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这个A他以下犯上
上一章 9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11 章

第 10 章

作者:鱼曦草 更新时间:2020-10-19 05:54:24

楚玦给的信息素萃取液只有小小一瓶,甚至还没时钊的小拇指大。

时钊这回没有给自己打抑制剂那股不要钱不要命的狠劲了,相反非常珍惜这点信息素萃取液,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打开。

两天过去,他甚至还剩了一些。

他将剩下的小心翼翼地放进抽屉里,好好地保存起来。

易感期过去后,时钊的日常又回到了原来的轨迹。

唯一的不同,是时钊易感期期间粘着楚玦的那股劲头还没消散。

其他人倒是没感觉出来什么,过来找楚玦的时候总会跟时钊打声招呼,渐渐地大家都习惯楚玦身边总跟着一个时钊,有时候找不到人就直接问时钊楚玦在哪里,有些不涉及机密的事情直接跟时钊说让他转达就可以。

诸如此类的事情,时钊从来不会觉得麻烦,做得相当自然,以至于私下里有人戏称他是楚玦的“正宫”。他们开这种玩笑从来都是避着本人说,只有一次不慎被时钊听见了,却也没发生什么,时钊平静得像没听到一样。

很快,楚玦停职期满,军部又恢复了他的军衔,变回那个人人尊敬的楚中校。

停职期满,意味着银翼舰队新成员的选拔也要开始了。

从军部回来当天晚上,楚玦走进了时钊的房间。

楚玦点了点他手上的通讯器。

一段事先录好的影像在他面前投射出来。

画面中的人是任星蓝,他板着一张脸,语调毫无起伏地念着:

“欢迎加入银翼舰队选拔营,我们将进行为期两个月的培训选拔,择优录取。注意事项有以下三点……”

“我之前跟你提过的,三天后开营。”楚玦掐断这段影像,朝时钊点了点头,“你做好准备——虽然,没什么好准备的。”

时钊对即将开启的新生活并没有感到害怕,反而隐隐有些期待,他问:“这样就可以成为你的队友了吗?”

楚玦敲了敲桌案,像在警醒他,“择优录取。”

“如果你被淘汰了,”楚玦神情严肃,话也说得残酷,“说明你不适合银翼舰队,我会把你送到其他地方去。”

时钊没问楚玦这个“其他地方”是什么地方,因为他根本没有想过自己被淘汰这种可能性,在他看来,他根本不可能被淘汰。

“别太自信了。”楚玦仿佛能看出他在想什么,“银翼舰队没有内定人员,所有人都有可能被淘汰。”

“我说过,你是最有可能成为我们新队友的人。”楚玦用不咸不淡的语气阐述事实,他话锋一转,“不过,还有一句话我没说。你还差得远。”

楚玦说的是实话。

银翼舰队最不缺的就是精英,毕竟他们的任务,出的是龙潭,入的是虎穴,刀山是这么闯,火海也是这么过,没点本事的人根本留不下来。

时钊来这里已经有两个月了,身上发生了许多变化,但他身上仍然有那种不易接近的戾气,只有对着楚玦的时候才稍微收敛一些。

楚玦深深地望进时钊的眼睛,几乎同时做出了他的判断:时钊确实还差得远,无论是能力,还是心态。

时钊不知道楚玦在想什么,但他不认同楚玦的话。他沉声道:“我不会被淘汰。”

楚玦觉得他这一本正经的倔强模样有点意思,没忍住伸手捏了捏他的脸颊,强行帮他扯出一个扭曲的笑。

时钊皱紧了眉头,让这个扭曲的笑看起来更扭曲了。

楚玦收回手,淡淡地说了一句:“早点睡。”

接着,他站起身来,走出了门口。

走出去两步后,楚玦又倒回来,懒洋洋地倚靠在门边,状似随意地说了一句:“对了,有个准备还是要做一做的——最好重新认识我一下,小alpha。”

三天后,一架装载飞行器落在银翼舰队基地门口,四十位候选队员从上面陆陆续续地下来,列队整好后被带到训练场上。

选拔营的训练地点在b区,与a区仅一墙之隔,身份却天差地别——墙的这边,是银翼舰队的正式成员,墙的另一边,是选拔营的候选人员。

时钊也被带到这里,站在他们队伍的最后面,格格不入。

教官还没来,新来的就在队列中交头接耳,前后左右互相熟悉一下。

“听说我们教官是个omega?”

