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刘家庄
上一章 往事如烟 本站APP 下一章 第十章顺水推舟

第九章 鸿钧老祖

作者:华夫子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7:34

夜深人静。刘家大院,董旻飞打着灯笼在前。后边紧跟着一群和尚,吹打弹唱,一应俱全。刘老爷带着太太们在后,一行人,手里拿

着香火、烧纸、箔纸元宝、冥币,加上猪头、牛头、羊头,鸡、鸭、鹅各一只。其次,就是苹果、香蕉、糕果点心等等。赵春花,抱着

刚出生的婴儿,在丫鬟们的簇拥下,一步一步,缓慢跟在队伍后面。长长的队伍,径直走向刘家大祠堂。

诸位不仅要问,那刘家庄只有老爷太太和少夫人。请问刘家庄男丁、少爷们哪里去了呢?各位客官且慢,听我慢慢道来。刘老爷一

共育有三儿四女,大太太儿子叫刘世威;二太太儿子叫刘世龙;三太太儿子叫刘世全。你看,堂堂刘府,却为何一个男丁也不见?还有

四个女儿。大太太女儿叫刘盼娣;二太太女儿叫刘来娣;三太太女儿叫刘招娣;四太太女儿叫刘捞娣。现在,刘府只有一个生死不怕的

刘招娣留守。那么,另外几个姑娘又到哪里去了呢?

诸位,请不要忘了,刘家庄是靠什么起家的。刘员外当官,也不过是给许家楼改成刘家庄。大兴土木,筑起防洪堤坝。开山修道,凿

平二郎山,与外界陆路相通。修建马良寺和尚庙,给出家人有安身之处。建筑静安寺,让尼姑求神拜佛。可以说,刘员外心系天下百姓

,胸怀安邦治国。一身两袖清风,谈不上高官厚禄。为官一任,养活一方水土,造福一方百姓,是刘员外的座右铭。

老实说,刘家庄之所以发达至今,可不是因为刘员外一人当官,鸡犬升天。而是因为刘老爷拒绝为官,组成刘家庄船队,搞长途贩运

开始。所以,刘家庄主打产业,还是以船队长途跋涉,以货物运输、贩卖赚去金银获利。因此而带动刘家庄农林牧副渔,以及手工业的

全面发展。

三个儿子,三房媳妇,带着他们的孩子,常年以船为家,漂泊江河湖海。三个姑娘,同样是嫁了三个女婿,进入刘家庄船队行列。外

加媳妇们的兄弟姐妹;女婿们的七大姑八大姨,全部融入刘家庄商船队。他们以里下河地区为主,面向长江黄河。南来的绫罗绸缎,北

方的骡马驴牛;西边的锅碗瓢盆木,东边的鲜于水虾,鸡鸭鹅毛兔。只要有利可图,没有刘家庄船队不敢去的地方。

所以,家中仅剩下现有的人马了。按道理,进入刘家大祠堂,非得刘家子孙才行。可儿子女儿,常年在外,不能等着他们回来再做喜

事啥。特别是像这烧红福之事,必须在小孩出生三天之内完成。不得已,只有刘老爷亲自带队前往了!

