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刘家庄
上一章 概不赊账 本站APP 下一章 无畏挣扎

二十章 大脚发威

作者:华夫子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7:43

孙大脚一骨录从床上拗起来,她吃惊的望着梅问道“梅,你是怎么进来的。难道,我忘了关门了。”说完,急忙推一推身边

程德贵“奶奶个熊的,快起床了!”孙大脚的自然举动,吓坏了梅。她伸长脖子,垫起脚尖,想看一下孙大脚泡的是什么样的

男人。

直到这一会,才感觉自己刚才说漏了嘴的孙大脚。因为自己又胖又粗,程德贵这样的小白脸,躬在她怀里,盖着被子,谁也不

会发现。可她偏偏推一把程德贵,没有把程德贵叫醒,倒引起梅的好奇。见梅垫起脚尖,意图想看清她被窝里的男人,这一举动

遂引起孙大脚的戒备。她突然感觉自己做错了什么,便随手给程德贵拉起被子遮挡,自己急忙下床。

孙大脚的表情,梅也知道自己突然闯进来的不对。她急忙遮遮掩掩说“乌金荡小土匪闹事,玩了咱们家姑娘们不给银子,想

打白条赖账。这不,大家伙到处找你。幸亏姐夫知道你在这里,要不然,我们说什么也想不到你会到仓库边上开房休息。”说着

,梅急忙退出房门,便随手带上们。

既然梅给自己台阶,孙大脚赶快抓紧时间穿衣服。忙碌中,她拿错了裤子。程德贵的衣服,瘦小裆低。被孙大脚使劲往自己大

腿上啦,“咖嚓”一下,程德贵的裤裆一分为二。你说孙大脚着急起来的那股蛮劲。听到响声,孙大脚刚才虽然穿着裤子,但眼

睛始终盯住房门。倒不是怕被梅撞见,她心里想起刚才梅对她说的话。你说大德根怎么会知道她在仓库边上的房间睡觉。

莫非,她和程德贵厮混,他老公大德根已经知道。想着想着,孙大脚突然明白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大德根已经知道他和程

德贵的事情。于是,连同自己拿错裤子都不知道。直到裤子缝口被撕破那一刻,她才回过神来。原来,是自己拿错了程德贵的裤

子,还一个劲的往自己身上扒,不撕破才算怪。

她顾不得程德贵起床穿什么,只管自己找衣服穿上,打开房门,左右前后寻找梅。你说,她金屋藏娇,谁还敢在她房门口坐等

她。梅这一会早来到码头,而孙大脚听到码头上的吵吵囔囔声,来不及洗漱,气势汹汹,大步流星地直冲码头。二东成这一会特

别起劲,看着所有人都缠着小吉搞,二胡桃这一会跑得远远地。他来到竹的边上,讨好卖情的低声说“唉,竹大美人,我告诉

你,千万不要相信小吉搞打白条,草纸一张,顶个屁用。如果,是老大在这嘛,倒是要给他三分薄面子。”二胡桃说完,急忙离

开竹的身边。

女人嘛,整脑瓜子。竹,没有领会二胡桃说话的用意,她点火就着“我说姐妹们,不要听小吉搞花言巧语。胸脯拍得再响,

怀里掏不出半纹银两,光打雷不下雨,我们切勿上当受骗。还是,手里捧出宝贝好说话。”经过竹这么一叫唤,风尘女子一个个

围着小吉搞,有的拽,有的推。有的扰,有的抓

“给银子,要不然今儿个你休想离开我们驿站。如今这年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做人得地道一点,闹翻了,谁也不会怕谁

!七彩侠驿站,不是空图其名噢。”兰听了竹的一席话,更是对小吉搞死缠烂打。她对着自己控制的,一到九万的姐妹们挤挤眼

“姐妹们,乌金荡弟兄们如果想放炮,我们就连人带船,全部扣下。给脸不要脸,那就等你们老大出面说话吧。”

