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民国之小兵传奇
上一章 野望 主目录 下一章 势成

第十三章 蓄势

作者:铁骑绕龙城 更新时间:2017-12-24 14:19:02

第十三章蓄势

侯孝贤前面引路,肃客入内,穿过数道亭阁明堂,方才来到了怀仁堂,只见大总统徐世昌就在门口台阶上肃立着,徐世昌穿着一袭玄色直贡呢马褂,正含笑望着张作霖。

张作霖楞了一下,赶紧快走几步,一边作揖,一边惊叫道:“大总统,您怎么出来了。”

徐世昌笑道:“雨亭,一路辛苦了!我正要迎接你,你就到了。”

张作霖受宠若惊道:“雨亭一介武夫,岂敢让大总统屈尊相迎,使不得,使不得。”

徐世昌微微一笑,与张作霖携手寒暄入内,各自落座,侯孝贤在一旁敬烟奉茶,待坐定之后,徐世昌道:“雨亭,你来了就好了!眼下直皖愈争愈烈,他们非要打一场不可,搞得我焦头烂额。你是知道的,南北战事刚停,北方再来一次大战,不仅对国家团体无益,更是会涂炭百姓,我身为民国大总统,不忍人民受战火殃及,故而请你来京,是希望你能调和直皖的矛盾,切勿使局势向武力发展。”

张作霖知道徐世昌的难处,他名义上虽是大总统,可实际并无实权,不过是段祺瑞推到台前的泥菩萨,军政大权尽在安福系把持的内阁手中,无论直皖哪一方都轻视小觑他,也只有张作霖曾受过他的恩惠,又需要假借虎皮发展实力,至少在表面上服从于他的权威。

张作霖本就有调和自重之心,眼下有了徐世昌的托请,更是师出有名,欣然道:“大总统看的起我老张,我愿尽绵薄之力,为大总统分忧。”

徐世昌大喜,起身握紧着张作霖的手道:“雨亭老弟深孚众望,我静候佳音。不知道雨亭欲如何劝说段芝泉和曹仲珊啊?”

张作霖来京之前已经准备了一个调停方案,道:“安福系把持内阁,搞的天怒人怨,欲解决危局,这首要就是要解散安福系。”

徐世昌眼睛一亮,张作霖的方案正中他的下怀,道:“不错,安福系排除异己,操纵国会,应当取缔解散,还政局一个清白。”

张作霖见徐世昌支持他的方案,笑容满面道:“这第二就是撤换安福系的三总长,其缺应由各方商议推举。”

徐世昌略一沉吟,他自然清楚内阁几个总长是直皖争夺的香饽饽,轮不上他这个大总统插手,他同时看出张作霖想要趁机染指中央的心思,不过他乐得如此,奉系是他扶植起来的,让直皖奉三足鼎立,他这个大总统才能坐的安稳,也能从中平衡抓到实权。

张作霖接着又说:“这第三,就是要靳云鹏继续当总理,他是各方势力都能接受的人,有足于稳定政局。”

说罢,张作霖谦虚道:“大总统,这是我的一点愚见。”

徐世昌摆手道:“雨亭过谦了,我看是真知灼见,以上几条我都同意,你可以以此与他们谈。”

张作霖点了点头,脸上适时的露出欲言又止的样子,被徐世昌看到,疑道:“雨亭,你有什么话要说?”

张作霖叹了口气道:“原本这事我不该和大总统开口,只是张少轩求到了我的头上,我一时心软答应了他,想替他和大总统求个情,大总统若是为难,就当我没有提过这句话。”

徐世昌心中为难,又不好拂了张作霖的面子,道:“雨亭,不是我不肯帮忙,只是这件事说来简单办起来难,难在外界滔滔舆论,少轩他阴谋复辟,为民国内外不容,我现在即便下令,怕是马上就会被段芝泉打回来,他可是自诩三造共和呀,我看还是慢慢图之吧,待直皖冲突解决了,我舍去这张老脸,去和段芝泉讨个人情,给少轩复职,如何?”

张作霖替儿女亲家张勋讨人情不过是顺口一说,既然大总统徐世昌做了保证,他自然没意见:“好,好,等局势好些了,我带少轩拜见大总统。”

从大总统府出来,张作霖先后又去拜会了靳云鹏、段祺瑞两人,把调停的条件告诉了两人,靳云鹏却是死活不肯出任总理,他身处直皖中间,不难看得出非战不可的理由,自然不愿上台被架在火上烤。段祺瑞则被徐树铮的意见左右,不肯退让,只是要张作霖去保定劝说曹锟,欲让直系让步。

张作霖只好赶赴保定,曹锟、吴佩孚在保定车站接站,给予了最高礼遇,当晚在曹锟的经略使署大摆筵席,席间有直系八省代表会议,张作霖作为和事佬,提出解决时局的三项条件。曹锟听了只是以模棱两可的话应付,其余八省代表皆以曹锟马首是瞻,也是议而不决。正当张作霖牟足精神劝说代表的时候,吴佩孚挺身而起,慷慨陈词,以强硬态度提出六项条件。

他在张作霖提出三项条件的基础上,又加上了撤换北方议和总代表王揖唐、撤销边防军,改编由陆军部管辖、免除徐树铮职务的三项条件。

张作霖听了不禁眉头一挑,他人粗心细,看出了曹锟唱的是白脸,吴佩孚唱的是红脸,两人一唱一和,根本没有打算让步。

他对吴佩孚的印象不佳,很不爽的想道:老段手下有讨人厌的小徐,想不到曹三傻子手底下也有吴佩孚这个刺头,你吴佩孚不过是个小小师长,张口闭口老段如何如何,你又算的上老几,我和老段老曹出来混的时候,你小子还不知道在哪呢。

心里有了成见,张作霖便斜着眼瞟了一眼吴佩孚,不冷不热道:“吴师长你太性急了,你把价码提这么高,老段是绝不会同意的,照你的办法,势必要引起恶战,害及生灵。”

吴佩孚正要争辩,张作霖却把头侧倒一边,问曹锟道:“三爷,边防军兵械精良,兵多将广,你可有战胜把握?”

曹锟打了个哈哈,朗笑道:“打仗的事情我不管,只交给子玉,子玉说有把握,那就是有把握。”

张作霖只好把头再次看向吴佩孚,却见吴佩孚不等他发问,掷地有声道:“兵不在多在于勇,将不在广在于谋,边防军貌似强大,实则徒有虚表,其军久未实战,军官骄躁,将领皆是张敬尧之流,何足道哉!我军必有十足把握战而胜之。”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野望 主目录 下一章 势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