话说这刘家大祠堂,它坐落在刘家庄的西南角。面朝南向,三间青砖青瓦房。朝东、朝西各有三间。分别为猪圈、马棚、茅坑,外加

储物间。有人说,干脆叫仓库得了呗!客官有所不知,这里的储物间,都放些杂七杂八的农用工具。比如叉篓扫帚,锄铣锹镐。犁耙绳

索,棍棒板条。其次就是,柴火稻草用不着的烂七八糟。院门内侧,有一单间小屋。一位当地老者,名叫郑挚友。他鳏寡孤独,带着一

条大狼狗为伴。一个人,一条狗。一张床,一个锅炤。一铲一勺一个瓢;一口水缸,一只碗,一双筷,一生之中守护刘家大祠堂。

“汪汪汪”一阵狗叫声之后,账房先生董旻飞提着大红灯笼来敲门。

“谁呀?这夜半三根的,来到祠堂敲什么们啦!”老郑头在里面念念叨叨。

“老郑头,是我,老管家带老爷他们来了!”董旻飞加大嗓门。

“啊!老爷这一会也来了,等一下,我来开门,我来开门。”里面传来从裤腰带上拿钥匙声音。一阵咯啷咯啷钥匙开锁声,门栓没打

开之前。老郑头不忘透过门眼,看一下门外是不是账房先生。

“嗨,别看了!账房先生还有假不成。”董旻飞有点不耐烦样子。

“嗨!这大路上说话,草颗里有人。我这个人啦,你对我意见再大,一样是不见兔子不撒鹰。要不然,我凭什么在刘家大祠堂,看了

一辈子大门啦!就是两个字上心!”老郑头提起马灯,对着门眼“你走过来,让我看看你的脸。”董旻飞,只好照做,如法炮制。

“嗯啦!我来了!”说着,便提起灯笼,照着自己脸。

“嗯,不错,是账房先生,这下我就放心了!”于是,众人只听得老郑头“哗啦”一下,打开门栓。“吱呀”一声,用力将大门往一

边推,即使这样,他还是只开一扇门。

“老郑头啊!三更半夜把你叫醒,打搅了!告诉你啊,我们家替了大孙子啦!今天晚上来呀,就是告知列祖列宗。刘家庄啊,又多了

一双拳头。来,这是我给你的西湖龙井茶。又给你带来一包旱烟丝,记住,多喝茶,喝酒。少抽烟,知道不!酒呢?快把酒拿给老郑头

。”刘老爷急忙将大包小包,放到老郑头床头。

“使不得,使不得。老爷啊!你看,你总是送东西给我。可我老郑头,也拿不出什么东西送给你呀!”老郑头笑呵呵的望着刘老爷。

“看你说的,你在我们老刘家这么多年,岂能是送你一丁点东西就能作为补偿的呀!我们早就给你准备养老银子了。你呀,尽管放心

吧。不要担心老了,不能动了,就没人伺候你。我呀,到时候拿银子找人服伺你。”刘老爷说完,拍拍老郑头肩膀。

老郑头闻听此言,连连作捐“多谢老爷,多谢老爷!您啦,大恩大德老郑头永世不忘。来,来,你看看这刘家大祠堂,我老郑头把

他们伺候得怎么样。”说完,老郑头急忙提起马灯,手里拿着火把。打开刘家大祠堂,大铁门。他谙练的拿着火把,点亮两边十根大红

蜡烛“老爷,您啦来看看这牌位,我把他们擦得雪亮;您啦,再看看这香炉,我一年四季,三百六十五天,日日夜夜香火未断;您再

来看看这地上,我老郑头根本不让她有一丝灰尘。您再看看这桌上,贡品,我把她用抹布每天一遍。”说着,老郑头用手在桌子摸一把

。放到老爷眼前,给老爷瞧一瞧。的确,没有一丁点灰丝。

紧接着,老郑头麻利的放下坐垫。正对牌位当中。那是,专门供朝拜者跪下叩头所用。两边,分别有长凳条椅。那是专门供,和尚道

士坐禅诵经而用。老郑头板板六十四,安排的井井有条。哎哟,把个刘老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不用说一个刘家大祠堂老奴,哪怕给他刘

