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刘家庄
上一章 心有余悸 本站APP 下一章 鸿钧老祖

第八章 往事如烟

作者:华夫子 更新时间:2020-11-08 07:17:33

当日下午,刘家庄大院,大桌摆得挤满挟满。其中,一张桌上堆满红纸。账房先生董旻飞,伏案端坐。握笔如神,下笔如流水。你

看他,一笔一划,犹如鸾飘凤泊,游云惊龙。又是行云流水,入木三分。一笔龙飞凤舞的毛笔字,如印版刻在纸上。整齐,清洁,一目

了然。

桌子四周,董旻飞一家六口,两儿裁纸;两女叠纸糊封。老婆闫晓红,手拿墨条,加水在砚台里,一圈圈把墨汁细磨。账房先生每书

写好一张贴,大儿子董鸣接过去,用夹子夹住。挂在晒衣服绳上晒干墨汁,再有二儿子董凯折叠装封。大姑娘董娟、二姑娘董洁,折纸

,叠纸,有条不紊,忙个不停。

“老爷,所有人都邀请,人多得去了。远方亲戚不算,每桌八人加一拐九人一桌,少说也得有五六十桌啊!您看是不是,精简些许请

帖,怕的是家人忙不过来啊?”他住笔抬头,看着主人刘老爷。

闻言,刘老爷手掳下巴胡须,暗自思量。没等他发话,四太太许怀梅站在一边插插嘴道“老爷,喜事大日,要么只通知至亲至戚,

要么七大姑八大姨,统统一揽兜。左邻右舍你都请上了,沾亲达故你却把人家忘,我看有点说不过去。满打满算,也不过多个十头八桌

。一个请,一个不请自来。眼睛靠近鼻子,你礼不服人。你不请,人家也不好来。因为,你请了别人不请他,那就是你刘家瞧不起人。

人家自己来,当然矮人一截,碗又没蹲在你家锅台上,干嘛非得捧你大腿欢?不要小看一张纸的请帖,一桩不到,得罪人的多着呢!”

刘家大院,只要四太太和三太太两个人都在场。总有她们俩一敲一答的时候。闻听四太太一番话,三姨太总是喜欢跟在别人后面凑热

闹。她像似附和四太太的意思,又像似弥补四太太吩咐不足。来到董旻飞身后说“哎哟我说老爷啊,你又不是天天添孙子。最后一层

事,还是让大家伙都来凑凑热闹吧!老董啊,你照着事前和老爷商量好的去办得了。人手不够,再花银子去请几个来嘛!有钱能使鬼推

磨,有什么好难的呀?不就多个人,多加几双筷子的事。桌子不够再去借,还有什么好难的嘛!”

刘老爷一听,嘿吆,今天这三太太太阳打西边出来着。平时,和四太太要么面对面;要么屁股对屁股。两个人从来都没有过想到一

块。乖乖,今儿个看来是至少有一个人吃错药了!孙秀芳倒一反常态,显得与以往截然相反的大度。老爷听不到他们俩叽叽咕咕的,倒

有点不习惯。如果,摆在以往,来多少人,收多少礼。每桌上多少菜,会不会亏本。她们俩都要求董旻飞精打细算。礼重的安排在里屋

,礼轻的就在墙旮旯坐一桌。说什么来人吃来物,不赚也不掏,总是能为刘家庄精打细算一番。今儿个侧只字未提,难道,她们俩都忘

记了

于是,老爷他不紧不慢地对着账房先生说“老董啊,除了远隔千里之外的人不谈,大姑娘盼娣,二姑娘来娣,给我让她们全家人都

回来。带个口信给他们就行,我倒要借此机会,好好地问一问她们,为什么平时就不能回来看看家里。难道,把出门的姑娘,泼出门的

水。她们眼里,还真的没有我这把老骨头了。人家,活到九十九,还要到娘家扭一扭。乖乖,她们倒好,出嫁无家。”

