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民国戏影
上一章 荒楼一折戏(九) 主目录 下一章 荒楼一折戏(十一)

荒楼一折戏(十)

作者:蒙娜丽龟a 更新时间:2020-10-19 06:50:30

雨下成一片天然的帘子,静默着的朱瓦,雕花的窗,到处弥散一种内敛的高雅格调。

屋内,江琬婉吃过饭后便躺了一整下午,醒过来昏昏沉沉,骨头都躺散架了。

她起身在床边走两步,寻不到事做,听着雨声发愣。

顾清影不叫她出,她连窗也没敢敞开过。

丫鬟端着饭进来。

江琬婉掩住心底失落,执起铜勺银筷,饭菜一粒一粒地往嘴里送。

小丫鬟等她闷了半晌,憋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三小姐叫我传话了,说等您用过饭后,去后院的泳池里找她,我给您带路。”

仿若一簇火苗燃过来,江琬婉整个眼睛都被点亮了。

“真的?”

逗她着实有趣,小丫鬟掩面笑得更厉害。

“是真的,我真怕再不说啊,江小姐硬吃也吃不下这饭了。”

江琬婉心底千回百转。

她是希望和丫鬟们打好交道的,毕竟是顾清影的丫鬟,和旁人家的不同,能探听点消息更是意外之喜。

可她的心思,若明显到一个小小丫鬟都能看出来,如此不加掩饰,极易被利用,恐怕会给三小姐招致祸端。

到入夜,雨停了,丫鬟引着路,踏积水往后院去。

沿鹅卵石路,有道矮矮的门,红漆掉得斑驳,丫鬟道:“顾三小姐就在里头了,我在这儿守着。”

江琬婉颔首:“好。”

哪怕逐渐习惯了三小姐有些古怪的性子和靠近,她还是没由来地慌了一下。

深吸气,推开门。

泳池是用砖和玉石砌成的,地方不大也不小,干净见底的池塘一般,苍凉月色投下来,像漂了层银粉。

池边都是沾水的石头,踏上去很滑,江琬婉小心地走,试探道:“三小姐?”

声音在静谧处透着空灵飘渺,没有回声,也没有回应。

江琬婉只得自个寻,往池子边去,步履维艰。

刚低头,扑通一声,一个湿漉漉的人从水底下钻出来。

江琬婉吓了一跳:“三,三小姐?”

顾清影彻底被打湿的发间、脸上、脖颈和锁骨往下,除了水珠,便是大片的白皙。

江琬婉视线不由自主地往下,这回没看个寂寞,反看得瞠目结舌。

不知晓顾清影是穿了件什么衣裳,竟比肚兜还少,精瘦的腰和手臂,以及……该有肉的地方,都十分成熟别致,有大半一览无余。

怕一直盯着人看不好,江琬婉赶紧移开视线。

顾清影唇角悄然勾了勾。

在水里不方便,她半点妆也没上,脱去平日半分妖冶,眉眼爽落,有种清傲绝然的气质在。

“嗯,我在。”

顾清影背对她,手臂撑在石板上,凉凉的压着手肘。

三小姐洒脱随性,江琬婉却显得不能再拘谨,说什么也不好,做什么也不好。

“没下过水吧?”

还有一句顾清影没说,这女孩一定也没见过女子穿泳装。看得眼睛都直了。

“没,没有。”江琬婉喉咙被那画面哽住似的,话也说不利索。

这些新式的东西,她如何经历过。

“有话想说?”

四个字,敲击在江琬婉心尖上。

顾清影又补充:“倘若是我感觉错了,那不必回话了。”

“不是。”江琬婉咬了下唇,“有话说。”

“嗯。”

顾清影低下头,指尖拨着池子里的水,拍打出水花来。

这引的都是外头山上的泉水,质地干净,也找人仔细滤过。她天性喜水,宅子里建了这地方,供享自个乐用。

“三小姐,今日的事,难道您没察觉出一些不对吗?”

顾清影动作一滞:“什么不对?”

