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刘家庄
上一章 怪事连连 本站APP 下一章 土匪何来

二十六章 乌金荡

作者:华夫子 更新时间:2020-11-13 03:20:11

所谓乌金荡,传说在很久以前,有一对夫妇:男主人公名叫乌迭;女主人公名叫金珍。夫妻俩靠撒网、垂钓、鱼叉捕鱼谋生。

附近钱行庄,有一富家大户,每天买下乌迭和金珍他们家的鱼。不管捕多捕少,大小都给她们夫妇俩一篮兜(苏北方言:全部买

下不挑不扞。)因为不愁卖,夫妻俩图个轻松。因此上,小日子过得还算可以。毕竟,那大户人家许财富,每一次都能根据份量

多少,三文五文,十两八两,总算能给他夫妻俩银两。

日久天长,许财富逐渐欠账不给,送来的鲜于水虾,还是照收不误。乌迭心里不爽,一日,和老婆金珍商量:“孩子她娘,老

才许家,每天送去的鲜货,只收无辞,就是不给银两。这样下去,我们家拿什么喂养自己家女儿?”乌迭眼看着女儿年方十四,

孩子不但长身体,更要大花布做衣裳。眼见得,已经过去一月之久,许财富家管家总是不给银两。船上,因为没有银子,粮食几

乎吃光。整天以鱼汤鱼咸度日,肚子里没有一粒面粉、大米,身体缺乏营养,怎么能吃得消?

老婆金珍听了叹息道:“他爹,要不这样,他们不给银子就算了吧。以前的鲜于水虾,就当救济穷苦人家。以后,我们不图便

当,自己将鱼拿倒街市上去买,或许能卖个好价钱。咱们家有的是鱼,还愁卖不出好价钱?富人家钱大压死人,一钱看成磨子大

。把咱们家辛辛苦苦捞上来的鱼,看成是大田大地收成一般。随随便便给几个银子,就算打发了。现如今,连一个子都不给,我

们又不是他们家奴才,凭什么还继续白白的养住他们啦!”

乌迭听老婆金珍一席话,点点头下定决心:“嗯,也只能这样了。不是我们得罪人,是他许财富家不守信用欺负人。反正,乌

金荡附近都是街。北有刘家庄,南有西射阳;东有东游庄,西有流均镇。打上鱼,我们直接划船上大街去。捧着富人大卵欢,他

当你是他脚底板一块皮都不如。将货卖钱,没什么好低三下四与他。”

不日,夫妻俩立竿见影。早晨出去打鱼,下午收网回到大街上变卖。啊哟,那活蹦鲜跳的鱼虾,满大人争相购买。夫妻俩不一

会将一天捕下来的于,一个时辰,一抢而空。数一数银子,是许财富家给的好几倍。老两口带着女儿,随便在大街上买来大米油

面,蔬菜瓜果。一家人其乐融融,回到船上。

话说许财富他们家,每天都等着乌迭夫妻俩送鱼过来。一等再等,就是不见乌迭一家人箉着鱼篓过来。管家刘必庆来报:“老

爷,那乌迭一家三口,已经三四天没有送鱼过来。会不会是因为,前些日子没有给他鱼钱,他送鱼上大街自己买去了。”刘必庆

讨好许财富说。

许财富,地方老财。靠租住土地、放高利贷从中牟取暴利。从来不顾及别人死活,尽管你是他左邻右舍,他都六亲不认。看银

子多少说话的许财富,大小老婆有七八个。儿孙满堂不假,作恶多端是真。附近十里八乡,收租抢地盘,无恶不作,臭名昭著。

那么,以往或多或少给乌迭夫妻俩银子,为什么最近突然就一份不给呢?

