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刘家庄
上一章 半斤对八两 本站APP 下一章 打道回府

十五章 草木皆兵

作者:华夫子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7:39

激战中,双方都不愿意轻易点亮灯光。小吉搞看着扔在一边的灯笼,赵二她们对着灯笼开枪。他发现以后,急忙命令二胡桃

“二胡桃,快将灯笼移开。你看到没有,她们都是对着亮光瞄准开枪。我们可以利用灯笼光亮,吸引对方朝灯笼开枪。然后,看

清子弹飞来方向,再集中火力铺天盖地射击。即使打不着她们,也能将对方吓出一身冷汗,照我说的去做。”小吉搞卧倒在地,

举起拿着盒子枪的右手,对着二胡桃一挥手。

二胡桃正欲起身奔向扔在地上的灯笼,二东成一把将其拉住“二胡桃,你不要命啦。不能站起身,匍匐前进。”一边说着,

一边匍匐着,爬向扔在地上的灯笼。二胡桃已经弯腰即将起身,被二东成一提醒,扑通一声趴在地上。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二东

成趴地的那一瞬间,龙腾虎跃一阵枪、剑,嗖嗖而过。“妈呀!二哥,你看到没有。幸亏老子没站起来,要不然这一会就玩完了

。”二胡桃吓得再也不敢动了。

小吉搞瞪了二胡桃一眼“你不是嫌三拐四二东成吗?看看人家是怎么做,你又是怎么做的。二胡桃我告诉你,以后,不要欺

负二胡桃是酒鬼。尚若他今天也像你这样,谁来和对方斗智斗勇。难道,就凭你我这样的东躲西藏,就能解决问题?要不是你出

馊主意,今天我绝对不可能让二东成去干这件被人挨打的事。你小子心术不正知道不!”

小吉搞对二胡桃表现出极大不满,而当他看到二东成匍匐在地,枪尖上高高的举起灯笼那一会,对方的羽毛箭,带着嗖嗖声响

,直扑他而来,令二胡桃和小吉搞毛骨悚然。“二东成,你伤着没有?”小吉搞不免有些担心二东成。这个从来对手下不领情的

乌金荡土匪第二把教椅的小吉搞,何时关心过他的手下?可今儿个对二东成,突然大发慈悲,怜悯之心,油然而生。

二东成哪里顾得上听小吉搞婆婆妈妈,他趴在地上匍匐前行,试图吸引对方火力全射。好让小土匪们最大限度的看清,拖着长

长火苗的子弹弹道,然后,一窝蜂射击。由于小吉搞的即使调整,土匪们一个个照着子弹弹道发射点开枪。正是因为如此,包括

刘招娣在内,差点躲避不及。赵二左肩中枪,耿三奇中弹身亡。这都是小土匪集中火力,胡乱开枪的结果。

所以,双方都开始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几乎零伤亡。因为,四小姐看到自己人已经有一死一伤,且都是自己得力干将。她也不

