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这个A他以下犯上
上一章 2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4 章

第 3 章

作者:鱼曦草 更新时间:2020-10-19 05:54:15

楚玦只给了时钊一天的适应时间,第二天就直接开始训练。

银翼舰队的日常事宜有任星蓝盯着,楚玦要处理的事情不多,干脆给时钊当全天专属教官。

白旭成听说了自家队长的想法,当天路过时钊身边时就沉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煞有其事地祝福他“活下去”。

时钊很快就明白白旭成是什么意思了。

楚玦的训练方式简直可以用“随心所欲”来形容,他心情好的时候就随便挑几个机器人陪时钊挨个练,心情不太好的时候就亲自把时钊揍一顿,再随便挑几个机器人一起上。

至于他的心情,一时一个样,早上还能称得上不错,下午就晴转多云,晚上直接狂风暴雨,横竖受累的都是时钊。

当然,时钊很清楚,楚玦的心情根本没什么变化,他只是在找借口花样训练。

被摔到地上再不断重来的感觉,时钊每天都在体验。泥人尚且有三分脾气,更何况时钊不是泥人。

时钊承认楚玦很强,但也一直没咽下那口气。他每天都伺机攻击楚玦,一次比一次下手狠,也一次比一次娴熟。

楚玦立的规矩很简单:时钊赢了,他任凭差遣;时钊输了,训练加倍。

然而,时钊每一次进攻,都以训练加倍告终。

尽管如此,时钊学东西很快,他从不白挨揍,每一次都会将那些招式记下来。

白旭成每天路过都看得心惊胆战,走过来亲切地问候一下队长的小狼狗,又惊奇又欣慰地说“你还活着啊”。

“队长,s01型alpha你也敢这么玩,”白旭成啧啧称奇,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你不怕人半夜钻你房间给你脖子划一刀啊。”

楚玦睨他一眼,“你想你也可以来。”

白旭成梗着脖子喊得响亮:“我怎么不想?”

豪情壮志只持续了一秒,白旭成下一秒就认怂:“主要是,我真做了那我成什么人了?你说是吗小狼狗兄?”

时钊听见这个奇怪的称呼,皱了皱眉。

“就你?”楚玦嗤笑一声,“你怎么不给他说说你刚进来那会儿是什么样?”

白旭成参加银翼舰队选拔那会儿还是个阳光有活力的年轻人,没别的,就泪腺特别发达,两只眼睛常含泪水,这事儿还被人单拎出来嘲笑过。

他变成今天这样只花了一年,其中楚玦有很大功劳。

“什么样?”白旭成装傻,“不就那样吗?”

白旭成提起这段不堪回首的灰暗历史,沉痛地跟时钊倾诉:“我跟你说啊小狼狗兄,千万别被队长的外表迷惑,也别信他的鬼话。”

“我刚进来的时候,我们敬爱的楚教官说,他是这里最温柔的omega,无论有什么事、遇到什么困难,都可以找他。所以第二天我就跟他讲道理,说这样训练简直不拿人当人看,结果当天他就‘温柔’地给我加了双倍。”

时钊回想了一下这段时间楚教官变化多端的心情,觉得这确实是楚玦能干出来的事。

白旭成把时钊拉到一边,压低声音说:“我给你分享点生存心得啊。”

“你得找点精神寄托。”

“比如我那时候,我们宿舍就举办了一场设计大赛,赛题是给楚教官设计一口棺材。金奖是我的大作,镂空雕花,上好木材,滑动棺盖,正面刻字‘死得其所’,侧面题书‘虽死犹生’。——靠,这设计稿简直是我的精神信仰,每天都要拿出来看一遍,要不是这个我还撑不到最后。”

白旭成声音压得很低,楚玦这边听不见。

楚玦一走过去,他就噤声了,还对着时钊做了一个在嘴上拉拉链的动作。

楚玦朝时钊抬了抬下巴:“他跟你说什么?”

时钊如实禀告:“他说之前给你画了一口棺材。”

他记忆力极强,还把刚刚的关键词复述了一遍:“镂空雕花,上好木材,滑动棺盖——”

话到一半,嘴就被捂住了。

“停!停停!这个不能说……”

楚玦没生气,倒是乐了:“你那时候,还有时间画画?”

白旭成摸摸鼻子,“以前不是有句名言吗?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

忽然一道声音打断了白旭成:“队长。”

他们往声音的来向看去。

任星蓝走过来,又喊了一声:“队长。”

“上将的副官在基地门口,说是要你去一趟。”

上将没有事先知会,直接上门找人,想必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任星蓝皱着眉,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担忧。

“我知道了。”

楚玦心里跟明镜似的,多半是债主找上门来了。

他半路截胡帝国研究所,把时钊接到这里来,触了帝国研究所的霉头,现在上级要找他算账了。

“我去一趟。”楚玦拍拍任星蓝的肩膀示意他安心,随后转向白旭成,“帮我带着时钊。”

楚玦走到基地门口,果然如任星蓝所说,副官已经候着了。

上将找他似乎是有十万火急的事,副官没开车来,直接把他带上飞行器,直奔上将指挥室。

指挥室里很安静,没有第三个人在。副官将他送到门口,等他进去后,感应门应声关闭,隔音系统开始无声运作。

上将名叫许振山,年纪不小,鬓边已经有几缕苍白,脸上尽是岁月的沧桑痕迹。

“长官。”楚玦五指并拢,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在得到回礼后放下。

“坐吧。”

楚玦猜得八九不离十,许振山找他,为的就是时钊这件事。

“你应该知道我今天找你来什么事。”

许振山开门见山地说:“我本来不想管这件事,但是帝国研究所找上门来非说要一个交代。”

楚玦波澜不惊地点了点头,“他们说了什么?”

