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刘家庄
上一章 草木皆兵 本站APP 下一章 得失一念间

十六章 打道回府

作者:华夫子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7:40

刘招娣摸上来,来到虎跃身边“四小姐,根据目测,这伙人在我们的左侧大约三十米左右。不用抢,我们用弓箭。因为他们

在弓箭的杀伤范围之内,可以打他个措手不及。虎,你去准备弓箭。我们俩轮番交替发箭,即使夜晚准线模糊,对方也不死即伤

。四小姐,你退后。剩下事情,有我们四个人来解决。”跃劝四小姐赶快离开现场,因为,这伙人手里都有长枪。对待夜战,他

们也不知道从哪里学到一窝蜂的集中射击。虽然没有瞄准基线,像他们这样的密集型盲射,一旦碰到谁,连生的机会都没有。浑

身上下,不打成筛眼就算不错了。

“没事,我在这里盯着。我的命是命,你们的命就不是命吗?去,听我命令,给我狠狠地打!”四小姐这一会心里窝着火。即

使白天作战,自己也没有损兵折将。今晚上,算是吃了大亏,心里怎么能服气。虎跃拉弓搭箭,箭在弦上。突然,从对面传来孙

猴子声音“乌金荡的弟兄们,我们刚才得知,你们今晚上不是针对刘家庄而来。误入二郎山,只是因为被鬼迷路。既然是这样

,我们刘家庄从来都不滥杀无辜,你们从哪里来,还是到哪里去吧!只是,要将你们手里的家伙放下。否则,格杀勿论!”孙猴

子的一席话,很明显在通知刘招娣。今晚于土匪作战,纯净是一场误会。大家都没有必要,因为,冤家宜解不宜结。

虎跃听了急忙放下手里的弓箭“四小姐,怎么办?”虎望着刘招娣,急切的等待她发号施令。

跃也皱着眉头“四小姐,如果是这样,刘家庄赶尽杀绝,一旦传将出去,似呼对刘家庄日后做人,容易招惹议论纷纷。不如

,按照孙猴子的说法,让他们放下武器,回到乌金荡,也算是刘家庄人大仁大义。乌金荡土匪和咱们刘家庄积怨太深,长期以往

,彼此井水不犯河水,大体上还说得过去。提到刘家庄,马东军还是刮目相看。或多或少,还是给点面子。倒不如,这一次给他

一个顺水人情。”跃看着四小姐脸上表情凝重,知道她在为耿三奇的死去,心里感觉愤然。但事情不能倚作自己性子来,得考虑

别人感受。

正当四小姐考虑期间,乌金荡土匪小吉搞,听了孙猴子的喊话,急忙应达到“嗨,刘家庄的弟兄们,我们可被冤死了。去条

龙庄张亚芳这个恶霸家里,我们也是仗义救人。不想,回乌金荡前往荡周庄途中,因为雾大,鬼使神差进入二郎山乱坟场。真的

不是针对你刘家庄而来,既然是一场误会,大家网开一面,各自打道回府便是,还让我等交什么家伙!谁不知道,乌金荡的弟兄

们,都是靠手里的家伙事吃饭。丢了家伙,弟兄们赖以生存。还是请乌金荡的弟兄们高抬贵手,放一马弟兄们。以后,我乌金荡

于刘家庄老死不相往来。你看,这样可以了吧!”小吉搞说完,眨巴着眼睛,侧耳聆听刘家庄人的答复。

四小姐一听火冒三丈,只见她一跃而起,大声呵斥道“岂有岂理,老娘饶尔等性命算是天大幸事。给脸不要脸,还跟老娘讲

条件。弟兄们,给我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四小姐第一个对着小吉搞的讲话方向“啪啪”两枪。好歹,龙腾虎跃知道四小姐

的脾气。打两枪,就是压一压土匪的嚣张气焰。于是,他们并没有跟着开枪。果不其然,小吉搞这一会怂了。

“哎哎哎,姑奶奶,我们认栽还不行吗?不要再开枪了,我们缴枪总算可以了吧。”二东成急忙岔先回答,他说出小吉搞心里

想说的话。而正在这时,二胡桃心里不服。心里想,你二东成这不是抢着投降么。于是,为了讨好小吉搞,二胡桃一怒之下,对

二东成吼道“王八蛋,打仗你装醉,投降你倒勤快多了,二哥批准你说话吗?”说着,举手就往二东成头上豁过去。唉,谁让

二东成于二胡桃相比,个头人家矮哪么一节呢!

