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刘家庄
上一章 五更闹驿站 本站APP 下一章 大脚发威

十九章 概不赊账

作者:华夫子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7:42

一阵闹腾,土匪们各自被风尘女子带到自己的房间,一瞬间黑灯瞎火。除了窃窃私语,就是呼呲呼呲的喘气声,伴随着吱吱木

头床的响动

房间里的人,云山雾海,欲仙欲死;房间外,西射阳的码头驿站,依旧大红灯笼高高挂起。以七彩侠为名号的驿站横匾,在一

对大红灯笼的映衬下,依旧熠熠生辉。这座,三面环水的驿站,背后通向西射阳大街。而码头上,四通八达的船只,穿梭来往。

鲜于水虾、粮油布匹、牲畜交易、缸坛瓦罐等等,凡是西射阳大街上的店家,都是从刘家庄运送货物至西射阳码头。再由孙大脚

转运商户。别小瞧驿站只有几亩地那么多,生意却联系到万家千户。

孙大脚这一会,也不例外。随着程德贵在她身上安压捶捏,孙大脚逐渐袒露雪白、粉润胸怀。缓缓而平静的喘息声,随着程德

贵小心翼翼的按摩,慢慢的变得起伏跌宕。孙大脚眯起双眼,偷偷地看着程德贵,故意将身上衣服逐渐褪去。还时不时发出打呼

噜声音,意在提醒程德贵快点来吧,我已经熟睡。小宝宝,你不要害怕,我失去知觉

然而,就在孙大脚装睡露出不雅姿态的那一刻。她怎么也没想到,原来熟睡得像死猪一般的丈夫大德根,轻手轻脚的来到他们

俩的房门口,全神贯注的从门缝里往里瞧。其他人房间,悄无声息。唯独,孙大脚带程德贵进来的这间房,外边有人灯下黑。尽

情享受中的孙大脚,一般情况下,她比较顾及自家男人的脸面。尽其所能的不给他的大男人形象抹黑,至少,在外人眼里,孙大

脚做得还算是尽善尽美。

可是,她也是女人啦!就这跟着大德根糊里糊涂过一辈子,连自己做女人的感觉都不知道是个什么样,你看这一生,活的有多

窝囊。大德根也知道自己对不起孙大脚,可怎么说,她也不希望孙大脚给自己戴绿帽子不是。因为在乎,所以,不希望别人占有

她。又因为自己的生理无能,他又感觉对不起孙大脚。正是自己的无能,才导致孙大脚失去做女人、做母亲的机会,大德根内心

里还是极其矛盾。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随着两个人年龄的不断增大,孙大脚从来都未曾想红杏出墙,大德根内心里非常纠结。一次,店里住进

一位富商。谈古论今,口若悬河。生意买卖,诚实守信。语言谈吐,咬文嚼字。虽腰缠万贯,却低调做人。大德根观察此人,看

自己老婆孙大脚眼神发光,心里便想到他应该对孙大脚有意。即使自己生理无能,但男女之事,大德根总算看破红尘。于是,他

故意找借口,夜不归宿。

其实,他哪里也没去,只是躲在家里的仓库里。夜深人静之时,他偷偷溜出来,扒在自己房间门缝里往里看。果不其然,他看

到了自己不愿意看到的一幕。那富商正在孙大脚身上扭来扭去,大德根看着这一切,一股血性上涌。跑到厨房找来一把菜刀,气

势汹汹地想冲进屋。臆想着一刀下去,双头落地。可当他举步来到房间那一刻,只听见孙大脚对富商说“先生,无论你出多少

金银珠宝,我都不能跟你而去。

因为,我男人虽然生理有缺陷,可他对我孙大脚有情有义。我们不能因为他满足不了我,而和你私奔。如果那样,我一辈子心

里不安。因为,在我男人的身上,不是他自己想要的结果,而是父母所赐。这一点,怪不得他。尚若我孙大脚不顾及我男人感受

,有损孙大脚为人。我男人才是无辜的,今天和你苟且,乃为孙大脚酒后乱性,不守妇道。还望先生切记我们俩仅此一次,日后

,绝不再三往来。虽然,我没有做过男人,但能想象出,天底下的男人或者女人,没有一个人愿意将自己的老婆,或者男人给别

的男人或者女人占有。我的男人,当然如此。”孙大脚说完,匆匆地催促富商离开。

大德根听到孙大脚一席话,自己立刻改变主意。他看到富商急匆匆、鬼鬼祟祟离开自己房间的那一刻,一呲溜跑到仓库。那一

天,大德根以泪洗面,嚎啕大哭。千错万错,只怪爹娘把他生下来的错。从那以后,大德根学会了为别所想,再也不自私自利。

虽然他是男人,却没有尽到做男人的义务。虽然没有做过女人,但他能体会到做女人的苦衷。因此,他不但原谅了孙大脚于富商

之间的暧昧。对孙大脚看到某些男人眼里发光,他便故意找茬离开。其实,他每一次的离开,都是一个人坐在仓库里静候。作为

无性男人,大德根活得也不比孙大脚好到哪里去。

今晚之事,他是故意装睡。因为,在晚上睡觉前,孙大脚可能是寂寞难耐,翻身打滚睡不着。大德根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因

