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这个A他以下犯上
上一章 5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7 章

第 6 章

作者:鱼曦草 更新时间:2020-10-19 05:54:17

楚玦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不知道是不是昨夜太晚睡的缘故,他感到有些头晕。

他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起身洗漱。

早上的头晕耽搁了几分钟,楚玦今天比时钊晚到一些。到的时候,时钊已经在做常规训练了。

然而,楚玦今天不打算像往常一样继续格斗训练。

“走吧,今天带你见见世面。”他对时钊说。

楚玦带着时钊来到机甲储藏室。

机甲储藏室简直是男人的天堂,里面放着许多战斗型机甲,它们都有炫目的外表以及强大的功能,除了放在最中央的那个。

它残败、破旧,看起来与其他机甲格格不入。

但它却有名字。

它的侧面刻着笔力遒劲的两个字——熔金。

它表面的金漆已经掉得七七八八,机身上满是伤痕。其中一翼被洞穿,留下一个可怖的窟窿。其他部位也没有好到哪里去,都有着不同程度的残损,有的地方甚至只剩骨架。

时钊第一眼就注意到这台与众不同的机甲:“这是谁的?”

“它的主人,”楚玦说,“是上一任银翼舰队队长。”

时钊皱了皱眉,说出一个名字:“楚铎?”

“对。”

楚玦顿了顿,笑着说:“他是我的父亲。”

每一个帝国人都熟悉“楚铎”这个名字。他是写进课本的帝国英雄,七年前殉身战场,连骨灰都没留下,只有这架名叫“熔金”的机甲能验明他的身份。

而他殉身的那场战争,也在课本之中有所记录:庚辰之战,银翼舰队全员丧生,结局称得上壮烈。

楚玦缓慢地抚上这架破损的机甲,指尖在破损的边缘流连,沾了一层薄灰。他轻轻抹掉那些薄灰,霜尘剥落间,他用一种平淡的语气讲起了当年:“当时的银翼舰队……”

故事很长,说起来却不过寥寥几句。

他讲起这个故事跟课本描述的没什么不同,一样的前因后果,一样的战事点评,甚至连结语都一模一样:

“因故折返,无人生还。”

那也是楚玦传奇的开始。

世人皆称楚玦是帝国最传奇的omega,不仅因为他是一个身居高位的omega,更因为他在银翼舰队覆灭后,重建银翼舰队的惊天壮举。

那年楚玦18岁。

楚玦轻描淡写地说完最后一句,就收回了手,移开了视线。

他侧过头问时钊:“来看看我的机甲?”

时钊跟着他走到角落,那里有一台与众不同的机甲,冷硬的钢铁反射出锃亮的光泽,犹如寒潭月夜下的凛冽刀光。只看一眼,就能感受出它是这里性能最好的。

楚玦回过头来,对时钊露出一个帅气的笑容。

接着,他撑着机甲边缘,翻身一跃,动作利落流畅地跳入控制舱中。

他坐在主驾驶位上,将手覆在感应区,光亮以感应区为源头向四周散开,机甲的各项系统开始运行。

机甲内部的智能ai出声道:

“好久不见,楚玦。”

楚玦一手撑在控制舱边缘,另一只手伸出来,“上来。”

他握住时钊的手,手臂用力,将时钊拉进控制舱。

“这台,是我跟你差不多大的时候用的机甲。”楚玦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又粗略地量了量他的身高,随口说道,“多吃点,还能长。”

时钊现在其实也不矮,跟楚玦差不多高,只是现在坐在副驾驶上,视觉上看着矮一点。

不过他确实还能长高,他相信自己可以比教官更高。

机甲储藏室与机甲训练场连通,楚玦熟练地操纵着机甲,从通道中走向机甲训练场。

训练场上的队员看见这台高视阔步的机甲从储藏室走出,不由得惊呼出声。

“天,那是‘应龙’?!谁把它开出来的?”

“除了队长,谁能把应龙开出来?”

“原来应龙能开啊?我一直以为它是坏的……”

任星蓝一时忘了整队,看着那台机甲,脸上闪过一丝错愕。

他是最早跟着楚玦的一批人了,但从他入队开始算,他一次也没见过楚玦使用应龙。

他知道这是楚玦少年时期的机甲,楚玦17岁就凭借着这台应龙在一场比试中名声大噪。

机甲是战士的好伙伴,犹如古时伴在将士左右的良马。但楚玦只是将他的良马好好地养在马厩,没有再带过它出征。

楚玦注意到下面的骚动,直接拨通任星蓝的通讯器,抛出一句话:“看什么?不整队?”