江琬婉犹豫半晌,继续说:“今天向少爷看上去,对在瑞蚨祥碰见三小姐一点不意外,就像专门在候着似的,可是昨日他想和三小姐今早晨赏鸟,三小姐说有事推脱了。那个时候在车里,除了我……”

女孩话讲得乱,但顾清影很快明白过来她想说什么。

该在赏鸟的和早晨有事的,都在瑞蚨祥碰见,竟都没提赏鸟的事,两个人的行程安排,对方多半是心知肚明的。

唯一的桥梁,昨夜听见这些安排的人,是何叔。

“下来。”

顾清影忽然开口打断她。

“啊?”

“水是温的,我备了两套干净衣物,不会着凉。”

这泳池能游泳,也可以当温泉泡。

江琬婉望进她眼眸里去,璨黑的黑瞳在月光下变成了银白漩涡,没有调侃,不是在玩笑。

“可是我……我没下过水……”

“无妨,我会护着你的。”

随口的一句,打消女孩疑虑的一句话,莫名就叫她壮了一百个胆子。

“……那,衣服呢?”

江琬婉仍有顾虑。

顾清影回得像拂过梢头的清风那样潇洒:“下水。坏了再给你买一件。”

坏了再买新的……

江琬婉忽然想起上午,顾清影是如何把她按在更衣室,叫她半个字也说不全,还把衣服扯得乱七八糟的……

心里想着这些杂的。留意脚下就轻了,加上她早晨一直在云里雾里的,腿一打哆嗦,足根和石板打了滑,整个人往下哧溜。

石板从小腿一直擦到大腿,江琬婉半仰不仰的,以一种极窘迫的姿势往水里滑。

顾清影果断下水,趁女孩磕到筋骨之前,抄着她的细腰往自个的方向带。

“三小姐……”

江琬婉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搂住顾清影的脖子,怯怯地喊她,是真怕了。

水一直漫到腰,下半身全湿透了,悬着浮着,心里很不踏实。

“有我在,怕什么?”

顾清影托着她到岸边,质感声线低低环绕在女孩耳廓,绕得人晕头转向。

江琬婉咽了口唾沫,心扑通扑通地跳。

不害怕……是假的。

可三小姐的手臂托起她的时候,好有力啊……

“搂紧一点。”

顾清影一边说着,江琬婉一边照做。

“踩着我的膝盖。”

江琬婉终究还是不好意思,她屈起腿,膝盖轻搭着顾清影,像个圈一样挂在她脖子上。

风平浪静。

只有女孩心底狂风骤雨。

“我有没有提醒过……”顾清影侧头,看见女孩圆润的耳垂,自然的,没有打过耳洞的痕迹,像白莹莹的珠玉,险些失语。“不要乱用你的小聪明。”

江琬婉意识过来。

顾清影从打断她开始,就一直不耐烦。

“你以为这些事,只有你看得出来么?”顾清影继续轻哂道。

“我……”

手腕贴着顾清影的位置,现下格外发烫,放手不得,紧搂不能。

“还有向兴。”顾清影长呼出口气,有水的湿度在,裹挟着空气都清爽了些。

“我看出来何叔不对劲这事,你以为向兴当真不晓得么?”

江琬婉接不上话。

她只考虑了最外边那层,如今细细咂摸,向兴和三小姐的对话,从一开始便不寻常。

向兴连“偶遇”的惊讶都懒得装,明晃晃的挑衅,是叫顾清影不要做这些小动作。

顾清影最后沉默让步多数也是唬他的,未必真的在让步。

“况且……”顾清影顿了顿,“你不同我讲还好,讲了,向兴为你故意设这个局来骗我信你,也不无可能。”

