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刘家庄
上一章 得胜而归 本站APP 下一章 半斤对八两

十三章 冤家路窄

作者:华夫子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7:37

二郎山,一阵阴风刮灭所有人手里灯笼。被土匪们一个个抱在怀里,坐在马背上的女人们,一阵惊叫“妈呀,我怕黑!”小吉搞正骑在马,怀里抱着张亚芳小老婆肖倩雯,美滋滋地享受着。忽然听得一声尖叫,睁眼一看,人心惶惶,一片漆黑。确原来,尖叫声正好来自他怀里的肖倩雯。小吉搞急忙呼喊“二东成,奶奶的快给我掌灯。不知道我们家,肖倩雯怕黑吗?”

呜呜呜!

没等走在前面的二东成有反应,一阵阴风佛面而过。二胡桃噗呲一口笑死了“二哥,谁是你们家肖倩雯啦?你指的不会是张亚芳的小老婆吧!先不要早早下结论。如果被张亚芳这老家伙开过荤,谁要了她谁就是戴绿帽子,变成缩头乌龟。到那时,我看你还要她不!”说完,又是哈哈哈一阵大笑,纯然不顾将灯笼点着。

二东成这一会,才有了反应“二哥,亚拉个巴子的,蹚着鬼了。所有灯笼,一下子都被一阵风吹灭。快,快把你们手里的灯笼给老子点着。要不然,二哥生气了,把你们扔在这半道上伴鬼去。”随着二东成一叫唤,手里拎着灯笼的小土匪,一个个蹲下身子。掏出火柴,忙着点亮灯笼。这不点不要紧,点亮灯笼一看。所有人情不自禁的惊呼妈呀,我们到了什么地方?

“啊是乱坟场!”二东成打着灯笼,在坟茔堆里乱跑。这里,四周都是埋着死人的坟茔。女人们一见到是坟场,哭声嚎啕“妈呀,真的被鬼迷路了。”张亚芳二老婆张二花搂住身边小土匪,直往他怀里钻。谁知道,小土匪打着灯笼,往自己脚下一照“啊哟,坟茔”她拖住小土匪,慌乱中不知道往哪里躲。

二胡桃急忙跳下马来,他从一个小土匪手里接过灯笼,举过头顶往远处照看一下说“二哥,二东成这小子在前面带路,把咱兄弟们带到二郎山的乱坟场来了。据说,这里埋着的都是孤魂野鬼。大白天都有人在这里迷路,甭提晚上了。”说完,二胡桃牵着马,来到小吉搞面前。紧随其后的,正是二东成。

小土匪们,一看见遍地都是一座座从地面隆起的坟茔,统统都像小吉搞这边围拢。那些被土匪们抱在马上的女人们,一呼啦坦下马来,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妈呀,吓死人了。便一个个争先恐后的,一窝蜂往人堆里挤。因为,她们知道,人越多的地方,魑魅魍魉不敢靠边。人气旺,邪气衰弱。

小吉搞糊里糊涂的望着围着他的人,自己还是舍不得下马。那是因为,怀里的肖倩雯一只手,在死死地吊住他“怎么啦!二胡桃,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这里是二郎山的乱坟场?”小吉搞骑在马上,举目远望。哎哟,阴深深地,除了这里有些光亮,到处是山崖交错,层层叠起。抬头望星空,仿佛天上眨巴着的不是星星,而是魑魅魍魉的一双双眼睛,在偷偷地窥视着这些人。

小吉搞浑身上下一震颤,上下巴和下下巴“咯噔”一下碰在一起,发出“咯呲”的声响。紧接着一个寒颤,嘴里直打啰嗦。“是啊,二哥,二东成在前面带错了路。糊里糊涂的,一大帮人,不知不觉来到乱坟场。现在,都不知道往哪里走了。”二胡桃站在小吉搞的马下,怀里站着小茴香。活活抖抖望着小吉搞说“二,二哥,赶快离开这里吧,乱坟场多晦气啊!”

那些女人们一阵骚动,张二花带头紧跟着说“是啊!赶快离开这里。莫非,是那死鬼缠着我等不放。”听了张二花这么一说,那些丫鬟、姨太太们接二连三的问二花“那可咋整啦?无论我们到了那里,他都阴魂不散,还不如回家去得了呗!”小吉搞一听,亚拉个巴子的吵吵囔囔的真是反了你们几个。他掏出手枪,对天就是“叭叭”两枪。

“亚拉个巴子的,都给老子闭嘴。谁要是再敢提一句张亚芳这老小子,老子立刻让她埋在这乱坟场。二东成,你奶奶的怎么带的路啊?从条龙庄向西走三里地不到,就是荡周村转弯向南。然后,进入清沟要塞,过大木桥进入河西雁荡山。怎么这一会走到这二郎山进入乱坟场,你要知道这里可是刘家庄地盘。幸亏来到乱坟场,要不然再往南走,就进入刘家庄了,这不是送肉上案么!”小吉搞话刚结束,乱坟场突然间不见了。脚下是一片二郎山的山道,径直通往清沟方向。

