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刘家庄
上一章 霜打雪夺 本站APP 下一章 千丝万缕

二十三章 人不可貌相

作者:华夫子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7:51

被孙大脚看上,谁都引以为豪,小吉搞当然不例外。对孙大脚男人大德根这样的人,小吉搞认为文不像秀才武不像兵,除了

干活,还有就是身上长有结结实实的肌肉之外,别无他求。小吉搞他作为乌金荡第二把教椅,要比大德根优秀得多。像孙大脚这

样的驿站,如果有他小吉搞坐守,孙大脚的收入绝对翻倍。只可惜,孙大脚对他冷眼旁观,嗤之以鼻。

每一次对孙大脚的不怀好意的献殷勤,都被孙大脚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臭骂一顿。小吉搞总算还有自知之明,这不,好

长时间,对孙大脚不敢有非分之想。可当他目睹孙大脚露出雪白的大腿的一刹那,贼心不死又被唤起。他蹩足勇气,向柜台靠过

去,脸上堆着不自在的尴尬笑意。

没有把握的对孙大脚轻声漫语道“孙大姑奶奶,你看,我们俩可不可以做一笔交易你呢奢给我三十匹马,和三十支长枪,

外加两把盒子枪。我呢,小吉搞与你签下生死状在一个月之内负责连本达利如数还上。尚若小吉搞一个月之内拿不出银两,原

一辈子有你孙大姑奶奶处置,你看怎么样?”说着,他顺手抄起孙大脚柜台前的热水壶,小心翼翼的给孙大脚的水杯,替上热水

。然后,又恭恭敬敬的将茶杯端到孙大脚面前,弓着腰后退出柜台外边。

梅兰菊竹负责客厅内一切事务,听了小吉搞的一番话,梅径直走到孙大脚身边。孙大脚扎一口茶,慢慢的抬起头。她望着梅问

道“怎么啦?小吉搞的话,你是不是动心了!别听他嘴上讲得如花似玉,一旦你解了他燃眉之急,小心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你们都忘了吗?我可不稀罕他的什么终身回报,弄不好,那就是一个挖好的坑。”没等梅开口,孙大脚提

前对梅说出忠告。因为,生意买卖接单方面,可都是梅兰菊竹说了算。孙大脚,只是负责整个七彩侠驿站总舵主这把教椅。

别小看小小的七彩侠驿站,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梅兰菊竹,世人俗称四大金刚;东西南北,俗称四大护法;而中发白,侧负责

水路、陆路、以及在码头的进出货吞吐量,世人俗称三把锁。她男人大德根,说是孙大脚男人,外表上到挺般配。如果让我说实

话,大德根在孙大脚眼里,更像个后宫总管。确切一点就是大太监倒是名副其实!

厨房用料,条丙万等人的衣栏服饰,柴米油盐酱醋茶,都得大德根从仓库领取。包括姑娘们化妆用的眉笔、粉饼、香水、雪花

膏等等,没有大德根开口,谁也休想拿不出。连同姑娘们身上穿的衣服,都是由裁缝上门量身定做。一年四季服装,多一件没有

,少一件也不答应。所以,姑娘们打扮的花枝招展,一个个风度翩翩,此乃裁缝师傅功劳。一个人,如果穿上一身得体合身衣服

,即使粗布烂衫,穿在身上,也不失大雅。

“姐,我不是见钱眼开。只是小吉搞说的这种情况,我们不妨尝试一下。反正放着银票在手,又不会钱生钱。存在银票拿些利

息,兵荒马乱,一旦倒逼走人,岂不是人财两空。既然小吉搞走不了人,量他飞不高、跳不远,即使他有三头六臂,还不是在你

大姐这个如来佛祖的手掌心。又为何不去尝试一下钱生钱、银子生出银子的赚钱模式呢。”梅,从孙大脚面前拿过来算盘。

孙大脚看着梅在算盘上劈里啪啦一阵子“行了!你不就想告诉我,三十支长枪,从外滩码头收购三百两银子一支。除去刘家

庄运输船队费用五十两每支,以三百五十两每支入库。再以每支五百两售出,合计每支盈利一百五十两银子,我嘴都算过来了。

”说完,她瞟一眼梅,阬头喝茶。

“对呀!你再算一下,一百五十两银子一把枪,总共有三十把。一笔生意,就赚四千五百两银子,来回不过区区半个月时间,

姐,何乐不为呢!”梅将算盘推给孙大脚,自己趴在柜台上,侧脸歪着头,紧紧地看着孙大脚“姐,咱们开店不就是为了赚钱

吗?怎么说,小吉搞也是什邡什底的人啦!话在说回来,枪在我们手上,他拿不出银子,凭什么我们给他枪。”