任星蓝这才回过神。

训练场上有许多模拟敌军形态的移动靶,楚玦正了正神色,操纵着机甲,眼睛与手脚协同,仿佛机甲与他浑然一体。

他微微眯起眼睛,动作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机甲右臂的激光枪运作起来,动作很快,控制舱里的楚玦像是完全不需要瞄准,只要一看到目标靶出现,就迅速射击,一连十下。

如此迅猛的操作让人很怀疑他的准度,然而训练场上的其他队员往旁边计数的电子屏上一看——

十个全中!

队员们震惊得直呼“队长牛逼”。

楚玦松开操纵杆,仿佛刚刚那精准而不费力的操作只是一场游戏。

“你要试试吗?”他问时钊。

很快,主驾驶舱里换了个人。时钊坐在主驾驶舱位上,学着楚玦操纵机甲的模样,拉下操纵杆。

只听“哐当”一声,机甲一个颠簸震荡,舱里两个人顺着惯性猛地向前倾去,又迅速回弹到椅背上。

他们被狠狠地摔到椅背上,背部像被人狠狠揍了一拳。

“谋杀啊?小alpha。”楚玦笑得很开心,他非常难得才能看见如此烂的操作,而且这个绝烂操作还来自非常罕见的s01型alpha。

时钊听着他笑,沉默着将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再来一次。”

楚玦伸出手,覆着时钊的手,就这样教他拉操纵杆。

“你不能一下子拉到底……”

控制舱的空间本就不大,主副驾驶位之间相隔距离不过半米,近得能听到旁边人的呼吸。

时钊的手心出了一层细密的薄汗,他握着操纵杆的手的力道又重了几分。

“就像这样。”楚玦握着时钊的手,手把手教他如何操作。

若有若无的柏木香萦绕在鼻尖,楚玦不由得分了分神,可当他仔细去捕捉的时候,那一缕柏木香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一切都是他的错觉。

他定了定神,重新将注意力放回机甲上。

他们花费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时钊总算不像第一次一样莽撞,能比较生涩地操纵机甲做一些简单的动作了。

上午训练结束的时候,楚玦盯着主驾驶位的设计,若有所思:“是不是有点窄?”

“下午带你去改一改。”

下午,楚玦带着时钊出了基地。

他们开了二十分钟的车,拉着那台应龙,来到镇上的商业街,绕过几条偏僻的小路,找到了一家酒吧。

里面很嗨,音乐放很大声,从玻璃门看进去,还能看到驳杂的光线和舞动的人群。楚玦往里面瞥了一眼,觉得带着时钊进去有些不太妥当。

“你在外面等我。”

时钊攥住他的手腕,一字一句地说:“我成年了。”

楚玦在他后脑勺薅了一把,嗤笑一声,“你才成年几天?”

但这句话就是好使,楚玦没再拦他,径直步入酒吧,挥了挥手,示意他跟上。

走进酒吧里面,眼前的光线瞬间昏暗下来。酒吧里形形色色什么人都有,走两步就能碰见一个衣着暴露的人,有的人玩得很大胆,在大庭广众之下毫不避讳地亲吻。

这里跟银翼舰队基地不一样,没有人收敛信息素,尤其是性格比较强势的alpha,更是对自己的信息素不加遮掩,因为他们很受欢迎。有些omega也不会收敛信息素,毕竟信息素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吸引。

时钊被一位波浪卷美女不小心撞到,霎时香风满怀,似乎是迷迭香味的omega。

他不喜欢别人触碰,尤其是她身上有她信息素的味道,而他不喜欢沾上别人的信息素。刚刚那么一撞,他身上沾了不少迷迭香味。

美女说了声“不好意思”,抬起头发现是个帅哥,便大胆地问:“一个人来玩啊?”

时钊冷着脸拉开距离,“不是。”

“不是吗?”她没被时钊的冷脸吓到,反而凑近几分,挡住他的去路,“可是你身边没有其他人呀。”

时钊不悦地眯了眯眼睛,毫不客气地说:“让开。”

“看着年纪挺小的,”她被这个眼神看得有些腿软,却还是笑着说,“怎么这么凶?”

