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这个A他以下犯上
上一章 6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8 章

第 7 章

作者:鱼曦草 更新时间:2020-10-19 05:54:21

楚玦在房间翻看任星蓝传来的消息,正打算回复,忽然听到隔壁房间传来“砰”的一声巨响。

楚玦皱着眉,走出门外敲了敲隔壁门,“时钊?”

里面没有应答,他敏锐地感觉出不对劲来。

他闻到了柏木香。

他用命令式的口吻说道:“开门。”

等了三秒,他没再继续等下去,在门边的指纹锁上输入只有他才知道的紧急密码。

门打开来,楚玦走进去,映入眼帘的是化为齑粉的桌椅摆设。他侧目过去,果不其然,时钊整个人状态都不太对劲。

时钊意识有些混沌,但还有一丝清明尚存。他能认出进来的人是楚玦,只是眼前有些重影,看得朦朦胧胧,说出来的话也有些含混不清:“教官?”

楚玦登时警铃大作,提起时钊的衣领:“你喝酒了?”

他记得研究报告中写着一项,酒精类,既是诱发剂,又是安抚剂。

不等时钊回答,楚玦往桌上一扫,看见那瓶罪魁祸首,顿时明白了。

“教官……”

时钊头很晕,酒精麻痹了他的意识,醉意与易感期的浮躁一起在他体内窜动,他理智上判断自己不能跟楚玦呆在一块,便躁动不安地想走出门。

“站好。”楚玦把他拉回来,没多废话,“你现在能不能清醒地跟我对话?”

时钊艰难地把他的问题听进去,含糊着回了“不”,又说了“易感期”三个字,还说了一句“离我远点”。

楚玦拿出通讯器看看时间,果断地联系任星蓝。

“你们还没回来吧?”楚玦语速很快,“你带他们把b区宿舍楼收拾出来,今晚先在那边睡。明天的训练去b区训练场。a区封锁,撤掉哨兵,别放任何人进来,包括你自己。”

“发生什么事……?”

可能是领地意识作祟,时钊不想听见第三个人的声音,他不满地走上前去,想去挂断任星蓝的通讯。

楚玦按住时钊的手,移开通讯器,不让他碰到。

任星蓝对此毫不知情,有些担忧地喊了一声:“队长?”

“易感期。”楚玦只说了三个字,便挂掉了通讯。

楚玦按着时钊的那只手用了几分力道,然而很快就被时钊挣脱开来。

挂掉通讯的刹那,时钊就已经翻身压制下来。

“嘶……”

楚玦沉下脸,拽着时钊的领子,“你清醒之后记得告诉那个给你酒的人,他完了。”

时钊只感觉自己的猎物在反抗,抓着他的手腕就近摁在墙上,力道很重。

楚玦试图动一动手腕,不料时钊的手却如同桎梏一般死死地禁锢着他,根本动弹不得。

研究报告说的不错,易感期的s01型确实力量强大,楚玦竟然挣脱不开。

时钊对他的反抗感到不悦,一只手掐住楚玦的脖颈,以示威胁。

他们这个姿势很像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时钊充满敌意地扼住他的脖颈,眼中满是肃杀之意,一旦感受到猎物的挣扎,他就会毫不犹豫地下杀手。

可这只手并不是只会表达杀意。

他的拇指指腹缓慢地在楚玦的脖颈上摩挲,从颈动脉一路流连到后颈,温柔又缱绻。随后,他低下头,无意识地蹭了蹭楚玦后颈的腺体。

柏木香洒在他的后颈,那里的腺体像是感觉到他的信息素,积极地释放出omega信息素来欢迎他。

楚玦被他蹭得腿软,差点气笑了:“你还想咬我?”

时钊置若罔闻,像是刚长牙的小兽一样牙痒地乱蹭。

楚玦是一个特殊的omega,对大多数alpha的信息素都毫无感觉,但这并不代表他能超脱omega的本能,完全不受alpha信息素影响。

先前他感受到的若有若无的柏木香,在此刻尤为鲜明地充斥在房间之中,逼迫人去感受、去臣服,让人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楚玦额前的碎发已经被薄汗浸湿,奇怪的燥热感走遍四肢百骸,他的信息素不受控制地散发出来,与柏木香交织在一起,在空气中缠绕。

如果时钊没有醉,楚玦还有机会能让他清醒点,可惜时钊现在压根不清醒,他要怎么跟一个醉鬼讲道理?楚玦只能自己将他应付过去。

楚玦头疼不已,信息素作用下,他感觉自己撑不了太久,让时钊早点安静地睡过去才是上策。

他没有犹豫太久,当机立断地侧过头去,任由后颈的腺体暴露在时钊的犬牙之下,“想咬就咬。”