想损兵折将。“龙腾虎跃,对方胡乱开枪,都是朝着我们射出的子弹弹道位置倾巢而出。扇形子弹密如雨点,覆盖面广,大家小

心谨慎。从现在开始,没我命令,不准开枪。尽其所能,利用我们的优势羽箭盲射。根据对方子弹弹道分析,他们所有人都集中

在一个点。不妨,我们尝试寻找目标击杀,不给对方集体射击我们的的机会。”说着,刘招娣起身,瞄着腰指挥龙腾虎跃带人向

左右两边迂回。

再看小吉搞这边,枪声一响,张亚芳的七大姑八大姨,一个个抱着一团。趁乱趴在地上,往东南方向摸去。一个带队,其他女

人们不声不响。一个接着一个,离开小吉搞的土匪队伍。激战正甜的土匪们,谁也没想到这些女人们会做出什么。都以为,她们

肯定吓得屁滚尿流,抱头鼠窜。

由张二花带队的婆娘们,爬到离开子弹远远的地方。也就是在小吉搞,于刘招娣的两班人马之间。她们躲进小山沟,卷曲成一

团,瑟瑟发抖。虽然夜晚吓人,加之子弹乱舞,不敢走远,至少,这里不在双方射击范围。刘招娣这一会,让龙腾虎跃从两边包

抄。龙腾向左,虎跃向右。张二花等人以为安全的地方,这一会正遇上龙腾带的刘家庄家丁。女人们撅着屁股,双手抱头挤成一

圈。连龙腾带人悄悄地摸到她们屁股后边,一个个还在嘴里念叨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龙腾两个人一挥手,所有人轻手轻脚将这些女人包围。“不许动,都给老娘双手抱头。”随着龙的一声呵斥,张二花算是大胆

,突然抬头朝刘家庄家丁望去。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龙腾等人,一个个黑头巾、黑面纱,黑衣服。一整套夜行服,看得张

二花“妈呀”一声尖叫

张二花这一叫唤,围着一团的女人们全部放手抬头观望。只见周围一圈黑衣人将他们团团围住,一阵骚动“呜呜”本

来有人被枪声吓得啜泣。现在又来了一帮黑衣人,有人吓得哭出声。

“闭嘴!不要许哭出声。引来枪声,你们不想活了!”龙一声令下,女人们哆哆嗦嗦,两条腿像筛糠似的。加之夏末秋初,夜

晚野外凉风嗖嗖。二郎山时不时传来野猪的哀嚎,野狼的“呜呜”嚎叫,女人们当然吓得魂不守舍。还是张二花战战兢兢的对龙

说“诸位好汉,不是我们和你们对着干。是乌金荡的土匪,把我们从张亚芳家里抓过来,准备将我们带到乌金荡。不信,你们

看,我们都是女人,空手捏两拳,只有听之任之。”张二花说着,张开一双手。意思,给刘家庄家丁看个明白。

“行了,我知道你们也不是那个料。孙猴子,给我将她们带回刘家庄。要不然,子弹不长眼,挨着白白送命。这些女人,都是

无辜地。妈的,土匪窝里,你们也敢去,真是遭罪。”龙,对着外号叫孙猴子孙启俊命令道。

“唉,土匪就是作孽。想女人,随便抓几个。玩蔫了,在随便找个户家,将其卖掉。无本得利,丧尽天良。有多少良家妇女,

被她们糟蹋蹂躏。就这里面,大多数是无辜的乡里乡亲。告诉我,你们是哪里人,是怎么被土匪抓到的呀?”孙启俊望着张二花

等人,询问道。

小茴香这一会出面回答说“啊哟,这不是孙猴子兄弟么。她们和我,都是张亚芳门头上的妻妾。乌金荡弟兄们,为了替我们

出气,打死了张亚芳这个缺德鬼。这不,刚刚救下第二十一房姨太太肖倩雯。姐妹们没有作落,只能跟着土匪进乌金荡,好歹,

也有个去处不是。”小茴香说完,从人堆里挤出来,站到孙猴子面前。

蒙了!孙猴子没想到队伍里居然有人认识他,龙和边上的家丁,不约而同的将目光齐刷刷的转向孙猴子。众人的莫名惊诧眼神

,使得孙猴子心里过意不去。为了尽快取消刘家庄家丁们,包括龙在内,对自己的怀疑。孙猴子急忙来到小茴香面前“这位夫

人,你是怎么知道我叫孙猴子的,我们俩认识吗?”孙猴子也是一头雾水。自己蒙着脸,这个女人听声音居然叫出自己名字。看

来,跟自己还不是一般熟悉。可自己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个女人在哪里见过。也许,是因为夜晚的缘故,自己看不清对方面容。

小茴香见问,心里极度不爽“啊哟,孙猴子,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想当年,不是因为我爹欠张亚芳一笔赌债,将我抵押给