老爷亲自来做,也不一定做得有老郑头这么有条不紊。

一时间,众人七手八脚,贡物全部摆齐。香火点燃,纸钱烧起。众和尚一曲《大悲咒》开局

众人跪地,虔诚,表情严肃。有人抽泣,有人哭鼻子

随着和尚一曲结束,刘老爷开始宣读宏福内容“列祖列宗在上,不孝之子刘志超,携家人祭拜。托老祖宗宏福,于农历二月初二,

刘志超第三房媳妇,孙秀芳之子刘世全喜得龙子,吾喜得龙孙,现取名为学优。希望他长大成人,品学兼优。此乃刘家庄之大幸,多谢

老祖宗保佑。今晚祭奠,此乃红日高照。大喜之日,大吉大利。观音菩萨送子,各路大仙夹道。刘志超不敢怠慢先人,特将贡品奉上,

烧宏福,禄寿喜才齐天,敬请列祖列宗笑纳。”言毕,刘老爷携众人叩头三拜。现场每一个人,敬香叩头

董旻飞接过丫鬟桂花捧着的木盘,恭恭敬敬移交和尚主持。意欲施法开光长命锁于护身符,两件器具,纯金白银锻造。小金锁,印有

佛祖观世音端坐莲花台图像;护身符,侧印有鼻祖释迦牟尼佛身影。董旻飞双膝跪地,在和尚面前端盘举过头顶,以示顶礼之势。老和

尚一手念佛珠,一手正欲取出盘中小金锁。

突然,天空中一道闪电直刺刘家大祠堂。紧跟着“咔吧”一声惊雷,老和尚即刻双手瑟瑟发抖。整个人仙仙欲睡,一副哈气连天,萎

靡不振之态。其他和尚见状,急忙跪地给刘老爷叩头谢罪“刘老爷吉祥!此乃我等道行不深。未能达到给老爷龙孙开光级别,惹得菩

萨动怒,上天雷劈,还望刘老爷及其家人原谅。此长命锁于护身符,有史以来,有道行之人,方得具备开光资格。我等修行欠缺,望施

主等待资深之人出现。”

众人受到惊雷惊吓,听得和尚之言,大太太开口质问“尔等尚有自知之明,何不在我账房先生委派之时,加以解释?现如今惹得天

怒,尔等岂能一走了之?至少,得帮助老爷出谋划策,敬菩萨,祭天神,求得上苍谅解方为妥现。出家人,得恪守成规,切勿因一时性

起,图谋身外之物,误人子弟,坑害自身修行。一钵在手,只为衣食住行。珠宝财气,此乃出家人忌讳。难道,诸位师傅这点道理,还

要我一个妇道人家点拨不成?”

“阿弥陀佛!施主言重了。我佛至今,有四代。第一代,为创世元灵。其门下弟子有四1、鸿钧老祖;2、混鲲祖师;3、女娲娘娘

;4、陆压道人,此四佛为始祖是也。

第二代,分别以四位始祖的第一代弟子算起。按照顺序,依次排列。其一鸿钧老祖弟子有三为清。1、道德天尊,即为世人俗称的

太上老君;2、元始天尊,也就是习惯性称之为盘古的人;3、灵宝天尊,也叫通天教主。

其二混鲲祖师弟子无数,通称之为接引道人。其代表人物有如来佛祖、准提道人、蟒牛蛇兽、蛟鹏狮猴、等等,凡有生灵者,来者

不拒,皆为其弟子。

第三代,1、如来佛祖;2、菩提老祖即准提道人,其弟子为孙悟空等。3、元始天尊,俗称阐教教主。其弟子为十二金仙包括广成

子、赤子精、玉鼎真人、太乙真人、黄龙真人、文珠菩萨、普贤真人、慈航菩萨俗称观世音、灵宝师、惧留孙、道行天尊、清虚道

德真君、燃灯道人、南极仙翁、云中子、姜子牙、申公豹等等。4、灵宝天尊的弟子,有二十四星宿,外加雷公电母等等。5、太上老君

,一生鳏寡孤独。他只有同门师兄弟,却一生中,从来未收过徒弟。

第四代,玉皇大帝,道号为昊天。他原为鸿钧老祖坐下其中一童子,因巫妖大战,天帝帝君战死,昊天既位。期间,下凡十二万九千

次,经历十二万九千次劫难,最后,终于修行得道,登上帝位。因为自封为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