“他们要求送还时钊。”

楚玦漫不经心地往椅背上一靠,“不可能。”

“小楚,”许振山换了一个稍微亲切一点的称呼,“不是我要给你泼冷水。研究所出来的研究报告,我已经全部看过了。”

许振山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推到他面前,指关节轻轻敲击了一下页面边角,“你看完就会明白了。”

楚玦接过来,翻开第一页。

那是一份研究报告,研究对象是时钊。

密密麻麻的实验数据罗列在纸页上,晦涩难懂的理论分析看得人眼睛发昏。

他只看到最后一行。

那里写着结论:极难与人建立情感联系。

“他永远不可能跟我们一条心的。”

“我们不可能花费这么多精力养一条随时可能反叛的狼。”许振山一针见血地说,“更何况,你养不熟的。”

楚玦只看了第一页,就将研究报告合上了。

“没做怎么知道不行?”楚玦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嘴边依旧噙着笑,“别人我不知道,但我可以。”

“小楚,我知道你看到他会想起你自己,”许振山说,“但他不一样。抛开公事不谈,从我私人角度出发,我也不希望你把他留下。”

“他不会感谢你,也不会把你当成队友,甚至有可能背叛你——除去这些,他还是一个破坏力极强的危险分子。”

楚玦是他难得欣赏的后辈,他不想看到这样的场景。

许振山一番话已经说得诚恳至极,楚玦能感受出来,许振山不是在拿上将的身份压他,而是在真的担忧。

“长官,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楚玦依然不打算退让,他只说了七个字:“我相信我的判断。”

许振山拧眉,满是沟壑的脸上又多了几道皱纹。

他很清楚,楚玦这个人只是看着好说话,实际上,只要他认定一件事,就绝不会改变主意。

而且这个人很聪明。

“长官,私情上你不希望我留下时钊,那么,公务上呢?”楚玦就像一位拉回主场的谈判官,双腿优雅地交叠,语气相当笃定,“时钊如果能上战场,一定会是一员猛将。帝国边境还不够太平,下一场战争是什么时候也很难说。”

“想必长官你也很清楚。”

“——在我手上的刀,就是好刀。”

“不然,两个星期前你就可以来找我了。”楚玦顿了顿,半开玩笑地说,“感谢长官替我应付了两个星期的帝国研究所?”

许振山:“……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事情已经过去两个星期,帝国研究所不可能现在才过来要个交代。

两个星期里,许振山一直在犹豫。一方面,他觉得这是一场豪赌,赌输了,不仅是楚玦,可能银翼舰队都会赔进去;另一方面,他相信楚玦的能力,如果这场豪赌有赢的可能,那么这个可能一定在楚玦身上。

“我要留下他。”楚玦说。

许振山沉默了一会儿,拇指摩挲着椅子扶手,皱着眉沉思。

终于,一分钟后,许振山开口了。

“如果情况失控,我会终止一切,将时钊送还研究所。”许振山这意思就是拍板同意了,但还要附上注意事项,“还是那句话,千万小心。”

楚玦食指与中指一并,在额前轻点一下,“知道了。”

“帝国研究所那边怎么交代?”

楚玦笑了笑,淡淡地道:“犯错的是我,罚我就行了。”

楚玦从上将指挥室出来时,许振山副官拟好的惩戒结果通知也一并出来了。

禁闭七天,停职一个月。

停职期间,银翼舰队的军务暂时由任星蓝代理负责。

楚玦在禁闭室里关了七天,一个人守着四面墙,靠营养液过活,日子寡淡无比。

七天熬过去,他从禁闭室里走出来,嘴里还有些发苦。

“辛苦了,楚中校。”许振山的副官亲自过来接他,“上将让我送您回去。”

楚玦将这句“辛苦”回赠给他,拍拍他的肩膀,上了飞行器。

不过十分钟,他们就到了银翼舰队门口。

银翼舰队看上去跟往日没什么不同,少了楚玦一样能转。楚玦从飞行器上下来,跟门口的哨兵打了个招呼。

一个队员远远地看见他,急忙跑过来:“队长,你终于回来了!”

楚玦难得见自己的队员对自己的归来表现得如此激动,不由得感到几分好笑:“平时训练不见你们这么想我?”

“不是,想你的事等会儿再说。队长,你带回来的那个alpha……”

时钊?

楚玦神色一凛。

队员迟疑了一瞬,将剩下几个字说出来:“他好像有点失控。”

“他人在哪?”

“跟白旭成和任星蓝在接待室。”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2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4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