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这个A他以下犯上
上一章 3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5 章

第 4 章

作者:鱼曦草 更新时间:2020-10-19 05:54:16

银翼舰队接待室。

“你们应该看到惩戒通报了。”说话人穿着一身雪白的制服,袖标上印着帝国研究所的标识,他是来自帝国研究所的研究员。

“时钊,这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楚玦想把你留下,结果你看到了。我直白地告诉你,你执意留在这里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惩戒通报所有人都能看到,大家都知道楚玦消失的这几天去了哪里。

他看向时钊旁边的白旭成和任星蓝,“你们觉得呢?队长和一个新来的,应该很好选吧。”

“话是这样说,”白旭成接过他的话,嬉皮笑脸地说,“但是队长走前让我带着时钊,让你们带走,那不就是我抗命了吗。”

“这个好办,他已经停职了,你可以不必服从他的命令。”

任星蓝硬邦邦地说:“我们只服从队长的命令。”

“你们的队长在关禁闭!”他的语气重起来,强调似的用力拍了拍桌子,“人都不知道怎么样了你们还在这里跟我绕?”

“讲完没。”

只听“哐当”一声,一张椅子踹飞出去,重重地摔落在研究员脚边。

突如其来的响动让研究员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时钊径直走上前来,三五下便利落地钳制住这个情绪激动的研究员,仅单手便将研究员牢牢地摁在墙上。他声音不轻不重地说:“我知道他在关禁闭。”

“不然,你们也不会挑这个时候来。”

时钊稍一用力,研究员半张脸都狠狠地贴在墙壁上,五官扭曲地皱在一起,发出几声痛呼。

其他人面面相觑,不敢上前。

被钳制的研究员没办法,只得看向后面的白旭成和任星蓝:“这就是你们银翼舰队的待客之道?”

白旭成想反问一句“你们也叫‘客’”,碍于帝国研究所的面子,还是没说出来。

“没有吧?我们又没动手。唉,别为难我。你知道的,s01型的小狼狗,我控制不住。”白旭成佯装懊恼,敲了敲脑袋,跟任星蓝说,“更何况他不是我们正式队员,我不好管啊,你说是不是。”

任星蓝:“……”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白旭成在演,但这次任星蓝没拆他台,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

“小狼狗兄,要不你放手?”白旭成装模作样地问。

不到一秒,白旭成就叹口气:“唉,你看,我就说他不听我的。”

研究员咬牙切齿,又不敢动作,偏偏白旭成还要在他跟前演:

“那个,研究员啊,你再忍忍。我让人去叫队长了,就是不知道他回来没。”

研究员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谁不知道楚玦在关禁闭?!

边上另一个研究员开口制止:“时钊,我劝你放手。你的事情,再过两天就会移交军事法庭,会是什么结果相信你也能猜到,不管你想不想,跟我们走只是时间问题。而你们的队长,会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移交军事法庭,说明事态比较严重,审判出来的惩罚也会相应较重。

听到“军事法庭”四个字,他们的脸色不约而同地变了变。

这话刚说没过三秒,一道声音从门口传来:“谁说会移交军事法庭?”

众人纷纷回头,见到了那个已经一个星期未曾出现的人。

“我靠,”白旭成叫人去找楚玦也就是说说而已,没想到真把人给找回来了,他惊喜地道,“队长你居然真的回来了?”

“刚回来。”

楚玦第一时间将注意力落在时钊身上,一看就明白八成是白旭成在谎报军情,他瞥了白旭成一眼,似笑非笑地说:“失控?”

