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民国戏影
上一章 曲终三尺意(二) 主目录 下一章 曲终三尺意(四)

曲终三尺意(三)

作者:蒙娜丽龟a 更新时间:2020-10-19 06:50:36

书房不远,没几步路就到了,绿袖在脑海里想了想顾清影板起脸的模样,不禁打了个寒噤。

三小姐发火,可遇不可求。

绿袖不肯再露面了,她远在游廊就给江琬婉指:“就在那间里面了,我在外头候着,你……”自求多福吧。

“多谢。”江琬婉深深望了绿袖一眼,走几步,然后吸了气,推开雕花的木门。

手掌稍一用力,吱呀一声。

屋内,书房比别处暗了些,只有盏洋台灯昏昏暗暗放着光,江琬婉一眼便瞧见了顾清影,她全敞着窗户,颀长的身影立在窗前。

顾清影以为是丫鬟,没回头也没开口。

江琬婉将门关上,踩在脚下铺的暗花毯子上,都是闷声,悄无声响。

她一步一步靠近顾清影。

走一步,心就更剧烈地跳两下。

三小姐穿的是初次到戏楼,她穿的那件蝴蝶领黑外套,左手垂在一侧,纤长漂亮的手指微握着,不成拳。

顾清影右手抬起又放下,江琬婉走近了才看清,她指尖夹着点火星,是一支燃着的烟,似赤红又似橙黄,点点光亮。

“三小姐……”江琬婉喉间一紧,险些说不出话来。

只闻声,便听得出是谁来。

顾清影吐了口烟,吐出一大片白雾。那些压下去的郁闷,又以这样躁动的方式浮上来。

女孩小心地问:“你……没事吧?”

“出去。”顾清影面无表情地下逐客令。

“可是三小姐的伤……”

顾清影的耐心已经逐渐到极限:“我说话,你听不懂么?”

“可是,三小姐,我听说你……”

莫名地,江琬婉眼底浮起一片朦胧,胸口又酸又涩。

她根本不怕承着顾清影的怒火,如今,她只怕顾清影会吹一夜的风,抽一夜的哈德门。

有什么东西崩裂了。

顾清影深吸了口气,她直接地转过脸来,即使拿热鸡蛋滚过了,她额头那一小片青乌也清晰可见。

她伸出没夹烟的那只手,托着江琬婉后腰,不许女孩逃,随即微低下头去。

“你听说什么?”

江琬婉下意识往后退,直至退无可退,登时腿软下来:“我……听说三小姐受伤了……所以来……”

“听谁说的?”

顾清影的小指搭在江琬婉后颈的皮肤上,冰凉,大概是被夜风吹的。

她呼吸间还有未散尽的烟味,悉数落在江琬婉鼻尖上,唇上,味道有些冲。

江琬婉恍惚想起她们头一回的时候,之前顾清影也抽过烟的,可那夜自己几乎没有闻到任何相似的味儿。

那夜,三小姐大概是漱过口的吧。

“下,下人们讲的,他们都在谈这个……”

“所以你也来瞧个热闹,是么?”顾清影挑挑眉,语气里藏着嘲讽。

“三小姐,我没有……”

“姑且不论有没有。我分明交代过不许出房门,这么肆意妄为,你还是头一个。”

对视的一瞬间,江琬婉看清,三小姐眼神里头的光散了。就像徒留白蜡,再无烛芯的蜡烛。

是出于困倦,还是失落呢?

“我只是担心三小姐,并不是看热闹……”江琬婉急于辩解,“一听说你受了伤,我心里慌乱……”

话说出口,方知全露馅了。

顾清影受伤,她置身处地至此本就不正常,如今又冲破重重桎梏来瞧。

里头有什么情意,长了眼睛的都能看出来。

最要紧的是,女孩眼里赤诚城的,捧着一颗真心。

“小花猫。”顾清影似乎是对这称呼很执着,问女孩,“你想要我怎么样?”

尽管顾清影因为倦怠无法凝神,江琬婉同她对视依旧十分艰难,她解释道:“我记得三小姐说过,从不和谁谈爱……我只是下午说过的,想要你回来,你不来,就怕你有事……”

竟又弄巧成拙。

两人原没谈“爱”这问题,被江琬婉这么一挑明,避无可避了。

况且盼着人归家,这不是夫妻之间又是什么?

顾清影浅笑一下,轻易将女孩那些心思看破。

这女孩,口口声声说不谈爱。

可是想要的,却都是与爱有关的。

“你对我有如何的心思,是好是坏我都阻拦不了。”她沉了沉声,说得直切要害,“但是你想要的,我不会给。”

“我知道……”

顾清影背对灯光,江琬婉瞧着她,周遭很暗。再稍稍一抬头便能碰到三小姐的唇了,可是相隔的那丁点,恐怕是她拼了命也追不上的。

“知道什么?”