江琬婉心更凉一截。

本就是千口难辨的事,她就算在这片石板上磕头磕出满地血,都无法撼动三小姐半点。

她没法证明自己。

“我不是向少爷的人……”女孩孱弱的声线几不可闻,解释,显得过于苍白。

顾清影伸手,按了按女孩的后背,让她贴得更紧。

后背的力道让江琬婉不得不往顾三小姐身上靠,相似的身体构造几乎挤压擦碰出火来。

三小姐这样强硬的人物,身上竟也是软的,和那些平常女孩子一般无二……

顾清影说:“是与否都不重要,不要做分外之事。我有的是法子要你的命。”

心底酸涩翻天覆地涌上来,这短短几句话,江琬婉听上去却似一刀刀在心上凌迟。

泪氤氲到眼角,她不敢抽泣出来。

戏子就是戏子,玩乐就是玩乐。

她轻轻说:“三小姐可以要我的命……”

本就是你救下的,你拿了去,也无妨……

“别说了。”顾清影说,“今天太累了,给我抱一会儿。”

江琬婉只得强忍下委屈:“……好。”

怀里是一片柔软。

顾清影忽然很渴望触碰。像久旱后的干渴,不仅仅是泉水能解决的,更要水做的人。

女孩的确和向兴没有半点关系。毕竟在戏楼养大的女孩子,她知根知底。

可是想长久带在身边的人,不提个醒,头上不悬着点嫌疑,江琬婉如何能时刻战战兢兢地走呢。

水是温的,皮肤也是,分分寸寸缠在一起,却让人不理智。

在更衣室是顾清影的失控,如今这个拥抱也是。

她已经许久不曾毫无情欲地想要抱着一个人、仅仅是贪图一份触碰。

“今下午,我已经处置过何叔了。”

打了顿板子,打到奄奄一息丢到果园去,专派了两个小厮守着他,此生再掀不起风浪。

何叙身上、眼里皆是一片猩红:“我是老爷子的人,三小姐私下处置我,就不怕……”

顾清影笑里有决然:“你是他的人,却也是他的仆人,你猜他会选不忠心的仆人,还是女儿?”

见将人激怒,何叙肠子都悔青了。和三小姐绝对不能硬碰硬,否则往往落不下什么好下场:“我和向少爷不熟……”

“不熟?那我去什么地儿,是谁给他通风报信?那昨儿夜里,是谁来替他偷我书房的账单?”顾清影冷笑,“不必藏了,你为谁办过什么事,真以为我是如今才晓得么?”

何叙脸色一变。谁知是百口莫辩,只等他自投罗网。

他慌不择路:“我只是听向少爷吩咐,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你……”

顾清影再一次打断:“谁说他要害我了?”

这只油盐不进的小狐狸啊。

何叙噎了噎,一时惶恐,最不该说的那番话,就以这种不经意的方式说出口:“三小姐,当年二小姐的事,我也是说过好话的,看在这份上,您放过我一次吧。”

顾清影脸色彻底沉下来。

她一向擅厮磨,将人磨得耐心耗尽,丑态尽出才好,她便是当之无愧的胜利者。

可这次她半句弯子也没绕:“何叙,我不会杀了你的。但是从今往后,不要让我听见你再提二姐。”

那眼神是刀子,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何叙就这么被扔到了乡下。

“三小姐……”简简单单交代了结果而已,江琬婉却听着揪心地疼,处置人哪有那么云淡风轻,何况还是有些资历的老管家。

树大根茂,盘根错节,节节难拔。

“嗯,在。”

顾清影有些不堪重负地阖上眼睛,胡乱应了。

倒映着的一片镜花水月里,那年父亲寿诞上二姐笑语晏晏的模样、讲的话仿佛又响起来。

“咱们清影啊漂亮又多才,将来大概要找个温柔的男子,最好像片广袤的湖,方能容得下她那么多小性子。”

顾清影反驳说:“我哪有那么多小性子?”

顾明河只笑,笑得辨不清真假,不语。

那一年,二姐还是二姐。都道双珠争彩,殊不知顾清影从未想过与她争彩。

那时顾明河话里的慨叹,顾三小姐不全懂,这么多年过去,仍旧不全懂。

也因而恍若昨日。

……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荒楼一折戏(九) 主目录 下一章 荒楼一折戏(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