“回老爷,地方政府官员,我都写了请帖。那乌金荡土匪头子马东军,请还是不请,老爷你不说,我老董心里还真的没个底。”他望

着老爷,手里握着笔,眉头紧蹙。

“嗯,这帮家伙,胆大包天。听四小姐回家来报,今儿个,居然来去两次,派人伏击我刘家庄的人,气焰实在是有点嚣张。请,怕他

借题发挥,闹僵起来,喜事节日不好收场。不请,唯恐日后不好相处。他会以瞧不起乌金荡,歪歪扭扭找事情。俗话说,福无双至,祸

不单行。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谁有心事天天防着他。不如这样,请帖你照发。桌子呢,我给他们准备,来者一律不拒。不来,我不强求

。我刘家庄人做事,不把话给人说。丫鬟不够再招,佣人不够再请。桌子不够再借,银子不够,你到我这里来掏。总之,不要给别人落

下话柄。老刘家,不想被别人背后戳脊梁骨。银子,花多花少不是问题。关键要的是个排场,让人竖起大拇指,才是硬道理。”说完,

老爷匆匆离开,把账房先生认为很棘手的事情,他交代得滴水不漏。

董旻飞听得连连点头称是“老爷,那好吧,我照办就是了。远方亲戚哪里,替您写家书一封报个喜,邮寄过去就算了事。几位太太

家里,我第一个安排人快马去报。乌金荡土匪马东军,管他来不来请帖照送不误。桌子给他们留着,到时间准时开桌。请和尚搭台祭祖

,拜道士念经。顺便请来戏班子,凑个热闹。这样安排,您还满意否?说完,账房先生,洗耳恭听刘老爷吩咐。

老爷略有所思。一会儿,他对着账房先生点点头说“嗯,也只能这样了!哦,别忘了。三招饭,让四小姐负责维持秩序。小洋楼上

加岗哨,必经之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真枪实弹,子弹上膛。苗头不对,直接开枪。先斩后奏,保我刘家庄平平安安是大事。总之

,绝对不允许有人假借我孙子三招饭之日,行自身不轨之事。这一条切记切记!”

“啊哟!老爷,您不说,这最后一件事,也是最关键一件事,差点忘了。多谢老爷指点,老董这就去告诉四小姐。干架这件事,还是

四小姐在行,三天不闯祸,四小姐也不淡定不是。还是把这个机会留给四小姐,给她一个施展手脚的机会吧!”

老爷乐不可支。一提起,四小姐总喜欢女扮男装,飒爽英姿。老爷仿佛回想起,自己从前的桀骜不驯。曾几何时,员外父亲,为他十

四岁于郭冬梅成家。三年未见身孕,又在郭家介绍下,续娶其表妹邱科云。谁也没料到,这邱科云进得门来,一年下来。迟迟不见肚子

大起来。员外老爹,心中没底。你说大太太先是不生,二太太紧跟着又不养,第一炮就打不响。于是乎,闲言碎语,一股脑再一次,砸

向父亲刘员外。人言可畏啊!行善积德一辈子的父亲,背后被人指脊梁骨,骂员外老爹,人善心宽德厚,就是祖坟寅上没长蒿,无后啊

!他又一次被舆论推到风口浪尖,成为众矢之的,被人淹没在吐沫腥之内。

继续请人说媒,为自己继续续娶三太太孙秀芳。嗨,你还真的别说这三太太孙秀芳,乃是隔壁大地主孙玉庆之女,当年结婚,当年

怀孕。再瞧瞧大太太、二太太,姐妹俩相继有喜。

你说这一下子三个太太都有喜,把个员外老爹高兴得一天到晚笑呵呵,见人就把媳妇夸。直到大太太临盆,生下刘世威;二太太时隔

三日,又生下刘志龙;三太太时隔三日生下刘招娣。员外老爹才抱得两孙一孙女,哪一年,刚好是员外老爹七十大寿。啊哟,一年当中

,三喜临门。员外老爹,喜不自禁!