张亚芳做小老婆,我们俩恐怕孩子都一大堆了。唉,真是造物弄人,世事难料啊!”小茴香说完,开始掩面哭泣。她这么一说,

孙猴子立刻露出惊讶之色。他似呼想起什么,指着小茴香问道“难道,你是我们家盘龙村邻居赵国顺妹妹赵玉香不成?”孙猴

子指着小茴香问道。

“哈腰,终于想起我来了!赵玉香是我的大号,小茴香是我的乳名。因为,我出生的哪一年,正值我们家菜园子里的一块小茴

香长得郁郁葱葱。于是,老爹便给我,取了一个小茴香的名字。哪一年,我爹带你爹吃三招饭。你爹对我爹说,你们家生个大胖

小子。我比你多出生两天,是你爹主动要求跟我们家定下窝篮亲(苏北方言指放在摇篮里的婴儿,就定下婚约。相当于指腹为

婚的意思。)你怎么会记不起来呢!曾记得我们俩小时候,大人们看到我们俩在一起玩,都说我你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

说到这里,小茴香仿佛又回到童年的他们俩。

孙猴子感觉小茴香说的令他尴尬,怎么和一个认识土匪的女人说起和自己是窝篮亲,将来在刘家庄还怎么混世。他不想再让小

茴香继续说下去,便立刻对着小茴香说“既然你是我的熟人,就应该听我们吩咐。现在,大家听我的命令,跟我们一起去刘家

庄。不许出声,也不许掉队,一个跟着一个听到没有。”孙猴子问大家。

小茴香当然积极响应“噢,好的!姐妹们,跟着我弟弟走,我保准你们没事!”说完,居然挺起腰杆,神气活现。孙猴子见

状急忙伸手拉住她,厉声质问道你是不是不要命了。快阬着头,瞄着腰,像我这样。记住,不许发出声响。”孙猴子做出样子

,走在队伍前头。小茴香当然第一个跟着,好像得到救星一样。

倒是张二花对小茴香耿耿于怀,她嫉妒小茴香这一会的盛气凌人。怎么说,平时在张亚芳家里。除了她大姐,就是她张二花说

了算。另外,还有她三妹。姐妹三人,独掌张亚芳他们家锅大盆小。下面妻妾,没有一个人敢出姐妹三范围。你小茴香充其量也

不过是张亚芳的小妾,怎么可能敢和正房争风吃醋,享受荣华富贵。不就是认识一个刘家庄家丁吗?看把你嘚瑟的像捡到金子似

的。

只是这一会,她不得不服啊!俗话说虎落平阳被犬欺,张亚芳这不是死了吗。自己伙同姐妹们又被土匪虐至此地,准备连晚

赶到乌金荡。谁知道这帮土匪他奶奶的中邪一般,把姐妹们带到这乱坟场。鬼使神差般的来到二郎山,居然和刘家庄人开干。被

鬼迷路在乱坟场,据说不是什么好兆头。看来,张亚芳家族是不复存在。可她们姐妹们的命运,何去何从,张二花心里担心自己

,做不了二当家的这把教椅。如果真的让小茴香骑在自己头上,她张二花岂能受得了这番羞辱。

想当初,张亚芳趁大姐怀孕期间,每天夜晚等姐姐睡着,就偷偷摸摸爬进自己被窝。再把自己肚子搞大的同时,她他又去搞他

们家老三。大姐说什么,都不答应姐妹三人同伺候一个丈夫。还不是因为自己和老三坚持说服爹爹,这才成了现在的模样。一旦

让小茴香对自己指手画脚,张二花说什么也不服这口气。因为,小茴香整天将自己打扮成花里胡哨的模样,自己实在是吃不消。

也看不习惯。小茴香也正因为如此,才在张亚芳他们家遭到众人嫉妒。要不然,她小茴香也不会和乌金荡的土匪二胡桃发生红杏

出墙的事情来。

走出二郎山,孙猴子松了口气。他停住脚步问小茴香“唉,赵玉香,我想问你你能确定今晚带你们走的那伙人,就是乌金

荡的土匪?”没等小茴香回答,张二花“噗呲”一下捂嘴偷笑。孙猴子感觉张二花的这种笑,似呼带着某种嘲讽口味“告诉我

,你为什么要笑。”孙猴子问张二花。

“我为什么要笑,那是因为我们家小茴香如果认不出乌金荡土匪,恐怕在这里,就没有人能认出土匪了。小茴香你说是吧?我

知道,你不但和这位先生是窝篮亲。和乌金荡土匪二胡桃,你也是锅堂里掏山芋,熟手啊!小茴香,我张二花说的对不对。只不

过,平时姐妹们总是听到你窗户脚底下,隔三差五的有喵叫。加之大家对张亚芳这个老狗恨之入骨,对你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那不是因为姐妹们愚蠢,而是与人方便与自己也方便。”张二花这一说,还真的有人嘿呲嘿呲在默默无声的偷笑。

“小茴香,我问你她们说的是真的吗?如此说来,土匪不是直奔我们刘家庄搞事来着。而是去了张亚芳他们家,因为迷路才

进入二郎山的乱坟场。不过,走晚路,土匪们为什么要放排枪,我还真的是糊涂了。”孙猴子有点不相信张二花的话。他心里想

,还是听一下小茴香的意见,怎么说,他们俩还是邻居。

小茴香见问,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没办法,想隐瞒事实真相,窗户纸已经被张二花捅破。加之是孙猴子问他,再怎么样也不能

