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民国之小兵传奇
上一章 蓄势 主目录 下一章 梦境的选择

第十四章 势成

作者:铁骑绕龙城 更新时间:2017-12-24 14:19:03

第十四章势成

张作霖眉头一扬,对吴佩孚的话嗤之以鼻,怪不得人家说吴秀才长了一张好嘴,这嘴皮子上下一翻就把边防军贬的一无是处,若非他还是知道几分边防军的虚实,险些就被他哄骗过去。

边防军前身为参战军,乃是第一次大战期间,北洋政府对德宣战,向日本订立参战欠款,由日本全权提供军火、军事顾问而编练的军队,其军官大多出自北洋诸所军校中,士兵招募自安徽、山东、河南三省20——25岁的青年男子,官兵训练有素,在出兵西伯利亚和平复外蒙古皆有出色表现,一直是段祺瑞震慑各省督军的底气所在。

张作霖暗想道:“你吴秀才不就是在湖南打了两年的南方军,南方军一盘散沙,打赢了他们没有什么可称赞的,至于张敬尧在湖南吃了败仗,谁不知道是直系在背后使绊子,真当天下人是傻子了。”

不过张作霖还是不动声色,他来保定是有自己的政治诉求的,而不是真为段祺瑞劝说曹锟来的,既然直系有信心和皖系扳手腕,他也乐见其成,在他心里一直把自己当做北洋外的势力,他知道如果要谋划中原,非得越过北洋嫡系的直皖两座大山,现在有机会让他们两强相争,无论谁胜谁败对奉系而言都是有利无害。

“雨亭,那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帮谁?”

曹锟目光咄咄的看向张作霖,他此人面憨心细,典型的外愚内智,看起来他事事听吴佩孚的意见,可实际上论起主见来,他要远胜段祺瑞,他有意要逼出张作霖的真实想法。

张作霖眼下还不想这么快站队,便打了个哈哈,含糊其词:“三哥,真打起来我不帮你帮谁,不过这仗最好不要打,真引起兵争,我们愧对国人呐。”

他这话说的冠冕堂皇,曹锟眉头紧皱起来,一时想不出言语对答。

这时吴佩孚毫不客气的站起来,道:“雨帅此言差异,我直军将士并非好战,不要和平,只是安福系把持中央,崇日媚外,同室操戈,将国家搞的乌烟瘴气,正是社稷岌岌可危的时候,仲帅惟大义所在,一片赤心捍卫民国,纵使国人厌恶兵争,但也会理解一二的。”

张作霖自思打嘴仗不是吴佩孚的对手,便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转而问席间的八省代表:“诸位的高见呢?”

八省代表早就串通一气了,异口同声道:“惟仲帅马首是瞻,共同进退。”

张作霖心凉了半截,八省态度一致,说明直系已经做好了和皖系撕破脸的准备,保定之行看来是白来了,带着直系开出的条件回京,无疑是城下之盟,依老段的脾气,自然是没得谈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便自顾自的喝起了杯中的清酒,以此表示沉默。

曹锟见张作霖情绪不佳,捧杯笑道:“各位,各位,都拿起杯来,咱们先敬雨帅一个,雨帅不辞辛劳的来保定,费心竭力为咱们调停,不管日后直皖发展成什么样,咱们都干了这杯酒,谢谢雨帅的好意。”

席间代表们哄然叫好,争先恐后的干了酒杯,张作霖脸色稍缓,也拿起酒杯仰脖干了。

酒宴后,各省代表都散去了,张作霖下榻在经略使府,正准备休息时,曹锟和吴佩孚联袂而来了。

副官挑开门帘,曹锟和吴佩孚先后进来,张作霖披衣道:“三哥,这么晚了,你来干什么。”

曹锟亲热的拉着他的手道:“酒席上外人多,现在只有咱家兄弟,雨亭老弟,咱们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吴佩孚进来后向副官下令道:“命令所有人退到十米之外,不准靠近,违令者格杀勿论。”

“是!”