因为三界听了不服。于是乎,他来到鸿钧老祖面前述说一番苦衷,获得鸿钧老祖同情。便借无量量劫之机,书写天书《封神榜》,以此

增加天庭管控之势力范围。因此,我等之行为,乃为三百六十五天天庭众神管教。而玉帝又是天神之主,统领三界十方内外诸天神佛。

又代管宇宙万物、兴隆衰败,以及吉凶祸福等等。

总之,我等之行为,飞我等我行我素。冥冥之中,都有玉皇大帝掌管。稍有不慎,便遭雷公电母谴责。刚才电闪雷鸣,正是雷公电母

受玉皇大帝派遣,对我等发出警告。言下之意,贵孙长命锁于护身符开光一事,上苍早有作落。只是有缘之人,暂且未到,刘老爷切勿

操之过急,惹怒天神发威,我等也受此牵连。和尚说词,并非异想天开,日后,刘老爷会得到验证。到那时,再对和尚口诛笔伐,和尚

心悦诚服。阿弥陀佛,我租保佑,善哉善哉!”老和尚一席话,听得众人心服口服。

“也罢!既然佛祖早有定论,我等只能恭敬不如从命。老董啊,长命锁和护身符暂且收藏。待到有缘之人出现,再做安排也不迟。”

于是,众人随和尚离开,全部后撤。刘家大祠堂,重新关上大红漆大铁门。

哪么,事情真的如老和尚所说吗?还真的有这么回事。就好像宅基地,虽然地处风水宝地,但不是人人能住得起。所谓命里有五分,

确如起五更。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风水宝地虽然好,命薄如纸入黄泉。好马配好鞍,宝地硬命压,和尚亦是如此。那刘

老爷孙儿刘学优,乃为天子天命。大神磐鑫转世投胎,凡间和尚,岂能担此重任。那磐鑫乃为王母娘娘钦点,长命锁又是观世音菩

萨化身在此。加之护身符乃为文珠菩萨化身,神灵之物,又岂能是凡间和尚所为。尔等不过是徒子徒孙,修行尚未得道。

磐鑫见状,这还了得。这件事如果菩萨在说自己不好,那磐鑫肯定不服。于是,他来到王母娘娘瑶池,把那凡间老和尚奏了一本。王

母娘娘来到刘家庄一看,果真如此。令其雷公电母前去讨回公道。如此这般,磐鑫才安心待在刘家庄,俯首称臣。

磐鑫虽然服从安排,可毕竟自己是大神神灵。而刘学优侧是凡夫俗子,一个凡胎,一个神灵魂魄。二者融为一体,互相引起排斥

和冲突。尽管磐鑫竭尽全力配合,二者磨合期,还是难免不出状况。这不,每到夜晚来临,刘学优又哭又闹。奇怪的是,每当鸡叫头遍

,他便不吵不喊的睡觉。你说把个赵春花累得,整天打哈欠,总是睡不好觉。

刘学优天天哭闹,不但是赵春花为难。几个太太,加之丫鬟们日夜看护陪伴总不是个事。尽管办法用尽,刘学优还是每到夜晚,准时

哭个不停。白狐仙子听到了,她带着姐妹,前来观看。本以为又是磐鑫在捣鬼,可这一次,的确不是磐鑫能解决的事。包括她白狐仙子

,也无法利用法术,使之刘学优安静入睡。因为,这是来自于刘学优身体本能,对外敌入境的一种自然反应。神灵凡胎,二者水火不相

容。一个要靠近,一个却拼命把他往外推。于是,引起刘学优身体不适,哭闹不止,也就不足为奇。

怎么办?孙秀芳急得找老爷“老爷,这样下去,大人孩子都会把身体拖垮的呀!你看你这个小孙子哭得,嗓子眼都快哑了。他妈妈

赵春花,一连几天都不得合眼,这可咋整啦!”

