闲聊了,心有疑惑,但还是回答了他:“《星际新纪元4891》……”

楚玦听过这本书的名字,是一本战争类小说。

他略微感兴趣地轻轻“噢”了一声,又问,“是因为这个,所以想进银翼舰队?”

“……不全是吧。”

楚玦看着他,别有深意地笑了笑:“挺好。”

“你听过这句话吗?”楚玦忽然说了一句《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台词,掐着嗓子用里面的腔调念出来,“——英台不是女儿身,因何耳上有环痕?”

唐泽瞪大了眼睛,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你怎么……”

“有点意思。”楚玦往身后的机甲一靠,从兜里摸出一盒烟抛着玩,意有所指地说,“伪装的东西不会长久,最好还是早日具备相匹配的能力。”

“给你十秒,跟上最后面,”楚玦神色平淡如常,抬起手腕看时间,“快一点,我已经在数数了。”

十秒!

唐泽眩晕着看了看前面已经跑出去近百米的队伍最后。

对那些身强力壮体能好的人来说,十秒跟上不算难事,但这赫然是他的弱项。

然而,他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如果他没赶上这十秒,他可能就要淘汰出局了。楚玦惩罚人一向随心所欲,这次已经算网开一面了。

他死咬着后槽牙跟了上去,尽最大的力气向前跑去,破风声自耳旁传来,他不管不顾地往前跑,也不知道有没有十秒,或者早就已经超过十秒,但是后面的楚玦没喊停,他就没停下脚步。

这场负重体能训练不知过去多久,到终点结束时,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负重五千米几个来回而已,就跑成这样?”楚玦淡淡地道,一开口就拉了十足的仇恨,“任星蓝过来,把所有人都记一次,算我给各位的谢礼——谢谢各位了,早点全部淘汰完,倒给我省事。”

这一次记名是全体记名,也就是在场四十一个人都将被记名一次。

并非所有人都能安然无恙地撑过这次记名,有几个吊车尾在前几天频频犯错,早已被记名四次,他们的去路已经亮起红灯,今天这一次记名,已经足够让他们淘汰了。

“被淘汰的可以走了。”楚玦的目光越过这些人,朝边上路过的两位士官招了招手,“顺路就送送他们。”

被淘汰之后,这些人就不是选拔营成员了,士官们便拿他们当客人礼遇,在过来的时候还朝他们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看到了吗,被淘汰也挺舒服的,”楚玦望着淘汰者离去的背影,话却是对着剩下的选拔营成员说的,“觉得难受,顶不住,想走,随时可以。我们会以礼相待。”

下面没有一个人吭声。

在场的人都知道银翼舰队意味着什么,那是最高级别的精锐舰队,执行的都是最凶险的任务。来这里的人都有一个梦,他们要进入银翼舰队,要去最凶险也最需要他们的地方闯一遭。

队列里相当安静,大家都吃过第一天的教训,没有人会贸然开口。

楚玦似乎是觉得队列里安静得有些过分了,便开始没话找话。

“发现没有?”楚玦将手搭在时钊的肩膀上,俯身在他耳畔低声道,“我以前对你还是很温柔的。”

时钊知道这人多半是在诱他说话,等他开口了,又是一次记名。所以他就一言不发地站着,撩起眼皮看他,一副“我看看你能说什么”的模样。

“让我来猜猜你现在什么心情。”楚玦绕着时钊慢悠悠地转了一圈,语速慢得像在叹息,“你在想,我怎么这么过分,把你从研究所带出来,却一直在玩你。”

“你怎么不说话?我说的不对吗?”

半天等不到时钊说话,楚玦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他语气有些委屈地说:“你是不是讨厌我了?别讨厌我,我会难过的。”

尽管时钊知道楚玦是在诈他,还是没忍住差点动摇,刚张了张嘴,看见楚玦眼底那一闪而过的兴奋时,又迅速闭上了嘴。

楚玦见状,笑得露出一口白牙,相当开心地用手肘撞了他一下。

“就差一点,可惜了。”

对时钊来说,楚玦只是变严厉了,但对其他人来说,楚玦就是十成十的魔鬼,不拿人当人看的混账。

楚玦很快就犯了众怒,获取选拔营名额本身就要经过层层筛选,故而来到这里的人都是心高气傲的精英人物,在原来的地方可以横着走的存在,而这些人现在却在这里遭受着难以忍受的折磨。

所有人的心都像吊在悬崖边上,谁也不知道下一秒来的那阵风是会把它吹上岸,还是狠狠地将它推落悬崖。

“说到底他不就是一个omega而已吗?”一个alpha狠狠地将手上的东西摔到地上,“他凭什么这样对我们?”

旁边人拉了拉他,好心提醒他:“别这样。”

“一个omega有什么好作威作福的,欠操吗?!”

