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刘家庄
上一章 乌金荡 本站APP 下一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

二十七章 土匪何来

作者:华夫子 更新时间:2020-11-14 06:51:39

要说乌金荡老土匪来之何处,刨根问底,得从大清年间说起

原来的乌金荡土匪,拥有大小船只有十五艏。无边无际的天然淡水,加上一处处沼泽和芦苇滩,构成浩瀚、广博又孤独无援的

乌金荡水乡。在这里,水稻、小麦、玉米、大豆等等粮食植物一类无法生长。不过,乌金荡还有它的独特之处。水里的鲜鱼活虾

,好像你家里饲养一般,一网撒去,捕捞上来的活蹦鲜跳的各式各样鱼儿,美得你笑逐颜开。

在这里,野鸭成群、大雁成队、白鹳满天飞;野鸡野兔,芦苇荡里一对一堆,也是其它地方根本找不到的野味。荒年遇水灾,

农人颗粒无收,饿殍遍野。乌金荡,却以鲜鱼水虾为食,野兔野鸡野鸭当饭,养活船上拖家带娟几百口。那么,这些人到底来知

何处,难道,是乌金荡天生不成?

当然不是。大清国乾隆帝年间。乾隆大帝为查自己身世,追根溯源,一路南下。途径许州知府,又渴又饿两眼发花,两腿也跟

着发软。不远处,忽闻大嫂大声叫卖:“混沌呐、卖混沌。”乾隆大帝两耳竖起,垂涎欲滴的他仿佛碰到救星,立刻命令手下陪

同三德子:“快,快,我等赶快去找哪混沌店,先填饱肚子再说。”说着,在随从的簇拥下,遁声而来。

“店家,快给我们每人两碗混沌,要肉多汤足,切勿怠慢!”随身大太监三德子,凑过去,对店家耳语几句。之间店家冷笑一

声“嘿嘿,好滴!”一阵忙碌,店小二端来热气腾腾的两碗混沌,放在乾隆爷面前说:“混沌刚出锅,有点烫,客官请慢用。”

啊哟,没等店家把话说完,乾隆爷已经来不及了。他急忙端过混沌,饿虎扑食一般。看得店家摇摇头:“唉,不知道从哪里逃荒

过来的难民,饿死鬼一样的狼吞虎咽。”大嫂自言自语的说着。

不一会,两碗混沌下肚,乾隆皇帝似呼没有吃饱。他想继续再吃一碗,被身边三德子制止:“爷,路上饿了两天。胃子收束厉

害。突然进入太饱,容易引起胃病复发,还是请爷节制一下,切勿任性。”乾隆爷听了三德子一番话,表情上显示出一副不快活

样子,但他内心里,还是接受三德子这个奴才的悉心关照。

于是,他一边打着饱嗝;一边挥手示意手下付上银两走人。一碗混沌值五銭,两碗加起来共一俩,时值混沌正常价格。三德子

凑齐银两,交到店家大嫂手里:“店家,请收下我们这些人的混沌钱。我等一行六人,每人两碗混沌,一碗五钱,两碗一俩。合

计六两银子,你清点一下。”三德子从怀里掏出银子,递给店家。谁知道店家大嫂接过银子,在手里掂量一下,然后冷笑道。

“几位客官,莫非把我这小店也看成和你们一样,是逃荒逃难来的?我这店家混沌,卖给南来北往客人,一律五两银子一碗。

诸位客官合计吃了我十二碗混沌,价值六十俩银子,差一个子,尔等休想离开此地半步。尚若不信,你们就试一试得了。”店家

如此蛮横无理,气得三德子想出手修理她一番。唯恐,是一名大嫂,一行人不想与之计较。

话再说回来,乾隆爷为了家世,微服私访。事情闹大,怕乾隆爷有生命危险。三德子心里不服,但为了安全起见,还是极不情

愿的将手伸进怀里。乾隆爷见状,一把抓住三德子的手。示意他不要着急,待自己上去和店家理论一番再给也不迟。因为,乾隆

爷已经看出来,凭什么店家大嫂非得多收他们这些人银子,问题就出在他们这些人讲一口北方口音的话。无良商家,专挑外地客

人宰的现象,由此而产生。加之,一行六人,一身仆人打扮。大嫂,贼眉鼠眼,进门三相。咋看,咋像落难之人走他乡。不欺负

他们又能欺负谁呢?