为,孙大脚虽然嘴上从来都未曾抱怨过他。可每一次孙大脚在睡觉前的唉声叹气,令大德根六神无主。他知道孙大脚这一会需要

男人的拥抱和安抚,只可惜自己给不了。大德根曾经走街串巷,寻医问药。钱被骗了不少,病却永远治不好。因为,打从娘胎里

出来,他就是个生理上有缺陷的残疾人。尽管表面上,他膀大腰圆。看上去体格健壮,五大三粗。看不出他和正常人有什么不一

样,就是老二不来事。

当年,孙大脚也正是被大德根的外表所迷惑。如果当初知道大德根如此男人不男人,孙大脚怎么说也不会嫁给一个形同太监的

男人。只是大德根父母也不知晓,儿子如此不堪,父母也未见儿子有什么异常。再说了,这种病又不是肉眼能够观察到。即使是

大德根本人,尚若不是因为洞房花烛,他也不可能知道自己犯了这个绝症。唉,苍天不公啊!放着好端端的大美人,却形同陌路

,大德根这一生算完了。生不了孩子,不能传宗接代,可生活还得继续不是。

大德根从门缝里看着看着,程德贵就是不对孙大脚动手动脚。只是孙大脚让她按摩什么地方,他就按摩什么地方。那一双手规

规矩矩,从不越雷池半步。急得孙大脚呼呲一下从床上跳起来,举手‘吧唧’一下,给了程德贵一记耳光“奶奶个熊的,老娘

都装睡等你上马,你看你个熊样。给你一双手,就不能扰扰我身上你想扰的地方?我今儿个还就不信了,难道你也会像我男人一

样,老二不听使唤了!”说着,孙大脚一把将程德贵推倒床上。三下五除二,给他褪去个精光

“啊哟,奶奶的,我一看你就是个男处,难怪你什么也不懂。这会,可不是你伺候老娘了。奶奶的,倒变成老娘我伺候你了,

谁让你被老娘看上了。”大德根看到这里,灰溜溜地离开现场。无奈地摇摇头,继续回房休息。这一会,他真的害怕打搅孙大脚

和程德贵的美事。因为,他早已经对男女之事看开。尚若再对孙大脚不伦不类,唯恐箍紧必炸。等到孙大脚屁股朝着他的那一天

,他大德根还有何颜面见人。

天亮了!太阳已经从窗户晒到床头。二胡桃吹起口哨“呿呿呿,呿呿呿,呿呿呿所有乌金荡弟兄们,快起床了。中午

前,我们要赶到乌金荡向老大回报。”说着,小吉搞挨个房间踢门。“快起床了,特莫的,太阳都晒屁股了,还在死睡,上午赶

不到乌金荡,老大发火,我看你们一个个也甭想混了。”小吉搞嘴里叽叽歪歪。

埋在孙大脚怀里的程德贵,听到小吉搞叫声,本能的一骨录要坐起身。可他哪里知道,孙大脚一只腿,加之一阵膀子,重重的

压在他身上。最多,也不过将孙大脚的一只膀子推到一边。“小兔崽子,你想干什么?以为老娘睡着了吗,告诉你,老娘我清醒

着呢。乌金荡小土匪叫唤,你起什么哄。乖乖的给老娘睡下,等老娘那一天一个不高兴让你滚蛋,你再想回来都难。我最讨厌不

识抬举的二愣子,听话,好好睡觉。”说着,孙大脚一只手一掳,将程德贵按倒在自己怀里,继续睡他们的大觉。

眼看着小吉搞带人一个个上船,姑娘们却吵吵囔囔的直叫唤“嗨,赔了你们这么多人一夜,连银子也不给,就大摇大摆的走

了。怎么着,想赖账啊?”梅指着小吉搞问道。

“是啊,姐姐,我们也没拿到一两银子。七彩侠驿站,从来都没有赊账的习俗。特别针对乌金荡的小土匪,今日赊账,明日这

伙人翘辫子,我们大家伙被折腾一宿,这不是白搭了吗?”竹一拍手,左右摇晃着手里的丝巾,让姐妹们评评理。

“对呀,干咱们这一行当,就是不能赊账。更何况姐妹们面对的是一群,头系在裤腰带上玩命的家伙。说实话,像他们这类人

。晚上脱了鞋,不知道早上来不来。”兰面对着竹,点点头说。

“啊哟,谁说不是呢!江湖人等都知道吃饭剃头洗澡、玩女人是不能赊账。否则,死了到阎王哪里也会遭报应。乌金荡土匪以

往从不破七彩侠规矩,今儿个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马东军在这里,都毕恭毕敬。这伙小土匪,连卖肉的行当也敢放炮(土

