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刘家庄
上一章 打道回府 本站APP 下一章 五更闹驿站

十七章 得失一念间

作者:华夫子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7:41

龙腾虎跃抬着耿三奇,侯立国扶着赵二,一个个直奔刘家大院。一时间,刘家大院灯火通明。四小姐急匆匆进入大门,刚好于

账房先生董旻飞碰面。他一把拖住董旻飞“董叔,没事了!只是耿三奇他没了!赵二也中了枪,其他人等安然无恙。土

匪那边死伤不清,让他们缴械回乌金荡了。”说着,四小姐掉头转身问董旻飞“董叔,那些娘们呢?”

董旻飞这才收起枪,听四小姐说耿三奇没了,董旻飞大吃一惊“什么?”紧接着转话回答四小姐“唉,一群苦命女人。被

张亚芳糟蹋得不知道东南西北,整天醉生梦死围着他,还相互之间,争风吃醋。”说完,他摇摇头“都被我临时安排在后屋入

睡了,这一会,恐怕进入梦香。”董旻飞回答完四小姐的话,急忙来到大院内。苏北人有个习俗死定的人,是不能进入主人卧

室的主屋。特别像耿三奇这样的家丁,虽然为刘家庄做事,但原则上来讲,他们不属于刘家大院的人。死后,当然属于孤魂野鬼

这一类。

他揭开蒙着耿三奇脸上的白布,仔细看一下耿三奇。再落下家丁手里的灯笼,检查一下耿三奇的死因。确原来是耿三奇左眉

心被子弹打穿。子弹从左眉心进入,从后脑勺飞出。对方用的是穿插步枪子弹,后坐力大。不用说穿透一个人身体,哪怕穿透两

三个人,也不成问题。看来,乌金荡土匪的枪支质量,还是标准的进口西洋货。流落在苏北地区民间的步枪,具有如此大的后坐

力,基本上都是从外滩走私过来。

“啊哟,乌金荡土匪夜间居然有如此神通?步枪子弹,直接命中耿三奇眉心,证明对方绝对是个神枪手。”说完,继续往下检

查。孙猴子听了“噗呲”一口笑出来,龙见状急忙瞪了孙猴子一眼。孙猴子心领神会,他赶快用手捂嘴,摒弃呼吸。尽管他捂嘴

及时,结果还是被老董听见“怎么啦!你是认为我判断的有出入吗?”说着,老董不服气的站起身,面对着孙猴子。希望他对

自己刚才的忍不住笑出声,做个解释。

龙看得出账房先生的心里气愤,她挡在孙猴子前面,对他解释说“董叔,那不是因为土匪线头准。黑灯瞎火的,哪里还有什

么准线。土匪不知道在哪里学的一套,只要我们一开枪,哗啦一下子,所有人都朝枪声响起的地方开火。子弹弹道晚上特别明显

,耿三奇还是打一枪就躲。结果,还是因为对方反映过快。又是集体排枪射击,自然难逃厄运。你来看,耿三奇身上,打得就像

蜂窝煤。”说着,龙压低家丁手里的灯笼,将其拉到耿三奇胸口部位。

老董这才发现耿三奇虽然左眉心只中一枪,胸口部位几乎是血肉模糊。布满弹孔的上半身,有的子弹几乎是挨着穿过。可想

而知,当时有多少支枪对着他射击。说得更确切一点,即是土匪扇形的火力网,正中耿三奇的上半身。只要有一枪中,其余的子

弹铺天盖地。在这样的火力范围内,没有人人活着走出去。

董旻飞看着,惨不忍睹。他赶紧给耿三奇的尸体盖上白布头盖,一声叹息道“唉,三奇是个好孩子。只是没想到会把性命丢

在不起眼乌金荡土匪手里,所以,他才死不瞑目啊!”老董顺手将耿三奇双眼抹上“兄弟,我和老爷一定厚葬你。安心走吧,

刘家庄人不会忘记你。时事八节,我老董保证给你烧纸钱,少不了你。”说完,老董吃力的站起来,一挥手,将耿三奇的尸体抬

到偏屋。

安排家丁守护着,他一把拖着侯立国说“大天亮,你到我这里拿银子,带着小二张倌华,去张馆军家棺材铺。给三奇兄弟定

口最好的棺材,送到刘家大院。我们要厚葬三奇兄弟,以慰他在天之灵。”侯立国低头不语,只是点头表示照办。因为,这一会

,他已经泣不成声。账房先生岂能不知,他们这些人,在刘家庄出生入死,情同手足。谁走了,心里都不好受。

带他安排好这一切,才想起回到堂屋,去向刘老爷汇报此事。老董,脚下生风,急匆匆来到堂屋。却只见刘老爷一个人端坐在

大堂的太师椅上,手里捧着水烟袋,一口一口的,吧嗒吧嗒猛抽。老董一步跨进屋,刘老爷急忙问道“怎么样,是土匪打劫、