时隔两年,二太太又生下孙女刘来娣;四太太生下孙女刘捞娣;大太太生下孙女刘盼娣。至此,刘员外家得三孙,四孙女。他们分别

是大太太郭冬梅膝下一儿刘世威、一女刘盼弟;二太太邱科云膝下一儿刘世龙、一女刘来娣;三太太膝下一儿刘世全、一女一女刘招娣

;四太太膝下一女刘捞娣。

即使这样,员外父亲还不死心。他总希望四太太许怀梅,再给刘家庄增丁替口。他认为,年轻貌美的许怀梅,进士之女有文水。琴

棋书画,知书达理。唯独,就是生不出孙儿小宝贝,员外老爹,心里不如意。直到最后,也未能盼得四太太许怀梅生得一孙。正因为如

此,刘家庄才对四太太未能让老太爷如意,众人口诛笔伐。因此,四太太于刘家庄人格格不入,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三太太于四太太

之间,名来暗去,水火不相容,也是从老太爷员外盼孙时候起。

不久,员外父亲病入膏盲,遗憾的离去。那年头,暗无天日,伴君如伴虎。深知父亲为官一任,苦不堪言。刘老爷便选择拒绝为官,

经商赚银,意在做平民百姓,以发家致富为荣,以真才实学驾驭世人面前。经过几年筹备,他走南闯北,市场考察。得知平民百姓,高

官厚禄,都离不开衣栏服饰,吃喝拉撒睡。而地方特产,由于运输不方便,有的地方一物难求,有的地方卖不出去成堆。

刘老爷,便动起来运输这个脑精。他自筹资金,组织商船队,负责南来北往贩运。经过数年打拼,终使刘家庄成街,老百姓丰衣足食

,成为远近闻名的富裕宝地。嫁女就嫁刘家庄,找媳妇,就找刘家庄大姑娘。七尺男儿下厨房,捕鱼打猎种口粮。少爷小姐在书房,琴

棋书画在心上。从此,再没有人敢对刘家庄人大不敬。

要说大太太郭冬梅,原郭家舍戏班子郭守天之长女。和妹妹郭冬萍一样,从小跟随父母,走南闯北。以表演苏北地方戏,淮剧为天赋

。吹打弹唱,一应俱全。那一日,因员外父亲庆贺四十寿辰,手下同僚为了讨好,各显神通。有人出银搭台唱戏,有人舍银送马送枪,

甚至有人想送出自家姑娘。只是,员外父亲血气方刚,无论你送我什么只收无辞,底线就是,不能答应你们乱我朝纲。

父亲理由很简单,送礼我收,日后可还。送姑娘免谈,怕的是你们身上的这些德性,被你姑娘带到刘府,毁坏我刘家世代忠良。大是

大非,员外父亲看得清爽。无论官僚同党,毛遂自荐天天有。媒婆提亲,跑破门槛。父亲总是推托其词,不予应允。直到父亲四十不惑

之年诞辰,这一天,他看得郭家舍戏班子的大姑娘,眼前一亮。戏还没结束,急匆匆找来账房先生商量。二人一拍即合,当晚下聘礼。

第二天八人大轿,抬回郭家大姑娘郭冬梅。

哪一年,郭冬梅十六他十四。两个人,都不知道圆房是咋回事。冬梅迟迟不怀孕,不知挨父母骂多少次。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委屈之

时,一个人头埋被窝哭整宿。直到三太太过门之后,郁郁寡欢疾痨成疾的大太太,那一日激动地泪眼模糊。她抓住老爷的手,仗着胆,

活活抖抖述说。自己之所以未能怀孕,确原来是刘老爷根本不懂女儿身是咋回事。因为,每一次大太太都能感觉另有其人。尽管如此,

她也看不见、摸不着,说出去有谁会信哪。但不怀孕的原因,大太太能肯定,自己没毛病。刘老爷听了大太太一番话,自己仔细琢磨琢

磨,还的确有那么回事。每一次和大太太同房,总感觉中间隔个人似的。可他每一次又不见其人。

不久,刘老爷娶了二太太邱科云。发生在大太太郭冬梅身上的事情,继续在邱科云身上出现。表姐妹俩经常窃窃私语,虽然不敢和老

爷直接说出口,但表姐妹俩是无话不说。一连找了两房媳妇,一个都不生养,眼看着二太太和刘老爷结婚快一年,肚子还是没有动静。

这一下,员外老爹急眼了。家族人还好说,总有人安慰不急,应该是得子晚些。可外人就不这么认为了啊哟,这刘员外家是咋地啦

?都说没女儿是小绝,这绝嘛,就是缺德的意思;没儿子,是大绝;没儿没女的人们称之为绝八代。你说刘老爷这样的好人,不会没有

后吧!难道,真的验证,好人不长久,恶千年这句话了吗?