话要从乌迭他们家女儿说起。由于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女儿,夫妻俩视为掌上明珠。前前后后都将女儿带着,从不撒手。包括送

鱼至人许财富他们家,每一次都带着小女乌达雅。随着乌达雅一天天长大,最近被许财富偶尔看到。他在管家刘必庆和乌迭看鱼

那一刻,躲在一旁左顾右盼一番。心中邪念顿生:这一对老渔翁,还能生出个这么宝贝的女儿出来?淫笑中的许财富假装若无其

事的从乌达雅身边路过。一股荷包绽放的花季少女的馨香味道,扑鼻而来。

吝啬鬼,心生歹意。可他一副正人君子样子,在乌达雅身边来回走过。然后,漫不经心的回到屋里。他的这一举动,乌迭和老

婆金珍,谁也没有注意到。当然,包括管家刘必庆,也未曾估摸到老爷许财富的心怀鬼胎。当晚,许财富叫来管家刘必庆:“管

家啊,知道我叫你来有什么事吗?”许财富故作镇静,目的就怕这个管家知根知底。万一,这件事被管家发现,他许财富如此缺

德做法,一旦传将出去,定会引起民愤。

其实,他也知道,民愤对他来说,大不了花些银子打点打点。不能拿他怎么样。但表面形式,他不得不装腔作势一番。把自己

打扮成正人君子模样,不是更便于自己背后做小动作么。许财富通过多年来的经验积累,得出做人的两面性。唉,人生如戏,全

靠演技。许财富在这方面,领会贯通,举一反三。堪称人面兽心,灵魂肮脏不堪。在别人面前如此,在自家人面前,他更得格外

小心。自然,在管家刘必庆面前,他得给刘必庆放个烟幕。

刘必庆见老爷问他,连忙摇摇头:“老爷,素老奴愚昧,您老心里想什么岂能是我刘必庆猜得出来的。不满老爷说,我们家祖

坟寅上,还没长出这颗蒿子。有什么要老奴做的,请老爷您明示。”老爷阴阳怪气,奴才自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人常说不是一

家人,不进一家门。奴才和主子本来就是打断骨头连住筋,刘必庆受许财富成年累月耳濡目染,一天模仿一件事,一年三百六十

五天,刘必庆能学不会吗?

事实上,许财富一个眼神,刘必庆就能猜出几分他内心里的花花肠子。别看刘必庆阬头忙着将乌迭鱼篓的活蹦鲜跳的鱼,倒入

自家水盆里。在许财富走出大门口的那一阵子,刘必庆就已经瞄着他。因为,刘必庆不是瞄着他一双色眯眯的大眼睛,死死地盯

着乌达雅。而是防着许财富来到自己身边,查看他秤鱼的份量。怎么讲?嗨,十斤鱼,刘必庆谎报十二斤,然后,自己亲自拿到

厨房下厨。从中赚取许财富二斤鱼的银子,对刘必庆来说小菜一碟。

经过观察,他发现许财富并非朝自己而来。因为,他观察到许财富一双贼溜溜的眼睛,直奔乌迭他们家女儿乌达雅而去。心里

当时就知道:你个老色鬼,又不知道打人家小姑娘什么馊主意了。于是,他只能继续阬着头,假装看不见。这一会,许财富老谋

深算,他始终没有忘记家里有个刘必庆,知他未来过去,不好对付。所以才劈头盖脸的问刘必庆:你知道老爷我叫你来干什么。

其实,只是为了试探。幸亏,刘必庆早有防备。

“哦,是这样。从明天起,乌迭再送鱼过来,你就不用给他们家钱了,有我和他们家一起结算。”说着,许财富眯起一双大眼

睛,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却没有忘记眯起眼睛,也在盯着刘必庆的面部表情。他不知道,自己身上的这一套功能,已经被刘必

庆模仿得滴水不漏。甚至刘必庆现在要想对许财富来一手,恐怕连许财富本人也始料不及。正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奴才于主