二东成见二胡桃要收拾自己,急忙躲闪。“我说二胡桃你可别胡来,今天二哥在此,你休得目中无人。以往,只要二哥不在场

,你耀武扬威。我二东成叫往东不敢往西,叫撵狗我不敢捉鸡。不是我怕你,倒是看在二哥情分上。你看你,二哥在场,你还是

那么喧宾夺主,就不怕二哥对你有意见?石灰团往二哥眼睛里迷,你眼里还有谁?”二东成虽然嗜酒如命,但脑子绝对好使。他

意在挑拨离间,二胡桃和小吉搞之间关系。

或许,今儿个挨着二胡桃倒霉。小吉搞,看着二胡桃对二东成要动手,并没有在意。只是听了二东成一席话,小吉搞发话了

“我说二胡桃你是不是专门喜欢搞卧槽啊?没本事和刘家庄人一决高下,自己窝里斗你倒挺在行的嘛!告诉弟兄们,按照二东成

说的去做。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何苦因为几十条枪白白送了弟兄们性命,我小吉搞才不做这样的亏本买卖。”小吉搞说完,

从地上爬起来“奶奶个鸡大腿的,窝窝囊囊趴在地上这么久,害得老子腰酸胳膊痛的。”

二胡桃听了小吉搞一席话,先是一愣。呕嚯,今儿个小吉搞邪门了!来到张亚芳他们家,他处处听我二胡桃的。从干掉张亚芳

之后,他总是站在二东成一边,翻脸比翻书还快。于是,二胡桃灵机一动,紧跟着你小吉搞屁股后边扇风,我二胡桃又不是不会

。于是,他一反常态“弟兄们,赶快听二哥的,大家缴械投降吧。或许,能捡回一条性命。”说完,他一骨录从地上爬起来,

双手套住自己嘴巴喊道“喂刘家庄的弟兄们,我们乌金荡弟兄们决定缴械,你们千万别开枪啊!”二胡桃赖着屁股,喊

得十分卖力。

夜幕中,孙猴子命令道“放下你们手里所有东西,往西南方向空手离开。记住,我只要看到谁手里,或者怀里藏东西,休怪

我刘家庄人翻脸不认人。”土匪们一听,奶奶的,可真够黑的。刚才从张亚芳家里抢些东西,这一会六国全归司马懿。被刘家庄

人接二拵,他们倒心安理得,我们落得个人财两空。唉

一瞬间,地上噼里啪啦,金银珠宝撒满一地。土匪们不傻,万一被刘家庄人发现私藏乱带,为了一些身外之物而伤命,自己也

太不值。于是,纷纷将得来的东西,一股脑掏出来。尽管孙猴子仅仅是发出一句狠话,土匪们因为经常抄身,自己强盗心,以为

旁人三只手。这不是害怕刘家庄人,给他们这些人来个集体收身嘛!哪怕内心里有一千个不情愿,一行人念念不舍口袋里还没焐

热的财物,还不是迫于孙猴子一句话的压力,才选择舍财免灾。

“孙猴子,给我看着他们走远。然后,返回到这里。龙腾虎跃,你们四个打扫战场,准备收队,等孙猴子带人返回,我们一起

回刘家庄。”刘招娣这一会似呼忘记耿三奇的死去,于赵二身上的伤痛。脸上,终于露出今晚的第一次微笑。于是,家丁点起火

把,捡拾被土匪扔了一地的长枪、以及金银首饰等等。连张亚芳家里的香炉、铜制观世音菩萨站像、冬天用于热被窝的铜炉等等

,五花八门。小土匪就像大拣布,少许值钱的东西,都不放过。

“我滴个去,四小姐,乌金荡土匪实在是太穷了。你看,这热被窝的铜炉算什么宝贝?连这个也不放过。看来,张亚芳他们家

已经被洗窃一空了。”跃手里拎着铜炉,呼呲呼呲笑着,便提起来,放在灯笼下面,给四小姐过目。四小姐抬头一看,笑着对跃

说“你也是的,土匪破破烂烂都要,刘家庄又不缺这玩意。干脆,扔掉算了!”说完,四小姐一挥手。跃听了四小姐的话,迅

速举手做出扔出去姿态。

虎看到,一把意欲从月手里抢过铜炉说“嘿嘿,既然捡回来了,就不能白白让费。依我看,你先收藏在我这里。等你大喜的

那一日,我就送这个给你。也不忘咱们俩姐妹一场是吧!”说完,哈哈哈

哈哈哈,众人大笑!