嗨,邪门了!这里有六七十口男男女女。所有人都看到清清楚楚他们脚下的乱坟场,怎么小吉搞叭叭两声枪响,一大堆隆起的坟茔场,一睁眼就不见了?而且,天好像没有刚才那么黑了。“嘻!二哥,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啊!刚才我们脚下都是乱坟场,这一会确是凹凸不平的山道。难道,二郎山这条路,还会跟哥儿几个玩障眼法!”二胡桃刚才脚下踩在坟茔堆上,都没感觉害怕,倒是一眨眼坟茔都不见了,他心里砰砰乱跳。

因为,他知道,今晚上,他们这伙人真滴是蹚着鬼了。说确切一点,应该是被鬼迷路了。乱坟场,是魂灵摆的阵。意图很明显,在天亮之前,也就是鸡叫头遍,将所有人死死地困在这里。所以,现场所有人,一个个昏头转向,迷迷糊糊。现在所有人清醒过来,得亏小吉搞,刚才那朝天放的两声枪响。应该是,响声惊散阴魂。所以,大家才有一种焕然一新之感。

“二胡桃,这他奶奶的是怎么回事?刚才一会乱坟场,现在这一会又是,二郎山山道。难道,这脚下的地也在移动不成!”小吉搞这一问,将二胡桃从苦思冥想中惊醒。“二哥,依我看,现在咱们那也不能去,就在这里等天亮。咱也甭管脚下这块土地是哪里,等到天亮便见分晓。”二胡桃望着小吉搞,心里一直打鼓。

“啊哟,在这荒坡野坂过夜,遭罪呀!”张二花虽然心里狠张亚芳,但也没受过在露天地上过宿这个罪啊。二花一带头,张亚芳家的妻妾个个起哄“啊哟,在这露水地熬一夜,那还得了。”

“走吧!我们还是”二花一听,赶快用手捂住姨太太嘴巴,并凑到她耳根,急匆匆说道“你不想活了,刚才土匪头子都说了,谁如果再敢提回到张府,就将她埋在脚下的乱坟场。”讲话的姨太太听了,连连点头“嗯,嗯嗯!”二花这才松开手。捂得姨太太脸都涨红了,且连连咳嗽。

小吉搞这一会才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他接过身边小土匪手里灯笼,好像要在四处找出什么东西似的。“哎哟,奶奶个熊的。我说二胡桃,这里真滴是二郎山山道唉,这条路,我白天黑夜都走过。”说完,他手往南边一指说“从这里向东南,就是刘家庄方向;但拐弯向西,就是清沟要塞。从哪里,我们也可以进入雁荡山。骑行二十里地,就是西射阳的孙大脚驿站。听我的,所有人拐弯向西走,准没错!”说完,小吉搞翻身上马。他又开始搂住肖倩雯,由于人眼多,肖倩雯左右摇晃着身体,推搡着小吉搞。

二胡桃,见小吉上马要走,急忙拖住小吉搞的马缰绳“二哥,使不得,真的使不得。我跟你说,这里面有蹊跷。我们多少双眼睛,已经看出刚才的变化。谁也没动身,怎么会有变化呢?除非,这地方不太平。现在,我们是仗着人多势众,加之弟兄们手里有家伙。如果是一个人,单独行径此地,不被吓得半死,也得塌层皮啊!我听阴阳先生说对付被鬼迷路的最好办法就是,原地不动。还有要切记不能靠近有水的地方。迷你的大多数是水鬼,那是因为,他们成年累月,在河边索不到人命。阎王派给他们的任务,又完成不了。只好夜晚上岸,逮捉走晚路的触霉头人。可,今儿个咱们碰到的,绝对不是一般鬼头鬼脑的小鬼。因为七八十号人,一下子都被它迷住,道行绝对不浅。所以,现在不能轻举妄动。好处是这里看不到一滴水,否则,大家伙都有危险。”二胡桃说得跟真的一样,所有人一下子都挤过来。女人们当然连头都不敢抬,怕的是真的看到鬼。因为,听老人讲。正常人一般不会看到鬼,看到鬼的人,都是阴阳先生或者是阴阳眼。否则不出三年,人会死亡。