副官退出门外,将门合严。

“雨亭……”

曹锟正要相劝,张作霖忽然摆了摆手,轻笑道:“三哥,你的意思我懂,实话讲我是不想介入关内事务的,老段他好也罢,坏也罢,可对我奉系还说得过去,此来北京,老段有意让我做副总统。”

张作霖心细如发,他知道若曹锟先摊了牌,那接下来的谈话就会被人牵着鼻子走,便反客为主,把段祺瑞的收买条件如盘托出,其言下之意不外乎,你曹三哥要想奉系支持你,怎么着也得比老段出的价高吧。

果然,一听张作霖的话,曹锟脸色刷的一下变了,他自然许诺不了张作霖副总统的位置,不由得心急起来,急切之间脑筋急转,苦口婆心道:“雨亭,你万不可被老段骗了,你想大总统在北京尚且得仰老段的鼻息过日子,更别说副总统了。他若真有诚意,为何不给你国务总理,或是几个内阁总长的位置,这才是实打实的好。再有我听说小徐在外蒙手伸的很长,若他在西北经营起来,你老弟的东北便首当其冲,怕是没有好日子过了,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吴佩孚也在一旁说道:“雨帅,仲帅说的句句在理,老段一门心思要武力一统中国,直系、南方军皆是其眼中钉,奉系岂能置身事外。常言道,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雨帅调停之心是好的,但直皖矛盾已然深重,今日不打,明日也是会打,现在小徐在西北勤于练兵,一旦功成,到时我直奉联手恐怕也不是皖系对手,因此战争越早,对于我们越有利,请雨帅明断。”

张作霖压根就不是优柔寡断的人,不需曹锟、吴佩孚给皖系上眼药,也知道打倒皖系,奉系才能有所发展,但他仍不想过早暴露心思,少了和直系讨价还价的机会,便故意长叹了口气说道:“三哥你是了解我的,我不是贪恋权位的人,副总统对我并没什么吸引力,只不过追随在我麾下的兄弟有好些个没有好出身,我老张得为他们着想啊。”

曹锟闻言松了口气,他倒不怕张作霖狮子大开口,只要肯出条件,事情总有的谈,他试探着说:“雨亭老弟,内阁九位总长,任你选两个如何?”

张作霖是个聪明人,知道适度而止,此次倒皖直系是主力军,他的奉系不过是敲敲边鼓,能得两个总长席位已经满足了,况且曹锟还答应他任选两个总长,已经足够表示诚意了。

他故作迟疑了片刻,一跺脚道:“一言为定。”

曹锟大喜,此番得了张作霖的明确支持,他已经有了七成胜算了。

“雨亭老弟,你意中哪两个总长席位,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曹锟有些不放心的问,内阁九个总长席位,真正有实权的屈数来不过陆军总长、财政总长、交通总长、司法总长,他真怕张作霖不知好歹,直接选了最有油水的财政总长和交通总长,那么即便打赢了皖系,他也只有食言而肥了。

“陆军总长和农商总长。”

张作霖思来想去,选择了一实一虚两个总长席位,陆军总长之位势在必得,否则直系入主北京,必然要从裁军上做文章,占了陆军总长位置,至少奉军一两年之内的军费有了保证,而农商总长也有几分用处,东北地广人稀,正需要国家的名义招徕移民,可谓一举两得。

曹锟看向吴佩孚,吴佩孚微微点头,他便一摆手道:“那好,就这么定了。”

张作霖笑道:“那我明日便回北京复命去了。”

众人又说了一阵话,曹锟与吴佩孚告辞,出了张作霖所住的院子,曹锟急不可耐的抚掌高兴道:“大事济矣,子玉,陪我去小酌几杯如何?”

吴佩孚摇了摇头,轻声道:“三爷,此时庆祝未免太早了,我对张作霖还是很担心,此人胡子出身,反复无常,唯利是图,我们不可大意了啊。”

曹锟收敛笑容,正色道:“子玉,你说得对,张雨亭奸猾的很,怕是老段那边开出的收买高,就把我们出卖了。”

吴佩孚听了点头,忽然阴恻一笑道:“三爷,张作霖打的是左右逢源的主意,咱们偏不让他如意,我有一计策,可以让他必定倒向我们。”

曹锟知道吴佩孚素来喜欢出奇招,便好奇道:“什么计?”

吴佩孚凑到曹锟耳边低语了数句,曹锟眼睛一亮,拍着大腿道:“好计谋,小徐肯定上当。”

……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蓄势 主目录 下一章 梦境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