二东成站在小吉搞前面,你推我搡。小吉搞站在船头,进不了,退步出去。二东成见状笑嘻嘻的对姑娘们说“我说姐姐们,

打人不打脸。今儿个就给二哥面子,改日,加倍补上不就得了。大家都是老生意,何必翻脸不认人。不看尊面看佛面,何苦咄咄

逼人。再说了,大家都是从好来的。有什么事情不好商量,非得撕破脸皮。”说完,二东成举起双手,挡着冲撞小吉搞的人群。

唉,打,又打不得;走,又走不得。对付一群,和自己一个月总得见上几次面的姑娘们,二东成也只能动动嘴皮。和这些人拉下

脸皮,不用说小吉搞做不到,包括二东成这样一类的小喽啰,他也不情愿得罪人家。

“菊,让姐妹们把他们一个个撵上岸,等大姐来处理。”随着竹的一声令下,船上姑娘们一齐将小吉搞等人往码头上推。勺大

的船只,顿时摇晃起来。

“哎哎哎噗通”一声,一个小土匪阬阬蹡蹡后退。脚步少许慢了一个节拍,一下子摔倒在河里边。没想到,这家伙是个

昨天刚入伙的,还不会游泳。虽然在河边码头,水又不深。像落汤鸡一样小土匪朱温桦,还是免不了被吓得大呼小叫的在水里直

扑腾。船上和岸上,聚集几十个人。都被朱温桦在水里挣扎的动作,搞笑的直不起身。

谁都没想到朱温桦不会游泳。因为,在乌金荡周围,每一家小孩子在七八岁光景,就得下水捉鱼摸虾。几乎没有,像朱温桦这

样的旱鸭子。在众人的嘲笑声中,那朱温桦本来还在河边扑腾。结果,适得其反,逐渐扑腾之深水处。夏末秋初,乌金荡浪大流

急。在一大帮人的取笑声中,不会玩水的朱温桦开始拼命挣扎“唉,救命!我不会游泳”

岸上的人,甚至还有人模仿他在水里挣扎的样子。孙大脚气冲冲跑进码头,岸上所有人的欢声笑语,孙大脚并没有关照。倒是

第一眼看到,已经将头闷进水里的朱温桦。只见她一个健步上前,大步流星跨上大木船,紧接着噗通一声,跳入水中。水面上,

除了湛起一团巨大水柱,就是孙大脚她一连串动着,行云流水般连贯,舒展!加之她双臂奋力划水的动作,分分钟功夫,一下子

抓住即将沉入水中的朱温桦。

看到孙大脚下水救人,岸上笑声戛然而止。人们七手八脚,将被拖到河边的朱温桦拉上岸。他已经有气无力,虽然没有脱水症

状,但肚子里已经喝饱水。“奶奶的,都在岸上嬉皮笑脸。却眼看着他沉入水底,你们一个个的良心要狗吃了。我再不下水救上

他,等他被水冲走,你们再想捞上他,就等着用滚钩吧!”孙大脚“啊嗛”打来个喷嚏,整个人咯噔一下打了个寒颤。梅兰菊竹

见状,赶快搀扶、簇拥着孙大脚入屋换衣服。

“姐,大清早,秋水凉,赶快回家换衣服。”梅拉着孙大脚,头也不回的就往房间里跑。孙大脚掉过头,用手指着小吉搞“

小吉搞你给我听着,等一会老娘出来收拾你。”小吉搞这一会被姑娘们纠缠得头昏脑涨,孙大脚一席话,气得他走到朱温桦面前

“奶奶个鸡大腿的,你不会游泳,我在招你的时候为什么不说?”说着,他抬腿就想踢他一脚。幸好,二东成手疾眼快。他急

忙挡住朱温桦,笑嘻嘻的对小吉搞说“二哥,他水都喝饱了,小心一脚下去将他肚子踢出水来。”二东成出面说情,小吉搞这

才下了火气。

可小土匪朱温桦并不买账“你招土匪,又没问我会不会游泳。早知道是在船上混日子,我才不会当土匪呢。”说完,起身就

想离开。还不忘对小吉搞说“我不当了!晦气,第一天就差点送命。麻蛋的,一个个见死不救,还捧腹大笑。难怪,人家说土

匪不是什么好东西。”朱温桦迈开两条腿,鄙视小吉搞一眼,咔咔咔就走。

“站住,乌金荡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吗?二胡桃,给我教训他一下,让这帮新来的,长长记性。”小吉搞言毕,对着二