大太太郭冬梅,看着赵春花被折磨得,一天天消瘦下去,实在于心不忍。和表妹守护着,轮流照看。一连几夜,实在是焦头烂额。看

到刘老爷好像没事一般,心里埋怨道“老爷,小孙子天天哭闹,你就不能去找个郎中看一看。刚出生的孩子,那个每天不在睡胎觉。

总是哭,身上肯定有不舒服的地方呀。你说小孩子不痛不痒,他不睡胎觉,凭什么又吵又闹呢!”

“嗯,我看行!管他是什么原因,等郎中来了再说。”二太太邱科云在边上附和道。

“嗨,你看看他替咱们女人考虑不,累死累活,他才不管呢!反正,家里有的是闲人。这轮流交替的看着,大白天,一个个累得呼呼

大睡。小麻将,又没人打了。小纸牌,又没人看了。整个刘家大院,要多消停,就有多消停。老爷,你说是不?”大太太、二太太只是

说一句本分话。没有,质怪谁的意思。可这话,到了三太太的嘴里,就开始跑调了。

三太太一开口,四太太除非不在边上。只要在边上,哪怕她嗓子哑了,也得支支吾吾说上几句。这不,三太太话音刚落,四太太开窍

了“唉,下辈子啊,我们几个都他奶奶的不做女人啦,多累!投胎做男人吧,饭来张口,钱来伸手。白天是前呼后拥,到了晚上是左

拥右抱。大丫鬟来敲敲背,小丫鬟来捏捏脚。嘴上叼个大烟袋,吞云吐雾。手里离不开,暖暖的热水壶。一桩不到,大发雷霆。三宫六

院,七十二妃任其挑选。老爷,你比起人家好多了。不就娶了我们四房太太,你说你这辈子有多亏啊!”

大太太一听急忙拦住话题“啊哟,你们俩扯远了!我只是舍不得赵春花而已。不能就这么无限期的拖着,得找郎中来看一看才是。

”她试图于三太太、四太太两个人的含沙射影,撇清关系。

“是啊!大姐说的话,只是提醒老爷找个郎中而已,并没有质怪谁的意思。唉,这人啦,幸亏都在场。要不然,说话轻,过话重,冷

不丁盘出个什么是是非非出来。老爷,这件事,你还真的马虎不得,得尽快派人去找郎中先生。管他医术如何,咱们家人心里有个底。

”二太太倒是理直气壮地直奔老爷而去。

“嗯啦,桂花,给老爷发话。叫那老董即刻安排人去那大陈舍,把程德贵找过来。那人是祖传中医世家,号脉先生远近闻名,我信得

过这个人。”

正在老爷后背按摩的小桂花,急忙弯膝行礼“是,老爷,桂花这就去。”小桂花,将手在围裙上揩一揩。一路小跑,直奔账房先生

家里。由于心急,阬头走路,没看前面来人“啪”一下。两个人同时“啊哟”一声尖叫。原来,小桂花于通风报信的小二张倌华撞个

满怀。

小桂花的脑袋,刚好撞在小二张倌华的嘴唇上。啊哟,那个痛,痛得张倌华捂嘴直嚎“哎哟哟”

小桂花一看,自己脑门还算好,即使有点疼,也不至于像张倌华那样,嘘嘘噗噗。“啊哟,小二,亏得你是个大男人。我一个小姑娘

家的,都没像你这样,哭声嚎啕。啥意思啊?想碰瓷啊不成。”说完,她气愤的双手卡腰。那架势,非得要和小二分出个谁对谁错似的

眼见得小二,痛得说不出话来。看那神情,小桂花判断不像是在装。于是,她蹲下身。扮开疼得蹲在地上站不起来的张倌华,哎呀,

我滴个妈呀,小二那嘴唇被她额头撞得血肉模糊。那捂嘴的手,都是鲜血。小桂花一看,心软了!她急忙从口袋里掏出手绢,慢慢的给

小二擦拭“你说你这个人也是的,不知道我这一会要去找账房先生啦!还跟我抢道,活该!”