兰在柜台后面整理货架,听了梅的一番话,她转过身对着孙大脚说“姐,我们负责去进货,小吉搞负责去忙银子。月底成交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货银两清,谁也不欠谁。万一,小吉搞拿不出银子,你还愁咱们家的货卖不出去吗?说句不好听的话,

就我们姐妹们出面去一趟刘家庄,刘老爷能拒绝咱们家的货吗?枪的事情,我不担心。倒是小吉搞要求的马匹,从北方过来。不

知道刘家庄船队,是否在最近去北方一趟。万一,刘家庄船队没有去北方的行程。那三十匹马,还真的运不回来。因为,单片行

程,价格昂贵。就小吉搞这等出息,能出得起高价,我还真的不敢担保。”说着,兰指一指小吉搞。

俗话说君子不羞人当面。兰的一席话,令小吉搞无地自容。加之她指着自己鼻子,小吉搞还是避免不了在乌金荡做老二的臭脾

气。他走进兰跟前“哎哎哎,我说兰,平时我小吉搞在七彩侠驿站并没有得罪于你,讲话不要落井下石好不好。揭人不揭短,

打人不打脸,人在江湖混,啥人不挨刀。在咱们俩老家黄露沟,是你不知道我,还是我不知道你呀?想当年,尚若不是因为你爹

强抢人家秀才老婆,那纪宗堂秀才上京赶考回来,怎么会令人一把大火烧了你全家,就剩下你一个小丫头片子!生意成不成,人

情在,我又没和你兰打交道。你不担保,我说过要你担保没有?岂不是自作多情么!”小吉搞斜视兰一眼,自己又走到孙大脚面

前。

兰也不甘示弱“哎哟,小吉搞,孙哲平,你爹也好不到哪去啊!想当初你哥哥在外劳着,家里只剩下你嫂子和你老爹。那一

日正值酷暑六月,你嫂子在锅上炒菜,你爹在锅后烧火。你嫂子苏玉芳一句客气话‘爹爹,大夏天,还是让我来烧火吧!’未

曾想,一句晚辈孝敬老人的良心话。却换来了你爹爹的一颗畜生心,他连忙起身说‘哦,那你来吧!’你嫂子急忙走到锅后。

谁也没想到,你那该死的老爹爹,随手将你嫂子按在锅门口。不顾你嫂子挣扎,撕扯下她衣衫夏天,本来衣服穿得就少,

结果,让你畜生的爹爹得了手。

后来,你嫂子悬梁自尽,你哥哥又掐死你亲爹爹。你这不成了孤儿,吃百家饭长大。小时候,我们家可待你不薄。如果说,在

黄露沟我们老孙家不厚道。那你和老孙家一个家族,好歹我爹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而你爹丧尽天良,强上自家儿媳妇,那才叫

个丢人现眼。”兰小嘴薄唇,一通连珠炮式的言语攻击,令小吉搞防不胜防。本以为将兰一军,不想反倒被兰反制。自己一时也

找不出反驳依据,只好气呼呼对兰说一句“你不可理喻!”

