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清穿)清风过晓
上一章 58朕还没死呢 主目录

59前世与今生

作者:轻风过晓 更新时间:2015-03-14 12:20:41

世界上最快而又最慢,最长而又最短,最平凡而又最珍贵,最易被忽视而又最令人后悔的就是时间。

这句话是前苏联无产阶级作家高尔基说的。

顾清晓本以为自己已经将上一辈子的事情遗忘得差不多了。可没想到,最近一段时间,她却越来越想念一些东西。这句高尔基的名言如影壁上的浮雕,清晰的刻在了她的脑海里,忘不掉,抹不去。有人说,当一个人总是追忆过去的时候,就说明,他已经老了。

她老了吗?

顾清晓伸出自己的手掌,看着依然细腻白皙如玉般光洁的肌肤,她看起来还很年轻啊。她还不到五十岁啊。

只是,加上她上辈子的年龄,她知道,她确实已经很老了。

也许是因为服用过灵液的关系,她的家人都很长寿。弘历快要登基的时候,传出过祖父马齐病重的消息,大家都以为八旬以上的老人撑不了多久了,可是马齐却在半个月后奇迹般的痊愈了,而且身子骨也有越来越健朗的趋势。直到前年九月,已经百岁高寿的马齐才闭目长辞。

富良去年告老辞官,弘历允了,但在爵位上将富良进为了一等忠毅侯。

费馨和宜里布均为文臣,一个是从一品的吏部尚书,一个是从二品的翰林院掌院学士。顾清晓虽然从未为兄长们谋求过什么利益,但是能居于这样的高位,跟顾清晓的皇后身份密不可分。

其余三位兄长都在军中身居要职,特别是佛尔果充,现在已经是正三品的火器营翼长了,掌握着近两万的兵力,担负着整个京师的警戒任务。

三个孩子都相继成婚,并且有了可爱的小包子。儿媳也都是贤惠有手段的,基本上没让她操过心。

弘历即使再忙,每天也会抽些时间过来陪她。

这样的平静幸福的日子不正是她所希冀的?只是,为何她还是会感到厌倦、疲惫?

一双干燥的大手附在自己的手背上。顾清晓侧过头,看着笑意盈盈的弘历。以前芝兰玉树、英俊潇洒的少年郎已经长成了成熟稳重、意气风发的圣明天子。顾清晓有些愣神的盯着弘历眼角的两道笑纹,不知道为何,她的心里却分外的想念那个偶尔还会在自己怀里撒娇的小丈夫。

“我是不是老了?”弘历将自己的脸更加的凑近顾清晓,“笑儿会不会嫌弃我?”

顾清晓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抚上弘历眼角的细纹,“弘历长大了。”

“呵呵——”弘历轻笑,抓住顾清晓在他脸上抚摸的手,他的妻子明明比他小,可是却总喜欢在他面前扮演长者。想起早上掉落的那一根白发,弘历不得不正视自己的年龄了。他是真的开始老了。

“笑儿,你不是喜欢桃花吗?我在江南那边建了个园子,里面种了好多的桃树。再过两个月,我们就一起搬到哪儿去住,好不好?”弘历将顾清晓抱到自己怀里,下巴在她的头顶摩挲。即使已经半百了,他还是改不了抱着她的习惯。不但不想改,反而越来越喜欢。自从登基后,他总有这样或那样忙不完的事情,他和笑儿独处的时间还不如在王府的时候多。他恨不得能时时刻刻的都将她揽在怀里,瞬息不分。

感觉到放在自己腰间的手慢慢收紧,弘历低头在顾清晓的眉心啄了啄,“你一定会很喜欢那里的。每年的二月到五月,九月到十一月这两个时段我们就到江南去,剩下的时间就留在宫里。太久不见孩子们你肯定想得紧。笑儿,再等等,再等我两个月。嗯?等帆儿登基后,我就陪你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直到你走不动了,我还会背着你。”