啊哟,这个刘员外耳朵都听得起老茧。他不服啊!遂请来七大姑八大姨私下里商量,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关起门来,找原因。结果,

还是奶奶拿了主张。去找个道士,地理先生。看一看宅基地是不是出来问题。于是,刘员外到处托人找出了名的老和尚、老道士、仙奶

奶等。银子花了一茬又一茬,就是不见个米和豆子。江湖骗子,不是骗吃,就是骗喝。胡说八道,馊话一大堆。于两房媳妇不怀孕,根

本搭不上边。可把个员外老爹气糊涂了,再有什么和尚道士仙奶奶过来,令家丁一律赶出刘家大院。这些江湖骗子,尽说些没用的。耳

不听,心不烦啦!

一日,员外老爹带着奶奶,去朦胧塔奶奶的娘家出礼。回来经过二郎山,已是傍晚时分。急匆匆赶路的员外老爹,坐着马车突然被一

骑马白胡老头挡道。车把式急忙唤住奔跑的骏马,一声“吁”即刻停下。车把式急忙下车,可这里只能一车之宽,进退两难。车把式抓

抓脑袋,黔驴之技,实在想不出好办法。

再抬头看看老者,只见那人年纪七十有余,满头白发齐腰。骑一匹白色高头大马,身穿白布褂裤。头戴斗笠,身披蓑衣。后背上,背

着包裹,外加一把青龙宝剑。此老者骑与马上,右手抹着齐胸胡须,对着车把式一笑道“后生,你因何故挡道?”车把式一听,气了

“嗨,你这老者,好不礼貌。我等于你,今日无怨,往日无仇,何从谈起当你行道。这是天色将晚,赶路心切。未曾考虑在此偶遇,

此乃无意之中路撞。你没看到我正在想方设法,给您让道。再者,为何您说我等挡道对我等而言,老先生您,又何况不是挡了别人回家

之道呢!”

员外老爹,听得车把式于路人交协。急忙从马车下来,二话没说,直接批评车把式“小二呀,你毫无礼貌。平日里我是怎么教你们

的呀?所谓礼让三先,谦卑为怀。你不看看对方是一老者吗?年纪轻轻,何故于老者争一雌雄,有失体统。来,扶夫人下车。我等有三

人,将马车抬竖起来,吹灰之力,老人家连人带马,即刻走过。而老者一人一马,难道你让他举一人之力,驮着马给我等让道?”

小二语塞“老爷,是他”

“好了,按照我说的去做吧!”于是,三个人先将马顺道路边。在将马车捧起一半,让出一条过道。小二使出吃奶力气,对着老者喊

道“好了!我们给您让道了,你就赶快过去吧!”

没想到老者嘿嘿一笑“唉,我说你们这主仆三人。谁跟你们说,我一定要过去啊?说你挡道,又没告诉你我非得走这一条道不可。

往后走,它也叫路啊!”说完,老者头也不回,径直调转马头,走在员外老爹回家的前头。

三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意图让老者走过。没想到,老者调转马头,走在自己前头,害得三个人一阵白忙活。小二不敢抱怨,心里生

闷气你说这老者,分明在耍人嘛!员外真是的,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说不定,这个白胡老头,今天是找事来着。明明知道我等着

急赶路,他偏偏走得漫不经心。对这样的人还要忍耐,员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摆着,这个老头子欺负人。

于是,车把式故意扯开嗓子,挥舞马鞭“驾”一声,希望老者听到他声音,能往边上躲一躲。员外看着老者,心里有些嘀咕此人

莫非真的是找事来了?转念一想,唉,怎么可能。我刘家庄从未得罪过人,何况,老者和颜悦色,不像是好汉绿林。一身打扮,倒像是

道士出山。他急忙叫停车把式“小二,你给我停下来。”

小二急忙停车“员外,你有何吩咐?”