胡桃使了个眼色。二胡桃点点头,这一会可带劲了。只见他走到朱温桦面前,将自己一双手缺得咯嘣咯嘣作响。追上朱温桦,从

背后一把抓住他肩膀说:“兄弟,既然来到乌金荡,就没有回旋的余地。”朱温桦用力想挣脱,整奈二胡桃力道比自己大。由于惯

性作用,他被二胡桃摔了个趔惧,没有站稳,连续后退几步,便噗呲一下,一屁股坐在地上。

“凭什么打人?我又没卖给你,怎么就不可以反悔。”朱温桦理直气壮。二胡桃见朱温桦不识抬举,走过去拎起朱温桦两只肩

膀“嘿吆!自打我二胡桃来到乌金荡做了土匪,还就没听说过来到半道上就吵着要反悔的。看来,不给你小子松松筋骨,你是

不知道乌金荡弟兄们的厉害啊!”他举手正欲唰一下打过去。却发现码头上,好多人对着他指指点点。他二胡桃知道在众人面前

随便打人,引发众怒的后果,不是自己能担当了地。

情急之下,他突然住手。假装拿下自己礼貌,一转身,看着身边的土匪徐晓马。唉,有了!小吉搞让我当炮灰,我为何不可将

这件事交由别人处理。于是,他对着徐晓马一声吼道“徐晓马,你给老子站过来。让这个愣头青,知道我们乌金荡土匪的规矩

。”徐晓马听了二胡桃的话,知道二胡桃这个人,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大庭广众之下,让他去打一个落水的愣头青。岂

不是让孙大脚这帮人瞧不起自己。

可他又不愿意得罪二胡桃,好歹,这家伙得到小吉搞的赏识。于是,他走到朱温桦面前,捞衣抹袖道“兄弟,你还是不要为

难我了。你看这架势,大鱼吃小鱼,小鱼吃小虾,小虾啃泥巴。做土匪的,历来都是官大一级压死人。斧头抡凿子,凿子抡木头

。你不听话,我特莫的想不动手也不行,谁让咱是最小呢。好歹,先入门为长。咱徐晓马,比你先入伙。就大你那么一丁点,你

不从,今儿个我就得把你打服从了。唉,何苦为难我。萍水相逢,兄弟一场,你就应允了他们吧。要怪,只怪自己眼瞎。”说完

,他慢慢的撸起衣袖。

东,看到小吉搞受了姑娘们的气,没地撒。正确,遇到朱温桦,这么个不懂事的家伙。拿他做出气筒,也好解解自己闷。在乌

金荡,自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唯独今儿个触霉头,遇到孙大脚算是认栽。七彩侠祖传独门绝技,老大也畏惧三分。谁不知道

孙大脚,得到他老父亲真传。一根飞针无论含在嘴里,或者是拿在手上。虽不要你性命,但想扎你左眼,她不会扎你眉间。

老大之所以对孙大脚心悦诚服,还不是因为十多年前,于孙大脚在驿站发生摩擦。那一天,是老大带人住店。非得要一间上等

客房,可偏偏上等客房早已经被客商预定。于是,老大马东军耍起大爷派头。那一会,乌金荡和驿站井水不犯河水,住店给钱,

吃饭给银。隔三差五,老大马东军来一趟西射阳驿站。不是买大米,就是寄养马匹。两家人,你来我往,客客气气,彼此相安无

事。

有谁知,今儿个真的是他们俩一个结。马东军认为自己是他们家老生意,应该给个面子。而孙大脚侧认为,我开店做生意买卖

。为的是先来后到,买卖公平。不是开黑店,杀猪罗,坑蒙拐骗。尤其是开驿站这样的生意买卖,南来北往都是客,唯有先来后

到论长短。平时,上等房没人花得起价钱。一个月,也只能碰到十个、八个大款。可不知道是因为孙大脚时来运转,还是因为马

东军触霉头,偏偏是逢集不敢避集敢。

经常看到上等房空着,他也舍不得花银俩。今儿个难得收到保护费,带个大姑娘想开个上等房。不料,孙大脚宁愿让出自己的

房间,也绝对不将已经预定给别人的上等房,毁约转让给马东军。尽管,马东军愿意出三倍价钱,孙大脚始终不松口。一气之下

,马东军掏出手枪,对准孙大脚的脑袋“不好意思啊孙大脚,尚若今儿个你不给我上等房,有你,没我;有我没你。”说完,

“咔嚓”一声,打开枪栓。

马东军如此这般,令孙大脚义愤填膺“我说马东军,你做你的土匪,我做我的驿站。咱们俩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谁也不