乾隆大帝来到店家大嫂面前,恭恭敬敬鞠躬问道:“请问大嫂,尔等都是我大清子民,你因为何故本地人收少,而外地人收多

。做生意买卖,信奉的是个公道。店家如此做法,公道何在?”乾隆爷慢条斯理,意图教育店家一番。谁知道,他话一出口。周

围店家捧腹大笑:“大清国,何曾讲过公道。”一位看上去有点斯斯文文,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却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中年

男子,喃喃说道。

店家大嫂,用一种鄙视的眼神,瞅了乾隆帝一眼说道:“吆,这位爷:如果你嫌店家混沌卖得贵,可以去找便宜的卖家啊!堂

堂许州府,又不是我一家卖混沌,你老又何故执着在我们家享用呢?尚若这混沌不是您吃下肚,我们家混沌难道还长腿跑到你嘴

里不成。嫌贵,有意见是吧?可以啊!你还我们家混沌再走人也不迟。放心,这位爷,大嫂绝对不为难过路人。这样,你总是认

为公平了吧!”说完,大嫂双手互相交叠着松松筋骨。在听得咯嘣咯嘣响的缺关节动作之后,大嫂出人意料的顺手抄起一条板凳

在手,那姿势,让人看上去她不是在打架,而是像拼命。

乾隆帝一看,这世道上还有这么一个不讲道理的夫人。三德子见状急忙掏出银子:“哎哎哎,店家休得无礼。我们家爷别的什

么都没有,大清国所有金银珠宝,都归他管。说出来,不怕吓死你。”说完,“啪”一下,甩给大嫂银子,不想与之一般见识。

愤然付银,搀着乾隆爷速速离开。

路过隔壁烤鸭店,见店家柜台前放着文房四宝,乾隆爷一时兴起。他打捐走进烤鸭店,未曾想店家迅速起身让坐。笑脸相迎道

:“客官虽然是路过老夫烤鸭店,进得门来便是店家客主,快请坐,请坐。”紧接着,店家急忙叫唤店里丫鬟:“快,快给路人

上茶。进店都是客,坐坐是捧场,诸位不必客气。”

乾隆爷急忙行礼:“老先生客气,本人想借先生文房四宝一用,不知道可否?”店家看着乾隆爷行头,知道此人不凡。一定是

知书达理,舞文弄墨之人。便点点头:“客官随便,读书人何来借用文房四宝一说。我的,就是你的,你的也是我的。请便,请

便。”说完,不但给乾隆爷铺纸,还给乾隆爷磨墨。

于是,乾隆爷触景生情。同是店家,混沌店于烤鸭店,待人接物相差十万八千里。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奋笔泼豪写下一副对

联:穷山恶水,刁民泼妇;才子佳人,举案齐眉。横批是:天壤之别!写完,乾隆爷从三德子随身携带的怀里取出印章。乾隆爷

放在嘴上哈一口气,使劲将其按在纸上,以示落款。然后,放下笔,匆匆离去

店家见来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好生奇怪。只是看着乾隆爷留下对联,百思不得其解。细看乾隆爷书法,啊哟!这还了得:

如此笔锋,入木三分。一笔一划,刚劲挺拔。挥笔起落,峰回路转,游刃有余。唉!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此人,绝非等闲之

辈,速速令家奴将其收藏。

乾隆爷刚刚走出烤鸭店不远,他对着三德子兴致勃勃的说道:“三德子,看来,我大清国,也并非一无是处。知书达理,藏龙

卧虎,在这芸芸众生中,时常遇见。”三德子一听,急忙点点头。

“万岁爷,大清国朗朗乾坤,岂是几许小人刁民挡道。他们不过是我大清子民中,身上的毒疮胧孢。挤掉了,也就世道太平。

”三德子的马屁精,当然使得乾隆爷心情愉悦。一行人,说说笑笑,一路向南

乾隆爷撒袖一走,烤鸭店这店家也并非省油的灯。他于许州知府,乃是同窗好友。不日,烤鸭店老板,带着乾隆帝落款题词,

展于同窗面前显摆。“仁兄请看,这就是那一天一个穷困潦倒的书生,在我店家隔壁混沌店受辱后借我一支笔,写下门对一副。

依我之见,此人胸怀城府,定有击一鼓,大地回春之势。”言罢,他小心翼翼的放在桌上展开,如获至宝!

同窗,戴着眼镜,阬头察看落款。原来,是乾隆大帝,特有的金字篆刻落款章印,吓得他“噗通”一声下跪:“吾皇万岁,万

万岁!卑臣罪该万死,不知皇上驾到,有失远迎。”知府同窗,如此一来,烤鸭店老板被他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贤弟啊

,一个落难之人的乞哀告怜落笔,你又何故,失魂落魄吓成这般?难道,他真滴是当今皇上?”他摇摇头,还是不敢相信。

许州知府拉着他道:“嗨,愚弟有所不知,此落款,乃我大清国乾隆大帝私人印章。上面门对,乃为吾皇亲笔。你是身在福中

不知福,有眼不识泰北斗啊。唉,仕途遇贵失良机,一个孝敬吾皇的大好时机,就这么被你错过了。呜呼!凄哉、悲哉!快告诉

我,他们去了哪里?”同窗,为他扼腕叹息的同时,不忘打听乾隆爷南下方向。

烤鸭店老板,闻之捶足遁胸:“哼!老朽好糊涂啊!亲眼目睹皇帝于愚妇理论。而未能上前劝阻,实在愚昧至极。”悔恨交加

的他,后悔莫及的拿起乾隆帝亲笔,央央不快而回。

回到店家,烤鸭店老板马不停蹄。急忙将自己听来的消息,告知混沌店大嫂:“你可知,在你家吃两碗混沌那穷书生是谁吗?