“噢,你和夫人先走,我看这位老先生不凡。待我下去和他唠叨唠叨,便知他今日为何为难与我等。”说完,他慢慢下车,一阵小跑

,赶上老者。“老先生请留步,请留步啊!”老者头也没掉,却见得那马即刻止步。员外来到老者马前,牵着马,在前面引路。“老先

生,不要见怪。可能,你的马,初来乍到。对此路道有所不熟,所以,走起路来,有点谨小慎微。我来牵着它,或许有人壮胆,它就走

得快些。”员外老爹,知道老者故意所为,所以想以德报怨,化解来人心中不快。你先甭管人家为什么这么做,因为,他肯定有做的理

由。否则,不会轻举妄动。

没等老者说话,一行人眨眼间走到刘家大院门口。唉,奇怪了,刚才我说话前,还在离家三里地之外。这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到家了

,咋回事啊!员外老爹再看看,右摸摸。马,还是他牵着的老者的马缰子。人,还是那个精神抖擞的白发苍苍老者。再看一看他们家夫

人,小二,一幅如样,员外有点发蒙。同样,小二和夫人相对无言。表现出一副和员外老爹一样的莫名惊诧。

正在这时,老者给员外老爹一张黄色字符。上面写道刘家庄西南角刘家祠堂边上,有一颗千年白果树。白果树的右侧,便是千年不

变的土地庙。员外令人建筑刘家祠堂,保留了白果树,却没有顾及土地庙。后将土地庙移至刘家庄东南角,于静安寺为邻。土地爷想一

想,也算得过。不就给他土地爷挪挪位嘛,再说了,那员外也不知道白果树边上,是我土地老爷的地盘。

可事遇凑巧。员外不日令人又建起马良寺,我滴个去,这一下土地爷实在受不了。一赶再赶,你刘员外非得让我土地爷,跟着你刘家

庄的节奏走。我土地老爷,容颜何在?土地爷早有不服,多次伙同好友磐鑫,发难于两位少夫人,使其无法得到孕育。这就是两位太太

,总感觉于刘老爷圆房时的心不在焉。其实,是土地老爷请出磐鑫从中作梗。此乃土地爷作乱人间,治刘家庄于不仁不义。断其传宗接

代之根源,以示报复。因此,你得选黄道吉日,搭台烧香。向苍天,哭诉土地老爷罪状,此乃天机不可泄露。

员外老爹看完,老者连同马匹,无声无息,凭空消失。吓得小二和夫人,瑟瑟发抖。都以为,是大祸临头,因为,半路上蹚着鬼了。

“老爷啊!这可如何是好。”夫人不知所措,眼睁睁看着白胡老头,连人带马,一呲溜连个影子都没有。是福是祸,心里有些懊糟。

员外老爹知道这是一件大好事,因为,路遇神仙搭救,这是上苍的安排。他想给夫人解释,唯恐老者再三叮嘱天机不可泄露。于是

,尽管夫人害怕,小二惊魂未定。员外老爹,按照老者指点,请来和尚,搭台念经。

时隔半年,四位太太,相继怀孕。出生的时候,还是以大太太郭冬梅第一个生产。其他太太,有序排列。所有人都感觉奇怪,只有员

外老爹,心中有数。至此,一场女人不生养闹剧,到此圆满结束。唯独,四太太许怀梅最终也未能如愿。

如今,刘老爷回想起来当初,不寒而栗。尚若不是员外老爹偶遇仙人指点,估计四位太太,肯定不会有好果吃。唉,往事不堪回首。

就凭这一点,今日得一孙子,也值得大操大办一场。扶正压邪,弘扬正义,是刘家庄做人底线。

想到这里,刘老爷健步来到找车把式大国子“大国子,你今天哪也不去,跟着老爷去买今晚烧红福,匹配的东西。记住,牵着马跟

着就行。到大街上买东西,不需要赶马车。”

大国子,正在给马洗澡“哦,老爷,我知道了!”

老爷想了想“另外,不要忘了带两只篓子,里面要放东西。”

“知道了,老爷,我一会就到。”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心有余悸 本站APP 下一章 鸿钧老祖