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民国戏影
上一章 荒楼一折戏(七) 主目录 下一章 荒楼一折戏(九)

荒楼一折戏(八)

作者:蒙娜丽龟a 更新时间:2020-10-19 06:50:29

深夜阒静,一轮月悬挂枝头,路灯只亮了一盏,小路旁栽的林木扑簌簌投下一地摇曳斑驳。

风大,空还气潮闷,叫人透不过气来。顾清影穿好大衣,刚从房间出来就被灌了个满怀。

下雨的兆头。

近来这段时日,北方,竟学去了南边的阴晴不定。

手掌湿漉漉的,低头细瞧,无名指间还挂着一丝深颜色血迹。

耳边女孩的低吟仍然清晰,方才能看出人已是勉强承受着,却还不想拂了自己的意。

那女孩,透着股傻气。

顾清影从口袋捏出绸绢子一角,刚刚要抽出来擦手。

余光里忽然闪过一个灰棕色影子,混在夜色和浓雾里,相融又相离,倒像是鬼的影子。

不过在黑夜,是没有影子的。

她目光敏锐,迅速捕捉锁住,直到那个隐约半佝偻的人形晃出大门不见。

只是脚下顿了顿,顾清影收回视线,毫无避讳地迈步,踏着一地残碎到游廊去。

那个早被她遣散的人,又深夜离开,断不会有再回来的道理。

今夜算是落得安宁了。

顾清影轻叹出口气,拿着软帛,细细从指根蹭到指尖。

没由来想起那条小青蛇看见自己要走时,眼里的殷切期盼。

盼她留下,盼同床共枕。

那样的神情她不是第一次见。

人家都说风尘女子骨头轻贱,是下九流。贱她倒是不完全认同,只觉得轻是常态,见一个依附一个罢了。

至于她说的跟一辈子,厌了便不作数也是有可能。

“太嫩太莽撞了。”之前在戏楼,散场瞅着无人的功夫,向兴对她说,“像一朵花儿,容易给折了,你可从没碰过这样的。”

嫩是真,莽撞倒不至于,分明是故意引她的。

顾清影当时回的是:“要是图个乐子,长还是短,不还都是个乐子?什么时候折了算完罢。”

折的是花,她有分寸,总不会闪到手的。

“平时百闻不如今日一见,顾三当真风流啊。”向兴感叹。

顾清影只是冲着他笑笑,可惜,从没有人看穿,那笑意并不是赞同,而是否认。

她非多情之人。

多情,不过是为了掩盖无情。

情感方面,到这里便不该想下去了。

强迫自个切断思绪,她沿着抄手游廊走,到垂花门,又折回来,一遭又一遭。

身外闷热,起了层汗,不知怎的,心里更甚。

顾清影舅母是个裹小脚的封建女子,生前每日操持家务,活在鸡毛蒜皮的小事里头,和亲戚们也并不多走动。

所谓的铺子,也只不过是她舅母那个鸦片成瘾的儿子拿来想卖个好人,多换点钱花的筹码而已。

账早查了,确实对不上,店铺收益只出不进不说,他还从中做了几笔假账,数额不小。

不过看在那块地皮算好的份上,顾清影照收不误,拿了银子打发了便宜表弟。

终归一群跳梁小丑。

若真是为查账而忙,或者为吊唁半生不熟的人而来桐城,那可真不是她顾三了。

因为深知人生短暂,所以她从不做无用之事。就连她说出的每一句话,一定都是有目的。

好不容易熬出丁点睡意后回房间,东边透出一抹暗沉的光,天已经快亮了。

顾清影沾床睡了两三个钟头后自然醒过来,起身吃饭洗澡,坐到镜前打扮。

眉眼里都是倦怠,她欲盖弥彰地用脂粉盖了盖眼底青乌。

有丫鬟进来:“何管家在外头候着三小姐了。”

何叙既当管家,又是司机,跟着顾家四五年有余,直到顾清影千里迢迢地回国,顾老爷把人分给她使唤。

“知道了。”

顾清影换了身收腰西式素色连衣裙,前胸处除了底布外,覆上一片白蕾丝边,有两排作装饰用的纽扣。

她系好纽扣,问:“江小姐起了么?”

没听着那边有人来传。

丫鬟道:“应该还没。”

顾清影不急不缓地涂口红,牌子是近日洋太太们抢火爆的tangee,正红色,一点点勾出饱满圆润的唇形。

“嗯,你先去外头守着。”

“是。”

到最后一步了,顾清影拿出摆着的一瓶玫瑰花味儿香水,轻轻喷了几下。

推开门,昨夜的潮闷已不复存在,外头阴沉沉一片暗色,屋檐上的雨淌下来,淌出几道断续线条。

何叙穿得一身灰棕色,看到她,低了低头:“三小姐。”

“这雨,下得可真够大啊。”顾清影瞥他一眼,然后去瞅暗着的院子。

那些隐隐作祟的东西,常也都趁着这时候窜动出来。

何叙不说话。

他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保持缄默,不多说也不多听,也正因为如此,顾老爷当年挑中了他,让他做过一些杂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顾清影面上有半浅不淡的笑:“过会儿琬婉也该起了,还要劳烦何叔载我们去一趟瑞蚨祥,昨个夜里同她商定好的,去挑身衣裳。”

“不劳烦。”何叙面不改色,“那我先去车上等三小姐。”

人影眼见的远了,顾清影低声唤守着的丫鬟:“你去叫醒江小姐,让她吃过饭后先在厢房门前等我一同上车,不必太急。”

“是。”

*

“江小姐,该起了。”

丫鬟把饭菜放到外间桌上,唤人。

“唔……好。”江琬婉翻了个身,她睡得沉,上下眼皮子黏住了差点分不开,迷迷糊糊说,“是三小姐吩咐的吗?”