那个alpha不顾旁人劝阻,甩开拉住他的那只手,径直脱离队伍,走上前去。

还没等他犯到楚玦跟前,他就被一股极大的力量攥住了手腕。

他回身一看,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alpha。他认得这个人,这是选拔营里年纪最小的人,来路成谜,不爱跟人说话,也从不与其他人主动交流。

“干什么?!”alpha显然是怒到极点,已经释放出十足的信息素,似乎是准备用信息素与楚玦一决高下。他正欲继续往前走,没料到时钊仍然没有放手的意思,非但没有,力道还加重了几分,仿佛要直接捏碎他的腕骨。

如果此刻时钊说想要废了他这只手,只怕没有人会怀疑此话的真实性。

“别在这里闹事,”时钊虽然年纪小,却比眼前这个alpha高一些,他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alpha,像是在看一只可笑的蝼蚁,“你受不了可以退出,没有人会拦你。”

“退出”这两个字一出,所有人紧绷着的那根弦都被狠狠敲了一下。

这些日子的训练确实不是他们往常能经受得住的训练,在场所有人都想过退出,但没有一个人真的会付诸实践。

“谁说我要退出?我就是看他不顺眼!”alpha扯着脖子喝道,“放手!”

“看他不顺眼?”时钊冷笑一声,拽着他的手往反方向扣,动作利落又凶狠,只听“咔”的一声,那是骨关节遭到猛烈摩擦碰撞的声音,与此同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来,“那我也看你不顺眼。”

“操!”alpha痛得骂了一句脏话,“你有病?”

“你护着他干什么,你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还是说你是他的狗啊?”alpha吊着眼看时钊,表情凶神恶煞,企图威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

旁边的围观群众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事情怎么演变成这样的。

前面的楚玦还在说:“太慢啦。后面在干什么?开茶话会吗?进去要登记名字的那种?”

选拔营的成员们现在听到“名字”这两个字就会条件反射地虎躯一震,围观群众们分别跟旁边人对视一眼,又重新拿起武器继续往前了。

时钊和那个alpha站在原地没动,却不约而同地释放出了信息素。

事实上,时钊仍然不能完美地控制自己的信息素,但他此时不在易感期期间,释放一些还是游刃有余的。

攻击性极强的柏木香扩散开来,带着吞噬一切的窒息感强有力地压下来,森冷得像山巅的一抹寒霜,肃杀之意十足。

alpha也不甘示弱地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浓烈的信息素爆发而出,那是铁锈的味道,血腥的味道。

这是纯粹的信息素压制,是alpha与alpha同类之间的敌对相斥,剑拔弩张的气氛弥漫开来,四周的草木簌簌颤抖起来。幸好其他人已经随着队伍跑远,不太会受到这场对峙的影响。

这场对峙胜负分明,时钊甚至没有释放出很多信息素,只是s01型的信息素就已经足够让这个不自量力的alpha喝一壶的。

果不其然,alpha引以为傲的信息素在s01型信息素面前被化为齑粉,连带着alpha的尊严也一起碎成粉末,alpha百战百胜的制胜法宝头一次遭到毁灭打击。

“说谁‘欠操’?”时钊面无表情地将他踹倒,不费吹灰之力,他将alpha狼狈的模样尽收眼底,轻嗤道,“看看现在是谁更欠操吧。”

“原来是这句话戳到你点了啊,怎么,”alpha输了,但嘴上仍不饶人,阴阳怪气地说,“你喜欢他?或者我说明白点,你操过他?”

时钊没跟他废话,直接一拳过去,这一拳扎扎实实直接到肉,将alpha的脸揍歪过去。

这个alpha也不是躺着挨揍的性子,当即与时钊扭打在一起。

时钊本来就是在混混堆里从小打到大的,被楚玦接到银翼舰队之后更是天天都有练格斗,对着楚玦可能会输,但面对这个alpha还是绰绰有余的。

alpha很快就落于下风,被时钊流畅又利落的拳风狠狠扇了两巴掌。

“你们在干什么?”任星蓝没有感**彩的声音响起来,他厉声喝道,“都放手!”

“这么热闹?”楚玦早就注意到这边的响动了,他走过来打了声招呼,“在聊什么?也跟我说说?”

楚玦一走过来,原本在打架的时钊猝然收了拳,站到一边去。

旁边的任星蓝倒是围观了全程,中规中矩地禀告:“队长,他们在探讨你的omega性别。”

任星蓝已经说的相当委婉了,没把最污秽的两个字说出来。

“聊我?”楚玦来了点兴趣,“应该直接过来问我本人的,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任星蓝面瘫着脸,指着时钊旁边的alpha补充道:“队长,他想跟你比比。”

“是这样?”楚玦斜着眼看了看alpha,像是在求证。

alpha深呼吸一口,直截了当地说:“是!我看不惯你这幅晃来晃去的悠闲样子,你把我们当什么?”

楚玦做了一个中断对话的手势,也开门见山地问:“你想怎么比?”