小二,苦着脸,望望桂花,无语。

“嗨,你看我直愣愣的干什么?被我撞傻了不!”说完,咯咯咯一阵笑,紧接着想离开。

小二一见桂花要走,可急坏了“唉,唉,你先去报告老爷。外边有一老道,自称能治好小少爷夜啼。我正为这事而来,现在,你把

我撞成这样,嘴唇像猪唇似的,如何见得了人!快快替我像老爷汇报。”小二说完,起身去厨房。

小桂花见小二要走,急忙问道“我替你去汇报老爷,那你这一会准备去哪?”

小二摇摇头“笨死了!我还能去哪?找水,洗把脸呗。你以为我去干什么?找你聊天啦!”小二一瘸一拐的朝厨房走过去。

小桂花一听,对着小二背后一噘嘴“呸!就你这小样,还想跟我小桂花聊天,没门。”随便她怎么说,反正这一会,张倌华也听不

到。于是,小桂花还没来得及告诉账房先生,就折返回来报告老爷。

“回老爷,小二来报,大院门口,有一道士。自称,能医好小少爷夜啼毛病。你看是请,还是不请。”小桂花如实道来,虽然,她也

没见过此人是谁。

老爷一听道士二字,心头一热“那还不快快有请,快,请道士进来呀。”

“哈哈哈哈啊哈哈,刘老爷不必多礼,老道不请自来。”此人话一出口,刘老爷即刻想起在哪里曾经相识“啊哟,瞧见老先生这身

打扮,似曾相识”老爷放下手中茶壶,手抹胡须,仔细思量。他抬头打量来人头戴斗笠,身披蓑衣。脚踏白龙驹,身背青龙宝

剑。一身白衣褂裤,白鞋、白发苍苍加齐胸白胡须。刘老爷突然眼前一亮,他咯啷一下,一骨录从藤椅上站起。紧接着扑通一声下跪,

活活抖抖曰“啊哟,仙人在上,老朽有眼无珠,有所怠慢,罪该万死,罪该万死啊!”众人见老爷如此惊慌失措行大礼,一个个不分

男女老少,身份高低,扑通扑通下跪叩头!

老者呵呵一笑,从手中飘出黄布圣旨一道。随风,慢慢飘落刘老爷手中。“唉,免礼,免礼!我也是奉命行事。你只需按照圣旨指点

去做,便解你孙儿夜啼之事。圣旨送达,本人去也!”言罢,众人只听“嗖”一声响,犹如骏马串出。那老者,化着一阵青云,飘然而

去。众人紧随其后,来到院中间,到处天上,地下寻找。哪里,也看不到白胡老头。众人目瞪口呆,好生奇怪,又不敢多嘴多舌。连一

直夹不住嘴的四太太,这一会也闭嘴不语。为啥?还不是怕遭仙人报复。

此人到底是谁?不是别人,正是菩提老祖,俗称准提道人是也!那么,客官要问为何菩提老祖也钟情于刘家庄的刘老爷?这要从刘

家列祖列宗提起。那刘家庄刘员外,乃为汉高祖刘邦之后。是刘胜的第三十一代子孙,刘备的十二代后裔之子。

从汉高祖刘邦算起,刘家列祖列宗,治理国家,南征北战。救民于水深火热之中,视死如归。于邪恶争霸,于妖魔死磕。因此,得到

鸿钧老祖青睐。特开恩赐封刘家为世代忠良之后,委任官状,厚禄提拔,此乃天意难违。一直延伸至,刘家庄刘老爷这一代。菩提老祖

口中的奉命行事,也正是指鸿钧老祖之命。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往事如烟 本站APP 下一章 第十章顺水推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