还是强盗入户?”刘志超放下大烟袋,两只眼睛,紧紧地盯着董旻飞。他一边望着董旻飞问话,一边急忙要起身迎接。

董旻飞一步走上前去,急忙按住刘志超说“老爷,我不是让你安心休息了吗?谁知道你一直等在这里啊!”董旻飞有些心疼老

爷。人生七十古来稀,怎么说,刘老爷今年也七十五岁高龄。现在已经是凌晨五更,公鸡已经打头鸣。从刘招娣出脚那刻算起,

刘老爷就在这堂屋中间的太师椅上,坐会站会等会。直至现在,不用说是位古稀老人。即使是青年人熬夜熬到现在,同样也会吃

不消。

“唉,老董啊!都这么多年来,那一次有动静,我一个人能安安心心睡得着的呀?不等家丁回来,于心不安啦!”刘老爷重新

坐下,老董给他收起水烟袋。急忙换成紫砂壶,希望刘老爷经常喝茶,少抽点烟。毕竟,香烟这个东西,对人健康有害。一阵忙

活之后,董旻飞坐在老爷对面,给自己也倒上一杯碧螺春。然后,慢条斯理的告诉刘老爷说“今晚,四小姐她们对付的是乌金

荡土匪。耿三奇不幸身亡,赵二看着伤得不怎么样。子弹只是穿过他的左肩胛,骨头应该被打成孔。伤筋动骨,需要休息百日。

赵二还算命大。我已经安排口棺材,明天厚葬耿三奇,也算刘家庄对他决不亏待。今晚一战,刘家庄损失不大也不小。倒是近几

年来,出现人命的最重要一次。以往,四小姐掌管刘家庄护院,从来未失过手。这一次,由于夜晚作战。四小姐她们夜战经验不

足,因此,让土匪占了上风。”老懂说完,扎一口茶,望着刘老爷。

“唉!三奇这孩子,我你看着他长大。亥年,爹妈因为发大水被淹死冲走。之后,被我等收养至今,算是为刘家庄尽忠尽力。

没有辜负我等对他的栽培,只是这孩子命太苦。让我们这些白发人送黑发人,心里过意不去啊!老董啊,假如真的有那么一天,

一个人的生命,可以用另外一个人来换。此时此刻,我刘志超宁愿换回三奇这孩子,让老夫命赴黄泉,绝无二话。”刘志超说得

斩钉截铁。

老董急忙拦阻“老爷,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也轮不到你老啊!我老董怎么说也是个下人,请命赴死的事,那不都是下人的

事嘛!”两个人在这里挣着赴死,说的跟真的似的。刘志超看了老董一眼,他端起茶壶。扎一口清茶,对老董说

“唉老董啊,以后可别这么说。我刘家庄对待下人,也是一碗水端平。从家丁到丫鬟,我都视他们为刘家人。大家吃的

是一碗饭,喝的是一锅粥。尽管,不在一张桌子上用膳,也没有尊卑贵贱之分啦!你跟随我刘志超几十年如一日。刘家庄为人,

从不恃强凌弱。对待狠人,刘家庄人决一死战,毫不含糊;对待老百姓,刘家庄有求必应。但也不可能令所有人都满意。区别,

仅仅是在或多或少方面。从我老爹做员外算起,到我刘志超掌管刘家庄大院。上至八十三,下至手来搀。刘家庄,没有对不起乡

里乡亲的地方。在这方面,我刘家庄瞒不过你老董啊!”刘志超似呼有点感慨。

老董看得出刘老爷唉声叹气,为的是失去耿三奇,心里难受。毕竟是活蹦鲜跳的生命,就这么说没就没了。他不想和老爷提及

往事,那样,一旦打开话闸,今天一夜,刘老爷算熬到天亮。不可以这样,令老爷伤感。考虑老爷身体欠佳。所以,他顺着刘老

爷的话说“是啊!刘家庄人得民心,船队才越来越壮大,生意越做越红火。之所以生意场上,力压群雄。一个,得力于刘家庄

货物,物美价廉。

二个,日久见人心,刘家庄做生意,博得来自于十里八乡商家的信赖。今晚之事,是十恶不赦的土匪所为。并不是我刘家庄做

人不到位,您老也甭多想了。我知道,三奇离世,您老心里难过。只是人死难以复生,还是节哀顺变吧!老爷,我送你回房休息

。”没等刘志超点头同意,董旻飞急忙起身来到刘老爷身旁。架着他回到三太太孙秀芳房里,然后,悄然离去

四小姐回到自己房里,龙腾虎跃知道四小姐在自质。多年来,在她手下,从来未死过人。这一次的失手,纯净是因为自己对夜

战的指挥能力上不足,才上了土匪的当。当然,听到枪响,谁也没有估摸那是土匪被鬼迷路,而放枪壮胆招惹杀身之祸。乌金荡

土匪也没想到,放枪震撼天地,仅仅是为了给自家人壮壮胆,吓走鬼神。他们也未曾考虑,枪声会吸引刘家庄护院队,过来对他

们实行围剿。总之,耿三奇死得不明不白,实在是冤枉,死得也不值得!