匪黑话不给钱),看来,真滴是阎王好见,小鬼难捱啊!”菊附和着说。

“姐妹们,不能让他们欺负我们一宿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的离开。要不然,天天遇到这样的队伍,我们姐妹们还怎么混啊!赶

快上船抛锚。不给银子,休想离开七彩侠驿站。”中,说完,第一个带头跳上船。一看中在空中跳跃的动着,就知道一准是个练

家子。

“噗通噗通噗通”一阵上船声音,梅兰菊竹相继跳上船。中发百也跳上船“我说小吉搞,你今儿个不把银子给了,甭说你是

乌金荡土匪,哪怕是洪哲湖恶匪,七彩侠也不埋你们的账。识相的,赶快掏出银子走人。姐妹们,不会无缘无故的白卖肉。再说

了,尔等又不是没出息货色。哪有江湖人等,逛窑子还欠账的呀!”发,拉着百的一只手,对着小吉搞质问道。

小吉搞这一会慌了神,急忙解释说“啊哟,啊哟,今儿个还真的对不起。不是乌金荡人坏了七彩侠驿站规矩,倒是节骨眼下

,兄弟们真的拿不出银两。不是故意耍赖,是因为昨天遇到刘家庄护院队。和他们大干一场,丢盔弃甲。连马匹都给弄丢了,诸

位姐姐们,你们说,身上哪里还敢有银子啊!能捡回一条命就不错了。

诸位姐姐们,请多包涵。先给我小吉搞记个账,下次连本带息,有我小吉搞一个人还上。你们看,这样总可以吧。让我们开船

,往回赶。与人方便,与己方便嘛!”说着,小吉搞一挥手“给老子拿笔过来,奶奶个鸡大腿的。你们玩女人,老子给你们担

保打借条,真特么的伤气。”说着,他接过二东成拿过来的笔和纸。蹲下身,准备写欠条。

“慢着!我说小吉搞,你也真够面子大的啊哦。回去问一问你们大当家的,连他的纸条在我们七彩侠驿站都不管用,你一个二

把手在这装神弄鬼个啥呀?是不是认为你的脸比你们老大还要大啊!如果是那样,来,姑奶奶脱掉裤子,让你的脸,和我的屁股

比一比,看一看到底谁更大。比输了,你分文不差;姑奶奶尚若比输了,分文不取,咋样啊?”百故意羞辱小吉搞。众人一听,

捂嘴嘿呲嘿呲偷笑。

东,从人群中走过来,她来到小吉搞面前,一把楸住小吉搞的衣领说“小吉搞,姐问你还比不比呀?不比,就认输。不认输

,就和百姐姐屁股比一比。”说完,从小吉搞手里拿出纸“刮呲”一下,撕得粉碎。小吉搞急了“哎哎哎,东姐姐,别这样啊

。不是有句话怎么说着得饶人处且饶人啦!今儿个也是小吉搞触霉头。马匹、枪支、金银财宝,洗窃一空。自己只赚取个落荒

而逃,唉,说起来丢死人了。”看得出,小吉搞是真的懊悔。

随着一阵风吹过,水面上即刻掀起浪花。站在船上的人,随船荡漾。码头上,即刻响起浪花“哗哗哗”打击石头铺砌的码头上

声响。这是一条足足有三十丈长,两丈多宽的三帆大木船。中间一根桅杆,形同山字状突出。前后舱各一根桅杆,略低中间这一

根。三帆船,一般都是大帆船。正常情况下,都是商贸船队的配置。一般人家用不起这样的大帆船,因为用人多,投资大,成本

高。但效益成倍上升。乌金荡土匪用三帆船的目的,不是为了商贸。而是为了,从七彩侠驿站运送货物至乌金荡方便。

乌金荡土匪在乌金荡用船,在岸上用马。手里所持长短枪,全部隐藏在乌金荡的芦苇滩。而所用马匹,常年寄存在七彩侠驿站

,有孙大脚专门派人看管。当然,每匹马每年饲料加人工喂养,就得耗银五百两。另外,乌金荡土匪的生活给养,全部由孙大脚

七彩侠驿站提供。包括马匹、枪支,都是孙大脚托人从外滩购得。因此上七彩侠驿站于乌金荡,是乌金荡土匪,离开孙大脚驿站

,就无法生存连带关系。而孙大脚七彩侠驿站,离开乌金荡土匪,照样在西射阳扛把子(土匪黑话做老大的意思。)