“别啊,”白旭成摊了摊手,干笑着说,“我也没想到您这么快就回来了啊。”

他就随口这么一说,谁知道那个传话的队员真的就这么一根筋。

楚玦懒得跟他计较,环顾四周,发现屋里这几个不速之客都是帝国研究所的人,最中间还有一位可怜的研究员被时钊摁着。

“我说怎么那么热闹,原来是来了几位贵客。”

“松手。”楚玦轻拍时钊的脸,手指勾着他的衣领往后扯了扯,“像什么样子。”

时钊沉着脸,过了好几秒,才终于放了手。

研究员悻悻地拽回自己衣领,还是想给自己找回一点颜面:“楚玦,你可千万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跟帝国研究所作对,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帝国研究所背后有靠山,近几年风气愈发浮躁,行事也十分嚣张,许多人都不愿意触这个霉头。

“是吗?”楚玦微笑着说,“我本来也没想过什么好下场。”

“少在这里跟我逞口舌之快,过几天军事法庭审判结果出来,你就没这么伶牙俐齿了。”

楚玦拉了把椅子过来坐下,“是你还没听明白。这件事已经结束了。”

“你没看到惩戒通报吗?”楚玦说得轻描淡写,仿佛领罚的人不是他一样,“那就是结果。”

禁闭七天加停职一个月,这个惩罚说轻不轻,上来就停职一个月之久,各方面权限都会受到限制;说重,也不重,银翼舰队上下都只认楚玦一个长官,他平时不怎么用军部权限,这个惩罚对他来说影响不大。

纯粹是先发制人,惩罚给帝国研究所看的。许振山已经表明态度,惩戒完楚玦,这事就过去了。相当于给帝国研究所一个台阶下,聪明人顺着台阶就下了,即使不下,也捞不到更好的结果了。

“你要不试着联系一下你们的上级,听听他怎么说?”

其中一个研究员狐疑地看了看楚玦,又看了看其他人,咬咬牙拿着通讯器出去了。

不过一分钟,这位研究员又回到了接待室,阴着脸说:“我们走。”

楚玦非常有礼貌地起身送客,成功地让那些研究员更气了。

这群研究员走后,白旭成连忙凑上前来表达关怀:“队长,你没事吧?看你这好好的,难道受的是内伤?”

时钊看向楚玦,默默地等他的回复。

然而楚玦只轻飘飘说了两个字:“没事。”

“军部禁闭室什么感觉?你真的关了七天啊?谁那么大胆敢关你?他还活着吗?禁闭室没坏吧?”

白旭成的关怀越走越偏,楚玦听到后面直接赏了他一脚,“这么好奇?我让你也试试?”

“别别别,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白旭成这次溜得不够快,被结结实实挨了一下,“队长,我们还是很想你的,任星蓝你说对吧。”

任星蓝:“……对。”

随后他又问:“队长,你真的没事?”

谁也不知道楚玦那七天怎么过去的。军部禁闭室,听这个名字就知道非同小可,在里面关禁闭可不仅仅是面壁思过,里面还有其他听都没听过的科技手段。

楚玦摆了摆手:“没事。”

时钊沉默着听他们插科打诨,他也有很多问题,关于惩罚,关于禁闭室……到底还是没问出来。

这事就这么过去了,没有人再提帝国研究所的事情。

楚玦被停职一个月,理所当然地成了一介闲人,每天泡杯茶到处晃悠,训练时钊的时间更多了。

说来奇怪,时钊这两天听话了不少,似乎已经迅速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至少不像刚来那会儿浑身是刺了。

自打楚玦从军部回来,楚玦就感觉时钊有点不对劲,好像莫名其妙地就变得粘人了一点。

说粘人也不太准确,因为时钊的度把握得很好,不会惹人厌烦,让人觉得他只是比较习惯跟楚玦待在一起而已。

楚玦没太在意,小孩没个朋友亲人的,现在就跟他比较熟悉,粘人一点也很正常。

再说了,时钊那也不叫传统意义上的粘人,还是在想着伺机打赢他。

就这么过了几天,半年一次的例行体检时间到了,楚玦要去体检,便给时钊放了个假。

当天他跟时钊说完“放假”俩字就转身走了,没想到时钊又跟了上来。

沉默着跟了一会儿之后,时钊才问:“去哪?”

楚玦跟他挥了挥手,“去体检。”

时钊听到这三个字,动作顿了顿,很快又更加坚定地跟了上去。

楚玦都快走到门口了,还没把旁边这人甩掉,不由得乐了,“这你也要跟着?”