所谓阴阳先生,就是像马娘娘那样的,人鬼神佛,她都挂得上号。专门负责,人间和鬼打交道的人,即为阴阳先生。而阴阳眼侧是,别人看不见的东西,他能看见。什么牛鬼蛇神、魑魅魍魉,他都能看得一清二楚,而正常人无法看见。二胡桃这么一说,小吉搞终于入神了。“啊!二胡桃,真滴有这回事吗?”小吉搞骑在马上前后左右望了一遍,好像要找出什么似的。在什么也没看到的情况下,小吉搞抬头望天空。谁知道,一只手不自觉的勒住马缰绳。胯下的马,突然一声“嗷”惊呼,前提迅疾举起。一瞬间将肖倩雯和小吉搞掀翻马下。

“哎哎哎,噗通”两个人被重重的摔在地上,幸亏没有碰到石头。

众人急忙上前扶起小吉搞“啊哟,好了!今儿个真的蹚着鬼来!弟兄们,既然碰着鬼了,咱就不走了。手里有的是家伙,难道还怕他不成。所有人听我口令子弹上膛。”土匪们咯哒咯哒的捣鼓着各自手里的家伙事。

“对天举枪。”小吉搞先带头举起自己手里的盒子枪。

“呼啦!”一下,凡是有枪的人,全部举枪对着天空。

“放!”

叭叭叭你还别说,女人们听到有枪声壮胆,立刻破涕为笑

时值深夜,刘家大院人头攒动。人们纷纷掌灯起床,有的人连上衣都来不及穿,就跑出房间,来到大院观看。最忙的人,要数赵二和四小姐。只见赵二一只手拿着灯笼,一只手在套衣服。嘴里还喊着“耿三奇,快带弟兄们起床抄家伙。”说完,一路小跑,来到四小姐房间大门口“四小姐,赵二已经来到。”

四小姐应声出屋,你看她一身夜行服,黑衣黑裤黑帽黑披挂黑马靴。腰间別着两把驳壳枪,身后背一把弓箭。后面紧跟着四个小丫鬟,她们不是别人,正是平时,和四小姐形影不离的贴身保镖龙、腾、虎、跃。龙是江湖人称一鞭倒的丫鬟张雪芬。因为她属龙,而且,手执一鞭,长有一丈二许。打在谁身上,一鞭即倒。所以,四小姐便在刘家大院封她为龙称;腾是江湖人称二踢脚的丫鬟王玉娟,四小姐之所以为她在刘家大院封为腾,是因为她飞檐走壁,弹跳腾挪,身轻如燕;虎是江湖人称三把锁的丫鬟黎小萌,为什么四小姐给她在刘家大院封号为虎,是因为她不但属虎,一把锁喉锁头锁双手绝技无双。擒拿格斗,如虎扑食;跃是指江湖人称四不丢的赵晔卿。四小姐之所以在刘家大院封她为跃,酒色财气,她一样不丢,独当一面。琴棋书画,她无一不知无一不晓,八面玲珑。具有一般人做不到的事情,她能做到,所以称之为跃。

四个人,身材于四小姐相差无几。加之一身打扮,于四小姐不相上下。且连她们的坐骑,也和四小姐的一样颜色,都是全身上下一塌黑的旋风马。当然,装束上四个人,也和四小姐一样,双枪佩剑。之所以这么做,用她们四个人的话来说,就是在外人面前鱼目混珠。不让外人认出四小姐,因为名枪好躲,暗箭难防,可以起到保护四小姐的作用。

“快带人去牵马,搞清楚枪声来源于哪个方向,然后,直接开拔。”四小姐对赵二命令道。

“是,四小姐,我立刻吩咐!”赵二转身离开

“龙,你给我前面带路,前往二郎山。”

“是,四小姐,我去牵马。”

“腾,让赵二给所有马蹄帮上棉垫,以免发出声响。”

“是,四小姐,我这就去吩咐!”

“虎,夜晚枪声传得远,动静太大以防惊动官府。多带些弓箭,能不用抢,尽量不要用抢。”

“是,四小姐,我去准备弓箭!”

“跃,晚上视线差,准备火把,等必要时候再点亮。”

“是,四小姐,我去准备火把。”

安排完龙腾虎跃,四小姐健步走出刘家大院。账房先生董旻飞紧跟在后“四小姐,这枪声,从二郎山来,莫非是土匪要夜袭刘家庄?”董旻飞有些担心的问道。

“嗯,应该有这方面可能,但不能完全肯定是来偷袭刘家庄。凭我的了解,一般情况下,没有到达目的地,就开始放枪。除了出现意外,枪走火。要不然,不会打草惊蛇,惊动对方。但今晚二郎山枪声,不像是枪走火,我听出好像是在放排枪。”四小姐走到刘家祠堂大门口,赵二急忙牵过黑风马“四小姐,兄弟十一人,加上龙腾虎跃四人,合计十六人。”

董旻飞接着赵二话说“四小姐,还有我们家董昊和董凯。加上小二张倌华,我再算上,刚好二十人,够用的了!”