子相互pk在尔虞我诈上,的确验证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句名言。

刘必庆听了心里砰砰乱跳,不过,他很快发出一声叹息。实质上是自己来个深呼吸,强装镇静。为的是,刘必庆怀疑自己谎报

鱼的份量,多领银两唯恐被许财富发现。要不然,他怎么会突然要求自己,不要和乌迭他们家结账。这么小的事情,他从来都没

有亲自插手。这一会,是不是为了敲他刘必庆警钟?正所谓,做贼心虚啊!“老爷,尚若和乌迭他们家断了鲜于水虾的供应,差

人天天上大街去买,费工费时。况且,乌迭他们家的价钱,也没卖咱们家贵啊!”刘必庆将自己内心担忧,婉转的转嫁到自己是

为了替许财富他们家节约成本上,真不愧是针尖对麦芒,一个更比一个强啊!

“我说你个老刘头是不是听不懂我的话是吧?不是不要他们家的鱼,而是暂时不要跟他们家结账,听懂了吗?”许财富见刘必

庆罗里吧嗦,心里有些生厌:我去,你不过是个管家,难道连我老爷你也得管不成?老爷做什么事,还要征得你一个下人同意吗

?老气横秋,信不信你老刘头再这样下去,我就让你扫地出门,看你还敢在我面前张扬跋扈。于是,许财富端起桌上的茶壶“咕

噜咕噜”喝上两口。

诸不知他的这一个动作,刘必庆耳熟能详。因为,他知道许财富内心里已经血在往上喷。以往,许财富只要端起茶壶,一准是

即将发怒的开始。唉,自己每个月捞取一点油米钱,即将断送在乌迭他们家送来的鱼上。我多报几斤鱼,日后也捞不着任何油水

,不如实话实说得了。转念一想,不能!以前每一次用鱼多少,开支多大。老爷直接结算,价钱突然省了下来。每天几俩,一个

月得积累上百俩银子。到时候,他许财富是个傻子也会感觉到。

不行,我得继续谎报斤两。即使多余银子回不到我手,也要这么做下去,就当自己做了回劫富济贫吧!刘必庆心里这么想。其

实,是他想多了。他赚钱许财富家银子,老爷许财富根本是牛身上拔根毛都算不上。他哪里有这个闲工夫去和乌迭结算鱼账,而

是逼迫乌迭他们家就犯。刘必庆侧是做贼心虚,胡乱猜疑而已。因为,许财富才不为他的区区每个月几百两银子去绞尽脑汁,而

是为了迎娶乌迭他们家十四岁的姑娘乌达雅设下一个圈套。

看着许财富即将大发雷霆之怒,刘必庆知道自己再说下去,那就自不量力,后果咎由自取了。于是,他双手打捐阬头弯腰道:

“是,老爷,奴才明白!”许财富朝他挥挥手,皱起眉头。甚至当着刘必庆面,就转过身去,一种根本再也不想看到他的念头,

使刘必庆心里直打鼓。难道,天底下所有富人都像许财富这一样的德性吗?奶奶的,有钱人又怎么样?你再对我这样,老子还就

不伺候,我看你咬我不成。

这不,一连好多天,乌迭在许财富不给钱的情况下,还继续往许财富他们家送货。直到现在,夫妻俩才决定自己上大街去买。

奶奶个鸡大腿的,我在大街上还卖个好价钱呢!因此,乌迭夫妻俩认为,以前送许财富他们家的鱼,三文不值二文。现如今,大

街上人们争相购买,夫妻俩有一种被许财富家欺骗的感觉,所以,再也不提他们家了。

满以为乌迭他们家为了钱,会一直往许家送鱼的许财富,一个礼拜过去,也不见乌迭来要钱,心里计划落空。一怒之下,他悄

悄地令手下到处去捉乌迭一家三口。一日,家丁喽啰一行人在西射阳大街逮到乌迭一家人。便悄悄地,跟着他们尾随到停船的码

头。待老两口上船,一伙人一鼓作气。他们一拥而上抓住乌达雅:“爹娘,救命啊!”