给曾经的窝篮亲说假话不是。于是,她点点头“是的!我早就于乌金荡土匪二胡桃有勾搭。不是我不守妇道,还不都是张亚芳

这个老狗逼的嘛!今天去攻打张亚芳,是因为老狗太缺德。肖倩雯她妈,被张亚芳搭上,他又看上人家女儿。不从,就五花大绑

,仗着自己没人敢惹。所以,我才替肖倩雯出面,将消息几天前透露给二胡桃。说真话,我当初告诉二胡桃,还真的没有指望二

胡桃能带人过来搭救肖倩雯。

或许,是那肖倩雯不该倒霉,被土匪误打误撞救了。只是刚出虎口,又入狼室。没想到土匪看上她,你说连我小茴香这样的黄

脸婆都要,肖倩雯嫩娇娇一副黄花大闺女脸蛋,乌金荡土匪能放过她吗?这不,土匪头子小吉搞一看到小姑娘就流口水。搂着她

走进乱坟场,土匪们都不知道东南西北。唉,这小姑娘真是遭大罪了。不过,算她造化,刘家庄人可是好人家。你们就行行好收

留她吧。孙猴子,人生在世,多积点德,对子孙后代有好处。”说完,小茴香毕恭毕敬的给孙猴子行大礼。

“啊!是这样的呀。那土匪打枪是怎么回事?”孙猴子继续问道。

“嗨,那不是迷路了吗,说是因为蹚着鬼了。为了给自己壮胆,土匪们一起朝天开枪。哎,你还别说。土匪们没开枪之前,天

空中雾气层层。一阵枪鸣之后,烟消云散。天上星星眨巴着眼睛,一闪一闪亮晶晶。我的个去,人怕狠,鬼怕恶,土匪也懂得治

理牛鬼蛇神。他们说,只要手里有枪,什么魑魅魍魉,都不敢靠近他们,说枪能辟邪驱魔。你要说她们来奔刘家庄,还真的不是

这么回事,鬼迷心窍迷住路这倒不假。”小茴香说得有头有尾,孙猴子没有理由不相信她。

孙猴子又补充一句问道“看来,乌金荡土匪真的不是针对刘家庄。”听起来,孙猴子像是自言自语。小茴香以为在问她,急

忙岔嘴撂舌道“那是,干掉张亚芳,人家是直奔荡周庄。未曾想蹚着鬼,不知不觉中来到二郎山的乱坟场。孙猴子,这一点,

我小茴香敢打包票。”打扮得妖里妖气的小茴香,见了孙猴子好像有说不完的话。此时此刻的的二胡桃,似呼已经在她心目中不

复存在。

“哎哟,你们看,有谁敢给土匪打包票的呀?看来,死鬼张亚芳让我等防着你,还真的不是空穴来风。小茴香,你夸土匪好,

可不能带着大家往土匪窝里钻。我们可不愿意跟着土匪去乌金荡,先生,你行行好还是放我们这些女人走吧。只是大晚上的,我

们也慌不识路,啊哟,这可如何是好!”张二花还真有点心里发急。你说跟着小茴香去乌金荡,那自己就是寄人篱下。她张二花

怎么可以有小茴香来摆布,你说不去乌金荡,大晚上,她无非是带着这些人重新回到条龙庄,可张亚芳已经死去。唉

小茴香一听张二花话中有话,急忙反驳道“谁嚼舌头说我愿意去乌金荡了?被土匪强虐至此,你们在张亚芳府上怎么一个不说