“不可能吧,这可是银翼舰队!”

“怎么不可能,银翼舰队队长都是omega……”

他们动作幅度不大,声音却也不小,似乎对这个新地方充满了好奇,不仅是对银翼舰队好奇,而且是对未曾谋面的银翼舰队队长的好奇。

“其实他会不会是一个装o的a?”

“你说什么呢,搞性别歧视?”

“呃,我只是没见过厉害的omega……真有omega能那么厉害?”

他们聊着聊着,忽然感到身后的响动小了许多,诡异的安静蔓延开来。

一道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

“在聊什么?”

他们不约而同地回头,看见一个人凑过头来,此人长得好看,生了一双多情的桃花眼,唇边噙着笑,不像强势的alpha,倒像一个温柔的omega。

“你这个人怎么走路没声音?”那人抱怨道,又问,“——不过你是哪里冒出来的?”

楚玦笑了笑,指指队列后面,“听到你们在讨论,就想过来听清楚点。”

“哈哈哈哈,你这人还真八卦。不过你还是赶紧回到原位——等等,”那人笑到一半,终于发现哪里不对劲,“你穿的制服怎么跟我们的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了。”楚玦欣慰地说,“因为我是银翼舰队的人啊。”

“哦对,你们刚刚的疑惑我可以为你们解答。”楚玦从他们中间穿过,站到他们面前来,“你们教官是个omega,银翼舰队队长也是一个omega。”

“你到底……?”

他们想问“你到底是谁”,却没有问下去。他们心中已经隐隐浮现出一个猜测,只是不敢确定。

“真遗憾。他们是同一个人。”楚玦如变脸般收起笑容,“他现在站在你们面前。”

说话的那两个人彻底傻眼了,张了张嘴,半天没吐出一个字来。

“任星蓝,”楚玦朝后面的任星蓝招招手,示意他过来,“过来把这两人名字记上。——哦,顺便说说规矩,记名五次就可以回家了。”

这两个人顿时瞪大了眼睛,露出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一共只有五次犯错误的机会,他们不敢相信自己才刚来就用掉了一次!

“我们只是说了两句话……”其中一个人小声地说道。

“你跟我讨价还价?”楚玦挑了挑眉,赞赏道,“我喜欢会讨价还价的人。懂得维护自己的利益,这很好。”

紧接着,这个刚刚说“这很好”的人就侧过头对任星蓝说:“一句记一次,他刚刚说他说了两句,你明白他的意思了吧。”

“等——!”眨眼间一次就变成了两次,那人抬手想要阻止,可惜冷面无情的任星蓝已经记上了他的名字。

“下次记住了。”楚玦好整以暇地说,“在队列里应该保持安静。”

其他人见楚玦转眼间就剥夺了对方两次机会,立马噤声,整个训练场安静得落针可闻。

楚玦站到最前面来,目光依次从每位营员脸上梭巡而过,他拍了拍前排一个人的肩膀:“放松点,我又不会吃人。”

前排这个人身体更加紧绷了,生怕楚玦记他名字。

“任星蓝,你给这些新来的讲讲。”

给新来的作讲话,这差事楚玦不爱干,一般都是任星蓝代行。任星蓝长得凶,又不爱笑,经常板着一张脸,震慑力极强,楚玦最喜欢拿他来吓新人了。

任星蓝讲话方式相当简单粗暴:“自我介绍我不做了。如果你们没有被淘汰,你们自然就会知道我的名字。”

“两个月的时间,我们会进行综合培训,不定时测试,不及格者淘汰。”

“你们最好保持危机感,因为本次选拔没有固定名额,也就是说,我们可以一个都不要。”

“对。”楚玦替他补充,“一个不要也好,趁早淘汰,我们可以早点收工。”