他微微昂起头,斜睨着楚玦,说出不要脸的四个字来:“用信息素。”

“你都知道我是一个omega了,还要选这么胜之不武的方式?不太光明啊。”楚玦的语气听上去是在担忧害怕,面上却一点没显,反而笑得灿烂,“但也不是不可以。”

任星蓝默默地别过了头。

每年都有这样的人过来滋事挑衅,而这样的人往往捞不到什么好,因为楚玦对大多数alpha的信息素毫无感觉。

这个alpha的信息素也算级别比较高的那一层了,再加上他能完美地控制自己的信息素,自然有恃无恐。

他确实是打算用信息素让楚玦无地自容的,在见到楚玦的那一刹那就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其中的寻衅意味不言而喻。

“好吧,我们做个交易。”楚玦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游戏,也不管其他人的进度了,在这个挑衅的alpha面前站定,双手环胸,“如果你赢了,就不用继续培训了,你今天就是银翼舰队正式成员。你要是输了,就收拾收拾回家吧。”

“——怎么样,是不是很公平?”

这个alpha在这时反倒退缩了一下,因为楚玦看上去实在是太过自信了,仿佛对这场“交易”胜券在握。他举棋不定,额头冒出细密的汗来,可是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已经站到楚玦面前闹事了,他没有退路。

像是想给自己找回尊严似的,这个alpha昂起头,大声说:“你听好,我不稀罕银翼舰队,如果我赢了,你给我道歉——”

他话说到这里突然停下了,露出一种诡异的笑,挑衅地看了一眼时钊,随后舔了舔唇,“用omega的方式。”

联想他刚刚出言不逊的咒骂,不难想象这个“omega的方式”是什么侮辱性的方式。

时钊几乎在一瞬间就想起了这个alpha刚刚那句阴阳怪气的讽刺,眸光犹如刀刃上的寒光,凛冽得仿佛下一秒就会化作实质将人刺出一道血痕来。

然而楚玦像是没感觉出来其中的侮辱性似的,伸手将时钊扯开,轻轻吐出两个字:“可以。”

话音刚落,alpha的信息素威压又加重了几分。

“就这点?”楚玦有些不耐烦地说,“全部放出来。”

这个alpha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一个omega说出来的话,有哪个omega会大言不惭地要一个强势的alpha释放出全部信息素?难道他不怕被alpha信息素影响吗?!

“你怕什么?”楚玦见他迟迟没有动作,侧过头,声音很轻,挑衅意味却很浓,“怕在这里把我上了?”

楚玦说得如此直白,又是如此不屑,这话指向性有点强,alpha不由得震惊地看向他——他可能早已听到了自己和时钊的对话!

“这可是你自找的。”alpha恼羞成怒地释放出全部信息素,周遭气压顿时降低几分。

楚玦却像完全没感觉到似的,懒洋洋地站在原地,还有闲心抬腕看时间,随口数着数,似乎是在帮他计时。

当然,楚玦并非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只不过,他受到的影响,似乎并不是来自眼前这个alpha。

空气中有淡淡的柏木香,可能是刚刚那场对峙残留下来的。

而仅仅是这么一点,竟然能让他隐隐有些兴奋,像是干涸的河床迎来了一场及时雨。

——他的发热期要到了吗?

楚玦面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却在思考一个问题:时钊的信息素竟然强到这个地步?

——众多信息素中,他只能感觉到独一无二的那种柏木香。

时间仍然在流逝,眼前这个alpha释放信息素已经超过一分钟了,然而,楚玦毫无反应,仿佛alpha不曾释放信息素。

“这怎么可能?!”那个alpha失声道。

“回宿舍收拾东西吧。”楚玦盯着他,平静地作下最终宣判,“你被淘汰了。”

——淘汰!

这个不自量力的alpha的结局已成定局,他输得彻底,他不仅输给了alpha,更输给了omega,他引以为傲的一切,都在今天被告知它们一文不值。

他一个人灰溜溜地回到宿舍,这些天来,在银翼舰队选拔营经历的种种,都像一场梦,现在梦醒了,他跟着大部队来,却又一个人离开。

其实他到现在只被记过一次名,相比选拔营里的其他成员好上很多,他本来也是很有希望能进银翼舰队的一员!

他愤怒,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

训练场上,其他人已经跑远,楚玦往那边望了一眼,打算跟过去。

路过时钊,楚玦趁着没人注意,在不经意间轻拍两下他的脸,“信息素收收。”

时钊刚刚跟那个alpha对峙的时候释放过信息素,身上自然还残留着一点味道。但他依稀记得楚玦对信息素不太敏感,他没想到楚玦居然能闻到这微弱的一点信息素。

他正欲收拾自己身上残留的信息素,却又听楚玦倒了回来,“等会儿。”

“借我沾点。”楚玦说是“借信息素”,却只是玩笑似的捏了捏时钊的后颈。时钊被他的动作激得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楚玦捏他脖颈的手顺势搭在他肩膀上,低下头,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在时钊耳畔说:“下次不用这样。”

“不过谢了,小alpha。”

就是这么一句,让时钊有一瞬间觉得,楚玦其实没变。

然而就在下一秒,楚玦又说:“擅自脱离队伍与人斗殴,你说我记还是不记?”

时钊皱了皱眉,他已经被记名两次了,再来一次就是三次。数字3和离数字5,差得已经不远了。但他不是讨价还价的性子,况且本来就是楚玦立的规矩,是他先坏了规矩。

“先欠着。”楚玦在他后脑勺薅了一把,闲散地说,“就看我哪天心情比较差吧。”

说罢扬长而去,头也不回地招了招手,说:“跟上。”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10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12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