“是啊。”丫鬟把干洁毛巾丢在盆里,拔开暖瓶塞倒水,浸湿了再拧干,道,“三小姐还说,你先在门前等着她,不用太急。”

顾三既吩咐过了,不急也得急。

江琬婉别扭地接过毛巾,铺开了搭在脸上,热气蒸得舒服:“等会我自己来吧。”

起身匆匆收拾一番,她坐到桌前。

早餐都是些寻常小菜,量不大,荤素齐全。

她暗想,尽管顾清影有的是钱,在吃食方面倒有普通人家的样子,不是夸张地顿顿鱼肉。

收放适度才好。

江琬婉心里急,口上便急,动作也急,她吃了没几口饭,站到房檐下头等。

这等是傻等,柱子似的杵在那,几乎与雨幕融在一起。

丫鬟不禁多看了她两眼。

同样十八九,脸蛋瞧上去素净的年纪,在顾三小姐带回来的人里,这是涵养最好,也是最温和客气的一个。

江小姐会跟她们这些丫鬟道谢,要做什么也慎之又慎,先询问,尽量不让人为难。

性子顶好。

比起从前那些嚣张跋扈的女人,丫鬟们私底下还是愿意伺候这样的小姐一辈子。

耳边忽然传来一些稀碎动静,由远及近,是皮鞋和地面发出有节律的碰撞声。

江琬婉偏过头去,看到正走来的顾三。

那人全身西洋风,蜜柑色长外套,锃亮的矮跟皮鞋,远远笑道:“早安。”

那笑容令江琬婉眼前亮了亮,顾三小姐无论什么时候出现,总是这样光芒万丈。

她乖顺回道:“早,三小姐。”

“可吃饱了?”

江琬婉点头。

“今儿叫你起得有些早。”

顾清影示意丫鬟,把伞接过来,边走边撑起来。

她高,又撑着伞,完全地将女孩遮在下头。

女人身上的馨香仿若院里早晨沾了露水的玫瑰,遮住了土和草翻涌出来的锈腥味儿。

在戏楼,江琬婉习惯了各种各样难闻的味道,尤其早些年窦新桂好不容易想拾掇打扮一下,又舍不得买昂贵香水,便买花露水死命往身上洒,混着汗分外刺鼻。

江琬婉感觉,要是她从小被卖进戏楼,这鼻子大概已经保不住了。

可顾清影身上的香气,不光不反感,还叫人生出一种风花雪月的念头,想埋进去,闻一辈子。

江琬婉抿着唇,语未出先红了脸:“不早的,平常这个时候也该起了。”

更像缩在丈夫伞底下的小媳妇了。

“嗯,”顾清影说,“身上可还好?”

这种事说起来,她倒是坦荡。

江琬婉:……

怎么无端又说到这个话题,聊聊天气,早饭什么的不好吗……

“……还好。”

“不碰你了,好好缓几日罢。”

就这一句,听出顾清影声线里含着沙砾似的,半哑着。

江琬婉张了张口,想问她是否没休息好,忽然又想到昨晚她讲的那些薄情话,意识到自己不该多过问她。

像迎头泼了盆冷水,比她们现在钻进雨里头还要冷。

她愣是把到嘴边的话给忍回去,模模糊糊应了句:“……嗯。”

走几步四周无人了,顾清影才说起正经事起来。

“往后记得要慎言,外头不比在戏班里,人心莫测,你若是招致什么祸患,我不会花太多力气保你。”

明明是一句提醒,好意却在最后一句败净了。

好在,多言、少言、慎言都不如不言躲灾祸彻底,这是江琬婉早感悟出的。

三小姐肯提点,她心下已是万分感激,恭恭敬敬答:“我明白了。”

“嗯。”

顾清影自身后虚揽住姑娘纤细腰肢,温软的触感,不过很明显地感觉到那里僵了一下。

她唇角闪过一掬笑意:“还有,顾三到商铺从不买下等货,领着旁人去也是,有什么挑中的,不用顾及价钱。”

“……多谢三小姐。”

这下,江琬婉被搂得彻底面红耳赤,掌心贴的地方像上了烙刑一样滚烫,心一直跳到嗓子眼。

顾清影垂了垂眸:“放松些,往后要是跟我出去见人还这么僵,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强迫了你。就当在外头做做样子,也不行么?”

江琬婉脸上浮起一抹窘迫。

从十几岁一个人漂泊后,她不习惯和谁这么亲近,尤其勾肩搭背之类的动作,怎么想怎么别扭……

顾清影不强求她,轻拍她的腰:“好了,伞小,你若不挨紧我,我怕是要淋着雨。”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荒楼一折戏(七) 主目录 下一章 荒楼一折戏(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