四小姐笑着说“账房先生,夜晚出击,可不是闹着玩地。大白天人多起横,深更半夜,可是玩的看家本领。您老和董昊、董凯,就带人宅在家看家守院得了。”说完,四小姐挥舞马鞭“龙,前面带路。”

“是,兄弟们,跟我走!”龙两腿一挟,一挥马鞭“驾”

“弟兄们,晚上打的是遭遇战。现在情况不明,大家骑马小心,尽量不要弄出声响。以免给对方整出动静,延误战机。”四小姐轻声嘱咐大家。“是,四小姐放心!”众家丁齐声回答说。

从刘家庄到二郎山,陆路是必经之路。期间,必须经过一座唯一的石拱桥。如果有土匪想袭击刘家庄,从陆路上来,二郎山是唯一一条通道。水路那就多得去了,因为刘家庄三面环水。石拱桥,大约离开刘家庄不到一里地。而二郎山离石拱桥,也不过三华里。尚若是白天骑马,五分钟,就可以穿过。但现在是三更半夜,且,不敢急行军,怕的是动静太大。

时值夏末秋初,即使夜晚凉风刮在身上,令人感觉嗖嗖凉意。但还是由于心情紧张,家丁们免不了鼻尖出汗。队伍刚过石拱桥,赵二骑马来到队伍前面对龙说“龙,我带人先去侦察一下,你和大小姐她们随后就到。万一接上火,你们可以根据情况来判断。”

“好吧,路上小心!”龙即刻停下脚步“往后面传,放缓脚步慢性,等赵二她们探路归来再说。”

“往后传,放缓脚步。”

“”

赵二带人来到二郎山,大老远,就看到不远处有灯光“耿三奇,你看前面是灯光,还是鬼火。”几个人下马观望。

“老大,不像鬼火,像似灯笼,准是土匪息脚在此。我等小心一点,慢慢靠近。记住,千万不要被他们发现。”耿三奇一挥手,带着三个人,悄悄前行。赵二迅速命令探子回报四小姐“陈善根,快去报告四小姐。就说土匪带着灯笼,大摇大摆。好像,不是去偷袭刘家庄,让四小姐尽快给我们拿主张。”说完,赵二放下马,偻腰前行。

耿三奇慢慢靠近小吉搞等人,而这一会的小吉搞等人,因为刚才一阵对天明枪壮胆,好像也没什么可怕的了。只是原地不动,有的人不是骑在马上,而是坐在二郎山的山石上,在吹牛。“二东成,我说你今天是怎么搞的。带个路都带错了,是不是真的被张亚芳给打傻了啊!”二胡桃坐在小吉搞边上,调侃二东成。看着二东成被打成肿一块紫一块的脸上,二胡桃掩面斜眼看着小吉搞,捂嘴偷笑。因为,每次喝酒,二东成是不醉不归。今天,为了怕误事,才有二胡桃将其绑在新娘椅子上,换走新娘。所有这一切,都是二胡桃和小吉搞两个人的杰作。

“唉,我说二胡桃,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大家都被鬼迷路了,我一个人有什么办法?再说了,你的外号小诸葛。今儿个,不是也没有及时发现走错路吗?再说了,大家不都是等着回去由老大分配一个压寨夫人,成全大美事了吗,哪里还顾得上走什么路啊!你要不信,问一问二哥就明白了。”二东成一副不服气样子,令小吉搞感觉好笑。

“你呀,以后要想少吃亏,外出办事,最好不喝酒。要不然,每一次挨打倒霉的都是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喝酒误事知道不。”说完,小吉搞拍一下二东成肩膀。因为尿急,起身去找有遮挡的地方方便一下。二胡桃一看小吉搞要撒尿,自己也夹不住了,二东成也随后跟着。都说撒尿过人,还真有点这方面因数。

只是他们挑的地方不太好,一颗老榆树下,几个人哗哗一泡大尿。有谁知,二郎山这颗老榆树,少说也有千儿八百年。老榆树倒是未成精,只是它下面住着土地爷。除了小吉搞、二东成和二胡桃三个人以外,其他人等相继跑过去撒尿。这多少年没闻过尿味,一下子扑鼻而来。加之一个接着一个,不停地撒尿,令土地爷打发牢骚。他一气之下,拿起手里龙头拐杖,横向扫过接二连三来他头上撒尿的小土匪。

“叭”其中,一个被土地爷扫到的小土匪的枪,忘记上保险。一颗子弹,直飞躲在一边,凝目注视他们的赵二等人耳边穿过。赵二等人,以为是被小吉搞他们发现。叭叭叭,对着小吉搞队伍中,有灯笼的地方一梭子。

“啊!”拿灯笼的土匪,在亮光下应声倒地。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得胜而归 本站APP 下一章 半斤对八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