“姐妹们,甭给他罗里吧嗦,上岸将船给他们锁上得了。什么时候拿银子过来,什么时候开锁放船。听我的,就这么着。”南

站在岸上,手里拿着一把大铁锁,对着船上就喊。在她的边上,还站着西手里拿着一根长长的铁链子。等着船上人过来人,接拿

铁链的另一头。“来,谁帮我将铁链接到船上,绕过桅杆锁到岸上的石柱上。”说着,西手拿铁链,朝码头下面的大木船走过去

北,也跟着走下来。她看西拿着铁链下码头走路吃力,便顺手接过铁链另一头。“哗啦啦”一阵铁链响声,西已经将铁链另一

头摔到船上。中发白见状七手八脚,扯的扯,拖的拖,将铁链绕着桅杆转一圈。然后,将另一头摔倒码头上。南站在岸上,接过

两头铁链,将其深深地绕在石柱上。“吧唧”一下扣上锁,便对着船上的姐妹们一挥手“姐妹们,我们上岸。看他们还敢欺负

咱们这些人。不给银子,绝不放船。走,我们找老板去。”

随着西的一声叫唤,所有人乱哄哄的直奔孙大脚房间,谁知道只吵醒了大德根。“你们囔囔什么呀,人家这不正好睡觉。”大

德根一只手揉眼睛,一只手提着裤子。露出一副,大觉没醒的吊儿郎当样子,对着梅兰菊竹他们自言自语道。

“姐夫,俺大姐呢?小吉搞咋晚睡咱们这里所有姑娘,却一毛不拔。”梅有点气愤的对大德根说。

“凭什么呀?没银子他还找什么美女啊!不行,带他们去找你姐姐去。”大德根一气之下说漏了嘴。因为,孙大脚带着程德贵

,在另一间屋里开房。没有人知道,只有他大德根自己知道。

梅兰菊竹是何许人也!一听大德根话中有话,便用一种怀疑眼光朝大德根房间看一看。众姐妹都伸长脖子,踮起脚尖,试图从

屋里找出孙大脚。因为,他们怀疑大德根跟他们开玩笑。大德根当然明白众人的意思,他本意真的不想将自己夜里看到的这一切

,告诉别人。家丑不可外扬嘛,再说了,这件事祸起萧墙。病根就在自己身上,说出去对自己脸上抹黑。未曾想,泼水难收。众

人追问道“姐夫,我姐呢?”梅看见房间里没有孙大脚,只好问大德根个明白。当然,这也没什么不正常。

“唉,姐夫,我姐不在房间里睡觉,大清早的,她跑哪里去了啊?”兰急忙问道。

“是啊,姐夫,我姐去哪里了啊?”菊也紧追不舍的问道。

大德根知道,尚若自己去叫醒孙大脚。唯恐两个人一见面,那窗户纸即刻被捅破。两口子彼此相对无言,十分尴尬,场面定将

难以找到台阶。弄不好,一刹那激怒孙大脚,唯恐日后两口子做不了。即使不会导致家破人亡,但至少维持到现在的一个家,将

毁于一旦。想到这里,大德根真想狠狠地抽了自己一记耳光。

这一会,他多么希望孙大脚立刻在这伙人的眼面前出现。要不然,乌金荡土匪赖账这件事,他大德根也没法搞定。因为,土匪

根本就不理大德根这本书。无奈之下,大德根迅速起床。他来到码头上,看着被梅兰菊竹锁着的乌金荡土匪的大木船,又看看小

吉搞他们这帮人。一个不少的坐在船舱,垂头丧气,一看就知道这些人理亏。

他朝梅招招手“梅,你过来一下,我告诉你,到哪里去叫醒你大姐。”梅应声而来。于是,大德根靠近梅的耳朵,叽叽咕咕

说了一阵子。梅便一个人,径直朝内屋一间大房间走过去。她先是犹豫片刻,想回头走。刚走两步,又转身回头。她毅然举手敲

门“咚咚咚”里面没动静,也没反应。于是,梅轻轻地意图推开门。

“吱呀”一声,嗨,门还真的被推开了。直到这一会,孙大脚才被惊醒。因为,她夜里面,和程德贵做了有生以来,最痛快的

一件事。全身心骨头都好像散了架似的,甚至连梅来敲门这一会,还是醒不来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五更闹驿站 本站APP 下一章 大脚发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