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民国戏影
上一章 荒楼一折戏(十一) 主目录 下一章 荒楼一折戏(十三)

荒楼一折戏(十二)

作者:蒙娜丽龟a 更新时间:2020-10-19 06:50:32

顾清影脚底险些一个踉跄滑出去。

她相信人是有原始冲动的,像男人对女人的,像人对物件的。

而她自个呢,自小生下来不知是哪个环节出了岔子,喜欢娇艳婀娜的女子,尤喜欢看人情难自抑。

明明相好不过一两日,小青蛇这样勾人的,叫她这样的人心底一颤的,她却是头一回见。

不媚不俗,好似天成,日久会上瘾,累月要成毒。

顾清影深吸了口气,克制住那些躁动:“我说过了,等明日再试。”

她若是个男人,有向兴那样要事无几、肆意张狂,这女孩三日都别想下榻。

可这样的失控,发生一次,必会有无数次,至于往后,在她的方方面面都要显现出来。她走到现在全靠着自制,不能垮了任何一方。

欢愉一时,后患无穷。

江琬婉瞧着人冷下脸来,知晓她是在让自己敛起来,亦不过多纠缠:“对不起三小姐,我不该乱喊的。”

“无妨。”

顾清影语气淡淡的。

全然不像从前夜里,她每进一步动作,都要问一句女孩的感受,看女孩表情那样细致。

这般语气,冷得像不会对人产生任何欲念。

江琬婉忽然猜不透,自己于三小姐到底有多吸引。

她觉着她是有些不同的,可没见过旁人和三小姐好,便不知道和顾三小姐从前的那些人比,她究竟是怎样……

心底失落,如今看,或许差别也并没有多少。

顾清影先托女孩出水,她随后。

有暗处丫鬟的递来毛巾,她拭净了身上水珠,把毛巾给丫鬟时,看见江琬婉还在茫然无措。

女孩身上都是水,湿衣裳湿答答贴着,擦也擦不净。

顾清影叫住丫鬟,低声叮嘱她去拿身衣裳来。

“湿着走回去,怕你着凉。”她说,“换了再走。”

丫鬟将干衣裳和毛巾一并送来,江琬婉接着,瞧了瞧四周,除了泉水就是石子路,根本没个遮蔽的地方能换。

“我……”

“在这儿换吧。”顾清影说,“里边的人都到外头去了。”

可真等女孩点了头,抬手开始解旗袍衣扣时,她还是把视线别过去。

风流也得有限度,多了,那就是流氓了。

收拾整齐后,两把木藤椅,一人一把。

顾清影真叫人去拿冰激凌,是这几天一直看顾江琬婉,给她带路的那个小丫鬟。

小丫鬟手里掌着灯,进来瞧见江琬婉搁了一地的湿旗袍,青丝凌乱,颊上也是绯红一片。不由得想象一番或许发生过的事情,神色活泼不少。

“绿袖。”顾清影微蹙起眉,喊她,“快些去。”

“好好好。”小丫鬟很勉强加快了步子,一边笑着说,“我不误着三小姐的好事。”

顾清影没生气也没说什么,只是继续眼神示意她赶快。

江琬婉瞧瞧远去的那个绿袖,再瞅顾清影。

之前绿袖敢拿情爱之事来侃笑江琬婉,如今也敢拿这样的语气和三小姐讲话。他们不像是规规矩矩的丫鬟主子关系,却也不像是江琬婉和顾清影这样的关系。

察觉到被注视,顾清影瞥了江琬婉一眼。

她晓得女孩好奇,解释的话滚到喉咙,还是什么都没说。

也无非,绿袖是顾明河留下的丫鬟,她将人优厚一些待而已。

无关紧要,不必浪费唇舌了。

绿袖把一直和冰块放着的冰淇淋拿过来,配了两个全铜勺。勺头是半圆,可以舀着吃。

冰激凌,确随了“冰”字,冒着白烟,手掌贴上去凉得骇人。

“西洋的配方,现代人很爱这个,”顾清影率先舀着放进嘴里,“所以叫人买了回来,尝尝看。”

摩登的年轻人新鲜得跟什么似的,她倒是觉得中西没什么区别,都是奶味儿,冻住了都一样。

江琬婉学着她的样子,也舀起一小块,试探往嘴里送。

有种浓郁奶味儿在唇齿漫开,但是真凉,化在舌尖,像是在舔雪。

有甜味儿的雪。

“好吃。”江琬婉由衷地说。

顾清影吃东西很快,江琬婉那一纸碗还没过半,她已解决干净,仰着头继续赏月了。

指尖周围冰出一圈水珠来,江琬婉捏着冰淇淋,指节都捏白了,小声唤她:“三小姐,我这一半还没动,你,要不要吃我的?”

顾清影低头顺着瞧,目光从冰淇淋恍惚飘下去,到女孩细瘦洁白的手指,像冰淇淋的奶白颜色。

她这时不知道,等过两年冰淇淋上至富商下到平民都能尽享时,无论多少次吃冰淇淋,想到的都是女孩那一双白晃晃的手。

“你吃吧。”顾清影说,“我对这些没有太大念想,你不必想着我。”

她的欲是可控的,对人对物皆是如此。

可是不想着三小姐……怎么可能呢。

“……好。”

江琬婉吃得不快,甚至是慢,一勺一勺,物要尽其用地品。时间也因而耗的长一点。

顾清影人倦了,偎在一旁的木藤椅上出神看月亮,除却几朵卷腾的深乌云在动,一切都像泉水那样静静淌过去。

多好。

此刻没什么低贱戏子,也没有京城叱咤,卷着烟应承交谈的三小姐,没有没完没了的顾虑猜忌,没有查不出原因的死亡,可以容得下人有一稍许闲散。

她轻轻叹出口气。

至于对江琬婉,只有她们两个人在这里,她可以自欺欺人地说,那是她的三小姐。

默默藏在心里,没人知晓,便也没人会反驳。

可惜华筵终散,何况玉盘珍馐,总有吃完的时候。

冰淇淋空了,江琬婉没有留下来的理由了。

她下意识要咬唇,又想到顾清影不许,硬生生止住。

顾清影瞧了她一眼,冰水滋润下,那唇泛上红艳,高挂待撷:“不早了,叫丫鬟带你回去吧。”

江琬婉熄下去的胆子很容易又燃起来:“那你呢?”

顾清影顿了顿。

“我换身衣裳再回。”

那方才怎么不换?

况且三小姐穿的也不多,走回去更要着凉吧……

顾清影像猜透了她在想什么,唇角微勾起来:“总不能,要我在你面前换。”

她倒是没什么不行,但三小姐不行。

江琬婉起身,看着木藤椅上的人:“那三小姐快换吧,我先走了。”

“嗯。”

江琬婉沿着石子路边儿走,腿脚还是有些发软,大概是她惧水还下水的缘故。

绿袖在小门外候着,也不知她看到江小姐这样,又要怎么调侃。

借着开门要转身,江琬婉回头,终究还是看了一眼。

在月色流辉下,顾清影似乎也在看她。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荒楼一折戏(十一) 主目录 下一章 荒楼一折戏(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