时钊没说话,但行动已经表明了他的意图。

“粘着我干什么?”楚玦猜测他是不是还没从上回帝国研究所那事的影响中走出来,“你怕我把你送回去?上回我没跟你说清楚,留下你是我的决定,你不用担心这个。”

“不是因为这个。”时钊沉声反驳。

楚玦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他倒不介意时钊跟着,只是怕他觉得无聊。

他走到一辆黑色汽车面前停下来,说:“先说好,你只能在外面等我,很无聊的。”

时钊已经先他一步拉开车门坐进去,丢下一句话:“我不怕无聊。”

楚玦:“……”

行吧。

体检本来就是个无聊差事,更别提陪人体检了。楚玦全部检查做完就花费了一个小时,完之后还要再等结果,期间时钊一直跟在他身边,也不抱怨,好像一点也没觉得无聊。

结果出来,楚玦被医生单独叫到办公室去。

“楚先生,体检结果大致正常,只有一点值得注意——你的信息素有轻微异常波动。”

楚玦疑惑地挑出其中几个字:“异常波动?”

“由于你的信息素型号特殊,我没有办法给出准确判断。但我猜测,这可能与你的omega激素水平有关。”

就跟时钊一样,楚玦也是非常罕见的一种omega。他对其他人的信息素都没有感觉,发热期的反应也比寻常omega更平淡。

“楚先生,我建议你,发热期的时候,过来再做一次信息素采样检查。”

楚玦点点头表示自己了解了,又问:“有几种可能结果?”

“很难说。”医生说,“可能会引发发热期相关的问题,也可能仅仅只是一次轻微的信息素波动而已。不必太过紧张,但最好还是再来看看。”

“谢谢,我知道了。”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楚玦看见时钊贴着墙根站着,微微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走过去,拍了拍时钊的脑袋:“走了。”

“怎么样?”时钊问。

“没怎么样,就跟以前差不多。”

时钊追问道:“他为什么叫你进去?”

“说是信息素有点异常波动,不是什么大事。”楚玦不甚在意地说。

时钊突然没头没尾地问道:“这算内伤吗?”

楚玦:“关内伤什么事?”

怎么就突然扯到内伤上了?

“……”

时钊感觉自己问了个蠢问题,干脆闭口不言了。

楚玦拿完体检报告,从医院出来,太阳已经开始西沉。

“你看,我就说很无聊吧。”楚玦跟时钊走在医院门口的绿荫小道上,随口说道,“就休息这么一天,你还浪费。”

时钊看了他一眼,说:“我没浪费。”

“明天就没这么舒服了。”楚玦抬手揉了揉脖颈,往天边看了看,“啧,都这么晚了。”

时钊正想应他的话,谁知下一秒他就被楚玦突袭。他毫无防备,不过三秒,整个人都被撂翻在地。

“兵不厌诈,小alpha。”楚玦似乎心情很好,低头说道,“我没说过休息日就可以放松。”

时钊迅速作出反应,腾起身来回击。

楚玦迎击过程中感觉时钊进步了不少,心下很是欣慰。

他顺手就薅了一把时钊的头发,笑着说:“我骗你的,明天也放假。”

突然,楚玦好像嗅到了一缕柏木香。

味道很淡,像抓不住的迷雾,朦胧又真切。

楚玦微微一怔。

对楚玦来说,这是一个相当难得的失误。

他迅速回过神来,但已经晚了。

就这么一秒的迟钝,时钊已经反扣住他的手臂,脚下一扫,将他按倒在地。

“教官。”

少年磁性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

他忽然想起来,这好像是时钊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叫他“教官”。

时钊唇角上扬,兴奋的光在他眼中一闪即逝。

落日余晖洒在他们身上,投下斑驳的影。楚玦躺在草地上,浅草戳刺着他的脖颈,有点痒,就像那一缕极淡的柏木香。

“我赢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3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5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