”他望着大嫂,心里替她担心起来。

“嘿吆,只要不差我银子,我管他是谁呢!天王老子吃东西,他也得给钱是不是。又不是你们家亲朋好友,你担心他们个啥呀

,顶多是个穷书生,还能是皇上不成。会写几个字,你就当他了不得啦!这种人,我见得多着呢!”说完,没好气的瞪了烤鸭店

老板一眼。

烤鸭店老板,对她嗤之以鼻:“嗯,不错,算你还识点货色。那人的确是个读书人,不过,他不是你口中的什么穷书生,而是

当今的皇上:乾隆大帝。”说完,他用一种鄙视的目光,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紧接着,他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大嫂。只见她“

啊!”一声立刻倒地

傍晚,人们看到大嫂一家人,躲在混沌店,窃窃私语,不敢出来做生意。烤鸭店老板,沾沾自喜。庆幸自己,幸亏没有上去帮

她腔。

尔后,他对着大嫂的混沌店,啐了一口吐沫“呸!你就等着倒霉吧!头发长见识短的东西。把你全家都害苦,差点连累我们街

坊邻居。我劝你们赶快收拾收拾,举家逃命去吧!”众人得知大嫂得罪的是皇上,一个个见她如见瘟疫。大嫂她也深知,再在许

州待下去,全家人必定性命难保。于是乎,趁夜晚没人注意,连夜坐上大马车,举家全迁南下。

人倒霉,喝凉水也塞牙啊!大嫂男人蒋何曦,满脸络腮胡子肋暴眼。浑身上下龙刺青,吓得路人靠边行。所到之处人心慌,此

人三观不正定遭殃。俗话说,进门有三相。他们家来一个村落脚,人们纷纷避让。没有人和他们家打交道。蒋何曦心里想:奇了

怪,难道,这伙人也知道我们家得罪皇上了?

人有自知之明,待不下去,再继续走。蒋何曦带着全家继续赶路,好歹,在许州所赚银两,还是足够路途开销。走续迁往术阳

,前面来到槐阴府。听说乾隆大帝下江南,路过此地,下榻小旅店。蒋何曦一打听,吓得不敢驻足,立刻拔腿奔槐安。确原来,

槐安城里有鼓楼,乾隆寻根至此,在这里需停留。他一听,心里犯嘀咕。无奈之举恨老婆,妇道人家闯大祸,到现在也没找到一

处适合我蒋家躲藏地方?

蒋何曦悔恨之余,突发奇想:既然陆地到处碰壁,为何不买船离岸,去水上漂游?亦或,水里比岸上安全许多。在岸上,冷不

丁碰到皇上、官府。得罪乾隆大帝,甘冒斧钺之罪,灭你九族。好死不如赖活,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于是,一家人在槐安大

运河,花上二百两银子买来一条大木船。

来到乌金荡,无人搭理,犹如世外桃源。想当初,一家人凄凄惨惨,拊膺而泣。确原来,人活着千变万化,生活的方式,是多

种多样,俯拾皆是。尝到甜头的蒋何曦一家,一发不可收拾。利用打鱼换来银、粮,买枪打野鸭、野鸡给全家人打牙祭。逐渐,

蒋何曦发现有枪好办事,地主老才都怕事。私欲膨胀,既然有人知道怕枪,索性蒋何曦夸枪拦路收缴行人银两。

一家人,深知势单力薄不成气候。他又开始在路边,捡拾鳏寡孤独之人,给他们买船、给他们银、粮,一天天将乌金荡人,壮

大成今天模样

蒋何曦老土匪,一生中只有一个儿子,外号叫“四不像”。对父亲蒋何曦所作所为,大儿子一直反对。于是,蒋何曦知道自己

辛辛苦苦在乌金荡创立起来的私人队伍,他不甘心因为自己的死去而断送。因为,他知道。自己儿子四不像是拒绝接受继承父业

,干土匪这样的活计。所以,暗地里,他勾结人口贩子,帮忙寻找自己的接班人。

一日,眷谙轩旅馆的店小二,送来三个人,两女一男。蒋何曦喜出望外,急忙重谢店小二。那么,三个人是谁呢?