拒绝啊!噢,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屎盆子往我小茴香头上扣,我才不吃你们这一套。”小茴香拿出平时鸡叫鬼喊姿态,嗓门高八

度。孙猴子见状,哪里答应“都给我闭嘴,这里不是你们的斗嘴场。只许走路,不准说话。谁再说出声,我剪断谁的舌头。”

说完,孙猴子呼啦一下拔出手枪。

张二花和小茴香见孙猴子来真的,心里想奶奶的,男人没一个好人。啊哟,跟土匪差不多。于是,秘气小声跟着孙猴子走过

石孔桥,径直走向刘家庄。管家董旻飞早已经等候多时,他急忙迎上前去,以为是四小姐带人回府。却只见孙猴子风尘仆仆,领

着一对娘们扭扭咧咧。一双眼睛便瞪得圆溜溜地的问孙猴子“我说孙猴子,你怎么在四小姐先回来了?”

孙猴子见问,笑一笑说“四小姐听说您老辛苦,特地从乌金荡小土匪手里抢一批黄花大闺女过来,说是孝敬您老。这不,让

我带她们先回来,由您亲自过目。怎么样?还是四小姐对您关照吧!”说完,孙猴子右手一摆“账房先生,您老仔细挑一个,

四小姐说了,只要您愿意,她们都归您了!”孙猴子正欲转身离去。

账房先生突然叫住他说“慢着!继续是四小姐说了,你得跟我到老爷哪里去汇报一下。要不然,刘家庄的规矩绝不强抢民

女,尚若在我董旻飞手里破了,家法伺候。我这一把老骨头,那可吃不消。得让四小姐替我挨板子,因为,我董旻飞可不是那号

人,也不替人背这口黑锅。孙猴子,你说是不。”说着,董旻飞伸手来拉孙猴子。吓得孙猴子,煞腿就跑。

走出大门口,他双拳一抱,对着老董做个鬼脸说“唉,唉,不就开个玩笑嘛!你老咋就这么认真呢。好了,这些人怎么安排

,那可不是我的事了,孙猴子去也!”说着飞奔而去。因为,他要告诉四小姐。今晚于土匪大战,纯属误会。因为,乌金荡土匪

,并没有抢劫刘家庄意愿。只是刘家庄一日被蛇咬,终身作草绳。有点草木皆兵的意思,对枪声过度敏感所致。所以,他要把这

个重要消息,立刻反馈给四小姐,避免不必要的伤亡。

再说龙腾虎跃,带着人马包抄过来。龙腾二位带队,包抄张亚芳家室内人即小妾。接下来,继续向乌金荡土匪后面摸过来。而

另一侧有虎跃带队的人马,悄悄地摸到小吉搞他们的侧面小山坡。双方都知道不能开枪,因为子弹飞出去的弹道,就是告诉对方

,我们在这里。小吉搞的土匪队伍,也不傻。他们也在等待对方犯错,便集中火力,一鼓作气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半斤对八两 本站APP 下一章 打道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