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微风如你
上一章 微微是我们的女儿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一次吵架

第二十三章 精神分裂症

作者:一尘天涯 更新时间:2019-08-05 02:54:50

——英国海蓝别墅——

“爸爸,这几天您在忙些什么呀,不是说要带我玩玩吗?”微微在别墅里都快闷坏了。整天不是跟着烈哥哥去图书馆读书,就是呆在这陌生的别墅里发呆。

“微微乖,爸爸刚好有业务要处理。这样今天带你去泰唔士河逛逛。”

“好,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微微拍着手,笑颜逐开。

“嗯,好。”自从昨天朵朵告诉罗克,微微也是他们的女儿后,他的心别提有多高兴。

以前他看微微总有种感觉,觉得她像朵朵,他还以为是自己太思念朵朵所致,没有想到居然是真的!

本以为自己此生无法有自己的孩子,因为云梦不能生育,没有想到朵朵带给他一对这么可爱的儿女。罗克一直咧着嘴,眼里满是笑意。

“爸爸,你今天好像特别开心哦,是不是有什么大喜事?”

“微微开心,就是爸爸最大的喜事。”

“爸爸……”微微搂着爸爸的胳膊,她庆幸自己有个最爱她的爸爸。

“微微,爸爸希望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理解爸爸。”

“爸爸,怎么突然说这样的话?”微微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

“没有,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爸爸,看你的样子,可不像是随便说说。不过,我当然支持爸爸的,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我永远相信爸爸,理解爸爸。”

“谢谢你,微微。”罗克握着女儿的手,有了女儿的这句话,他心里踏实多了。

——罗家客厅——

张云梦一张一张地翻着,她的心在滴血。一早,她就收到了一个包裹,快递员特意要她亲自签收。

罗克和照片里的女人每一个眼神,每一个笑容,都深深地刺痛了她。为什么,为什么?

张云梦感到自己的心被烈火炙烤着,灼痛着。她的呼吸有点困难。

再看到最后一张亲子鉴定,她直接晕了过……

——仁和医院——

罗克接到家里佣人的电话,马上坐飞机赶了过来。

“梦,梦,你好些了吗,感觉怎么样?”

张云梦缓缓睁开眼睛,看着映入眼帘的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梦,家里佣人说你晕倒了,我马上飞了过来。好好的,怎么会晕倒呢?”罗克想握住妻子的手。

张云梦怒吼道,“别碰我的手,你的手太脏。”她一想起他的手曾经握过那个女人,她就觉得恶心。

罗克怔住了,妻子从来没有这么大声和他说话,也从未发这样的脾气!难道……罗克心里有不详的预感。

他是有做好被妻子得知真相的准备,但没有想到这一刻来得太快、太突然,出呼他的意料。看来,陈约已经等不及了。他料定,这都是陈约有预谋的计划。只是,他明知是圈套,还是往里面钻。

“先生,病人需要休息,情绪波动太大,会影响到她的。”一旁的护士看着罗克。

“好,我先出去。”罗克只得退出病房。

“医生,我的妻子究竟是什么病,我怎么觉得她变得暴燥,和以前不一样?”

“罗先生,很不幸地告诉你,夫人她患有精神分裂症。”

“精神分裂症?”罗克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病症,主要是他平时极少关注这些。

“病人发作时会产生幻觉,有暴力倾向,严重时会伤害到身边的人。”医生看着罗克,郑重说道,“建议转精神病院!”

“不,不,等她稳定了,我带她回家。”罗克怎么忍心将妻子安置在那地狱一样的地方?在他眼里,精神病院就是一个人间炼狱!

“罗先生还是要慎重考虑。病人发作时,您最有可能是被她伤害的第一人。”医生再次以专业的立场劝罗克。

“谢谢你,医生,我想我能照顾好她的。”罗克和医生握了握手,表示感谢。

医生摇了摇头,表示很无奈!要知道精神分裂症的病人折磨起人来,可真的是让人痛不欲生,生不如死!他只能默默为罗克祈祷!

——罗家——

“你这个坏蛋,你还敢睡在我的旁边,我要掐死你这个坏人。”深夜,张云梦的嘶喊打破了夜的宁静。她死死地掐住罗克的脖子,用的力气十分大。

罗克睡得正熟,没有想到被妻子这用力一掐,差点缓不过气来。

他说不出话来,脸因缺氧而憋得通红,只能用手掰开妻子的手。

罗克并不知道,精神分裂症的病人一旦发起病来,力气是爆发的,相当于平时的几倍。

好不容易,罗克终于掰开了张云梦的手,他的手被她的指甲划伤了多处,流着血。

罗克也顾不了那么多,他拼命喘着气,深呼吸。

“梦,是我,我是罗克,是你的丈夫。”

“呸,不要脸的狗男女!”张云梦往罗克的脸上吐口水,两眼通红,她整夜都不睡觉的。

罗克用衣袖擦了擦吐在脸上的口水,表情很痛苦,“梦,你听我说,好吗?”他想向张云梦解释这一切。妻子一定是误会了他在婚后和朵朵有了儿子,才会这么疯狂。他要和她解释,那都是在认识她之前发生的陈年旧事。他要和她解释,他并没有背叛她!

“滚,滚,离我远远的,你身上太脏!”张云梦随手抓起一个烟灰缸,砸向罗克。

罗克躲闪开,但还是被那铜制的烟灰缸刮到了额头的一角,裂开了一个口子。

“好,好,我这就离开,你别生气。”罗克只得退出卧室,打电话让医生马上过来为张云梦打镇静剂。

“罗先生,病人的情绪已被控制住了,她在睡。”

“谢谢你,李医生。”

“罗先生,我还是那句话,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把病人送到精神病院。否则,您将永无宁日。”李医生顺便帮罗克处理包扎了额头和手上的伤口。

“谢谢你,李医生。精神病院的事以后就不要再提起,我不会送把妻子送到那种地方的。”罗克语气坚决。

“做为医生,我有必要也有义务向您提出专业的意见,至于您听不听从,我们无权干涉。”李医生看着疲惫不堪的罗克,有点同情他。“还有,病人以后的暴力伤害会越来越厉害,甚至会威胁到身边人的人身安全,这点还请罗先生要有心理准备。”

“好的,谢谢你,李医生。这么晚了,还打扰到您。我让司机送您回去。”

“好的,再见,罗先生。”

“再见!”

送走李医生后,罗克一个人在书房,一直抽烟,呆到天亮!

“老头子,吃早餐了。”张云梦一早就为丈夫准备了三文治和牛奶。

“老头子,你额头怎么了?还有手,怎么都划破皮了?”张云梦对昨夜的事情都已忘记得一干二净。

“哦,没什么,昨晚爬楼梯没注意看,摔了一跤。”

“看你,这么大一个人,走路也会摔。我帮你抹些药吧。”

“不用,医生已经帮我处理过了。”

“医生,没有看到啊。”

“你睡着了,就没吵你。”

“哦,有处理就好,以后要小心。”

“嗯,我会的。”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微微是我们的女儿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一次吵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