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这个A他以下犯上
上一章 7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9 章

第 8 章

作者:鱼曦草 更新时间:2020-10-19 05:54:22

虽然时钊的易感期是突发状况,但这还不足以变更楚玦的计划。

他们准时准点来到机甲储藏室。

“应龙拿去改了,今天先挑个差一点的凑合。”楚玦绕着机甲储藏室走了一圈,挑了其中一台出来,招招手让时钊进控制舱。

“你试着自己操作一下。”

昨天他教过时钊如何操纵机甲,时钊已经能做一些简单的动作,所以楚玦先让他做巩固练习。

今天的机甲训练场空空荡荡,楚玦想起来自己昨天让其他人全部去b区了,今天a区连个鬼影都没有。

楚玦在空旷处找了一个阴凉的地方坐下来,刚一坐下,任星蓝的通讯就拨了过来。

任星蓝的声音从通讯器传出来:“队长,你怎么样?”

楚玦只淡淡地说了一声“没事”。

任星蓝又简单地问了几句,得到的答案都差不多是“没事”两个字的变形。

“队长,银翼舰队新队员的选拔很快就要开始了。”任星蓝顿了顿,“真的要让时钊也加入选拔营?”

“想说什么就直说。”

任星蓝直截了当地说:“时钊太不稳定了,我担心他会影响我们的正常进程。”

“而且,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任星蓝说,“选拔开始之后,我们也不可能将精力全部放在他身上。”

任星蓝说这话的时候,说的虽然是“我们”两个字,但却在说完之后意有所指地停顿了一下。

对他来说,这话已经相当委婉了。

队长只是这两个月比较闲,选拔开始,楚玦停职时间也差不多结束了。

一切都会回到正轨,楚玦的工作重心,不可能永远在时钊身上。

“我知道。”

任星蓝的担心其实是不必要的,楚玦比谁都清楚这一点。

他跟任星蓝通讯的间隙,眼角余光往时钊那边瞥了瞥,时钊的状况还不错,他学东西很快,记忆力也很好,一点就通,教起来不怎么费力,是学生时代里老师最喜欢的那种学生。

通讯器里,与任星蓝的对话仍然没有终止:

“他还不知道银翼舰队的意义。”

楚玦听到任星蓝这么说,忽然笑了。

“你说话也学会铺垫了?”楚玦漫不经心地说,“最后这句才是重点吧。”

任星蓝直白地承认:“对。”

“他会懂的。”

跟任星蓝通讯的时候,楚玦一直关注着时钊那边,那边似乎出了点什么差错,机甲停在原地不动了。

“你们今天可以回来了。”楚玦扔下这么一句话,“我先挂了。”

说完,他切断通讯,朝时钊那边走去。

他走过去,敲了敲机甲,示意时钊打开控制舱。

随后,他翻进控制舱内,坐进副驾驶位。

“怎么了?”

“不知道。”时钊说,“它不动了。”

楚玦往那边一看,当即明白是机甲传感器不灵敏的问题。

“这边有个东西挡住了。”他倾身前去,挪开那个碍事的东西。

挡住传感器的是一个小小的磁铁,本不应放在这个位。楚玦没多想,只当是这台旧机甲在储藏室里放久了,一些没用的小零件也散到别的地方去了。

时钊的注意力一直放在楚玦身上。

控制舱内,楚玦离他很近,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那不属于他的alpha信息素,是来自楚玦的脖颈。

而在楚玦今天出去之前,那上面都是他自己的信息素味道。

时钊感到相当烦躁,他想把教官身上不属于自己的味道全部抹掉。

这样的想法一冒出头,时钊就会立马将它压下去。他知道这是易感期在作祟,但他无法抑制这样的想法。

楚玦把那个东西挪好,“现在应该可以——”

话到一半,就被时钊打断了。

“教官,我不舒服。”

alpha在易感期领地意识特别强,尤其不喜欢别的alpha的味道。

更不喜欢,沾过自己信息素的omega,沾上了别人的信息素。

“你怎么了?”