兰侧露出一种大度“啊哟,不就是开开玩笑,说说而已。前辈人做事,于我等无关要紧。我一个女流之辈,都不在乎,你一

个大男人,有何足挂齿。还是,跟我们大姐说说好话,把你的这一次纰漏给缝了。和我在这嚼舌头,你肯定输。我说不过你,条

丙万一大帮,一人一口吐沫腥,就把你给淹了,你还不要不相信。就你手下那伙人,要想在七彩侠驿站讨上风。小吉搞,不是我

瞧不起下辈子,你们也不是我们七彩侠驿站姐妹们的对手。”说完,她走到小吉搞面前,用一只手拍拍小吉搞嘴巴。

哎呀,可把小吉搞气得,嘴都快歪。梅看了兰挑逗小吉搞的样子,捂嘴偷笑。孙大脚见了兰拍拍小吉搞的架势,心里想笑。但

她忍住了,意图喝一口茶,掩盖其内心激动。谁知道一口茶呛得她“咳咳咳”一阵咳嗽。梅见状,急忙上前给孙大脚捶捶背。“

姐,慢点!别憋着,难受!”说完“嘿嘿”一笑。走出柜台,来到小吉搞面前。

“我的个二哥唉,你在乌金荡一人之下百人之上。可在七彩侠驿站,你就是个求人办事的。知道兰姐姐,是你老乡加邻居。却

为何什么事不和兰姐姐商量着,或许,兰姐姐一句话,我大姐就一拍大腿,给你定夺。你说你一个跑江湖的,连这一点都不明白

,还跟我吹胡子瞪眼睛,谁信你这一套啊!”说着,没扭着身子,歪歪扭扭的从小吉搞面前路过。

按道理,梅的提醒,小吉搞应该和兰低头,以求得兰的帮助。然而,小吉搞也是有个性的人。他比较瞧不起的兰,在再七彩侠

驿站有多牛逼。他小吉搞就是不愿意屈服。宁愿被孙大脚手搓脚黏,也不甘心屈服于邻居加老乡的兰。只是,帮助自己一直在孙

大脚面前说好话的梅,从自己面前路过,小吉搞感觉她才是自己的救星。于是,他知道,面对孙大脚,他小吉搞是搭不上话,更

不必说让孙大脚帮自己忙了。

所以,小吉搞想转身去追梅。倒是兰见他失魂落魄的样子,要离开,就噗呲一口笑着说“小吉搞,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告

诉你,还是别追梅了。她不可能为你担待这么大一笔欠账生意。再说了,即使梅愿意给你担着,还不是到大姐这边来吗?任凭你

在梅面前说得天花乱坠,大姐这一关你过不了,还不是瞎子点灯白费烛。”兰突然间的开口,小吉搞这一会真滴是刮目相看。因

为,兰能看透他心理活动,小吉搞吓得一身冷汗。

虽然是邻居,但小时候从来没在一起玩过。毕竟,自己是平民百姓家庭,而兰他们家确实是地方土豪劣绅,她怎么会对自己了

如指掌。带着怀疑于惊讶的语气,小吉搞问兰“我说孙成娟,你是怎么知道我要去找梅啊!我这一会出去一下不行吗?别把自

己当回事,我好歹还是个统领上百口子的乌金荡老二好不啦!”小吉搞此话一出,兰“哈哈哈”大笑。

孙大脚坐在藤椅上,笑得将藤椅前后摇晃着“哈哈哈,奶奶个鸡大腿的,尚若不是你今天给老娘打手势。一旦我将你失去马

匹和枪支之事说漏嘴,那马东军不抽你皮、扒你筋,算我孙大脚白活这么多年。死到临头,你还嘴上不饶人,在我这里嘚瑟。哼

,小吉搞,尚若你不将失去的马匹和枪支替补上,你就等着马东军怎么个收拾你吧!”孙大脚笑得眼泪都下来了。

小吉搞被笑蒙了,他不知道如何再和孙大脚交谈下去。因为,自己想说的话,都被梅和兰堵死。孙大脚对自己的态度,根本就

没有合作的意向。估计自己嘴上说出血泡,孙大脚不见得能帮助搭救自己一把。倒是兰刚才说的一席话,不无道理。自己虽然认

为梅能帮助他,可嘴上说说好话,谁都站着说话不腰疼。大不了费点口舌,化点吐沫腥,没什么大不了。一旦让梅出面在孙大脚

面前担保,唯恐梅推三拉四,找借口推脱。

奶奶的,黄鼠狼尽敢病鸭子咬。不求孙大脚帮忙,在这浩瀚无垠的乌金荡,自己还能找谁?再说了,谁又能有孙大脚如此神通

广大,联系南来北往生意买卖的行家。谙熟枪支来源,官方上也有人罩着;黑道上,又有七彩侠声誉威震江湖。生意场上,谁不

知道,于七彩侠驿站做不成生意,那你与谁都谈不拢。小吉搞对孙大脚的七彩侠驿站威望,还是心悦诚服。

唉,小吉搞此时此刻庆幸兰还在场。他摇摇头,极不情愿的走到兰的面前,双拳一抱“孙成娟,要不,看在我们俩是老乡的

情分上,请你给我小吉搞在孙大姑奶奶面前担个保。保证在一月之内,我将这些银两筹齐。到时候,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两厢情愿,两不相欠。你看,还需要我做什么,小吉搞绝对做到。”说完,小吉搞不敢正视孙成娟。他阬头弯腰,算是抓住救命