前面的楚玦感觉到旁边跟着的时钊掉队了,回身一看时钊正在跟一位美女说话,模样不像正常聊天。

走过去一看,楚玦就差不多懂他们是个什么情况了。

“抱歉。”楚玦朝她笑笑,懒懒散散地将手搭在时钊的肩膀上,“他第一次来。”

“没关系,”波浪卷美女将目光落在楚玦搭在时钊肩膀上的那只手上,举止顿时礼貌了许多,她翘起红唇,“应该是我说抱歉才对。”

楚玦点点头,淡淡说了声“自便”,就着原本的姿势搭着时钊,往里面走。

“让你们老板出来。”

没过多久,一个omega从里面走出来,头发蓬松卷翘,染着栗色,耳骨上一左一右打着两枚耳钉,看着像个刚下班的理发店tony。

很难想象,这个人曾经是帝国机械院的机械师,于嘉泽。

“稀客稀客,大名鼎鼎的楚中校居然也来光顾我这小店啦。蓬荜生辉,蓬荜生辉。”

“哪一次来你这里不是乌烟瘴气的。”楚玦敲了敲桌案,“就不能弄亮堂点?”

“饶了我吧,你那是什么老干部审美啊?”于嘉泽嘲笑道,“还亮堂点,你当我开的是帝国法庭?”

“来来这位朋友,”于嘉泽随手拿了个杯子充当话筒放到时钊嘴边,“采访一下,你觉得我这儿怎么样?”

时钊掀起眼皮,冷冷地吐出四个字来:“乌烟瘴气。”

楚玦一手撑着脑袋,不给面子地笑出声。

“……”于嘉泽知道这俩是一伙的,当下不再辩驳,翻了个白眼,“你们人多啊,说不过你们。”

于嘉泽眼睛看着楚玦,朝时钊抬了抬下巴:“介绍一下吧。”

楚玦像之前每一次一样给于嘉泽介绍时钊,然后告诉时钊:“这是帝国最优秀的机械师,于嘉泽。你可以叫他于哥。”

“‘前’机械师,”于嘉泽替他补充,又对时钊说,“不用,叫名字就行了。”

时钊还是叫了一声“于哥”。

于嘉泽拱拱手权当还礼,又转向楚玦:“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你今天来我这乌烟瘴气的地方干什么?”

楚玦开门见山地说:“我想请你——”

“别别别,别用这个‘请’字。”于嘉泽摆了摆手,“要这么见外?那我可收钱了啊。”

“帮我改一下应龙。”楚玦把时钊拉起来,“更贴合他一点。”

“稀奇。”于嘉泽斟酌着词句,好一会儿才说,“我第一次听你说要改应龙。”

于嘉泽和楚玦是老朋友了,他知道应龙对楚玦来说意味着什么。

庚辰战后,楚玦再也没有启动过应龙。

准确地说,庚辰战后,少年楚玦将它与自己的稚气一并封存起来,以此为代价换了一些更为稳重的东西。

“——你真的要改?”

“改。”楚玦坚定地说。

于嘉泽知道他这位老朋友的性子,决定了的事就不会更改,便点点头:“好吧。”

“给你一个星期?”

“瞧不起谁?三天就够了。”

楚玦对应龙改装的要求是更贴合时钊,所以于嘉泽留了时钊一会儿,以此让自己的改装数据更为精准。

从于嘉泽那里回到基地已经是晚上。

于嘉泽那地方什么人都有,在那里坐了短短一下午,就沾了一身乱七八糟的味道回来。

时钊总感觉身上还沾着那个迷迭香味omega的味道,他第一时间去洗了个澡。

从浴室出来,洗净那一身乱七八糟的味道,他才舒服了一点。

他拿浴巾随便擦了擦头发,突然,那个问题忽然又浮现在脑海。

教官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的呢?

他的目光落到桌子上。

白旭成送的那瓶二锅头安安静静地立在桌子上。

鬼使神差地,他走过去拿起来,拧开瓶盖,尝试性地灌了一口。

一口下去,**的触感从舌尖一路烧到喉咙。

时钊呛咳了两声。

教官真的是这个味道?

时钊又感受了一口,忽然觉得是这个味道也没什么不好。

确实有点像他。

时钊没喝过这东西,喝了几口就有点醉了。酒精带来的眩晕感让他感觉自己飘在云端,与此同时,血管中好似有什么细小的东西在躁动,叫嚣着窜遍全身。

他的气息开始不稳。

——等等,不对。

他感觉出几分不对劲。

楚玦可能没说错。

他的易感期,好像是要到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5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7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