“我知道,三小姐不会同谁谈情爱,我也知道我这样的……不是第一个,我只是……”

江琬婉不再说了,长睫垂下去。

她的眼神,神色,已经将她心底的话倾诉无余了,无需过多掩盖。

“……

头一回碰你,我讲过我心里有人,有未婚夫。”顾清影边考虑着措辞,边慢慢地说,“我并非眼光高不谈爱,只是琬婉,我这一生已无需再谈。”

这一生。

她说“这一生”都不需要了。

只好寄希冀于来生,可他们谁又能说的清究竟有没有来生。

江琬婉的眼泪忽然收不住地往下掉,她没想到会在这里听到这话,这样绝情,猝不及防一刀扎进心坎里,连血带肉。

这种钝痛,才是杀人于无形。

“对不起,对不起……”江琬婉胡乱用手背抹着眼泪,但流的比擦的要多,像眼睛痛的人见了风,整个手背湿答答全是泪,怎么也止不住。

顾清影轻轻地,似乎是叹了口气。

她抬手,指腹贴在女孩的脸颊上,将刚溢出来的泪花抹去。热的。

她很细心地替江琬婉说出来:“这些……你已经控制不了了,是么?”

江琬婉这回死死咬着下唇,努力不让自己发颤,艰难地点了下头。

有什么好否认的呢。

明明这都是再明显不过的事实。

“你要什么呢?”顾清影语气里几乎有无限的温柔,尽管,那温柔全部都是虚幻。

她停了片刻,继续道:“纳彩、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这是旧式婚礼,新式文明婚礼,请伴娘伴郎,写好证书,亲友见证,交换信物。琬婉,你自个也知道,这些东西全天下没有一个女子能给你。我晓得你是抱了一辈子的念头跟我,但我既都不能给,最初便要避开这些,你明白么?”

江琬婉哽咽着,模模糊糊“嗯”了声。

她现在已经彻底清楚了,她做不了想象中的,那个风月场上游刃有余的新秀,也永远无法在红尘里全身而退。

她或许永远都长不大了,永远就只是个刚踏出百花戏楼的小姑娘,几百年都不会变。

才踏进北平一日不到,她便认清了,原来她和穆清是一样的性子。

“不要哭了。”风吹久了,顾清影隐隐感觉头有些痛,女孩哭起来分明是压抑着不出声的,梨花带雨的模样,看进眼里却让她更头疼,“听话。”

“可是我不要这些……”女孩话里带了哭腔,“我知道我只是……戏子,不是能给三小姐带来体面的人,所以我哪里需要这些呢……我只想日日看到三小姐,想看着三小姐欢喜就好……”

望她平安,望她日日生欢而已。

“戏子又如何?”顾清影听得拧起眉头,反问她。

“他们……”江琬婉抽抽噎噎,“他们看不起唱戏的……”

“他们看不起,只是因为从前的人卖艺也卖身,在那世道,要奴颜媚骨才能活下去,所以许多人形成了固有印象。”顾清影纠正说,“但并不是因为有人卖身,人就都低贱,那么艺和戏,同样如此。坚信下去,总有柳暗花明的一天。”

江琬婉听得很愣。

从前她在戏楼,瞧不起戏子的不仅是外行人。就连唱戏的人也瞧不起自个,同行遇着困境了,有的只道是“理应如此”,唱戏本就没出路。然后不闻不问,见死不救。

顾清影却说,“总会有柳暗花明的那一天”。

三小姐说的,她怎能不信呢。

“真要哭成小花猫了。”顾清影很低地笑出来,“今晚你是来宽慰我,还是要我宽慰你?”

只是她自己此刻也察觉不出,大敞着窗吹了一傍晚风、抽了三支哈德门都没牵动一丝的唇角,此刻让女孩三言两语缓和下来了。

江琬婉忽然想到来意,有些慌乱地擦掉眼泪,去瞧顾清影的伤口。

“疼么?”

顾清影不太习惯当被照顾的一方,偏了偏头:“我没事。”

三小姐不讲绝情话的时候,还是有几分温度的。

“……是因为我才挨的这一下吗?”江琬婉犹豫地说,“三小姐,如果实在不方便,我可以搬出去的。”

那样冷艳的脸留下片青紫,她舍不得。哪怕叫她整日风餐露宿,也不想让三小姐受丁点的伤。

“不是为这事。”

顾清影将搭在女孩腰后的手移开,她捻灭了烟,起身去关窗。

身前的压迫倏地消散了,热意也杳无痕迹。江琬婉松了口气,又有些恋恋不舍。

她这才发觉,书房里的书比她房里的还要多出十倍,搭眼看上去,除了书便是书……

倒也巧,刚想到书,顾清影便谈起念书来。

“绿袖应该告诉过你了,明日我给你找的先生来,后日是教戏的先生。如此交替,可受的住?”

江琬婉强迫自己不要往某些方面想:“好。”

顾清影绕到木椅前,低头将案上几本摊开的古书合起来,摆正了搁在一旁。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曲终三尺意(二) 主目录 下一章 曲终三尺意(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