“四小姐,天最多不过两个时辰就要亮了。明天,处理耿三奇丧事。账房先生说了,一定给耿三奇举行隆重葬礼。如此一来,

我等明天肯定东奔西跑。忙着奔丧,送讣告。所以,心里的事,先放一放。早点休息,打起精神。厚葬三奇兄弟,以慰亡灵才是

对他最好安置,想开点吧!其实,我们和你一样,舍不得三奇哥的离去。愿他在天之灵保佑刘家庄,岁岁平安,年年五谷丰登。

”龙安慰四小姐一番。

“没事!跟自己过不去,没有意思。看来,以后我们还得对夜战进行培训。使得刘家庄家丁无论白天黑夜,都能拉得出打得响

。再不能出现,像今晚损兵折将的事情来。不但在马上,在船上,在陆地,在水里。我们都要加强训练,做到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可能,是因为这一次太麻皮大意,轻敌思想,导致三奇逝去。龙腾虎跃,等下葬三奇,就作手训练,刻不容缓。既然和乌金荡

土匪撕破脸,交上恶。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我等得做好守护刘家庄的准备。”刘招娣看来并没有像龙腾虎跃担心的那样,过

不去失去耿三奇的这道坎。因为,耿三奇和刘招娣,几乎是情同兄妹。

“四小姐,那你就歇歇吧,我们几个也要回去打个盹。要不然天亮起不来,也叫不醒。”龙招招手,四个人离开四小姐房间。

径直走回她们的宿舍。整个刘家大院,这一会除了给耿三奇守灵的四位家丁尚在。其余人,都收拾入睡。大院内,除了被风刮得

摇摇晃晃的大红灯笼以外。到处都能听到秋虫的鸣叫,萤火虫的一眨一眨的飞过

而此时此刻的小吉搞,带着一帮队伍,丢盔弃甲。枪没了不说,马也丢了,煞是可惜。出脚靠船,上岸靠马。小吉搞等土匪,

几乎脚底板不靠土。被孙猴子连催带敢,好不容易跑到清沟要塞。“啊哟,奶奶个鸡大腿的,我实在是走不动了。刘家庄人也够

阴毒的,居然给我们马也牵走。看来,今儿个走到天亮也赶不回乌金荡。挨老大吊一顿,肯定逃不了啦!”小吉搞唉声叹气。

“哎,谁说不是呢!今儿个,算是捣霉捣到家了。一天做三件事,没有一件是如愿以偿的。早晨清沟要塞拦路收保护费,遇到

刘家庄四小姐,“叭叭叭”三枪,撂倒三个。中午,雁荡山隘口打伏击。硬是让刘家庄人,活生生闯过阻击地段,而望尘莫及。

这不,大晚上酒足饭饱,干掉张亚芳。

本以为满载而归,却在二郎山遭刘家庄人接二拵。赔了夫人又折兵。我说二哥,难怪今天撞着鬼。”二胡桃心里也是抱抱怨怨

,很想骂小吉搞这个晦气鬼。把自己出的那么好的主意,居然也因二东成迷路给搞砸了。要不然,凭张亚芳他们家的那些珠宝财

物,好歹也能带到乌金荡过一阵子。现在倒好,都怪小吉搞心血来潮。对天一阵排枪,结果招来杀身之祸。再赚钱的买卖,只要

在小吉搞身上,也得血本无归。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小吉搞一听二胡桃说赔了夫人又折兵,一下子想起肖倩雯。他急忙问二胡桃“唉,二胡桃,我等走到这

里,那些娘们怎么一个也不见,难道,她们也被刘家庄人接走了?”小吉搞这一问,土匪们一个个想起女人们来。

“对呀!女人们都跑那去了?”土匪们乱哄哄的。

“那还用问吗,肯定被刘家庄人带走了呗!”二东成可急坏了“二哥,你答应给俺娶个媳妇。可这一会,一个女人也见不着

,拿什么给俺洞房花烛啊!”二东成噘着嘴,瞟了小吉搞一眼,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想走了“太累了,二哥,俺想歇一会。”