跃被众人笑得面红耳赤,她定定神,将铜炉收回手说“想得美,这么好的嫁妆,怎么能舍得给你保管,这叫子孙炉你知道不

。将来啊,给我孙子捂被窝呢!”说着,将铜炉收入怀中。虎,伸手来接,落空。

四小姐见状笑着对虎说“你还是先帮她找个男人吧!要不然我们五姐妹,她最大,就这么一个望着一个干耗着。连个男人都

没有,还谈什么儿子、孙子。恐怕,都要成为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了!”说完,四小姐爽朗的咯咯咯笑起来。

“没事,四小姐,跃,如果嫁不出去,正合我意。没人要,我要定了。到时候,我们俩成家立业,跟着四小姐闯天下。没男人

,反倒赚个轻松愉快。你说是不是?”龙笑着来到跃身边,故意做出暧昧动作。只见她装着男人模样,大摇大摆的搂着跃。还做

出一个亲嘴的样子。吓得越连连后退“啊哟,龙,你要多盛人就有多盛人,快给我死一边去。”说完,像真滴是的,露出一副

怪不好意思神情。

“哎呀,小娘子为夫遵命就是了”龙,学着戏台上的男女对白台词,弯腰行礼作捐。逗得在场所有人“哈哈哈”哄堂大

笑。人们前仰后合,合不拢嘴!

小吉搞等人,刚走不远。听到后边传来欢天喜地的笑声,情不自禁的回头观望“不许回头,继续往前走。给我快点,老子没

时间和你们纠缠。奶奶的,一夜没合眼,多亏你们这些活阎王。你说啥事大白天不好做,偏偏要赶在夜里闹人家不睡觉,难怪说

你们乌金荡土匪不做好事。人家杀富济贫,而你们助纣为虐,坑害老百姓。到处收什么保护费,过路费,明目张胆,今儿个碰钉

子了吧。告诉你,刘家庄人你们最好不要惹。

今天,算是你们这些人幸运。大上午那批人,被我们打得屁滚尿流,也是你们乌金荡土匪所为。已经撂倒三个,还不吸取教训

。”孙猴子教训道。只可惜,他不认识什么小吉搞。如果知道上午在雁荡山和他们交手的正是小吉搞的队伍,恐怕孙猴子怎么说

也得将小吉搞绑着回刘家庄,向大小姐低头认罪。

小吉搞这一会也吓傻了我滴个乖乖弄地咚,幸亏这家伙认不出我小吉搞。要不然,今天定没好果子吃。二胡桃走在小吉搞后

边,听了孙猴子一席话,他急忙讨好式的用一只手捅一桶小吉搞。低声说“二哥,多亏是大晚上。要不然这家伙知道白天就是

我们,往上又是冤家路窄。恐怕,我们这一会走的就没这么便宜了。”他刚说完,就听到孙猴子对所有人发话。

“诸位听着,今晚放你走,是看在乌金荡大当家的,平时没有为难刘家庄地盘上的人的情分上。不过,以后尚若再发现你们于

刘家庄为敌,那可得新账存帐一起算。记住对你们说过的话,刘家庄从来不和外人结仇。但逼不得已,也只有鱼死网破。”孙猴

子说着,对着手下家丁一挥手,所有人立刻止步。看着乌金荡土匪,朝着西南方向的清沟要塞,徐徐移动。

“走,我们回去!”孙猴子顺手将盒子枪插入腰眼,挥手对大家说“这帮兔崽子,还算听话!”

