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民国之小兵传奇
上一章 练兵 主目录 下一章 挑衅

第七章 急智

作者:铁骑绕龙城 更新时间:2017-12-24 14:19:01

第七章 急智

韩百航昂首挺胸,目不斜视道:“回营长的话,我是韩百航,山西灵丘人。”

周栋良唔了一声,问道:“你是山西人,为什么跑到河南来当兵?”

韩百航答道:“我祖上原本在口外,宣统五年迁到灵丘县驼水村,家里就我独子,前年父亲病故,我便外出闯荡,今年本打算在河南拜名师学武,不想年景不好遭了灾,路上盘缠也用光,四天没有吃饭,饿晕在棚窝,最后被恶狗咬醒,之后听到第三师招兵有兵粮吃,就参了军……”

关于自己的身世来历,韩百航早就编了一套经得起推敲的身世。

“识得字?”周栋良瞧着他谈吐清晰,诧异道。

“识得,家中还算殷实,在村里念过私塾。”韩百航答道。

“噢,我问你,你当兵想干什么?”

韩百航不假思索道:“长官叫干啥就干啥!”

周栋良目光咄咄,悠悠道:“听周连长说,你对《日本步兵操典》很了解,我很好奇。《步兵操典》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必修课,我国内尚没有专人翻译,你既非士官学校毕业,又没有在军校,讲武堂的经历,是从何处了解得知的,我思来想去,除了你是皖军派来的奸细,没有其他的可能了。”

说话间,周栋良将一把驳壳枪拍在桌子上,冷冷的盯着韩百航,道:“说!是谁派你来刺探我军的。”话音未落,从营部外冲进数个膀大腰圆的士兵,哗啦的拉着枪栓,杀气腾腾的对准韩百航。

韩百航和周黑子愣住了,周黑子惊疑的看向韩百航,周栋良的话提醒了他,韩百航实在是太可疑了。

韩百航吓了一跳,心里噗通噗通乱跳,这是什么戏码,自己怎么就成了奸细了,回过神来,他不敢妄动,苦笑道:“团长,冤枉,我只是多看过几本军事书籍罢了,万万不会是奸细。”

栋良猛然拍桌喝道:“还敢嘴硬,来呀,拉出去——毙了。”

士兵们把枪口顶在韩百航的后背,用手扳住了他的肩膀,就要抓住双臂押起来。

韩百航这一惊非同小可,被冤枉奸细不说,说毙就毙到哪说理去,感受到了后背的硬物,浑身的汗毛倒竖起来,他猛然想起了电视剧中主角在生死关头的保命举动,在这生死的危急关头,他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哈哈哈哈。”

韩百航猛然仰面笑了起来,笑声酣畅淋漓,任由士兵将他押起来倒拖下去。

“慢着!”

就在出门的一瞬间,周栋良皱着眉头叫住士兵,站起身子诧异的看了韩百航一眼,厉声道:“你笑什么?”

韩百韩头也不回,惨笑一声:“我笑我看走了眼,本以为在第三师可以报效为国,施展一腔抱负,谁知落个今日下场,早知现在,当初我就去投皖军,也不必被你们诬蔑奸细,哈哈,来吧,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说完,韩百航不用士兵拉扯,昂然向外走去,大有风萧萧的慨然赴死之感。

他这一走,倒把营部里的周栋良和周黑子两人看呆了,眼瞅着韩百航走出营部,周栋良的目光闪烁不定,周黑子呆若木鸡。

良久,还是周黑子最先沉不住气,咳嗦一声打破沉默,低声道:“营长,我以为韩百航不像奸细,要真是奸细就刚才您那一吓,不得腿软了呀。”

“有点意思!”

周栋良耐人寻味的笑道:“该你唱白脸了。”

周黑子会意,奔出营部喊道:“团长有命,把人带回来。”

这时候韩百航已经走出了二十几米远,押着他的士兵倒也客气,只是用枪口看着他,不曾推攘打骂,此时听到呼声,士兵又把韩百航押回来。

韩百航暗叫一声侥幸,别看他脸上面不改色,可实际上后背的衣服早被冷汗浸湿了,这英雄好汉真不好当,就在刚才看似平静的几十米路上,他差点忍不住要逃命。

回到团部。

周栋良背手站着,双目凌厉的看着韩百航,挑眉道:“倒有几分胆量,你说你不是奸细,可是……我怎么才能相信你不是皖军的奸细呢?”

韩百航略一思忖,正要开口辩解,闪念间一想不对,自己本就不是奸细,又何须解释,顿时有了主意,挺了胸膛不卑不亢的反问道:“那么团长又有什么依据说我是皖军的奸细,单凭我知道些打仗的东西就把我当成奸细,这未免太草菅人命了。”

周栋良一怔,随即笑了起来:“好个伶牙俐齿的小子。”转头看了看一旁肃立的周黑子,问道:“周连长,他是你的兵,你说毙——不毙呢?”

周黑子看了一眼韩百航,挺了挺身板道:“营长,他是我手下的兵,我相信他不是奸细。”

想不到这个周黑子蛮有人情味的,韩百航忙投去感激的目光。

周栋良沉吟了片刻,挥了挥手道:“好,人就交给你了,出了差错拿你是问。”

周黑子连喏喏称是。

周栋良微微颌首,忽然笑容变得十分和煦的对韩百航说:“刚才委屈你了,不会怪我吧。”

韩百航舔了舔嘴唇,正色道:“兵者,国之大事,营长小心谨慎也是为了玉帅和第三师,卑职心里敬佩的很,绝没有怪怨谁的心思。”

周栋良眼睛一亮,军队里面大老粗多,像韩百航一样会说话的人不多,他有心考校韩百航的本事,便一转话题,说起了军事上的事情,他是保定生,多年军伍生涯见多识广,所问的问题也都是行军打仗中会遇到的情况,韩百航肚子里究竟有没有货,一问一答便知道了。

韩百航明白,周栋良是在考校他的本事,便用心回答,力争得到周栋良的赏识。所幸他是资深军事发烧友,对民**事再了解不过了,又有超前九十多年的见识,当下也不心虚,侃侃而谈。遇到周栋良假设的敌情,他迅速做出十分周密的应对策略,两人一问一答,极为默契。

后来周栋良是在绞尽脑汁想要难住韩百航,无奈韩百航平日在军事论坛混迹多年,什么刁钻问题都见到过,纸上谈兵最厉害,几乎不假思索的就给出数个不同的见解答复,有些军事观点颇为新颖,倒让他受教了。到了最后,周栋良不自觉的放下了营长的架子,把韩百航当做了同辈,请教起了打仗中的一些难题,韩百航则举一反三,予以解惑,两人相谈甚欢的谈了近一个小时,直到外面有团部的通讯兵喊周栋良去团部报告,两人这才停下。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练兵 主目录 下一章 挑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