“好——”顾清晓闭着眼睛,靠在弘历的肩头,温热的泪水顺着脸庞缓缓滑落进弘历的脖颈。

弘历轻轻拍打着顾清晓的后背。他的妻子倦了、乏了,是时候该陪着她散散心了。

乾隆十八年八月初六,弘历禅位于太子永琏。继雍正爷禅位后,乾隆成为清朝历史上第二位禅位的帝王,也是最年轻的一位禅位的帝王。

乾隆十九年正月初一,新皇改元端和,始为端和元年。

“春山暖日和风,阑干楼阁帘栊,杨柳秋千院中。啼莺舞燕,小桥流水飞红。”

这个园子名为“灼然居”,是两年前才修建好的。没有人知道园子的主人是谁。可是,路过这座园子时,所有的人都会忍不住驻足。只因,院子里的桃花开得太美了。

桃花在江南并不稀奇。三月的时候几乎随处可见。

但是“灼然居”的桃花却能让人眼前一亮。粉团锦簇、红云满天、百里胭脂、万斛珍珠。用这样的词来形容“灼然居”的桃花未免显得庸俗。

远观气势磅礴,如海如潮;近赏俏丽妩媚,似少女初妆。每一朵似乎都是精雕细琢而成。比樱花冶丽,胜梨花娇艳,赢杏花妖娆,过海棠香漫。即便到了四月,当其他桃花都纷纷凋谢的时候,这里的桃花却还依然迎风翘妍。

顾清晓在漫天的花雨中亭亭伫立,左手轻拢衣袖,右手行云勾勒,静若西子梳妆,笑若洛神展颜。

“笑儿——我可以动动右手吗?耳朵痒——”弘历有些委屈的声音响起。他斜靠在一株桃花树下,白衣胜雪,不去看那略显沧桑的样貌还真有一种玉树临风的俊逸之美。

顾清晓抬首望向弘历,一瓣花瓣正巧落在他的耳背那里,宛若饰品。弘历本就五官英俊不凡,如果忽略鼻子下那一撮黑色的小胡子话,顾清晓觉得自己的丈夫还真可以用“人比花娇”来形容。

“扑哧——”顾清晓掩嘴而笑,放下手里的画笔,“快过来看看,我画好了。”

弘历听闻后如临大赦般的疾步走到顾清晓身边。他已经站了一个多时辰了,腿都有些发麻了。

“这是我吗?”弘历皱着眉头细细打量顾清晓才刚刚完成的作品,“我有这么年轻么?怎么没有胡子?”

“不好看。”顾清晓一边收拾画具一边答道。

“那要不我把胡子给剃了?”弘历伸手摸了摸自己短短的胡须,试探的询问道。

“现在的你没了胡子更难看——”顾清晓凉凉的瞥了弘历一眼。

弘历颇受打击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没有皱纹啊,他很注重保养的。“笑儿嫌弃我了——”

“放心吧。不论你变成什么摸样,我都不嫌弃。”顾清晓对着弘历勾勾嘴角,看见弘历喜笑颜开后接着说道,“虽然我很怀念过去那个美如冠玉、英姿飒爽的少年弘历。”

和弘历来到江南后,顾清晓觉得他和弘历的相处似乎回到了他们年轻的时候,甚至比那时候更加的自然、甜蜜。而带给她这一切的,正是她的丈夫,这个始终把她放在心上的男人。

顾清晓将画具放到弘历手里,挽着弘历的手向他们的屋子里走去。在这里,她和他只是一对平凡的夫妻。

“笑儿,我们早点儿动身回去吧。回部要进京朝圣,我们也去看看热闹。”

“嗯。好。”

四月的时候,顾清晓和弘历从江南返回京城。回到宫里不久后便赶上了回部朝圣的盛事。为了对回部以示友好,永琏将回部的公主和卓氏纳入后宫,封为了平贵人。

顾清晓这辈子还没有见过新疆人,她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好奇的。听说这位平贵人体带异香,能招来蝴蝶。顾清晓听后并不相信。要真是如此,她还不成为香妃了?想起香妃,顾清晓便又忆起了上一世。她以为她已经将上辈子的事情忘记得差不多了。可有时候却觉得,她反而记得越来越清楚。比如她竟然还会记得那部红遍天朝的电视剧。