槐安大街上,时值初夏,姐弟三人蓬头垢面。虽衣衫褴褛,邋里邋遢。却以三匹枣红骏马代步,特别显眼。加上,大姐腰配龙

泉宝剑;二弟腰间横跨盒子;三妹身后背一刀,刀柄比她人高。一路上,众目睽睽之下,强盗土匪不少。都想跃跃欲试,一看来

人行头配备,摇摇头即刻叹为观之。

人小鬼魂大,切勿欺年少。正所谓初生牛犊不畏虎,生命珍贵,对她们来说无所畏惧。有道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出门在外招

子(江湖黑话:使用手腕)要亮,切勿以大欺小。争强好胜,小阴沟里也能翻大船。看外表,这三人同行一大一小是女儿,中间

挟个小少年。乍看上去,形如举家狼狈而逃。观其神,三人言谈举止,陡眼眨灵。骑在马上那派头,一看就知道老套,胜似阔少

。走走停停,不见路人对他们仨实施诱导。东张西望,你从他们身上,看不出陌生,看不出害怕模样。摇摇晃晃,悠然自得中,

不难看出他们的胸有成竹。

槐安城,姐弟三人一行,见人便问:请问爷爷叔叔,大哥大嫂,槐安城下,可有名叫马德贵的人?路人一听:妈呀!马德贵是

何许人也?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大人物,谁人敢不知,又谁人不敢晓!他的名字,如雷贯耳,又是尔等小毛孩张口就叫的么。刚

想告诉他们,只因,一瞅来人岁数。大也不过十七八,最小十三四。

三个孩子,大张旗鼓找一个大官,有何贵干啦?人们心里一想:哎呀,不对!十有,三孩子带家伙,找哪马德贵寻仇来

了。估计,家人与那马德贵至少是世仇。是福是祸,啥人敢保?祸从口出,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万一,碰到来人寻怨问

仇,得罪马德贵,三代六亲受珠链,还是摇头说不知道为妙?

就这样,姐弟三人,总是被人们用同一种方法推脱,可他们信以为真。恕年幼无知,他们仨忘了大人们一般都会以貌取人的教

训。人常说:门前站匹高头马,不是亲来胜似亲。门前樯根讨饭棍,骨肉至亲不上门。三人一副腌臜模样,终究给人们带来,对

他们仨真实身份的误判。

假如他们仨,能各自洗澡理发,换身衣服打扮一番。也不至于,姐弟三人,从叔叔官府大门口擦肩而过。也不知道进去问一问

。毕竟,他们仨身上,有的是银子,金条等等。因为爹娘是倾其所有压宝一样,全部压在他们仨身上了。叔叔到底在哪,姐弟三

人心里“砰砰”直打鼓。眼见天色渐晚,确巧来到一家旅店门口,名其曰:眷谙轩。大姐急性子“咚咚”敲门,门“吱呀”一声

开出一条缝。

店小二探头探脑,上下打量来人一番。一看来人,脏兮兮,一副衣不遮体模样,急忙叫人驱赶。里面出来家奴俩人,连推带搡

:“走,走走,这里住满了,穷叫花子也想住旅店,做梦游西湖你想得倒美。”大姐一听可生气:“别呀!我等一路走来,还没

见过,出双倍银子不让住的店家哦。如果你不在乎银子的话,那我们可就找下一家住了哦!”说完,手里吧唧吧唧掂量着一抱银

子。

店小二看着银子,用手抓了抓脑后:“嗨,你们仨到底是干嘛来着,穿的像个叫花子,出手又是这么阔绰。如此跋扈张扬,就

不怕碰到土匪整出端倪?”

“那得看对方有没有这个能耐,得问问我手里这把剑答应不答应。”说完,她故意拍一拍腰间龙泉宝剑。“小哥,实不相瞒,

我等是来找叔叔马德贵的。你知道不,他是个大官,我爹妈告诉我们说,他是这里最大的官。”说出这句话,是想压一压店小二

的嚣张气焰。店小二一听说马德贵,心里咯噔一下,脸色唰紧张起来:“啊!找马德贵?请稍等我去去就来。”言罢,转身飞奔

入内:“东家,东家。”

李妤凤:“小二子,叫你个魂啦!”东家遁声而来。她不是别人,正是马德贵包养小妾。难怪,店小二一听说找马德贵,吓得

三魂不着二魄。眷谙轩,于鼓楼相对,左有“乐逍遥”烟馆赌场;右有“宜春院”剃头、洗澡、修脚坊。三家老板,皆为槐安城

,美妙绝伦小少妇。与其说,她们仨是老板,倒不如说,是马德贵供养的三位小情人。

因为,无论从地盘、市口到招兵买马,生意场上,背后罩着的人,皆为马德贵一人。凭他那官位,整个槐安城一跺脚,地动山

摇是假,没人敢与之抗衡是真!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乌金荡 本站APP 下一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