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民国之小兵传奇
上一章 战争临近 主目录 下一章 蓄势

第十二章 野望

作者:铁骑绕龙城 更新时间:2017-12-24 14:19:02

第十二章野望

等闷罐车厢里的污浊空气排去,韩百航立即合上滑轨车门,此时车厢里的士兵大多已经睡去了,鼾声此起彼落,他却一点睡意都没有,只因从车门处灌入的夜风甚是冷冽,吹的他四肢百骸冷飕飕的,难以入睡。

本来以他今时在连队的地位,大可以在车厢找一块最舒适的地方休息,用不着在车门挨冷,但他深知带兵之法最精要的莫过于‘爱兵如子’四字,古来名将莫不如此,昔日吴起吮疽,士兵乐为其效死。诸葛亮亦云:古之善将者,养人如养己子,有难,则以身先之,有功,则以身后之,伤者,注而抚之,死者,哀而葬之,饥者,舍食而食之,寒者,解衣而衣之,智者,礼而禄之,勇者,赏而劝之。将能如此,所向必捷矣。

因此他上车后,便主动替换了在车门处休息的士兵,使其大受感动,逢人便说韩教官的好。

其实早在郑县训练时,韩百航就遵照这个原则带兵了,平时经常用自己的军饷补贴士兵的伙食,全连的士兵都受过他的好处,无一不念他的好,只不过他现在只是连长周黑子私人任命的副官,并非军事主官,否则他相信以现在的威信,足以胜任一连之长了。

脑中纷繁的念头一闪而过,韩百航闲着也睡不着,百无聊赖,干脆从挎包取出了一本书来,这本书是火车经停石家庄车站时,正巧车站外有书摊,他挑中了一本中华书局印发的《吴孙子兵法》,买上之后一直没来得及看,现在正有闲空,他便借着车厢里昏暗的煤油灯光仔细研读起来。

……

大队汽车疾驰在北京城的马路上,大批的军警在沿途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警戒着,老百姓们踮着脚尖驻足围观着,时不时的向左右打听一句:“这是哪位大人物来京了!”

几百年天子脚下,北京百姓的消息灵敏度可谓绝了,当时就有人迟疑道:“莫不是东三省巡阅使张作霖大帅到了。”

众人闻言惊讶,忙问他是如何得知的。

这时侯这人便神气万分的说道:“咱爷们是谁,我二大爷家邻居的小子在陆军部当差,什么消息不知道。”

众人恍然,向他投来佩服的眼神,让这人越发的得意了。

汽车里,张作霖抿着嘴唇望着正阳门周边的街景,思绪却回到刚才和徐树铮的一番对话。

刚才离开车站时,徐树铮问及他对局势的态度,被他搪塞了过去,徐树铮虽未表现出不悦,可也绵里藏针的说道:“昔日雨帅统一东北,驱逐吉林督军孟恩远,是督办在北京大力支持的,你可不能忘了督办的好心啊。”

张作霖闻言笑道:“又铮老弟,我老张岂是忘恩负义的人,你是知道的,我一向服从督办的态度。”

听到张作霖如此回答,徐树铮方才满意。

“父亲,司令部久未修缮,需要打扫才能入住,要不您今晚先去六国饭店住着。”

张学良的问话打断了张作霖的思绪,他想了想道:“先打扫吧,不急回去,咱去见徐大总统,从奉天带来的礼物都准备好了吧。”

张学良一边吩咐司机改道,回道:“都按您的吩咐都备好了。”

张作霖道:“小六子,你小子来北京要擦亮眼,多长长见识,刚才小徐你见到了,他可是老段的智囊,老段能几起几落,全靠他居中谋划,不可小觑。非如此,直系也不会把矛头全指向他了。”

张学良似懂非懂道:“那您到底支持哪方?”

张作霖对儿子自然没什么隐瞒的,道:“当今国内皖系实力最强,直系次之,咱奉系垫底,如果支持皖系,那么直系必败无疑,不过皖系获胜后,下一个要消灭的就是咱了,有句古话叫什么来着……”

张学良道:“唇寒齿亡。”

“对!就是唇寒齿亡。”

张作霖一拍大腿道:“这他娘的有文化就是好,我老张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咱要也是个秀才,早就飞黄腾达了。”

张学良嬉笑道:“您现在已经贵为东三省巡阅使了,这还不算飞黄腾达啊。”

张作霖吹胡子瞪眼道:“出息!东三省再大,也不过是个弹丸之地,民国有几十个省,老子只占了三个省,太不过瘾了,咱父子联手,说不得日后也做个国家元首当当,多威风气派,光宗耀祖。”

张学良还是头一次听到父亲述说志向,不由得心潮澎湃道:“儿子自当追随。”

张作霖大笑开怀道:“好,好。”

父子说笑了几句,又继续刚才的话题道:“唇寒齿亡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皖系不得人心,小徐行事太霸道了,不留余地,坏了北洋的规矩,陆建章是北洋的元老了,他说杀就杀了,各省督军人人自危,老段刚愎自用,不仅未加严惩,反倒护短为小徐诿过,各省督军早就不满了,咱奉系可不能跟着皖系得罪人。不过不支持皖系,也不一定会支持直系,从长远来看,无论皖系也好,直系也罢,和咱奉系都尿不到一个壶里去,早晚要打起来。所以最好的结果就是经过我的调合,两方不要打起来,我老张左右逢源,从中捞点好处,赚点声望,咱奉系眼下还是太弱了,需要养精蓄锐。”

张学良没有太乐观,他看出了结症所在,冷静道:“我看直皖的矛盾已经很难调和了,父亲你有把握吗?”

张作霖洒然一笑道:“老段和曹锟还是要给我几分面子的。”

说话间,车队从新华门驶入中南海,转而向西北方向走,行了约两三分钟后,这才到了总统府,正有一大群人在门口迎候。

汽车停稳,张学良抢先跳下车,绕过车身为张作霖拉开车门,张作霖下了车,笑吟吟的拱手与迎候的人们打着招呼,其中几个总统府侍从还是奉天的老相识了,众人寒暄着,将张作霖迎入总统府。

“雨帅,大总统听说你来了,可高兴了,提早派我们在车站打听消息,他老人家说雨亭来北京,肯定第一个人就来见我,果真说对了。”

总统府侍从侯孝贤和张作霖是旧识了,昔日张作霖还是前清的管带时,侯孝贤便是东北总督府的幕僚师爷了,两人打过不止一次的交道,前年张作霖和吉林督军孟恩远过招时,便是他奉徐大总统的命令,来往奉天和北京两地联络的,张作霖面对这个故人,一点大帅的架子也没有,笑眯眯道:“有劳大总统挂念了,志曾兄,上次一别已有两年了,别来无恙啊。”

“托福,托福!”

侯孝贤拱手道:“雨帅里面请,大总统在怀仁堂等候呢。”

(侯孝贤,字志曾。河南卫辉人氏,前清举人。)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战争临近 主目录 下一章 蓄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