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世娇宠:废柴嫡女要翻天
上一章 第16章这是送人东西的态度吗 主目录 下一章 第18章好尴尬

第17章您挡住我家爷的路了

作者:此木为柴 更新时间:2019-07-01 01:00:48

第17章您挡住我家爷的路了

上官若仙痴痴的望着东溟子煜,两眼冒着粉红小桃心,小心脏砰砰跳的要蹦出嗓子眼儿似的。

这个男人,俊美的如同谪仙下凡。这样的男子,是女人的天敌,他有着让天下女人都为之疯狂的本钱,但他不会被任何一个女人真正的占有。

上官若仙想到此心里就一阵欢喜,盈盈下拜“臣女拜见王爷”

东溟子煜蹙眉,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眼色有些不耐烦。身上那种皇家人浑然天成的尊贵气息,是一般人家养不出来的。

莫问上前一步,对上官若仙笑道“上官二小姐,您平身吧。”

上官若仙眸中闪过失望,美丽迷人的小脸儿楚楚可怜,在丫鬟的搀扶下款款起身,美眸盈盈如秋水般的望着东溟子煜,小脸儿微红,含羞带怯的道“王爷,您怎么会有空来此”

“滚”东溟子煜不想多看她一眼,傲然地绕过她走人。

上官若仙脸上红晕迅速褪去,瞬间苍白如纸,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美眸中畜满了泪水。

莫问笑眯眯的解释道“二小姐,您挡住我家爷的路了”

上官若离拿着装匕首的盒子出来,本来想扔给他,说老娘不稀罕你的施舍

但看到这情况,心里立刻舒爽至极。

笑颜如花的冲着正欲上豪华大马车的东溟子煜甜甜的道“多谢未来夫君赠我如此贵重的东西”

一脚抬起的东溟子煜身子一顿,差点儿摔倒。

肤浅至极的女人

这上官若离,不过如此亏得他还认为,此女不凡。

在转身的刹那,东溟子煜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失望之色。

上官若离看不懂他的神色,自嘲一笑,甚是落寞的道“臣女会筹集银子还给未来夫君的,我虽然身无分文,但我娘的嫁妆都掌握在夫人手里,那些铺子田产的收成这些年也应该”

“大姐姐”上官若仙见势不对,忙出言阻止,柔声道“你看不见,母亲替你打理那些嫁妆也是劳心劳力,你可不别不知感恩。”

一看有热闹看,吃瓜群众都围了上来,一看又是镇国大将军家的两个小姐,而这次站在那里的不是太子,而是宣王

虽然相传宣王不能人道,但百姓非但不轻视他,还对他更加尊敬。

因为那是他保家卫国在战场上受伤所致,这些年若不是宣王四处征战,哪来的百姓安居乐业

上官若离委屈道“我说母亲不辛苦了吗我只是说想从我娘的那些嫁妆里拿出五万两银子还给未来夫君,毕竟现在还没成婚,不能随便沾人家便宜。”

她并没想真嫁给东溟子煜,但霄云萝那些嫁妆得要过来,将来把肖飞救出来给他养老用。

再说也不能白白便宜了霄云萝和上官若仙这一对儿极品碧池。

不能白白要了人家几十年的内力修为不是

“姐姐,你”上官若仙一脸的泫然欲泣,拿上官若离没办法,楚楚可怜的看向东溟子煜,用那娇软肉麻的声音道“王爷,您送姐姐东西,怎么会收银子呢姐姐不懂事,您别怪她。”

上官若仙这姿态、这眼神儿、这声调儿,若是别的男人骨头都酥了,但她面对的是东溟子煜这个“二椅子”,相传最讨厌女人。

东溟子煜黑眸一冷,竟是森冷的杀气,冷冷道“她高兴就好,三天后本王让莫问去取银票”

说完径自上了四匹马拉的豪华大马车,扬长而去。

“这这这”上官若离气结,不是应该派人去敲打肖云箐,让她把原主娘的嫁妆还给她吗

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呀

而上官若仙却双眸放光的数着手指头,欣喜若狂的道“宣王跟我说了十七个字呀竟然一句话有十七个字”

一阵风吹来,上官若离感觉全身一寒,像见鬼似的看着上官若仙。

这原来是个煞笔。

不管这宣王出于什么原因送上官若离匕首,这情她都领了。

秋菊扶着上官若离道“恭喜大小姐,看样子宣王是喜欢大小姐的,那天在染香楼前您受了伤,他还把蟒袍盖到您身上呢”

上官若离蹙眉,似乎有这么一回事,只是当时自己刚穿过来,脑子里乱糟糟的,这具身体又受了重创,迷迷糊糊的只觉得有衣裳落在自己身上。

没想到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给他温暖呵护的人是这个看似冷酷无情的王爷,嘴角扬起一抹笑。

“我呸一个又瞎又肮脏的东西,宣王殿下怎么会喜欢你”斜刺里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传来。

上官若离垂眸,秋菊侧头寻声去看。

从隔壁的绣坊里走出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儿,锦衣华服、满头珠翠,打扮的像个骄傲的花孔雀。

她生着标准的鸭蛋脸,柳眉杏眼,美则美矣,只是眼角眉梢的刻薄嚣张让她失色了不少。

秋菊在上官若离耳边,道“是丞相幺女徐静萱。”

原主不经常出门,认识的人很少,却对这徐静萱有印象。

徐静萱是上官若仙的朋友,浅薄刁蛮,无知任性,经常给心机深沉的上官若仙当枪使,没少欺负瞎眼的原主,让她在公众场合出丑。

原主自闭自卑,多半是拜她所赐。

上官若离冷冷一笑,道“如此粗鄙不堪的话徐小姐说的很顺口啊,丞相的家教也不过如此”

徐静萱没想到原来头都不敢抬、一句整话都说不出的上官若离会反击,不由的一愣,继而暴怒道“你这个臭瞎子说谁呢”

上官若离冷冷一笑“说你呢我再怎么着也有了未婚夫了,你可还没定亲呢,这么张狂下作,小心找不到婆家”

徐静萱心虚的扫视了一眼指指点点的吃瓜群众,立刻就闭了嘴。

东溟最重名声,即便是她是丞相之女不愁嫁,但浅薄粗暴、嚣张跋扈的臭名声出去,到了婆家也得看人颜色。

上官若仙数清楚了那句话几个字,这时才咂摸透了其中的意思,脸黑的犹如锅底。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16章这是送人东西的态度吗 主目录 下一章 第18章好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