平贵人入宫后的第三天,顾清晓召见了她。眼前的女子五官较为深邃,瞳孔的颜色是咖啡色的,身上穿的是一套石榴红的旗装,面对顾清晓这位后宫权利最大的太后,和卓氏显得很是拘谨。

“别紧张,坐吧。”顾清晓对着和卓氏善意的笑了笑,人是个美人儿,就是年龄大了些,听说已经二十七岁了。

“你叫什么名字?”顾清晓将一碟点心推到和卓氏面前。

“回太后,奴才闺名伊帕尔罕,不过因为父王十分崇尚汉学,因此奴才还有个汉人名字,叫含香。”

“你说什么?”顾清晓似乎有些缓不过神,“你叫含香?”

和卓氏虽然有些奇怪太后的惊异之色,可还是恭顺的回道,“是的,太后。奴才的确是叫含香。因为奴才出生的时候花香四溢,父王便为奴才取了这样的汉名。”

顾清晓仔细的闻了闻屋子里弥漫着的花香味儿,她开始一直以为是和卓氏身上的熏香的味道,却原来是她的体香。

原来历史上真正的香妃是这个样子的。

平贵人退下后,顾清晓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发愣。她好像改变了很多历史啊。即使她对于史事再不清楚,可看过那部电视剧后她还是知道香妃原本应该是弘历的妃子的。

感觉到有人轻轻的碰了碰自己的胳膊,顾清晓抬头看向来人。

“在想什么那样入神?我都叫了你好几声了。”弘历的目光略带担忧,握着顾清晓的手轻轻的摩挲。

“我在想平贵人长得真好看。”

“呵呵——”弘历看着有些傻气的顾清晓宠溺的笑出声,“你去照照镜子,世界上最好看的人就是你了,她怎么能跟你比?”

“真的?她比我年轻——”只要是女人,总会喜欢听别人夸赞自己美丽,特别是这个人还是自己的丈夫。

“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大婚那晚,我第一次见你时的样子。”弘历牵着顾清晓的手,向里屋走去,“累不累?要不躺会儿?平日里这个时候你都要睡一觉的。”

顾清晓依言躺下,偎进弘历的怀里。历史,从她来到这个世界起就已经改变了,她又何必庸人自扰。

端和四十年的一天,佛尔果充突然求见顾清晓。

兄妹俩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见面了。两位老人相对而坐,共同回忆着他们小时候的日子。

临走前,佛尔果充将一个檀木盒子放到顾清晓面前。沙哑的声音里透着一丝悲伤。“他的意思是不要把这东西给你。可我总觉得他这辈子活得太辛苦。如今他去了,我想着还是把这东西给你吧。至少,你应该知道还有这么一个人对你——哎——笑儿,五哥欠他一条命,五哥能为他做的也就是这些了。你——别怪五哥——”

佛尔果充走后,顾清晓伸出布满皱纹的手将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尊玉雕娃娃。

乳白色的羊脂玉莹莹发亮,润得不得了。一看就知道常被人细细的抚摸。娃娃一身旗装,却是姑娘家的扮相。手执玉箫,款款而笑。五官模糊不清,只有嘴角边上的那一对梨涡清晰醉人。

顾清晓叹口气,将娃娃重新放回盒子里。佛尔果充这辈子只欠过一个人的恩情。端和十七年的金川之乱,佛尔果充被身边奸细出卖,差点儿命丧黄泉,是秦鹤为他挡了一刀,保住了他的性命。