实质上,二东成在跟小吉搞因为丢了女人而闹情绪。

所有土匪,知道从张亚芳家抓回来的女人都跑了。一个个阴阳怪气,无精打采。二东成带头坐下歇歇脚,所有小土匪哎哟,哎

哟直叫累。便学着二东成样子,一窝蜂坐到地上。谁也顾不得小吉搞同意不同意,反正,今儿个连个女人都搞不定,回乌金荡也

没啥奔头,加之小吉搞本人也走累了。从条龙庄走到清沟要塞,怎么说也得有个三二十里地。走过雁荡山,来到流均镇。再绕到

钱行庄,前往西射阳的孙大脚驿站。再快,也得走到明天中午。因为,走过以上几个地方,少说得有五十里地。

小吉搞只有顺水推舟,因为他知道,不管你是谁,千万不要犯众怒。虽然都是土匪,但土匪也有用人之道。夫子曰以力服人

者非心服也;以德服人者,终生诚而服之。小吉搞在这方面绝对不是空子,他或多或少得到马东军的真传。所谓一将三扶,独木

不成林。小吉搞运用自如,立竿见影。他看到二东成今儿个有点发毛,知道女人都不见了,心里不爽。他小吉搞又何尝不是这样

。奶奶的,早知道还不如就在张亚芳他们家不走了。先给肖倩雯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免得现在鸡飞蛋打一场空。

“弟兄们,我知道你们心里不痛快。不就是为了张亚芳手里的那些女人嘛,有什么了不得的。都是被张亚芳睡过的二手货,你

们真的那么在乎她们吗?丢了就丢了。大家都在保命,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女人之类。日后有机会,咱去远一点的地方,找一批黄

花大闺女。我就不信,你们在乎破鞋,而不喜欢小姑娘。”小吉搞每一次在土匪们心情低潮时,总能给他们鼻尖上放块

糖。让他们看得见,却舔不着。不过,土匪们还是喜欢小吉搞用这种方式,给他们心灵上一些安慰。

“二哥,你总是忽悠弟兄们。连黄脸婆都不愿意跟咱去乌金荡,小姑娘家家的更是死活不愿意。依我看,还是把她们找回来。

大大小小十多个,多不容易。丢了,多可惜啊!”二东成心里一直对丢了女人,耿耿于怀。倒是二胡桃,不像小吉搞和二东成那

样。好像八辈子没见过女人一样,煞是惋惜。

“二东成,你给我闭嘴。你们看上的那些‘二锅头’,能比得上咱们家小茴香吗?连二哥丢了肖倩雯,都满不在乎。你们叽叽

咕咕个啥?一大堆黄脸婆丢了,就把你们搞得神魂颠倒。碰到大姑娘,你们还能活不?男子汉大丈夫,妻儿老小,何足挂齿。能

人志士,大丈夫以控制天下为己任。儿女情长,怎么能有大出息。”二胡桃不知道在哪里学到这些话,高谈阔论一番,还真的把

众人说得点头哈腰。

小吉搞听了二胡桃一席话,感觉二胡桃刚才一番话,真滴是超长发挥。什么时候,二胡桃也学会起以理服人来了,小吉搞还真

的是不敢恭维。“嘿吆,二胡桃也学会胸怀天下了哈。乌金荡就那么巴掌大,看来,有点容不下你了。我等一帮土匪,虽然是男

人,也不过干些杀人越货,强买强卖,收收保护费的的勾当。说得明白一点,就是从别人口袋里掏钱。只是,小偷自己动手从别

人口袋掏钱。我等土匪,逼着他们自己从口袋掏出钱。当土匪的,就这么长个天,还能有多大出息!”小吉搞今天不知道为什么

。离开张亚芳他们家,一直和二胡桃怼着。无论二胡桃说得对何错,小吉搞总是不看好他。

可把二胡桃气晕了!奶奶的,老子怎么说,你就怎么怼。二东成怎么说,今儿个你怎么附和他。太阳打西边出来不是?我二胡

桃在乌金荡,老大对我都客客气气。你小吉搞也不过是个老二,嘚瑟个啥!尚若,今儿个我把事情捅出去,老大不把你骂个狗血

喷头才算怪。想到这里,二胡桃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对着坐在的土匪们大喝一声“弟兄们,坐在这里休息到天亮,还是到

不了乌金荡。该用腿说话的时候,动脑动嘴都无济于事。倒不如咬紧牙关,天亮之前赶到西射阳。孙大脚他们家小丫鬟,多得去

了。大不了花点银子,弟兄们卖个快活。”说完,他一骨录从地上跃起。带头走过老恒河大桥,进入雁荡山,前往流均镇。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打道回府 本站APP 下一章 五更闹驿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