曾欠过谁,或者得罪过谁。尚若你现在收回你刚才说的话,我们俩还有得一说。但是,生意人,讲究的是诚信,定穴如定桩。和

你们跑土匪不一样,恃强凌弱,强取豪夺。杀人越货,硬拿掐要。我们不是同路人,各走各地道。如果你今儿个真的要和我孙大

脚,分出高低,那我也只能舍命陪君子。来吧,有种,你现在就开枪打死老娘。没种,给老娘以后乖乖听话,不要在我的驿站惹

是生非。”话未说尽,孙大脚见马东军举着枪的手。枪口始终对准她脑袋,便不声不响的从自己嘴里射出一根针,直奔马东军眉

心。

一刹那,马东军两眼发黑,“噗通”一声轰然倒地。紧接着孙大脚接二连三的从手里、嘴里射出数根毒针。现场举枪对着她的

每一个土匪,全部中招。一个个身体好比软骨头,软绵绵的倒地不省人事。给土匪下了枪,孙大脚命令手下,将他们五花大绑。

马东军被吊在孙大脚他们家门前一颗大树上,面前挂着一个大木牌。上面写着“乌金荡土匪头子马东军,得罪孙大脚的下场。

走过路过驿站的人,总得停下脚步,瞧一瞧马东军被绑着的惨状,气得牙痒痒。有的人一看到是马东军,“呸”啐一口吐沫,

嘴里骂骂咧咧离开。被吊一宿,马东军总算毒液退去,人慢慢苏醒。睁开眼,自己被吊得腰酸胳膊痛,便大声呼叫“救命啊!

孙大姑奶奶,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

孙大脚听到叫声,慢悠悠的走过来说“还跟老娘过不去吗?如果不服,我随时随地奉陪到底。”她边说边给马东军放下来,

然后解释说“知道你是怎么中招的吗?告诉你马东军,凡是中了我七彩侠的祖传毒针,没有一个能活着的。但如果将他们吊起

来,那结果就是十个十个活着。这就是,七彩侠毒针的魅力所在。”言毕,孙大脚在马东军脑后,吧唧一个点穴。

“啊哟!”马东军一声惊呼!

“怎么样,现在感觉舒服多了吧!”孙大脚收手问道。

马东军伸伸膀子,踢踢腿,又做了一个下蹲动着,紧接着又晃晃自己脑袋“嗨,真的好多了!”刚才还苦着脸的马东军,这

一会笑眯眯望着孙大脚。他跟在孙大脚身后,来到大院子里一看“妈呀!孙大脚,你怎么把他们一个个都麻倒了?”他惊恐万

状的望着孙大脚。心里想我滴个乖乖弄地咚,假如她孙大脚真的要咱们死,这一会肯定走在黄泉路上了。

“我靠!搞定你,还不连这些小喽啰一起搞定?要不然家无主,扫帚舞。这帮家伙没你了,你知道他们回到乌金荡能干些什么

?说不定,落井下石的人多得去了,我能放他们走吗?”孙大脚考虑的不无道理。马东军听了点点头“唉,孙大脚这一回总算

败给你了。看来,我马东军虽然横行乌金荡,可在这西射阳,看来不得不听你孙大脚说了算。”马东军说完,举起双拳“得罪

,得罪。正所谓,不打不相识。日后,还望孙大姑奶奶多多关照。”

孙大脚一听,“哈哈哈,我七彩侠驿站,以生意买卖为主。从不和土匪、强盗为伍。不过,只要不在太岁头上动土,我孙大脚

懒得多管闲事。不影响我的切身利益就行,天下那么大,你管得了吗?好狗不挡道,好人不挡财。做人,大多数时间,还是做个

睁眼瞎子比较好。马东军,你说我说得有没有道理。你就说你昨天做得是不是太过分,我把自己的厢房让给你。

可你,就是唯我独尊,老子天下第一。唉,马东军,我真的不知道,就你们这些人,一旦离开自己手中的这个铁家伙。真的与

人较量,恐怕说什么都不是人家对手。告诉你,做什么,都有自己的看家本领。没有一点真本事,靠拿着铁家伙吓唬人,没准,

会倒大霉。”从那以后,马东军和孙大脚永结金兰之好。这些,小吉搞早就知道。

朱温桦,听了徐晓马的一席话,垂头丧气“唉,走吧!吃饭都成问题。不走吧,这活又是一个送命的家伙。”他嘴里念叨着

,徐晓马当然听得清楚。“啊哟,兄弟啊,你总算开窍了。尚若你不答应,我肯定将你打的屁滚尿流。那样的结果,还不是和现

在一样,走不出他们的范围圈,何苦!”说完,他一只手拉着朱温桦,来到二胡桃面前“二哥,他同意入伙。发誓,再也不提

离开乌金荡这件事。”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概不赊账 本站APP 下一章 无畏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