有些人注定是不可能的。

顾清晓将那个五官模糊的娃娃同以前兄长们在她出嫁前送给她的一堆娃娃放在一起,然后一把铜锁牢牢的锁上,再将钥匙扔进火盆里。

那些娃娃的雕工手艺都出自同一个人。而她的心里,只放得下一个人。

端和四十二年的冬天特别的冷。顾清晓成天蜷在屋子里几乎都不出门了。

这天晚上,外面飘着鹅毛大雪,顾清晓靠在弘历的胸口,眼睛定定的望着晕黄的烛火,没有焦距。

“弘历——你再给我说说我们以前的事情吧——从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说起——我想听——”

“好——那年是雍正五年的五月初八……”弘历絮絮叨叨的说起了已经被他说过不下一百遍的事情。他喜欢将他们的过去慢慢的说给她听,她总是静静的听着,是不是的发出一两声破破咳咳的笑声。

弘历啰啰嗦嗦的讲了差不多一个时辰,从他们大婚讲到了他登基。

“当你穿着一身明黄色的皇后吉服向我走来的时候,笑儿,我说了你别笑我,其实那个时候,我和那些跪在地上的大臣们一样,都回不了神儿。我就想着,这样一个有着倾国之貌、绝丽无双的女子竟然是我爱新觉罗.弘历的妻子,光是想想,我都会觉得心里满满的,有说不出的开心。笑儿——你呢——你对我也是这样的吗——笑儿——笑儿——”

弘历唤了两声后没得到妻子的回应,有些着急的看向已经闭目沉睡的人儿。

“原来你已经睡着了啊——”弘历伸手捧住妻子皱皱巴巴的双颊,脸上凉凉的温度让他的手有些颤抖,低头在顾清晓的眉心轻轻落下一吻,就像每一次,他们临睡前的一样,“笑儿,要做个好梦啊。梦里还要有我,知道吗?”

弘历抱着顾清晓躺在床上,将被子往身上拉了拉,闭着双眼靠着顾清晓冰冷的额头,有湿湿咸咸的泪水从他有些凹陷的眼眶里不断流出。

笑儿,我们说好了生同衾,死同穴的。你可不能丢下我。

迷迷糊糊中,弘历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他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那里的一切都是他所不熟悉的。他梦见他成了一个叫肖卓航的小男孩儿。从出生到上学,十多年来,他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个对他来说很奇怪的地方。十二岁那年,他上中学了。他是第一个到教室的。挑了第一排靠窗的位置坐下,他望着窗外静静的发呆。他的笑儿呢?为什么他老是找不着他的笑儿呢?

“你好。我叫顾清晓,我可以坐这里吗?”

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他转过头来看向来人。

只一眼,他便再也移不开目光。

“笑儿——”他有些激动的站起身,伸出手就要去拉女孩儿。

“咯咯——我不叫笑儿——我叫顾清晓——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女孩儿很大度的笑笑,在座位上坐下来,“你长得真不错,做我的同桌勉强算合格了。”

他看见女孩儿从书包里拿出文具摆到桌子上,女孩儿的左手腕儿上,一串红色的半透明珠子分外的漂亮夺目。

“晓晓——”他轻轻的唤着女孩儿。他以为他多少会有些唤不出口的,却没想到意外的顺口。

“呵呵——我同意你这样叫我了——”女孩儿对着他伸出右手,笑靥如花,“同桌,以后就靠你照顾我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他也伸出手,握上女孩儿柔软的小手,原来他和笑儿还会有来世,原来他的笑儿还有这样活泼爽朗的一面,跟以前的笑儿有些不同,不过,他照样喜欢。

我会照顾你,永生永世。他在心里这样想着。

“我叫肖卓航——”

睡梦里,弘历微微的翘起嘴角,同时,停止了呼吸。被子下面,两人的手牢牢相握。

END

作者有话要说:全文完结!撒花!!!

鞠躬!最感谢亲亲们!

新坑《(高干)重生之糜途深陷》已经开坑了。虽然很瘦,可是,亲亲们可以先包养喔!

哈哈。新坑有些偏重口味的。有些亲亲可能会受不了啊。哈哈。

么么!啵啵!抱抱!

爱你们哟!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58朕还没死呢 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