楚玦警觉地坐直了一些。

他之前提醒时钊易感期的时候说过,有不舒服要告诉他。时钊的易感期还没过去,只是靠着抑制剂维持正常而已。

“我闻到了其他alpha的味道。”时钊指了指他的脖颈。

楚玦猜想自己是被于嘉泽那么一弄,沾了一点那个蓝眼睛alpha的信息素,他就戴了一小会儿就摘下来了,况且现在过了这么久,他没想到时钊还能闻到。

他身边有很多alpha,自然也知道这些alpha易感期的毛病,比如不喜欢闻到其他alpha的信息素这一条。

“银翼舰队里到处都是alpha。”楚玦告诉他,“等会儿白旭成他们就会回来——a区不可能永远没人。你至少要学会与其他alpha和平共处,哪怕是易感期。”

“不是。”时钊压下心中的烦躁,垂下眼睫,“我只是不喜欢他的。”

楚玦回忆了一下那个蓝眼睛alpha的信息素,不知道是什么味道,依稀记得是淡淡的幽香,说不上难闻。也不知道为什么时钊独独对这个味道有敌意。

“——那你说怎么办?”

沉默了十秒。

时钊伸出手,拇指指腹在楚玦脖颈上轻轻擦了两下。

“好了。”

随着他的动作,柏木香重新沾在后颈肌肤表层,覆盖了原本那些淡得不能再淡的alpha信息素。

时钊的力道很轻,指腹擦过,犹如呼吸洒在上面,带着细微的痒,还莫名地轻微发热。

“你继续吧。”楚玦不经意地抬手摸了摸脖颈,一边说着一边跳出控制舱,“我在下面看你。”

“好。”

白旭成那帮队员很快就回来了,a区一下子又热闹起来。

“对了,小狼狗兄,”白旭成刚好路过,看见时钊的训练已经结束,便跳过来,悄悄问,“我昨天送你的二锅头你喝了吗?”

“喝了。”

时钊不仅喝了,而且引来一场灾祸。如果不是这让人不清醒的东西,时钊也许不至于咬自己舌尖让自己清醒。

但这些没必要跟白旭成说。

他转移了话题,头一回主动问白旭成:“你手上这个是什么?挺好闻的。”

“不错哦,你很识货。”白旭成露出孺子可教的赞赏眼神,“b区军需品超市才有的樱桃白兰地!”

白旭成去了一趟b区,第一时间就去扫荡那边的小超市,因为b区的超市比a区的超市物品种类多。

“来来来,我分你一点。”白旭成热情地扔给时钊一小罐,“这个度数没那么高。”

时钊对酒没有研究,昨天的经历,他迷迷糊糊间也没品出楚玦到底是什么味道。只感觉出来是酒香,比二锅头更能醉人。

楚玦不是二锅头味的。

白旭成手上这个,倒是比较像昨天楚玦的味道。

有了昨天的前车之鉴,时钊这次比较小心,只浅浅地啜了一口。

“怎么样怎么样?”白旭成问,“我觉得这个比二锅头好喝一点点,要是我在你生日之前去一次b区的话,可能就给你带这个了!”

白旭成说着说着突然感觉时钊表情不对,“怎么了?”

话音刚落,他就感到脊背一凉。

“原来就是你?”

队长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啊?”

楚玦似笑非笑地盯着白旭成,原来他想弄死的那个送酒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白旭成。

“从今天开始,”楚玦下了死命令,“你和他一起禁酒。”

白旭成欲哭无泪:“啊?为什么?”

楚玦的笑容愈发神秘莫测,仿佛在昭示白旭成的死亡结局。

“你确定要问我为什么?”

问也是死,不问也是死。

聪明且识时务的白旭成选择不问。

白旭成哆嗦两下,勾着时钊的肩膀往别的地方走,“算了,小狼狗兄,算了,我们走。”

“二锅头是真的上头,”白旭成还悄声说,“二锅头味的omega也是真的不好惹。”

白旭成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堆诸如“谈恋爱千万别跟二锅头味的人谈”之类的话,也不管时钊到底有没有在听,就一个劲地输送自己的恋爱观。

时钊听着听着,倏地发现,自己好像是知道了一个秘密。

一个在银翼舰队里,只有他和楚玦才知道的秘密。

他在楚玦颈间品尝到的信息素,是樱桃白兰地味的。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7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9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