乌迭夫妻俩见一伙来历不明的人强抢民女,以为是人口贩子抢人,便拼死抵抗。怎奈许财富派出去的家丁,人多势众,两口子

眼睁睁看着女儿大白天被抢。结果,乌迭拿起船上菜刀,意欲和来人拼死到底。一刀还没砍下去,自己却被对方捅死在女儿和老

婆面前。金珍当场吓晕,不省人事。一伙人带着乌达雅,扬长而去。

当晚,许财富大摆宴席。为的是,要和乌达雅圆房。谁也没有料想到,乌达雅利用媒婆给自己打扮功夫,突然从媒婆手中夺过

剪刀,刺向自己胸脯。在即将断气的那一刻,她奄奄一息在口中吐出几个字:“爹,娘女儿陪你们来了!我们一家人又可以在一

起了。放心吧,女儿不会给你们丢脸!”说完,慢慢的合上眼睛。就这样,十四岁的乌达雅,不忍许财富羞辱,含恨离去。然而

,她临死前却不知道父亲虽然被许财富家奴杀害,母亲却还健在。

女儿被抢,男人被杀,金珍昏死过去的那一刻,歹人解开他们家渔船绳索。小渔船一瞬间,随风飘荡。不知道瞟了多远,小渔

船被风吹到一座芦苇滩上搁浅。金珍慢慢醒过来,欲哭无泪的她面对浩瀚无边的乌金荡,失声痛哭:“苍天啦!这个世道还有王

法没有啊!请你们快去将那些害死我男人,抢走我女儿的歹人绳之以法吧!”哭喊声即刻被乌金荡波涛掩盖,不一会,天空中雷

电交加,暴雨倾盆。

哭得死去活来的金珍,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该怎么活。索性,她一头栽入波涛汹涌的乌金荡。也许,真的是上苍可怜她。明明自

己是跳入白花花的河水中,醒来时却又回到他们家船搁浅的芦苇滩。唉,金珍哭诉着:“老天啦!求生不能,求死又不行,没男

人,又没了女儿,你让我怎么活啊!”金珍的话音刚落下,天空中忽然传来她女儿乌达雅的声音:娘,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我

和爹爹都在保佑你,等你过上好日子,我和爹爹就回来看你了。娘,请多保重!”

女儿的话音刚落,乌迭的声音又在她耳边响起:“孩子他妈,不要悲伤,活着多好!我们家姑娘说的对,只要你过上好日子,

我们爷俩一定回去看你。那一会,我们一家人又可以团圆了。”金珍一个寒颤惊醒,却原来是一场梦。雨停了,阳光明媚,金珍

每每想起女儿和男人在梦中所托,便浑身带劲。她知道,只有自己过好了,女儿和丈夫才能有回来的那一天。于是,她拼命撒网

捕鱼赚钱。

直到有一天,她在收渔网的那一刻,突然感觉很沉。以为是一条大鱼上网,她小心翼翼。然而,她往船首收了一会渔网,感觉

不像是什么大鱼,就用网兜下去捞。结果,发现网上沾一块若大乌黑发亮的石头一样的东西。她把它捞上来,感觉这东西不像是

废物。因为,石头表面乌黑铮亮。用手一敲,即刻发出一种带着空灵的当当声响。金珍用秤一秤,不偏不倚足足有五斤。

后来,经过金珍娘家人确认,这是一块乌金。因为金珍渔网捞上来的乌金有五斤,又是在水哗哗的荡摊攫取。所以,人们便将

金珍捞到乌金的水域,称之为五斤荡。由于常年流传,人们为了顺口,便将五斤荡,自然而然说成乌金荡。从此,乌金荡因此而

得名。后来,人们传说,金珍得到那一块乌金,正是他丈夫和女儿的化身。因为,从那以后,乌金荡几乎被人们闹翻天,也没有

一个人得到针尖大一块乌金。

回到许财富他们家,大摆宴席的许财富,满以为自己吉星高照,红日当头。不想媒婆来报:“老爷,老爷,大事不好,大事不

好了。”媒婆急匆匆来报,口不择言,气得许财富冲上去“呱唧”给她一个大嘴巴:“他奶奶的,老子今儿个大喜,你怎么接二

连三当着众人面说大事不好?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不出个米和豆子来,小心老爷劈了你脑袋。”许财富当众对媒婆施以教训,