“嘿嘿,他敢不听话吗?枪都乖乖的缴了,能活命也算是幸运。”专门玩弹弓的侯立国插嘴笑着说。

“嗯,也对!如果是我缴了枪,也得乖乖的任人宰割。对我们来说,丢了家伙,等于丢了命。看来,以后得记住,只要有一线

希望,誓死不缴械,四小姐说的没错。你看这帮土匪,如果他们不缴械,就凭我们这五个人,能制服几十个土匪?”孙猴子摇摇

头,表示没有把握。

“这么说吧,还是因为有底气!土匪理亏,所以不敢拿命拼。而我们,至少代表看家护院,为的是一方平安。道义上来说,我

们代表正义,而土匪代表着邪门歪道。因此,刘家庄家丁信心满满。而乌金荡土匪理屈词穷,抢人家东西,以武力打砸抢理不服

人。所以,我们理直气壮,而他们胆战心惊。说句不好听的话,四小姐如果让我们这些人去干鸡鸣狗盗之事,孙猴子你会像对待

土匪一样的对待人家吗?我告诉你,这里没有一个人敢直起腰杆做人。”侯立国说得津津乐道,孙猴子听了点点头,感觉是有这

么回事。

“嗯,侯立国,我看你水平不比我们家账房先生低呀!大道理一套一套的,说得人不服也不行啊!”孙猴子“啧啧”两下子,

仿佛第一次听到侯立国如此这般。一边说着,还一边举起大拇指“的确是这么回事,有理有据。”孙猴子这么一夸赞,侯立国

还真的不好意思。

“嗨,猴哥,能得到你孙猴子夸奖的人,还真的不容易。我侯立国还真的有那么一点的受宠若惊感觉。要不,明天我请你下馆

子去。怎么说,也不能让你猴哥白费口舌。你老是金口玉言,唯恐日后侯立国在刘家庄如日中天,时来运转。但愿不只是家丁名

份再现,好歹混来个领班位置,每年多赚个几十两,也好补补家用。”说着,侯立国双拳一抱,以示感激!

“啊哟,侯立国,你这玩笑可开大了,我你都是家丁出生。弟兄们跟着四小姐,出生入死从不含糊。为什么会这样,还不是因

为刘老爷带弟兄们不薄。加之四小姐对手下关怀备至,我孙猴子哪怕没有年响,也绝对为刘家庄赴汤蹈火。只是刘家庄家丁这方

面的管理,除了四小姐,就是赵二说了算。岂能轮到我孙猴子指手画脚,作威作福。或许,将来,赵二会对你提拔。因为,耿三

奇今晚遭遇不幸。他的位置,大小姐肯定有所安排。亦或,你还真的转狗屎运来着。”

“啊!还真的要我说着了。只是耿三奇今天遭遇不幸,的确出人意料,难怪四小姐对土匪恨之入骨。刘家庄家丁,鞍前马后对

四小姐照顾的滴水不漏的,除了赵二,就要数耿三奇兄弟了。英年早逝,不用说四小姐难过,我们大家心里也不是滋味。都一块

被账房先生招进来,打打杀杀四五年。突然间走掉一个唉!”侯立国嗓子眼有点哽咽,他好像还想说些什么,只是这一会

说不下去了。

“前面是孙猴子吗?”龙看到西南方向来了一对人马,急忙大声询问。因为,他们送走乌金荡土匪,已经快一个时辰。深秋夜

晚阴凉,经过多人劝说,刘招娣犟脾气,一定要言必果,果必行。非得等到孙猴子回来,一起回刘家庄。正是因为四小姐爱惜手

下,龙腾虎跃加之赵二等人,才对四小姐唯命是从,说一不二。

“是我们,没事了,土匪都走远了!”侯立国没等孙猴子反应过来,急忙应答说。待走进一看,四小姐冻得瑟瑟发抖。因为她

穿的单薄,没想到在外边这么长时间。夏末秋初,早晚分凉。加之四小姐平时爱打扮,喜欢穿得单净。这不今晚遭罪了呗。俗话

说,饱带干粮热带衣,四小姐今晚犯了大忌。

“啊哟,四小姐,你穿的如此的单薄,怎么到现在还在这里等我们?快快,赶快回家!”孙猴子知道四小姐脾气,什么也不说

,赶快带队跑步赶往刘家庄。嗨,孙猴子鬼主意还不错,四小姐跟着大家,一阵跑步。虽然气喘吁吁,但浑身上下暖和和地。因

此,待一行人赶到刘家大院。四小姐已经是汗流浃背,众人也跑得精疲力竭,大汗淋漓。

话说账房先生,刚好将张亚芳的家室安顿好。这一会,正站在大门口等待四小姐带人回来。刘家庄家丁只要一出动,刘志超和

账房先生两个人,绝对等到他们回来方为心安。多少年来,多少次这样的经历,刘老爷和账房先生似呼习以为常。特别是,四小

姐接管看家护院这一行当。更让刘老爷操心劳碌,账房先生看到刘老爷都夜不能寐,他一个跟随刘老爷大半生的伙计,怎么能劈

下刘老爷自己去享受天伦呢!

当他看到刘家庄家丁,一个个跑得气喘吁吁地,心里慌了。赶忙提着灯笼迎上去,急切的问道“怎么啦?后面有人追来了!

”账房先生熟练的提起蓝布大褂,呼啦一下,从腰眼里拔出手枪,就往外冲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草木皆兵 本站APP 下一章 得失一念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