研究报告说过的,酒是诱发剂也是安抚剂。

二锅头可以,那他也可以。

他信息素的味道,也是一种酒类。

时钊好似听懂了他说的话,就像叼着猎物的野兽,牙尖在后颈那块软肉上轻磨,仿佛下一秒就会将獠牙刺入。

楚玦的致命弱点被人拿捏在手,本能地想往后缩,又凭借意志抑制住了这种本能。

他感觉到锐利的牙尖在脖颈上移动,时钊很快便用力咬了下去——

然而,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

时钊只咬破了自己的舌尖。

血腥味让他意识回笼了一瞬。他轻轻吻了吻腺体所在的位置,也不知道意识是否清醒,闷声说了一句“怎么不躲”。

幸好他们站的位置离柜子比较近,楚玦趁时钊放松的时候,借机打开柜门,拿出了里面的alpha抑制剂。

楚玦在时钊脑袋上拍了拍。

“先睡一觉,小alpha。”

针尖刺入血管,带来一瞬间的尖锐疼痛。

时钊浑然未觉。他在楚玦颈间嗅到醉人的甜香,恍惚间他还在潜意识中与白旭成送的那瓶二锅头做了对比,是完全不一样的味道。

这个更甜一些。

……

这一觉睡得足够久,时钊醒过来已经是中午。

他睁开眼睛,看见房间里一片狼藉。

——想必是他昨天的杰作。

他不太清楚昨天具体做了什么,但他好像还记得自己闻到了教官信息素的味道。

就连梦中,他也一直沉浸在那醉人的甜香之中。

可他现在已经醒来,甜香仍未散去。

时钊偏了偏头,终于在墙角发现楚玦的身影。

楚玦坐在地上,背靠着墙角,指间夹着半截烟。他的作训服被汗浸湿大半,露出隐约的腰腹线条,那是长期训练才能练出来的漂亮腹肌。

他的姿势野性不羁,看上去成熟又稳重。然而,脸上的绯红与不稳的气息却出卖了他。

楚玦一夜没睡,也没用抑制剂,他需要用信息素来平复躁动的易感期alpha。

狼狈的模样,让平时不可侵犯的教官看起来多了几分……破碎的美感。

时钊知道自己不应该盯着教官看,便迫使自己移开目光,可余光还是没忍住往那边瞟。

片刻过后,时钊克制下血液里的躁动,坐了起来。他的头很疼,不知道是因为宿醉还是因为易感期,或者两者都有。

楚玦听到响动,抬起头来。

“你醒了?”楚玦将烟摁灭,站起身来,“我给你打了抑制剂。应该能持续一段时间,你先别出去,收拾一下自己。”

他从椅背上拎起一件外套,草草地披在肩上,“对了,今天不是休息日,该做的事一件都不会少。”

“你去哪?”

楚玦没回他话,径直迈步出门。

楚玦一走出门,就双腿一软,差点没站稳。他撑着墙壁弯下腰,有些踉跄地回到自己房间,翻找出omega抑制剂,给自己打了一针。

时钊的信息素不容小觑,楚玦度过了一个相当难捱的夜晚。释放信息素安抚时钊的同时,他自己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刚刚他是费了很大力气,才让自己看上去比较从容。

楚玦对信息素不太敏感,却并非不受alpha信息素影响,只是往往症状都比较轻微,可以忍受甚至忽略。像这样狼狈,还是第一次。

抑制剂药效上来之后,他感觉自己好了很多。他靠着墙角缓缓地呼出一口气,脱掉身上的湿衣服,走进浴室洗了一个澡。

洗完澡后,他用了信息素阻隔剂,掩盖掉自己身上的信息素。

时钊就在隔壁,一墙之隔,说近不近说远不远,他似乎还能闻到那让人情难自禁的柏木香。

楚玦头一次把自己弄到如此境地,他靠着墙,仰起头来,舔了舔后槽牙,难得地骂了一句脏话。

他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另找个地方缓一缓。

……

“昨天不还说我这地儿乌烟瘴气?你怎么又来了?”于嘉泽一坐下来,就发现楚玦状况不对劲,“你怎么——你发热期?”

“被alpha影响了。”楚玦略微有些烦躁地抬手摸了摸脖颈——他已经打过抑制剂了,但不知为何,脖颈处的腺体还是有些躁动,好像时钊的呼吸还停留在上面似的。

于嘉泽震惊地道:“竟然有能影响你的alpha?”

“很奇怪吗?我也是omega。”

楚玦是知道自己会受影响的,只不过他遇到的大部分alpha,他们的信息素都不足以带来很严重的影响。

可能是时钊的信息素类型罕见且强大,比他之前遇到过的所有alpha都要厉害一些。况且时钊正处于易感期,信息素浓度比平时更高。

更重要的是,他在易感期的时钊身边守了一夜,受到影响也不奇怪。

“原来你也是omega?”于嘉泽装出一副第一次听说的模样,故作惊讶地道,“我还以为你是一个普通beta呢。”

楚玦还是有点累,懒得跟他争论:“滚。”

“有一说一,找个固定的alpha伴侣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于嘉泽收起玩笑的态度,认真地说,“你们银翼舰队的不是有几个omega就是这样的吗?”