令媒婆有口难辩。

只见她哭丧着脸,嚎啕着跪在地上对许财富:“老爷,老爷,你快去房里看看吧。小姑娘她,她”媒婆说不下去了,掩

面痛哭。良心话,媒婆也是为人父母。当她看见乌达雅刚正不阿,宁死不屈的气概,令媒婆心里难受至极。“好可怜的姑娘啊,

好死不如赖活,你咋就这么想不开呢!”媒婆失声痛哭,气得许财富拍桌大声对着他吆喝。

“奶奶的,老子花钱将你请来,是要你说服乌达雅和老子圆房,而不是要你在这里哭伤。快说,那姑娘到底愿意还是不愿意。

”媒婆见问,怒目圆睁:“你,你,伤良心。人家才十四岁,就因为你而自尽,你,不得好死!”媒婆说完,从地上起身,即刻

离开许财富他们家,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阿弥陀佛!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这不是我的错。我也是受恶人指使,小姑娘之死

,老夫有罪啊,求菩萨原谅!”

许财富放下酒杯,快步如飞的跑到新娘房。众人尾随其后,一看场景,乌达雅胸前直插一把剪刀,地上鲜血淋漓。多好的一个

小姑娘,花季的开始。刚好是青春绽放的年纪,就这样为了免受恶人践踏,含恨选择自尽,令在场所有人扼腕叹息。人们唏嘘一

片,有人对许财富干这缺德事愤愤不平:“啊哟,我说许老爷啊,你都花甲之年,还好意思娶人家十四岁小姑娘为妻,真是遭报

应啦!”

“唉,可惜了小姑娘。也不知道是哪一个苦命人家的孩子,作孽啦许老爷。大喜之日,变成血光之灾,你啊!好日子快过到头

了。我看你还是去吃斋念佛,求得佛祖保佑吧!要不然,你这辈子作孽,下辈子还得还上。死了也得下十八层地狱,难道你就不

害怕吗!走,我们回家,觅得沾上晦气!”众人一窝蜂,三三两两离开。喜事变丧事,许财富是懊悔莫急。

后来,听说许财富天天梦见乌达雅找他索命。有时候,半夜之中被惊醒。吓得姨太太们一个个离开他而去,一时间七大姑八大

姨连偷带抢。跟别人跑掉的姨太太们,带人将许财富家里洗窃一空。最后,许财富成了老年痴呆,乞丐于大街小巷。于是,认识

他的人,纷纷指认他说:“唉,这个人年轻时候张扬跋扈。强抢民女,谋财害命。现如今到老居然落得满大街乞讨,真是报应啊

!”

不久,因为家道衰弱,许财富倾家荡产。钱行庄红极一时的许财富许老爷,几年之间轮为乞丐,究其原因,人们流传着是因为

乌达雅对他报复。时过境迁,乌金荡,成为土匪马东军的天下。据说,这个马东军起初也不是什么土匪。而是来自北方大户人家

的后裔。也是因为其父母遭遇不幸,让子女投奔南方叔叔马德贵。

有谁知,到了马德贵所在的城市,却被小人暗算,遭遇出卖。经过转手,来到乌金荡被土匪收买。因为当初买他的老土匪年岁

以高,遂将毕生打造的乌金荡土匪队伍,交由马东军接管。而让自己亲生儿子,就是马娘娘的男人四不像,娶了马东军的姐姐马

娘娘上岸过上平平安安的日子。或许,老土匪是深谋远虑。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怪事连连 本站APP 下一章 土匪何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