任星蓝不是多话的人,也不会给别人赘述银翼舰队到底要做什么。他一共就讲这么多,讲完就将他们领到宿舍楼去。

b区宿舍与a区宿舍没什么区别,说到底都是一张硬板床,其他设施配置都是一样的。唯一的不同就是这里是b区,而这里的人想去的地方是a区。

宿舍已经事先分配好,两人一间。由于时钊比较特殊,是多出来的那一个,所以他自己一个人住在最远的一间宿舍。

从a区走到b区有一小段距离,比较麻烦,故而选拔期间,楚玦和任星蓝就住在b区,分别住在时钊隔壁左右间。

开营第一天,楚玦只让他们收拾了一下内务,没有做什么其他的训练。

这一天过得相当平静,时钊早早地上了床,稍微睡了一会儿,做了一个诡谲的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是在b区的第一天,有点不太习惯,他没睡多久就醒了,睁开了眼睛。

他看着天花板,缓慢地从口袋里摸出一瓶小小的信息素萃取液,是楚玦给他的那一瓶。他将它带过来了。

事实上,时钊去哪里都是一个人,如果断舍离是一项比赛,时钊一定是第一名,因为他从来没有想带走,或者是想留下的东西。除了这一小瓶信息素。

他不知道其他人参加这场选拔是为了什么,但他自己的目的很明确:他只是想一直跟在楚玦身边。

时钊想着想着,困意彻底跑走,于是他从床上坐了起来,打算出去透透气。谁知一打开门,就撞见楚玦在走廊里走动,不知道是在巡寝还是在干别的什么。

楚玦原本正欲吹哨,忽然察觉到有人开门出来,顿了顿脚步,随后走到时钊门前站定。

“你醒了?”楚玦皱了皱眉,似乎是在关心他,“怎么不多睡会儿?”

“没睡着。”时钊说。

“已经四点了,你还没睡着?”

楚玦神情严肃,俨然一副家长做派,摁着他的肩膀把他重新推入房间,将他按回床上。

“赶紧睡,”楚玦想了想,又补充道,“明天会很辛苦。”

“知道了。”

楚玦上下打量了时钊一番,突然觉得还差点什么,不够完美。

“你睡觉也穿这么多?”楚玦难得殷勤地走上前去,亲手帮他脱下刚刚披上的一件外套以及作训服,轻轻“啧”了一声,没头没尾地嘀咕了一句“居然也没个裸睡的习惯”。

时钊躺下之后,楚玦又弄乱了他叠好的被子,亲自替他盖上,还细心地帮他掖好被角。

“你睡吧。”

楚玦做完这一切就拍拍手走出去了,好像他真的只是来观察一下大家的睡眠质量而已。

时钊躺回去,重新闭上眼睛。

然而,他才刚刚躺下不到半分钟,一道尖锐的哨声就刺破了宁静的夜空。

楼下巡寝的士官听到哨声,迅速反应过来:“集合!”

时钊条件反射地从床上跃起,他的动作足够快,但经不住楚玦给他设置的障碍也足够多——楚玦亲手帮他脱下来的衣服,此刻正东一件西一件地摆在不同的地方!

而就在楼下,楚玦正掐着时间计时。

“一分钟了人还没齐,”楚玦摇头否定道,“新来第一天也可以睡这么死?”

下面的人敢怒不敢言,应对紧急情况是他们的必修课,但谁也没想到,才刚来第一天,楚玦就给他们来这么刺激的。

四十位营员陆陆续续到齐,还差第四十一位。

楚玦一直数着时间,姿态很随意,但旁人看了只觉得紧张,因为他们不知道楚玦数到几的时候会宣布惩罚内容,只能在心里祈祷第四十一位仁兄能来得再快一些。

终于,时钊缓缓出现在众人视野之中。

时钊其实只比其他人稍微慢了十余秒,但十余秒已经足够说明问题。

楚玦的目光越过一众营员,落在时钊身上。

“你怎么也这么慢?”

时钊:“……”

这要怪谁?可能还是得怪他自己。是他轻信了楚玦的鬼话。

时钊这时才想起白旭成见到他第一天告诉他的真理:永远不要相信队长的鬼话。

他又想起开营前楚玦提醒他的话:最好重新认识一下。

不待他多作感悟,楚玦就已经替他将感悟说出来:“我跟以前不一样了,小alpha。”

他的意思很简单。

时钊在他这里绝不特殊,只要他想,他可以淘汰任何人,包括时钊。

楚玦轻轻哼笑一声,带着点幸灾乐祸的得意,下一秒就敛起笑容,对任星蓝说:“愣着干什么?迟到,给他记上。”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9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11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