楚玦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又觉得他在说废话。

“我上哪找?”

楚玦这么多年来还单着不是没有原因的,一是他自己懒得找,二是他对大多数alpha没感觉,三是也没有alpha喜欢像他这样发热期不敏感又强势的omega。

“你看那边,”于嘉泽朝一个方向抬了抬下巴,“那边那个,我们这圈o公认的天菜,你去试试啊,反正你的信息素无往而不利。”

楚玦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

那是一个力量型alpha,却长了一张混血儿的脸,眼睛是碧蓝色,笑起来相当迷人。

他似乎觉察到了楚玦的视线,朝他眨了眨自己的蓝色眼睛。

“哦?”于嘉泽忽然笑得有些欠打,“他好像……在往我们这边走啊?”

蓝眼睛alpha走过来,笑着问楚玦:“你刚刚是在看我吗?”

于嘉泽率先替楚玦回答了:“对,他在看你。你怎么说?”

“很荣幸。”蓝眼睛alpha弯起眼睛,关心地问,“我感觉你现在不太舒服——需要帮助吗?”

楚玦懒洋洋地靠着椅背,吐出几个字来:“我不在发热期。”

“我知道。”蓝眼睛alpha一副很好说话的模样,摊了摊手,“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

楚玦翘起腿来,斜着眼睨他:“怎么交?”

蓝眼睛alpha从脖子上取下自己的链子,放到他手上。

楚玦没打算收,送还给他,“不用。”

“见面礼。”他眨了眨他的蓝色眼睛,留下了暧昧的一句话,“留着吧,我们会再相遇的。”

他说完,转过身去,走回他刚刚来的地方。

楚玦莫名其妙得了人一条链子,拿在手上不知道往哪放。

“收着呗,这又不值钱。”于嘉泽扫了一眼就知道这是那种普通的饰品,不是什么特别的材质,只是被人贴身穿戴着,沾着穿戴者的信息素。

于嘉泽拎起那条链子,帮他的老朋友闻了闻。

上面有一股淡淡的幽香,是类型比较顶级的alpha了。

“他的意思就是,”于嘉泽给他解释,“如果你喜欢这个味道,明天就再来这里找他。”

楚玦:“这人还挺自信?”

“你感觉一下?这可是天菜alpha的信息素哦。”于嘉泽拿着链子往楚玦脖子上瞎比划,最后一下直接帮他套到了脖子上。

链子在于嘉泽不怎么温柔的动作下,划过楚玦的后颈。

楚玦还真就感觉了一下,结论是没什么感觉。

他把脖子上这条链子拽下来,扔给于嘉泽,“明天你还给他。”

“真不要?”于嘉泽感到万分惋惜,“那个alpha可从来没碰过壁。”

楚玦没理他,从旁边沙发上捞过来一个抱枕,靠着抱枕阖上眼睛。

于嘉泽满脸问号:“你来我这里睡觉?你有毛病?”

楚玦身边alpha居多,本来是想找于嘉泽这个资深omega聊聊天,但这家伙嘴里撬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不如花点时间补补觉。

他将脸埋在枕头中,懒散的声音隔着棉花传来:“下午还要训练。”

“……”于嘉泽一度怀疑自己开的究竟是家什么店。

也亏得现在是白天,还没到真正嗨起来的时候,酒吧不算太过喧闹。

楚玦没睡太久,只睡了二十分钟便醒了过来。

他伸了伸懒腰,跟于嘉泽道了一声谢。

看看时间,现在回去,刚好就是下午的训练时间。

他站起身来,朝于嘉泽点点头,“走了。”

“就这么走了?”

“不然?”楚玦挑了挑眉,“留在这听你给我出损招?”

于嘉泽不满地嚷嚷道:“这怎么能叫损招?”

楚玦已经站起身走出几步了,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

于嘉泽嘀咕一声:“你去医院问,也得不到比我更好的回答。”

楚玦回来的时候,时钊已经收拾好一切,他身上信息素很淡,神色与平时无异。

只有时钊自己知道,他体内信息素相当紊乱,依旧躁动不安,尤其是在看到楚玦之后。

楚玦莫名松了一口气,却没显露出来,只跟他说:“这几天抑制剂要随身携带。”

时钊应承下来,忽的动作一顿。

易感期的alpha嗅觉相当灵敏,他非常确定——

他在教官身上,闻到了其他alpha的信息素。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6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8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