稻草。

“呀呀呀,小吉搞,刚才你是信誓旦旦,一呼啦怎么变成可怜兮兮的向我求助来了?我是不是认错人了吧!”说完,兰装出一

副受宠若惊之色,一双眼,当着孙大脚的面,紧紧地盯着小吉搞。“别,别别,堂堂乌金荡老二,给我一个普普通通人作捐,啊

哟,得遭雷劈。我可不能拿自己阳寿开玩笑,这位乌金荡的二哥哥,你还是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另请高就去吧,梅,在外边等

着你呢!”兰故作镇静,戏弄小吉搞一番。

孙大脚这一会假装没听见似的,其实,她心里明白。要不然这么多年,她孙大脚凭什么用上梅兰菊竹,东南西北,中发白。还

不是因为他们这些人,于自己心照不宣,心有灵犀。小吉搞开口,梅觉得有利可图;但她给机会兰,因为,七彩侠驿站,谁都知

道小吉搞是兰孙成娟的邻居。随随便便给人担保,对方肯定心里毫无忌惮。

有了一个邻居作为借口作担保,情理上也说得过去。给小吉搞一个顺理成章的机会,同时,也给小吉搞一个精神上的压力。你

想忽悠七彩侠驿站,没门!因为,这里有人知你三代六亲,七十二根本。一旦毁约,我看你还顾不顾自己的那张脸。于是,梅在

给小吉搞一颗糖的同时,又同时给他一盆冷水。这不,小吉搞这一会终于悟出道理。脑袋瓜子开窍了,开始向兰求助。

以小吉搞以往在乌金荡为人,当有人在他面前再三推托其词,便会立刻反目成仇。可节骨眼下今非昔比,尚若他得罪兰,预示

着求孙大脚帮忙这一块,算是被堵上。那自己赶快回乌金荡负荆请罪,等着马东军给他们家倾家荡产去吧!小吉搞不至于连这样

的后果,自己还不明白。马东军与他十多年相依为命,只赢不亏的要求,小吉搞又不是领教头一回。

所以,尽管兰的讲话令她火冒三丈。这一会,他还是低三下四的陪不是。道理很简单人在廊檐下,说干不低头啊!“兰,好

歹,我们是个邻居。虽然小时候,你在你们家大院长大,我在野地里东奔西跑。但怎么说,你我都是同龄人。小吉搞倒霉捣在从

张亚芳他们家得手后,回乌金荡途中,遭遇鬼迷路。不知不觉中走到二郎山,幸亏,我令众人放了排枪,吓走鬼神。

谁料想,招惹了刘家庄的护院队。误打误撞,刘家庄护院队以为我们是在想偷袭刘家庄。于是,双方大干一场。弟兄们虽然没

有伤亡,但抢到手的金银珠宝,加之马匹、枪支,统统地归了刘家庄。要不然,张亚芳家那些东西,买你七彩侠驿站,也足足有

余。至于,我小吉搞说得是真是假,日久见人心。刘家庄于你七彩侠驿站,是八辈之交。你们将来不会不知道。这一次,你帮我

担保,小吉搞终身难忘。患难之中见真情,我小吉搞不是忘恩负义之人。

只要你兰姐姐替我担保,从明天起,我就一心无二意,到处去找银两。一个月之内,如果我小吉搞凑不齐枪支和马匹银两,小

吉搞在七彩侠驿站,当场了断自己,绝无反悔。求求你,就帮助我这一回吧!”言毕,小吉搞继续作捐。孙成娟见状,认为时机

已经成熟。

她走到小吉搞面前,拍拍他肩膀说“得了!好歹,我们俩邻居一场。我给你担保可以,但你得把你刚才最后说的那句话写在

欠条上。在七彩侠驿站作担保,我是没这个面子。不过,我可以将你所需银子如数借给你,交给我们大姐。有一点,这里面我要

有点利息。银子,不能白白的借给你。如果你愿意,现在就立刻到我大姐面前立下字据,用你家祖房即里面所有家产作抵押。如

果你同意,那就到大姐面前办手续吧。我到后房给你那银子,一万两银子够不够?”孙成娟板着面孔问小吉搞。

出乎小吉搞意料,孙成娟哪里来的那么多银子?出口就是一万两,我滴个乖乖弄地咚,他小吉搞在乌金荡这么多年,也没一次

性见识过这么多银子。心里有些唏嘘的同时,还是自愧不如、令他汗颜、语塞!急忙点点头的他,终于明白梅的话中话。所以,

内心里,还是充满对梅的感激之情。。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霜打雪夺 本站APP 下一章 千丝万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